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哈希文章:《勃列日涅夫在东欧立足不稳》

    【本刊讯】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二月一日刊登约瑟夫·哈希的一篇文章,题为《勃列日涅夫在东欧立足不稳》,摘要如下:
    我们近来一直专心注意华盛顿的美国新总统所面临的问题,因而对新总统在世界上的主要对手,即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勃列日涅夫所面临的问题即便说有所注意,也是注意不足的。几乎好象是卡特面临着种种问题而勃列日涅夫却无所担忧似的。
    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
    勃列日涅夫脑子里有许多担忧的事情。其中最为担忧的事情一定是他在东欧的政治立足点不稳的问题。
    他控制东欧各国政府的能力,对于他在世界上所起的作用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因素。东欧既是他政治上的前沿阵地,又是他军事上的前沿阵地。他部署在东德的苏军有三十一个师,在捷克斯洛伐克有五个师,在匈牙利有四个师,在波兰有二个师。他的通向驻东德三十一个师的补给线横贯整个波兰。编入这支联合部队建制的坦克有九千辆,在苏联境内还有大约一万辆坦克担任支援。
    面对西欧并针对德国北部平原的这支庞大的军队是一个强大的政治武器。它在某些西方人的头脑里引起失败主义的意识,在另一些西方人头脑里引起绝望的情绪。这种情形有点象一条冰河逼近河谷下的小村庄似的。
    但是,假如勃列日涅夫失去对东欧各国政府的控制,那会发生什么事呢?这种情况有可能发生吗?
    有些观察家今天从相反的方面提出这一问题。勃列日涅夫能够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吗?
    勃列日涅夫的感觉,必定有些象是那些居住在地球上某一巨大地质断层上或其附近的人们所具有的感觉。当他们感觉到脚下地动的时候,他们知道,某一天会发生一次大地震。这也许是几年以后的事,也许只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没有人能知道地震什么时候发生。但是它将要发生——这一点实际上是肯定的。
    基本事实是,东欧各国人民从来没有屈服于苏联的控制。他们不喜欢这一控制。他们表露了他们的不喜欢。他们利用每一个可能的机会隐蔽地和公开地起来造反,反对这种控制。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被镇压下去了。下面是历次公开反抗及其结果的记录:
    一九五三年六月十六日,十七日——在柏林工人暴乱。苏联坦克镇压了这次起义。
    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波兰的波兹南工人暴乱。警察镇压了这次暴乱。两个月后,波兰政权被推翻,一个比较温和的政权上台。
    一九五六年十月——匈牙利力图摆脱苏联的束缚。纳吉政府宣布自己独立于莫斯科。苏联坦克冲进布达佩斯。
    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苏联坦克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并按照他们的口味更换了当地的共产党领导人。
    一九七○年十二月十五日至十九日——波兰造船工人在几个港口城市暴乱。哥穆尔卡政权第二天倒台,十二月二十日盖莱克上台执政。
    一九七六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华沙附近的几个工业城市里,食品涨价引起暴乱。前几天宣布的物价上涨在暴乱之后立即取消了。两人被打死。许多人被捕。
    自从去年夏天华沙周围的这些暴乱以来,大多数被捕的人已获得释放。波兰最高法院对被判刑的六名工人减了刑,释放了第七个人。发生了几次公开示威要求释放所有被捕的人。政府一直不敢再提出食品涨价。
    东德和捷克斯洛伐克也一直在加强镇压措施,好象这两国政权是神经紧张和害怕似的。如果再发生暴乱,克里姆林宫是否敢于使用它的坦克来对付据他们说是站在他们一边的人民?
    东欧的每一次暴乱或起义都是“工人们”干的。莫斯科把罪责统统归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资本主义的”代理人。但是谁也不会受骗。东欧人民对苏联的统治是感到愤懑的。
    也许在东欧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也许东欧人民仅仅是继续感到不满,但不能采取有效的行动。但是另一方面,也许某个火花就可能使东欧整个地区燃成大火,也许勃列日涅夫会情不自禁地再次使用坦克对付“工人们”。如果他那样做的话,那会使更多的人失去幻想,使动摇的西方人的意志重新变得坚强起来,在东欧本身引起更大的抵抗。
    基本事实是,勃列日涅夫只有他的坦克,而没有盟友的亲善感情。卡特在听了他的军事顾问们的意见后也许会决定再定购一些坦克。但是勃列日涅夫必定希望:在他手里除了坦克以外还得有点别的什么东西。

外电报道:埃塞俄比亚三日发生军事政变

    【美联社亚的斯亚贝巴二月三日电】新的执政组织在一项声明中说,在今天发生的一次军事政变中,国家元首特费里·本蒂准将和六名其他官员被处决了。
    最近发表的声明说,这次成功的政变的策划者是拥有四十名委员的执政的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书记阿莱马耶胡·海尔。
    声明说,搞这次政变的目的是为了打破军方领导人同埃塞俄比亚民主党和地下的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之间的勾结。
    声明说,“帝国主义者”插手埃塞俄比亚事务。
    声明说:“我们现在同进步的埃塞俄比亚人一道高呼:‘打倒帝国主义者,打倒官僚资本主义,打倒美国中央情报局’。”
    声明指控说,这些被处决的军官迟迟不把军事行政委员会于一年前答应给予埃塞俄比亚人的民主权利交给人民,而且在最近五个月中,他们打死了许多亲政府的人。
    声明说,军事行政委员会的第一和第二副主席门格斯图上校和阿特纳福““安全无恙”。
    【法新社亚的斯亚贝巴二月三日电】据亚的斯亚贝巴电台宣读的一项声明说,军事行政委员会被打死的七名委员——其中包括特费里
    ·本蒂准将——被谴责为试图使埃塞俄比亚成为“第二个智利”,并说,他们将革命的敌人武装起来了。电台和电视台广播的声明的题目是:《革命已从防御转为进攻》。
    【路透社亚的斯亚贝巴二月三日电】今天在这里的皇宫总部发生的一场战斗中,埃塞俄比亚国家元首本蒂和执政的军事委员会的另外六名高级委员被他们的同事们杀死。这件事是得胜的一伙宣布的。
    它没有说明这次屠杀行动是谁搞的,它说,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门格斯图·海尔—马里亚姆平安无事。
    自从军事委员会一九七四年成立以来,门格斯图实际上是军事委员会领导人。但是据说,他掌权的程度最近削弱了。
    在皇宫里发生的这场枪击行动早些时候曾被说成是一次未遂政变。电台说,在这次枪击行动中,门格斯图一边的一位上校已被本蒂派打死。有消息说,有一些平民被打死。
    消息灵通人士说,“被处决”的人中,有两人是支持最近采取的限制门格斯图的行动的,他们是:阿莱马耶胡和沃尔德一迈克尔。
    电台的广播经常提到的与被打死的人有关组织有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党,它还提到右翼埃塞俄比亚民主联盟和厄立特里亚解放阵线。

苏丹粉碎空军部队的叛乱

    【合众国际社喀土穆二月三日电】官方的苏丹通讯社今天报道说,忠于尼迈里总统的军队粉碎了空军部队试图占领苏丹南部有战略意义的朱巴机场而进行的叛乱。
    通讯社说,“八名拒绝与阴谋者合作的士兵遭到了杀害。”“他们还杀死了两名正在南部省发展工程上进行工作的外国人。”
    据报道,警察逮捕了十八名反叛者,“其中六名带着机枪”。警察还开始大规模地搜查其它的二十二名反叛者。
    通讯社援引副总统埃比勒·伊尔的话说:“朱巴机场已经恢复了它的正常业务,已开始象通常那样让飞机着陆。”
    朱巴位于内陆省份赤道省的南部,北流的白尼罗河水使其与这个国家的其它地方一水相隔。约莫十万人的这个城市是苏丹的第四大城市。
    二十多年来苏丹南部一直是为争取独立而斗争的战场,这一地区的非洲黑人与统治这个一千七百万人的国家的北部的阿拉伯人进行战斗。

塞拉利昂总统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

    【路透社弗里敦二月二日电】在亲政府的示威者和要求史蒂文斯辞职的学生之间发生了冲突之后,史蒂文斯总统昨晚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并严令实行宵禁。
    虽然没有报道有人被打死或受重伤,但是,在这个多事的西非国家里所有的中学和大学都停课了。
    针对这位七十一岁的总统的骚乱是星期一(一月三十一日)在塞拉利昂大学爆发的。学生在一次仪式上挥动标语牌向他抗议。标语牌上写着“西亚卡·史蒂文斯辞职”、“我们要经济改革”这样的标语。
    昨天,骚乱在首都进一步扩大,商店和机关关门,中学生参加了反政府的抗议。
    调来了警察驱散在弗里敦东城设立路障和破坏交通的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