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万斯谈如何和俄国打交道》

    【本刊讯】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一月三十日刊登布兰登和美国新任国务卿万斯的谈话(这是万斯对一名外国记者的第一次谈话),题为《万斯谈如何和俄国打交道》,摘要如下:
    万斯对我说:“在过去,关于和苏联搞缓和的问题之一是对于预期的行动缺乏清楚的定义,因为我认为,双方将不会放弃政治竞赛。”这是间接地批评了他的前任基辛格对于缓和所作的解释。
    “我认为,问题在于,仅仅由于在军备控制方面达成了一些协议就造成了一些期望,认为将在其它各种各样的问题上进行合作。除非我们和俄国人之间对于对对方的期望有所理解,否则它将会导致混乱、幻想破灭和期望落空。”
    当我要求他谈谈这样一种理解是否包括例如不在象安哥拉这样一些地方进行干涉时,他说,在现阶段他不能划出任何确切的界线。但是,他含蓄地期望通过谈判对于缓和的意义取得一种谅解,这种谅解不谋求比方说把一项军备控制协议广泛地同世界各地的具体的意识形态或政治表现“联系”在一起。
    这也将比方说使美国如可以自由地以大得多的份量揭露苏联集团内部侵犯人权的现象。正如万斯所说:“我认为,当我们认为人权遭到侵犯的时候,我们应当更清楚地发表意见和要求涉及的任何国家改变它的行动方针。
    “我知道,这是很难走的钢丝——要么干涉其它国家的内部事务,要么默不作声,但是,我们将注重实效地处理这个问题。”
    万斯说,谋求缓和美国和苏联之间的紧张局势的“主要方面显然是减少发生核冲突的可能性。这会立即使你去进行战略武器讨论和认识到取得进展的重要性。这是缓和紧张局势的方法。
    “如果我们能够解决贸易问题,那么我们就能在一个不同的方面改善关系,并且使我们沿着谅解和和平的道路走很长的一段路。增加文化交流也是重要的。”
    万斯然后回答问题如下:武器会谈
    问:卡特总统表示他将不会使双方关于美国巡航导弹与俄国逆火式飞机的争论成为阻挠限制战略武器会谈达成协议的“拦路石”。但是,基辛格博士提出这一建议时俄国人不是已经加以拒绝了吗?
    答:是的,俄国人拒绝把这两种武器排除在外,而我们也没有看到迹象表明他们将会改变他们的立场。但是我们将再次提出这个建议。
    问:卡特总统对俄国人将会接受他所主张的全面禁止核试验真正抱有希望吗?
    答:要说苏联已经暗示它可能接受全面禁止核试验,那未免有些过头,但是我认为这仍然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现在澄清一下卡特总统所谈的关于他提出全面禁止核试验的目的:他并没有建议美国以单方面暂停试验来带头禁止试验。他想要同苏联讨论这个问题并希望其它一些国家将参加进来。如果我们能在真正的全面禁止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那将不需要进行就地视察,依靠国家的侦察手段就可以达到目的。
    然而,如果俄国人象他们过去一直做的那样坚持要求进行和平核爆炸的话,那么将显然就将需要进行现场核查,而在现阶段要来明确说明将需要进行哪种形式的视察,未免为时过早。中东
    问:你是否赞成召开日内瓦会议来谈判一项全面解决中东问题的方案?
    答:没有作充分准备就到日内瓦去,让会议垮台,那将是一大错误。
    但是在我从中东回来之前,我不愿意谈更多细节。我将会见各国领袖,我希望直接听取他们的意见。罗得西亚
    问:你打算在罗得西亚危机中起什么样的作用?
    答:英国显然是应当起带头作用的国家,它实际上已经这样做了。我们一直起着支持的作用,并打算继续这样做。

法新社评蒙代尔的西欧之行

    【法新社巴黎一月二十九日电】题:卡特主义:新风格,基本抉择没有变化
    蒙代尔来向欧洲介绍美国和蔼可亲的新面貌。风格倒是新的,但是,美国政策的基本抉择仍然没有变化。这就是蒙代尔欧洲之行后所留下的印象。
    美国副总统对他的对话者是和蔼的、亲切的、仁慈的和有礼貌的。他那坦率和直言不讳的态度帮助了他去说服他们。他欣然听取他们阐述有时使人感到焦虑的问题,这些问题使他们为难,他向有困难的国家提供美国的援助。
    蒙代尔并不寻求使用胡萝卜加大棒的办法,这是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有时利用的办法,蒙代尔提醒北约组织的成员国,如果北约成员国愿意美国继续承担其义务,它们就必须作出支援的努力,他提醒法国人和德国人必须修改他们的核合同,盟国必须象美国一样减少出售它们的武器。他提醒意大利人说,如果提出了共产党参政的问题,“这就要仔细地重新研究形势了”。
    在某种程度上,欧洲必须考虑美国的牵挂,必须考虑负有世界重任的超级大国向它提出的建议。
    然而,蒙代尔的讲话是吸引人的。他对北约组织的国家说,美国同意它在欧洲的军事存在。他对欧洲共同体说,他预料可加强与美国的合作。他答应欧洲的盟国改进磋商,“以便使欧洲盟国能有发言权”等等……
    在这次和蔼可亲的音乐会上,蒙代尔只听到一个错误的音符。德国总理施密特拒绝参加有通货膨胀危险的应急计划。德国总理也不赞成美国副总统为了使他修改巴西的核订货单而向他施加的压力。确实,他同意了对此加强两国政府间最高级的接触,以便“详详细细”地研究这个问题,从而为作某些安排打开了大门。
    与德斯坦的会谈涉及到许多问题。这次会谈使人可以预料不久将恢复外交活动,特别是关于经济最高级会议、恢复南北对话、出售武器的问题、核政策问题和多边贸易问题等。
    美国意识到在最近一段时期可能遇到的困难,并希望与欧洲不要再有新的冲突,美国现在一定要向它的欧洲伙伴们表明,美国与其盟国的关系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基石。
    蒙代尔怀着对其短促的欧洲之行感到满意的心情离开了巴黎,欧洲对卡特总统的代表给予了亲切的接待。无疑美国新政府将牢记要避免挫伤欧洲的敏感性,德斯坦总统这样说过,欧洲的天职不是当任何人的光辉的副手,那怕是最伟大的副手,美国“难弄”的盟友法国的天职也是一样。

塔斯社评美派舰队驶往印度洋《是谁在威胁印度洋?》

    【塔斯社莫斯科一月二十八日电】题:是谁在威胁印度洋?
    塔斯社评论员布兰采夫写道:
    美国派了一支由企业号核动力航空母舰,长滩号核动力巡洋舰和特拉克斯顿号核动力导弹舰组成的舰队到印度洋。据美联社报道,近五年来,这已是美国舰队第十三次到这一海域游弋。
    西方宣传试图借口“苏联日益渗入”这一区域而为美国在印度洋炫耀武力辩解。
    苏联在印度洋过去和现地都没有军事基地。指出下面一点就足以说明问题:美国国会议员代表团前些日子曾专门访问过索马里,在那里连苏联军事基地存在的影子也没有见到。
    近来,五角大楼又把阿拉伯海的马西拉岛搞到了自己手中。如果再注意到美国军舰在印度洋的定期访问,那么西方军国主义集团不断加强自己在这一地区的军事存在的意图就十分明显了。究竟是谁在威胁印度洋呢?

《布拉格强烈要求美国提供援助》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一月二十五日刊登布朗发自布拉格的专稿,题为《布拉格强烈要求美国提供援助以换取较好的关系》,摘要如下:
    捷克斯洛伐克正在使人明白,卡特政府如果想改善华盛顿与布拉格之间的冷冰冰关系,那么美国应迅速给这个国家黄金、贷款和先进技术。
    否则,共产党官员说,捷克斯洛伐克将拨款三亿五千万美元在美国以外的西方国家购买新技术。
    他们暗示,捷克斯洛伐克的报刊和广播所表现的,比苏联集团其它各国都更为强烈的反美态度将继续下去。
    外交部一名高级官员对记者说:“一切都取决于美国政府放弃其冷战式的贸易态度。”要求归还黄金对于捷克政权来说,一件特别令人激怒的事是美国还扣留着纳粹占领前存放美国保管的二十吨黄金。
    华盛顿长时间以来一直将归还黄金和给予最惠国关税待遇的问题与捷克斯洛伐克赔偿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共产党人所没收的美国债券持有者的财产之事联系在一起。
    关于这些问题的谈判已于一九七四年七月结束,但是由于那年阿拉斯加州民主党参议员迈克·格拉韦尔和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参议员拉塞尔·朗倡议修订贸易法案而没有付诸实行。
    这一修正案规定,捷克斯洛伐克应百分之百地偿付它没收的财产。布拉格认为这是蓄意不履行条约。从此,关系一直特别冷淡。
    去年夏天,一批众议员和参议员打算访问东欧,检查一九七五年赫尔辛基协议中有关人权条款的履行情况。
    但这个小组没有得到去苏联集团任何一国的签证。
    布拉格外交部的一位官员说:“我们知道他们居心何在。”
    尽管在卡特总统就职前几周其它共产党国家首都在宣传上都小心翼翼地老调重弹,但布拉格的攻击一直没停。
    报刊和电台反复宣传的一个题目是,美国的轰炸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想摧毁捷克斯洛伐克的工业,以便在战后时期使这个国家依赖西方,使共产党人执政更加困难。
    报刊和电台经常宣传的另一个题目是,断言美国间谍网同西德的谍报机构及前纳粹战犯勾结,想方设法推翻布拉格政府。
    同时,布拉格正在以为西德充当间谍的罪名审讯捷克斯洛伐克前教育部长格罗赫曼尔和其他捷克斯洛伐克公民。
    西方外交官们认为,这场镇压运动部分是想抵销布拉格保安机构的前上校弗罗利克发表的公开言论。弗罗利克于一九六九年叛逃到美国。
    弗罗利克曾指责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第一书记胡萨克同纳粹占领当局有过交往。他还指控一位捷克斯洛伐克驻华盛顿大使约汉内斯是情报人员。
    去年十一月,布拉格和华盛顿一致同意取消不许互相往来的禁令,按照那项禁令,两国的外交官们都不得进入东道国的大约八个地区。一位外交部官员警告说:“但是不要把那说成是关系的改善,它仅仅是一种技术细节。实际上,我们的关系仍然处于停滞状态。假如想要改善这种情况的话,那取决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