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星期日泰晤士报》评论:《屠杀以后,自由慢慢地回到孟加拉国》

    【本刊讯】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九月十四日发表阿布·穆萨从达卡发出的一篇评论,题为《屠杀以后,自由慢慢地回到孟加拉国》,摘要如下:
    军人政变后的一个月,孟加拉国及其新任总统孔达卡尔·穆什塔克·艾哈迈德已着手进行政治改组和经济恢复工作。全国人民已从最初由于前总统谢赫·穆吉布·拉赫曼被杀而造成的震惊状态中恢复过来了,正在期望有一个好一点的前途。
    穆什塔克总统已经保证要逐步恢复民主,“确立对人的价值的意识”。他曾对一些亲密的同事说,孟加拉国将恢复议会民主——这是被实行一党统治的谢赫·穆吉布抛弃了的制度。已经撤销了禁止某些报纸出版的命令,有一些被没收的报纸也已交还原主,总的来说,现在报界要比在穆吉布政权后期自由和大胆一些。被拘留的政治犯已在陆续释放,虽然根据军事管制法对政治活动仍然有限制。进一步自由化的办法还没有宣布,但是穆什塔克总统已宣布宪法继续有效,并且要议会放心:在新制度下,它将有更大的权力。
    在一九七二年一月,在谢赫·穆吉布从巴基斯坦监狱中回国时,劝谢赫·穆吉布不要当总统、宁可当一个代议制政府的总理的,正是穆什塔克。
    穆什塔克个子不大,但是个性很强。他是不容易动感情也不肯妥协的。
    穆什塔克现在担负着改革一个由于优柔寡断和政治上任人唯亲而陷于瘫痪状态的政府这样一个艰巨的任务。他的自由化计划以及他保证要实行民主的诺言已使过去三年中形成的政治上的紧张状态有所缓和。虽然现政府几乎不可能大大越出谢赫·穆吉布的社会主义政策的轨道,但是人们已在谈论要取消某些大工业的国有化,至少是象黄麻这样一些由孟加拉人经营的工业。自由企业将受到鼓励,为的是希望以此来吸引外国投资。
    在穆吉布统治下不是处于消极状态就是由于政治上的原因而被迫为一些要往上爬的下级军官让路的老客僚,已被召回担任重要职务。
    穆什塔克总统不喜欢宣扬个人,他的照片和讲话很少出现在全国报纸上。但是显然他正在领导着一个完全是由文人组成的政府。军人对日常的行政管理工作不感兴趣。
    除了有军人在保卫例如电台和电视台这样一些重要设施之外,人们在任何地方都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军人已返回兵营。他们是否继续呆在兵营里要看穆什塔克为实现民主而作的努力是否成功而定。

非洲五国首脑在卢萨卡开会讨论安哥拉问题

    【法新社卢萨卡九月十二日电】非洲五国领导人今天在这里开始举行两天最高级会议以结束安哥拉三个对立的解放组织之间的战斗。
    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莫桑比克总统萨莫拉、博茨瓦纳总统卡马和刚果总理洛佩斯在这里以南十四公里的总统住所开始会谈。扎伊尔总统蒙博托以后可能参加他们的会谈。
    赞比亚外交部发言人发表谈话说,非洲领导人将“仔细研究威胁着安哥拉独立的问题,安哥拉的群众为了反对种族主义和获得独立已做了如此巨大的牺牲”。
    安哥拉日益恶化的局势实际上已经使(安哥拉)同赞比亚内地和扎伊尔南部之间的交通线受到影响。
    这次最高级会议的目标之一就是同安哥拉解放组织实现某种谅解,以便使赞比亚的极为重要的铜从产铜地带通过本格拉铁路运往本格拉港。
    尽管已宣布这次最高级会议主要研究安哥拉问题,但是这里的观察家预料,这些非洲领导人将花一些时间研究陷入僵局的罗得西亚制宪会议问题。
    【本刊讯】南非《星期日时报》九月七日刊登一篇报道,题目是《南非戏剧性地同非洲联系起来,安哥拉的危机促进缓和、引起南非和五个黑非洲国家进行史无前例的合作》,摘要如下:
    关于安哥拉问题,南非和五个黑非洲国家(赞比亚、扎伊尔、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和博茨瓦纳)发现它们自己由于共同具有下述的担忧而搞在一块,即:安哥拉的危机可能使俄国在南部非洲得到一个立足据点;安哥拉的动乱可能波及与它邻接的国家。
    有明显迹象表明,美国和法国将加入——可能已经加入——南部非洲国家向安哥拉民族解放阵线和争取安哥拉彻底独立全国联盟两个运动提供支持,以反对由苏联支持的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任何努力。
    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和扎伊尔总统蒙博托反对共产主义,反对俄国插手非洲国家事务。他们认为俄国支持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是对他们自己的地位的个人威胁。亲北京的莫桑比克总统萨莫拉
    ·马谢尔之所以反对俄国控制安哥拉,是因为这可能加强他的倾向莫斯科的副手桑托斯的地位。

美《读者文摘》(香港版)书摘《沙漠谍影》(二)

真够朋友管辖荷台达全体苏联人的实权虽然操在伊钦科夫手中,萨哈罗夫此时却是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在争吵和其他困难时求助的对象。住在拥挤而闷热的公寓里厌腻得很,太太们常因争厨房厕所而吵嘴,甚至动手打架。从各苏维埃共和国来的建筑工人也常因种族之争而械斗。
    萨哈罗夫以耐心、机智和同情抚慰他们,替他们解决纷争。不久,苏联侨民便都认为他是既公正又富同情心的和事佬,一个“真够朋友”的好人,年轻有为,不带官僚习气。
    同时,萨哈罗夫当然一直暗中向伊钦科夫报告一切,这个特务头子不久也给他以更吃重的任务——例如查明同情中共的也门人,在驻也门的埃及军队中找可能替苏联做特务的人,并且留意可能渗透到邻近亚丁贮油区去的阿拉伯人。
    一九六七年以阿双方的六月战争终止之后,中共指摘苏联造成了阿拉伯人的失败。萨哈罗夫终日从事对抗中共宣传的活动,把领事馆中的公事积压得越来越多。七月十日上午他因为想料理积压公文,独自留在领事馆中工作。
    十点钟左右,他听到外面人声嘈杂,又从窗口看到群众蜂拥而来。萨哈罗夫本可脱身逃走。但他没有逃。他闩起领事馆大门,关上窗子,开了所有的电灯,使人以为还有许多人在馆里。他做完一切准备时,领事馆被一千五百名狂怒的也门人包围了。这些人学着中共的口吻,大骂苏联背信弃义。
    他们对苏联领事馆投石,打碎了许多玻璃。萨哈罗夫爬上了屋顶。他看到狂叫狂喊的群众挥舞着弯刀和古老的英国步枪。他想到最近德国和美国机关遭受攻击的事,认为很可能会有人想到放火焚烧领事馆。正在这时候,他听到埃及军队前来驱逐暴民的枪声和汽车声。
    翌日,萨哈罗夫成了英雄。他说自己并没有做什么,别人却说他谦虚。大使向他道贺,伊钦科夫拥抱他,建筑工人们对他欢呼,孩子们对他大声叫好。
    此时萨哈罗夫极想回家,去看已在五月出世的女儿。九月中,在他准备回莫斯科去完成学业的前夕,伊钦科夫设宴送行。在其余的苏联人告辞回家时,他一定要萨哈罗夫留下。
    他说:“我要你看一份东西。”那是他对萨哈罗夫在也门工作的报告。报告中所述的都是事实,但措辞非常巧妙,夸张了萨哈罗夫的成就。看到这报告的人,定会推断萨哈罗夫是极有才干的青年,具有做优秀情报人员的天分。
    萨哈罗夫说:“这太夸奖了”。
    伊钦科夫答道:“你当之无愧,而且在莫斯科对你也不会有害处。现在我们该庆祝一番。”
    到了清晨四时,两人都酩酊大醉。在欢笑和浓厚的酒意中,萨哈罗夫认为伊钦科夫是唯一挚友。
    回到莫斯科,经过一阵欢宴接风之后,萨哈罗夫去拜访原来派驻荷台达,但在回国休假后就没有返任的领事斯卡波凡科。这位领事形容憔悴,几个月之内似乎老了十年。萨哈罗夫看见他,大为惊愕。斯卡波凡科痛心疾首地诉说他的遭遇:、
    他的妻子久想作一次海上旅行,因此他安排乘返国的机会,坐船从亚历山大到敖得萨。他的妻子极为高兴。她预期旅程中每一小时的愉快,也预备在埃及多买衣料,带回去做衣服。为了实现梦想,她在也门购买美元,预备在埃及和船上使用。她知道苏联人是不准买卖外汇的,但违规私购的人很多,所以她也去买,未注意掩饰。伊钦科夫知道了此事,全盘密报回去。斯卡波凡科到达莫斯科之后,外交部把他叫去,给予降级处分,永不外放。
    萨哈罗夫惊呼道:“是伊钦科夫干的?我不能相信!”
    “你最好是相信!我是无法挽回了,你却还来得及。对这些人必须多加小心。他们的地位最高,人品却最低。他们一辈子只会害人,甚至互相出卖。然后这些混蛋就投到美国人那边去,出卖整个苏联人民。这些特务迟早会叫你同流合污的。你听我的话,别和他们混在一起。”
    但萨哈罗夫自有打算,早就决定如果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来找他,他就加入那个组织。斯卡波凡科的故事不但不能阻止他,反而增加他做特务的决心。(二)

孟政府发表白皮书谈拉赫曼政权造成的经济困难情况

    【路透社达卡九月十二日电】孟加拉国政府今天说,由于前政府的贪污腐败使得通货膨胀急剧上升,使得国家处于破产的边缘。
    孔达卡尔·穆什塔克·艾哈迈德总统任命的一个研究经济问题的专门小组写的一份长达两千字的白皮书说,这个国家苦于超级通货膨胀,以一九六九——七○年为基年,物价上涨已到百分之四百三十。
    白皮书说,国家的许多问题都是经济上的寡头统治造成的,这种寡头统治最后造成了财政上的混乱。这个文件还说,这一过程造成了一小撮侥幸的大富翁,他们天然就是贪污腐败的,并且应当对破坏社会上传统的价值标准负责。
    它说,由于前政府的政策有问题,孟加拉国今年可能要进口价值四亿美元的粮食。
    由于错误的工业政策、管理不当和促进交售的运动使得产量下降,出口暴跌。它说,这个国家的进口猛增到十二亿美元,而出口只有三亿五千万美元。
    白皮书说,新政府的主要任务是使经济恢复到稳定、健全和合理的状态。
    【路透社达卡九月十三日电】在拉赫曼统治时代的一名孟加拉国议员今天被特别军事法庭判处十年徒刑并课以大量罚款,罪名是挪用和滥用基金。
    全国工人联盟前总书记兼一家国营棉纺厂负责人阿卜杜勒·曼南包拉德是旧政权负责人中第一个受法庭审讯的人。
    尚待受审的有前副总统赛义德·纳兹尔·伊斯拉姆和两名副总理塔杰丁·艾哈迈德和曼苏尔·阿里。
    【路透社达卡九月十四日电】警方昨天逮捕了一名前地下组织领导人(他后来成了红十字会负责人),罪名是据说他滥用救济物资和红十字会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