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纽约时报》社论《为和平冒险》

    说苏是埃以新协议的主要反对者和诽谤者,它还调动其他阿拉伯国家攻击埃以新协议
    【本刊讯】美《纽约时报》九月七日刊载一篇题为《为和平冒险》的社论,摘要如下:
    以色列和埃及由分坐在两个桌子的驻日内瓦代表,已签署了在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的穿梭外交的帮助下达成的新的临时和平协议。基辛格返回华盛顿之后,同福特总统一道积极努力使国会批准美国参与这一协议,这是这一新协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
    福特总统已把这一协议称为一种“为和平而冒险”的作法。正是在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冒险行动付出的代价与获得的利益的比例的问题上,促使世界许多地方现在正就这一协议的好处与所冒的风险展开争论。
    不幸的是,苏联已经以基辛格的可尊重的外交成功的主要反对者和诽谤者的姿态出现。莫斯科首先是通过授意记者所写的文章中表明了它的不满情绪,这种情绪在苏联代表们决定抵制日内瓦签字仪式时就变得极端清楚了。
    人们马上还不是明显地看出,基辛格为什么认为苏联代表不参加就迫使美国观察员也不得出席。估计莫斯科担心的是,新协议对它说来是一次挫败,因为这一协议提高了美国在中东一些地区的威信;莫斯科还想要表明,它对于被排除在谈判之外是感到恼火的。
    然而,比苏联抵制签字仪式更为严重的是,莫斯科显然是在煽动其他阿拉伯国家对这项新协议提出谴责。埃及总统萨达特已经公开地对他们所说的苏联“公开煽动和企图分裂阿拉伯民族的队伍”的作法提出谴责。
    莫斯科实际上是支持叙利亚、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及其他一般地反对这一协议,特别是反对萨达特的阿拉伯好斗分子发动的政治战。
    这位埃及总统幸而获得阿拉伯世界中比较有理性的人士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的统治者的支持。但是不应当不理解他现在关于“为和平冒险”的这一部分所面对的巨大的困难。苏联采取的这种故意阻挠协议被批准的破坏行动,使人们对于莫斯科在实行大肆谈论的,但是在这一实例中很难看出的把缓和视为一种有来有往的政策的诚意,抱有甚至更加严重的怀疑。
    含有讽刺意味的是,莫斯科所寻求的目标——破坏新协议——最易于在华盛顿实现。这是因为基辛格不得不保证美国空前未有地卷入中东,以此作为使埃及人和以色列人作出必要的让步(特别对以色列人来说是非常重大的让步,他们将放弃极有战略价值的土地和他们的石油的大部分来源)的代价。
    美国的卷入包括计划在敌对双方之间的一些监视站进驻约二百名技术人员,保证提供数目很大的援助——向以色列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向埃及提供经济援助。这些义务不可避免地受到这样一些人的攻击,那就是认为由于指派美国人进入危险区而看到了在中东出现一个新的越南式情况的人们,以及那些责问美国为什么要在世界那一地区投入这么多金钱的人们(他们正当地意识到美国的内政问题)。
    国会将会在今后几周内适当地辩论这些问题和其他问题,它也会同样适当地要求知道基辛格对双方承担的义务中仍然保密的细节。然而,根据迄今得到的迹象表明,国会中大多数议员象大多数美国人一样,看来普遍都倾向于接受这种“维护和平的赌博”,这不仅由于这项协议展示了进一步走向和解的可能性,而且由于若不达成这项协议便可能发生鲜血横流、代价高昂和极不愉快的事。

印度《爱国者报》报道:《苏联关注孟加拉国形势发展》

    【本刊讯】印度《爱国者报》九月七日刊登查克拉瓦蒂发自莫斯科的一则题为《苏联关注孟加拉国形势发展》的报道,摘要如下:
    这里在得悉谢赫·穆吉布·拉赫曼全家被杀害的消息以及后来的事态发展时深感震惊。
    在苏联看来,穆吉布之死是孟加拉国的一个不可弥补的损失。他不仅领导孟加拉国人民取得了独立,而且通过努力巩固政权和加强经济(尽管这个国家面临的经济问题愈来愈多),还成功地领导本国人民走向更加光明的未来。
    同时,莫斯科并不是没有看到人民中普遍存在的不满情绪,苏联报纸在很大程度上把这种情况归咎于国家机器的“不起作用和贪污现象”。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穆吉布尽了最大努力克服所有这些困难——这些困难由于右派和极左派攻击他的领导而变得更加严重。
    穆吉布·拉赫曼并不仅仅是作为孟加拉国“民族解放运动的鼓动者和领导人”而在莫斯科人中间出名的。他对发展和加强孟加拉国同苏联的友谊所作的具体贡献也得到这里的公认。苏联所有重要报纸一直在登载有关孟加拉国的消息和分析性文章。除了《真理报》外,《在国外》杂志、《文学报》和《新时代》周刊也报道和评论过孟加拉国现今的表面平静下面存在和发展着的紧张局势的暗流,这种紧张局势突出地表现于逮捕政界和社会领导人、建立军事法庭和禁止一切政治活动。
    九月一日这一天的《消息报》登了一条详细的消息说,“孟加拉国的事件是孟加拉国人民的内部事务,不允许任何外界的干涉”。这可能意味着,如果外国对孟加拉国施加压力,逼它改变已故总统提出的而且为当前统治者在公开声明中接受了的国内外政策方针的话,莫斯科不会袖手旁观。
    鉴于莫斯科担心印度孟加拉之间出现任何紧张,所以达卡新政权关于保持印孟之间的睦邻关系的谈话得到了突出报道。
    苏联的经过考虑的看法是,印孟关系的发展是次大陆关系正常化以及保证整个亚洲大陆有可靠的和平的主要因素。

孟加拉国政府要求人们交出非法保存的枪支弹药

    【合众国际社达卡九月七日电】孟加拉国政府六日晚宣布,给愿意交出非法枪支和弹药的人一星期不予起诉的赦免期。
    孟加拉国内政部的新闻公告说,政府向保存非法枪支的人保证,如果他们在九月十三日以前交出枪支弹药,政府不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
    以前的穆吉布政府也发过这类指示,但是没有人响应。
    星期六,政府逮捕了六个人,其中有三个人是穆吉布的密友。齐尔·拉赫曼和阿卜杜勒
    ·拉扎克都是被取缔了的孟加拉国农工人民联盟的书记,另一个是穆吉布的特别助理图法伊尔·艾哈迈德。
    被捕的还有前达卡警察总监马赫布布丁和他的两个同僚。

叙外长哈达姆到药旦同侯赛因会谈

    【合众国际社安曼九月七日电】政府官员说,叙利亚外长阿卜杜勒·哈利姆·哈达姆今天向约旦国王侯赛因递交了阿萨德总统的一封有关中东最新形势的信件。
    外交人士说,阿萨德在信中阐述了叙利亚对埃以最近达成的临时和平协议的看法。
    叙利亚公开批评协议,并展开政治活动,向其它阿拉伯国家说明它对该协议的看法。
    《宪政报》说,叙利亚和约旦现在正讨论采取共同措施来对付由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策划的埃以协议。
    该报说,叙利亚和约旦的领导人不久将召开高级会议,但这家报纸没有言明会议是否在最高一级举行。
    官员们说,哈达姆是今天早些时候抵达安曼的,并和侯赛因国王进行了会谈。哈达姆将飞往的黎波里向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递交同样的信件。

香港《远东经济评论》报道:《英迪拉的宣布:使人感到惊恐》

    【本刊讯】香港《远东经济评论》八月二十九日刊登该刊记者发自加德满都的一篇报道,标题是《英迪拉的宣布:使人感到惊恐》,摘要如下:
    印度宣布紧急状态使其北方邻国尼泊尔处于一种奇怪的进退两难的困境。就在十五年前,当时已故国王马亨德拉解散议会并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从而使已故的尼赫鲁说,此举对民主来说是一重大挫折。
    历史反过来重演了。现在正是英迪拉·甘地总理宣布印度处于紧急状态“以免使”印度“遭到法西斯力量造成的威胁”。
    一年来,加德满都和新德里的关系一直处于低潮,印度的紧急状态使一向担心其印度老大哥的、具有独立思想的尼泊尔人更加不安。
    虽然尼泊尔政府对印度的动乱保持完全沉默,但是一些尼泊尔政治观察家认为,紧急状态是为对付印度国内问题的临时性措施。另外一些人认为,这是对加德满都从一九六○年以来所提出的“议会民主”对穷国来说是奢侈品的论点的支持;印度本应在十五年前采取这个步骤。
    其他尼泊尔人认为这种紧急状态可能带来两种危险:流亡国外的尼泊尔政界人物(包括现在在印度的被废黜的柯伊拉腊首相)的威胁增加了,这可能包括发动武装革命反对比兰德拉国王和目前的无党派政体;反对甘地夫人的印度政界人物可能在尼泊尔避难。从而为新德里再次提供非难加德满都的机会。
    由于国王觉察到这种危险,所以他派遣他的高级政治助手图尔西
    ·吉里携带一封表示支持和同情的信件秘密访问了新德里。后来,吉里前往伦敦,于是这便引起人们纷纷猜测这位使节可能还访问了莫斯科和北京。
    与此同时,由毗邻的比哈尔邦前首席部长、全印社会党主席卡尔普里·塔库尔率领的一批反对英迪拉的社会党人于七月十一日抵达加德满都一事使加德满都非常狼狈不堪。
    虽然塔库尔说,这批人不会利用尼泊尔作为采取反对英迪拉行动的基地,但是他要求尼泊尔当局让他们讲印度当前情况的“真相”。然而,加德满都都充分了解,这些社会党人呆在尼泊尔将触怒新德里。一星期前,印度就曾经提醒加德满都注意反印活动。
    这样一来,尼泊尔就处于一种危险的境地。随着印度宣布紧急状态后国内继续处于不安状态,而莫斯科和北京正试图利用次大陆的不安局面,因此,加德满都的严格中立的政策将受到严峻考验。

利比亚新闻国务部长说:利反对埃以新协议

    【法新社贝鲁特九月七日电】利比亚新闻国务部长穆罕默德·贝勒卡塞姆·扎维在黎巴嫩《阿拉伯周刊》今天发表的一篇答记者问中说,“利比亚和萨达特反动政权之间已经不再有任何吻合之处。”
    这位部长肯定“包括利比亚的大部分阿拉伯人,既不支持萨达特,也不同意(同以色列)和解”。
    他又说:“如果我们能用武力制止萨达特的所为,我们本会这样做。可惜我们没有必要的力量。”
    但是扎维表示深信“萨达特将成为历史的尘土”,因为“这是每一个背离革命路线的领导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