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新社评苏联对埃以协议的态度

    【法新社莫斯科九月七日电】苏联官方对埃以新的临时西奈协议没有发表评论这件事并没有使这里的阿拉伯外交观察家感到意外。
    他们认为,决定不批准这个协议使苏联有可能比较积极地过问叙利亚和以色列之间在戈兰高地的脱离接触。
    观察家们说,时间现在有利于莫斯科。在讨论戈兰高地问题时,莫斯科将有机会考验一下它同叙利亚的联系的强固程度。
    另一方面,苏联对西奈协议的立场是被逼入困境的克里姆林宫领导人所采取的“被动的”立场。
    自四月份苏联外长葛罗米柯向这里的阿拉伯部长们讲清楚苏联的中东政策以来,苏联的中东政策一直是明确的。这个政策是,恢复日内瓦和会,达成分三个阶段的全面解决办法。
    这就是以色列从一九六七年以来所占领的阿拉伯领土上撤退、承认巴勒斯坦人民以及他们建立自己国家结构的权利,对这个地区的所有国家,包括以色列在内,都提供保证。
    这个“苏联方式”表面上看来并不是同逐步走向和平的“美国方式”相对立的。但是正如苏共首脑勃列日涅夫二月份在这里所说的,它要求第一个步骤成为在日内瓦达成的全面解决的出发点。
    阿拉伯观察家说,在去年十月在摩洛哥举行上一次阿拉伯首脑会议以后,苏联的政策便有可能实行了,或许苏联在发动新的外交攻势之前,必须先等待阿拉伯国家之间形成类似的团结。
    他们又说,目前,阿拉伯“阵线”似乎被西奈协议分裂了,一月份决定的召开新的阿拉伯首脑会议的计划看来已受到损害。
    观察家们指出,在苏联决定不批准西奈协议之前,苏联报纸上就有事前的迹象。
    但是这些迹象主要表明存在着纯粹是方式上的意见分歧,这种分歧并不新鲜,而不表明断然的拒绝。
    党报《真理报》、塔斯社和其他苏联报纸自从上星期六以来就在罕有的简短评论中表明它们对这项协议有保留。但是人们注意到,这些官方新闻机构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攻击过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西奈协议是由于他的斡旋而达成的),也没有攻击过美国。它们对埃及本身也采取了圆通的态度。
    在埃以协议在日内瓦的签字仪式过后的第二天,苏联报纸用十行字宣布了这件事,未加评论。自从那时以来,苏联方面一直没有提到这项协议,也没有提到苏联对中东问题的立场。

苏丹武装部队总部宣布卷入未逐政变的大部分人已被捕

    【法新社喀土穆九月六日电】武装部队总部在这里宣布,卷入昨天黎明前发动的企图推翻苏丹总统尼迈里的流产政变的大部分人都被捕了。
    今天,城市周围的要害设施仍有士兵守卫。在其他方面,生活已恢复正常,政府部门、商店和公共场所照常开放。
    【路透社喀土穆九月五日电】尼迈里的一名部长易卜拉欣说,这次未遂的政变是被取缔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以及共产党人策划的。
    【法新社贝鲁特九月六日电】贝鲁特左翼报纸《使者报》今天报道,苏丹昨天发生的流产政变企图是由被解散的反对党乌玛(国民)党领导人萨迪克·迈赫迪策划的,政变领导人哈桑·侯赛因·奥斯曼中校也是迈赫迪家族的成员。
    该报说,奥斯曼中校是哈迪·迈赫迪的孙子,哈迪·迈赫迪是在尼迈里总统于一九六九年接管权力时在以迈赫迪分子为首的埃巴岛叛乱中被打死的。政变的幕后策划者是萨迪克·迈赫迪,他是政府执政前的苏丹总理。(萨迪克·迈赫迪是哈迪·迈赫迪的曾孙,哈迪·迈赫迪的伊斯兰教托钵僧起义于一八八二年把埃及人赶出苏丹。据说,迈赫迪家族是中东最富有而且以前是最有权有势的家族之一)
    该报援引外交人士的话说,主要来自步兵和伞兵团的这些兵变者计划接连接管恩图曼电台、总统府、武装部队总部、邮电部以及最后袭击尼迈里住处和国际机场。然而,一位情报军官昨天早晨两点钟把这次即将到来的政变告知了尼迈里。尼迈里穿上平民服装,去城外二十公里的瓦迪西德尼兵营,在那里命令部队进行迅速反攻。一场激战于黎明时分开始,持续了将近两小时。忠于尼迈里的军队用坦克包围了占据恩图曼电台建筑物的叛乱者。当战斗在恩图曼电台进行时,尼迈里命令其他部队开进恩图曼和喀土穆其他地区的要害据点。
    该报说,忠于尼迈里的部队控制电台后广播了一项标志着流产政变结束的公报。
    【中东社喀土穆九月五日电】中东社驻喀土穆记者获悉,失败的政变的头头奥斯曼中校今天上午在武装部队司令部所在地的反政变中受了重伤。
    奥斯曼中校已被立即送往军医院医治。

《中东的发展需要超出了苏联的范围》

    【本刊讯】英国《中东经济文摘》周刊八月一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中东的发展需要超出了苏联的范围》,摘要如下:
    苏联一九七四年同中东的贸易第一次出现了逆差。据莫斯科公布的数字,去年苏联从中东的进口至少按统计数字计算比对这个地区的出口多四千二百四十万卢布。但是,由于石油价格上涨,这一年的贸易总盈余为十九亿零三百万卢布,而一九七三年的总盈余只有两亿五千七百万卢布。苏联本身出口石油和石油产品的收入增长了百分之八十,达到四十四亿卢布,由于苏联向经互会贸易集团其他成员国出售石油的价格提高了百分之一百三十(自今年底开始有效),毫无疑问,苏联出口石油和石油产品的收入还要继续增长。
    贸易数字表明,苏联能够从石油价格暴涨中直接获利,同时大大削减了本身的石油进口量。苏联从中东的进口的价格整个说来增长了百分之五十,但其中只有百分之十六点四可归因于石油涨价。然而,一些西方观察家怀疑,苏联石油自给自足的情况能维持多久。
    不能完全排除如下可能性:在今后五年里的某个时候苏联可能不得不更多地依靠中东的石油,并且在石油方面成为净进口国。去年从中东进口的石油和天然气加在一起大致占从中东进口的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
    一九七四年的贸易格局略有变化,侧重点从中东的阿拉伯国家转向中东的非阿拉伯国家,这表现在对中东五个非阿拉伯国家的出口总额为四亿一千三百万卢布,比对它们的十五个阿拉伯邻国的出口总额多半倍。侧重点变化之后,今年前半年苏联又加紧努力开展贸易和援助。制定了同伊朗的新五年贸易协定,规定最低限度交换价值二十五亿美元的商品。
    苏联七月份同土耳其签订的协定规定提供一笔为期十到十二年的七亿美元低息贷款,同时提供技术援助,来扩建苏联援建的伊斯肯德伦钢厂和赛义迪谢希尔铝厂以及建造两个热电厂。在这次贷款之前,苏土两国达成了一笔一亿八千万美元的贸易交易,这笔交易自四月起实行。
    阿富汗也欠了苏联很多债,它在一月份接受了进一步的财政援助,其形式是为农业、灌溉、化学工业和食品工业、运输和发电项目提供三亿零八百万卢布的贷款。
    苏联两个最大的阿拉伯贸易伙伴——埃及和叙利亚,象土耳其与阿富汗一样,是长期得到苏联援助的。
    去年向埃及出口的石油和石油产品已经达到一千七百五十万卢布,而一九七三年为九百七十万卢布。埃及欠苏联的债务估计为二十亿至六十亿美元。
    在北非的其他地方,摩洛哥正在成为一个比较重要的贸易伙伴。苏联对摩洛哥的出口在一九七四年增长了百分之九十,主要是因为出售了价值四千五百二十万卢布的石油和石油产品。去年十二月,苏联和摩洛哥签订了一笔价值五十亿美元的换货交易,据报道,这是二十年来苏联同发展中国家达成的这类交易中的最大交易之一。
    要预言这些范围广泛的交易对今年或明年的贸易额会造成什么结果,现在还为时过早。但是,它们看来还不会使苏联在中东的贸易竞赛中接近领先地位。去年,苏联还大大落后于工业化的西方。苏联从石油涨价捞取好处,是由于它自己的石油出口,而不是由于盛产石油而新近致富的那些海湾国家的订货。苏联跟那些国家仍然没有什么重大的贸易联系。如果说中东国家作为苏联商品的顾客具有什么重要性的话,这一重要性在过去五年内也下降了,因为苏联的总的贸易格局发生了变化。苏联同工业化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在其贸易总额中所占的比例,从一九七○年的百分之二十一点三增加到去年的百分之三十一,而苏联与经互会其他成员国的贸易所占的比例,在同一期间从百分之六十五下降到百分之四十九。叙利亚和伊拉克这样一些国家近年来一直是严重依赖苏联的武器和技术的,而现在苏联在这样一些国家的贸易中所占的地位明显下降了,因此,某些西方观察家推测,这些国家在经济上的改变方向反映了一种政治上的趋势。

《熊的拥抱》

    【本刊讯】英国《每日快报》九月五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熊的拥抱》,全文如下:
    俄国人说,他们是热爱和平的人,然而在以埃协议签字时,他们抵制了签字仪式,因为这不是他们所喜欢的那种和平。俄国人只承认根据他们的条件取得的和平的好处。他们不要战争,只要战争果实。
    他们企图颠覆葡萄牙,他们支持安哥拉和其它地方的恐怖分子,他们在中东问题上吃醋,他们在希思罗机场死去的俄国人问题上采取不合作的和不高兴的态度,这一切全都表明他们对西方的敌视态度。
    在赫尔辛基特别为欧安会摆出的友好的笑脸是极其虚伪的。俄国熊的拥抱不是爱的姿态,仍然是致命的拥抱。

合众社援引一美人士的话说:基辛格相信他能“说服苏外长不再反对埃以协议”

    【合众国际社纽约九月六日电】一位美国人士今天说,虽然以色列认为莫斯科将对西奈临时协议进行大力破坏,但是基辛格国务卿仍然相信他能说服苏联外长葛罗米柯不再反对这一协议。
    这位人士说:“我认为我们应该看一看下几周内将发生什么情况。”
    基辛格预定于本月晚些时候苏联外长来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时同他会晤。
    这位人士说,叙利亚和以色列或许有可能会就戈兰高地达成一项协议,不过那不会是在最近的将来。
    这位人士说阿萨德和基辛格是非常好的朋友,他指出,阿萨德有一次曾经要求美国为他们同以色列人进行谈判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