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魔鬼般的教唆》

    【本刊讯】埃及《消息报》九月七日刊登《今日消息》周刊副董事长穆萨·萨布里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魔鬼般的教唆》,摘要如下:
    我们有一切权利对苏联所采取的立场感到吃惊,它显然在向我们的姐妹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兄弟做工作,使他们反对第二次脱离接触协议。在签订第一次脱离接触协议和在流产的三月会谈期间它也是这样干的。
    我们吃惊是由于,苏联不要我们战斗。这是一个事实,由于有这个事实,纳赛尔在世时关于武器问题的会谈才失败了。苏联人不向我们提供先进的武器,唯恐这会促使我们战斗。一九六七年的实践证实了他们关于我们不能战斗的信念。
    这里可以谈谈两个事实:第一个是发生在萨达特总统对苏联的一次访问之前。在这次访问的前夕,苏联驻开罗大使举行的一次宴会我也应邀参加了。大使向我们谈到了苏联的一句谚语,说的是一个人“要是不知道怎样出门的话就不要在进门以后把门关上”。他显然是指我们所坚持的用战争解放被占领的阿拉伯土地而言。这位大使的话题又转到战争无用。对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第二件事是发生在苏联动力部副部长亚历山德罗夫率领的一个苏联代表团在我的办公室访问我时。我们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苏联人奇怪地问我们,在除和平之外没有解决办法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谋求战争。我们解释说,我们的和平努力失败了。这种解释使得这位苏联代表团团长恼火了。他愤怒地说,战争不是儿戏。他又说,苏联人知道战争是什么,如果你们要战斗,你们就必须懂得战争和战争的责任意味着什么。他的意图显然是说,“如果你们是疯子,你们就不能要我们这些明智的人对你们的轻率行动负责”。
    后来发生的事情是:美国和苏联关于缓和局势的会谈以两个超级大国对西奈前线的军事缓和状态表示高兴而告终。出人意外的是十月战争和随之而来的令人吃惊的阿拉伯胜利。在战争爆发后只一天,苏联就令人吃惊地要求停止敌对行动。
    在苏联减少对我们的武器供应时,美国的空运立即开始了。甚至一整年前我们同苏联人订好合同的武器,苏联也没有供应。
    苏联人还拒绝供应在缺口打开后为制止渗入者所需的坦克。但是,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好了,把以色列部队控制住了。这样产生了第一次脱离接触协议。
    苏联生气了,莫斯科开始了一连串的指责,说我们牺牲苏联而讨好美国。他们拒绝补偿我们的武器损失,这样可以使我们继续处于软弱地位。
    苏联人还拒绝重新安排我们的还债期限以便动摇我们的国民经济。今天,他们又拒绝我们收复土地和油田或打开和平之门。此外,他们又鼓动叙利亚人和巴勒斯坦人搞分裂和进行煽动,好象收复我们的部分土地就是背叛了阿拉伯事业,而走向和平的任何步骤都是对他们过去反对的而且尽力要我们一笔勾销的战争犯下的罪行。
    难道萨达特警告我们的兄弟们提防魔鬼含沙射影的话不对吗?

黎报报道:苏官员说埃以协议已在苏国内引起问题

    【合众国际社贝鲁特九月七日电】亲利比亚的《使者报》今天引用一位“高级”苏联官员的话说,最近埃及和以色列之间的临时协议在俄国引起了“某些国内问题”。
    这位官员说:“苏联不打算把中东留给美国人,并将尽一切可能进行斗争以挫败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外交努力。”他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莫斯科将同“这个地区的所有民族力量合作”。
    这位苏联官员说:“对苏联来说,中东不仅仅是一个国际问题,而且已成为它的国内问题。”该报引用这位苏联官员的话说:“我不向你隐瞒,由于中东的事态发展,现在苏联国内有一些问题。公民们在问:我们向这个地区提供了大量援助,并做了很大努力。为什么产生了那样的结果呢?我们对中东的政策可能在什么地方出了错误?”
    这家报纸说,苏联官员还说:“苏联领导人正在讨论和估价苏联对中东的政策,正讨论制定新政策的可能性。”
    这位苏联官员说他的国家同叙利亚的关系是“牢固的”,同伊拉克的关系是“冷淡的”,同利比亚的关系是“良好的”,同约旦的关系“在发展中”。
    在问到莫斯科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时,这位官员说:“沙特阿拉伯同苏联的关系密切起来真有可能吗?”
    《使者报》说,这位苏联官员说:“埃及政权的政策将取消这个政权对阿拉伯国家的领导,并将使埃及在其他阿拉伯国家中孤立。”

共同社报道:《青森县渔船遭苏船炮击,可能已被扣》

    【共同社东京九月八日电】题:青森县渔船遭苏联船炮击,可能已被扣留
    据第二管区海上保安本部宣布,八日上午在萨哈林(桦太)西方莫内伦岛(海马岛)以西十四点四公里附近的鞑靼海峡,青森县高松三次郎所拥有的捕墨鱼的渔船“福寿丸二十一号”用无线电报告说:“遭到了苏联船的威胁射击。马上要受检查。”然后消息中断。
    这个报告是在附近的友船“长运丸十一号”收到的,通过大烟渔业无线电局报到二管区本部。似乎已被扣留,船员安全与否不详。
    二管区海上保安本部说:“现场好象是在苏联主张的领海十二里内侧,所以可能是被怀疑侵犯了领海。也可能是把信号弹误认为炮击了。”对此事件正通过海上保安厅进行调查。
    二管区本部认为,该船即使是在领海以内,如果不捕鱼,也有权安全航行,未必是违法的。
    【共同社东京九月八日电】题:外务省就枪击渔船事件向苏联提出照会
    外务省东欧一课八日下午就青森县捕墨鱼的渔船“福寿丸二十一号”在萨哈林西方海上作业时遭枪击后断绝消息一事,通过日本驻莫斯科大使馆把有关事实照会苏联政府。

时事社报道:《宫泽二十日赴联大将同美中苏外长会谈》

    【时事社东京九月八日电】题:宫泽外相二十日赴联大,将同美、中、苏外长会谈
    政府将于九日的内阁会议上决定宫泽外相为代表团团长,出席十六日起召开的第三十届联合国大会。
    宫泽外相二十日启程,按计划,除在华盛顿同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会谈外,还将在纽约同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中国外长乔冠华、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举行会谈。
    同中国外长乔冠华主要是磋商如何打开因“霸权”问题而难以进展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谈判的局面。
    在同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会谈时,宫泽外相将转告他为了继续进行日苏和平条约谈判,希望今年十月在东京举行日苏外长会谈,直接邀请葛罗米柯外长“十月访日”。宫泽外相还将根据同中国外长乔冠华的会谈结果,就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问题,说明日本政府的基本方针和想法,也想转告他这并不是“敌视”苏联的。
    【时事社东京九月八日电】外务省首脑八日在谈到宫泽外相本月底在纽约同中国外长乔冠华会谈问题时说:“如果会谈的结果要很快地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那么今后将在适当的时候把日本方面对该条约的态度告诉苏联。”这位首脑同时还表示了这样的看法:“在日中条约谈判中剩下的唯一的问题只是妨碍不妨碍日苏友好的问题。”这些说法暗示,政府已开始在把“霸权条款”写进条约的前提下,寻求如何缓和苏联的反对的途径。
    【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九月八日刊登一条消息,题为《为打开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谈判的局面,将在联合国举行外长会谈》,摘要如下:
    宫泽外相七日上午在东京代代木的奥林匹克中心召开的自民党平河会上讲演并举行记者招待会,谈及由于霸权问题而停滞不前的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谈判问题。宫泽外相所谈的主要内容如下:
    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问题,由于所谓的霸权问题而使谈判难以进展,但中国所说的霸权主义,逐步明确为这样的一种解释:即不依仗武力或经济力量把本国的意志强加给对方国家。在这个普遍原则上,日中双方都是一致的。只是中国采取也不允许第三国谋求霸权的立场,而我国无论如何也要避免因缔结日中和平友好条约而使(日本)同苏联之间变成不友好的关系。我认为,中国有中国的立场,但总会想个办法来结束这个问题吧。
    日本国民从长期的日中关系出发,自然地对中国抱有亲近感,对另一个国家(苏联),勿宁说由于接连不断地发生不幸的事情,没有多少亲近感。因此,也希望中国当局者理解:那种认为日本对中国和苏联采取脚踏两只船的想法,从心情上来说是不正确的,日本人基本上没有那种心情。我想同乔外长从说明这种背景开始进行会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