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每日新闻》报道:《莫斯科市民为出租汽车感到苦恼》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一月二十五日刊登该报驻莫斯科记者江川的报道,题目是《莫斯科市民为出租汽车感到苦恼》,摘要如下:
    苏联宣布从四月起提高出租汽车、飞机、船舶的运费;而在莫斯科市民中间,出租汽车费一下子涨一倍这件事名声极坏。莫斯科出租汽车明显不够,不道德的司机横行不法的情况令人不能容忍,“私人出租汽车”盛行。面对这种现实,当局说,“涨价是为了提高服务质量”。而市民的心情好象是,认为这种说明是空洞的。抵制不了莫斯科市民能抵制租用出租汽车吗?看来并不能做到。现在有七百六十万人口的莫斯科市有出租汽车一万四千辆(东京都人口约一千一百万人,有出租汽车大约五万辆)。每天约六十万人租用。但实际上还远远满足不了市民的需要。因而造成这样一种结果:利用坐车的人的弱点大肆赚钱的不道德的司机横行,私人出租汽车盛行。
    由于出租汽车不够,素不相识的乘客同坐一辆车是普通的事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车费也不是大家均摊,而是司机分别从乘客那里收费,除计价表上的费用外,剩下的钱全部归司机个人所有,因此令人不能容忍。司机也积极招呼乘客一块坐车。即使不是空车,但是只要有人招手,不少出租汽车就会停下来。如果目的地是同一方向,那么司机就说:“可以,请上车。”
    相当多的司机喜欢选择乘客,所以“拒绝乘客”是常有的事情。公开的理由是“要回库和下一个司机交班”以及“现在去吃饭”。但是在这个时候,如有人说“多给小费”和“加倍付钱”等话,司机就会立刻打开车门让他上车。这种事情很多。牟取重酬由于同时收同坐一辆车的乘客的车费和小费,所以出租汽车司机可以得到相当多的钱。公开收佣金,据公布每月收人为二百卢布。但询问一些司机,据说“由于每月的天数不同,所以有时赚四百卢布,有时赚五百卢布”。在这种情况下,出租汽车职业的收入接近大学教授的收入。
    当然,并不是说莫斯科所有出租汽车司机都是这样。也曾遇到过根本不收小费的司机。但是不能不认为,勿宁说这是例外。私人出租汽车也很厉害。站在路上一招手,不仅是出租汽车,而且各种车辆都会停下来。不仅是小汽车,甚至卡车和救护车也转而变成了私人出租汽车。有这样一件事,当一家日本人从外国到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时,找不到出租汽车正感到为难,遇到有一个司机提出乘私人出租汽车,说:“五卢布送到市内。”车费几乎同出租汽车一样,所以立刻谈妥了。但是这个人开的是一辆大轿车,一家三口人就包租一辆大轿车回到了家。这也是司机的一种副业。
    这里是社会主义国家,车和汽油都是国家和市营的,由于忠实于工作岗位的想法淡薄了,所以才发生了这种奇怪的现象。不言而喻,私人出租汽车在苏联也是违法的。但是,这作为弥补出租汽车不够的“必不可少的坏事”而固定下来了。

美报文章《欧洲人担心苏联会不战而胜》

    【本刊讯】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一月二十九日发表西格特的文章,题为《欧洲人担心苏联会不战而胜》,全文如下:
    北约领导人再次发出了他们的反复发出的警告,说苏联决心竭力谋求军事优势,并且对西方安全造成威胁。
    他们的警告引起了苏联党魁勃列日涅夫的愤怒反驳,这并非出乎意外。他说这种警告是荒谬的和没有根据的,并强调地宣布苏联永远不会进攻任何人。
    这种保证虽然娓娓动听,但并不能减少欧洲人的不安。虽然莫斯科在它与西方的关系中最近采取了比较和解的态度,但它从来没有抛弃共产党的扩张主义战略。军事力量可能仍然是使它实现政治目的的一个强有力的手段。
    事实上,西方的分析家们说,苏联新的“西方政策”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在西欧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以致西方各国政府最终将不做任何违反莫斯科利益的事情。
    这种政治过程现在叫作芬兰化,这个术语描述了小小的芬兰为了安抚其东方的强大邻国而不得不奉行的那种谨慎政策。
    耶鲁大学历史教授伦哈德在他新写的一本关于共产主义的新书中解释了这种恫吓手法的各个方面。他说,芬兰化与众不同的特点是:一个国家可以让它的议会制度和市场经济继续起作用,与此同时,苏联的影响在这个国家变得大到使该国不能采取克里姆林宫所不赞成的任何重要政治行动。
    伦哈德说,实现芬兰化的方法可能因国而异,因时而异。但是都具有以下共同的特征:
    (一)利用协定创造这样一种有利的政治和心理气氛,比如能够把批评共产主义制度的人作为“冷战分子”孤立起来。
    (二)企图影响西方的宣传机器,限制西方的俄语广播,并使其失去政治性质,以及把它们置于政府机构控制之下,以便于进行外交干涉。
    (三)扩大经济关系,直到西方的整个工业部门依赖苏联市场为止。
    伦哈德的分析表明,西欧的危险在于苏联以红军为有力的后盾,不断地进行渗透和恫吓,而不是直接进行侵略。当勃列日涅夫说苏联将不对任何国家使用武力时,很可能就是这个意思。武力也许是不必要的。
    还有一点,只要“赫尔辛基的精神”尚存,华约各国就力图做出有益的行动,以便使它们能够在今年夏天在贝尔格莱德召开的后续会议上无瑕可指。对俄国人及其盟国来讲,当前的最大问题是以一种使他们能够表现出是在执行赫尔辛基协定和东西方缓和政策的方法来处理东欧的民权运动。

安德森文章:《卡特的当务之急:保持西方稳定》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邮报》一月三十日刊登安德森的文章,题为《卡特的当务之急:保持西方稳定》,摘要如下:
    卡特总统希望实现中东和平,解决非洲问题,改善同俄国的关系,同中国和解,签订一项裁军协定。但是据很了解他的轻重缓急安排的人士说,上述这些目标都将从属于一项他认为更为紧迫的任务,这就是保持西方工业化国家的经济稳定。
    然而危险信号正在世界各地出现。大多数国家债台高筑。有几个国家的债务已达到了借贷极限。这种赤字财政措施通常并没有表现为资本增加。钱都花在维持生活水平方面了。一旦断绝贷款,生活水平就要下降。这就可能导致政治局势不稳定。
    前财政部长西蒙留下了一些令人心悸的机密文件,内中警告卡特政府,经济增长率日益下降,但是“工业国的通货膨胀率仍然高得令人不安”。一篇机密的分析报告断言:“国际财政系统一九七七年可能要面临严重的拮据。”西蒙私下里还对他的继任人谈到有发生世界性经济萧条的危险。
    发生经济危机的原因是石油价格高。石油输出国组织对这种看法持有异议。然而这些机密文件似乎提供了这方面的真实情况。这些文件说,由于石油消费国不肯适应新的现实情况,发生世界性经济崩溃的危险更大了。
    但是,受到最沉重的打击的还是一些欠发达国家,它们“由于石油涨价吃了很大苦头”。油价上涨造成了进口货价格剧增,同时经济停滞却使它们的出口货市场枯竭了。其结果当然是经济急剧衰退。
    然而,发展中国家往往原谅石油出口国组织成员国,它们却“把这些问题归罪于发达国家和金融系统,而不顾经济上的理由”。发展中国家不要求石油输出国降低油价,却希望工业国勾消它们的债务。
    同时,财政部的专家们估计,自从石油提价以来,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已经积蓄了多达一千五百亿美元的数目惊人的款项。
    据白宫人士说,卡特总统已经开始了企图稍稍说服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压低石油价格的运动。但是,看来认识到发生萧条的危险的产油国只有沙特阿拉伯。从开始石油提价之日起,沙特阿拉伯人就一
    直设法把油价控制在一定限度内,另一方面,主张提高油价喊得最凶的是伊朗。
    可是,正是美国培植了伊朗,使它超过沙特阿拉伯,控制已经成为世界石油战前线的战略要地波斯湾。这种不可思议的偏袒作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前总统尼克松搞的。他亲自授权伊朗国王从美国购买他想要买的所有的常规武器。伊朗国王拨出了一百零四亿美元巨额资金,以使伊朗成为军事强国。这一行动吓坏了并疏远了沙特阿拉伯人。
    今后卡特总统将要多关心沙特阿拉伯人一些,因为为了防止石油输出国组织再搞一次灾难性的石油提价,从而可能把世界推进经济的深渊,他们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但是,总统对他的下属说过,西方的经济基础要靠美国、西德和日本这个三角架支撑。据白宫人士说,他将把团结和重新振兴这三个工业国作为他的首要任务。然后,他希望利用这个基础重新稳定西方经济。

数百名波兰人要求大赦被囚禁的工人

    【路透社华沙二月三日电】持不同政见人士今天说,华沙和格但斯克的成百名波兰人提出请愿书,要求调查所谓警察暴力行动。
    格但斯克的二百三十一名请愿者包括学生、科学工作者和格但斯克大学的教授弗·帕乌特赫。
    在华沙,在一项类似的请愿书上签名的也有成百人,这两批人还支持教会的一项请求:对被囚禁的工人实行大赦。
    持不同政见人士说,华沙警察今天搜查了博·布拉伊弗尔小姐的家。她现年三十岁,是一位社会学家,以前在学生时代是一个持不同政见者。
    保卫工人委员会的成员沃·杰姆宾斯基被解除了体育杂志社的职务。杰姆宾斯基最近被人民法院罚款,罪名是他非法动用公共基金。
    【法新社华沙二月二日电】知识界的自由派人士今天在这里说,波兰当局可能大赦那些去年六月因抗议提高物价的计划而被拘留的工人。
    这些人士说,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盖莱克一月二十一日在波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处,会见波兰作家协会主席雅罗斯瓦夫·伊瓦什凯维奇的时候提到了大赦的可能性。
    这些人士说,可能在即将来临的公众节日,例如五一劳动节或七月二十二日国庆节的时候宣布大赦。
    但是,盖莱克向伊瓦什凯维奇说明,他受到党组织内部的某些“压力”,要他在这件事情上惩罚示威者,以便惩一儆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