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本经济新闻》消息:《加紧开设大使馆和签订业务协定》

    【本刊讯】《日本经济新闻》十月二十八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日中交流越来越具体化,和台湾之间的调整已经结束,加紧开设大使馆和签订业务协定》,摘要如下:
    政府迄今认为,为了把日中联合声明具体化,进行互换大使等工作,有必要使日本和台湾的关系稳定下来,一直在同台湾方面进行非正式的调整意见的工作。结果,在由日本方面设立财团法人“日台交流协会”(暂称)作为负责日台关系的机构这件事情上同台湾方面达成了协议。政府现在认为,由此便有了日台之间的今后交换意见的渠道,从而准备好了为在不久的将来日台互撤大使所需要的条件。并且,通过大平外相遍访美国、苏联、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向亚洲各国派遣特使,取得有关国家了解的工作已经完成。
    因此政府认为,为了把日中联合声明具体化,必要的事前措施已全部结束,所以就确定了要越来越正式履行同中国方面签定的协议的方针。
    关于开设大使馆和互换大使的问题,政府也打算采取为在十二月份开设大使馆所需的国内措施。
    关于随之而来的互换大使问题,已经由外务省事务当局一级作了调整,外务省研修所所长小川和亚洲局长吉田二人已经作为候选人提到大平外相那里。据说田中首相前些时候向自民党的某个议员暗示要起用外务次官法眼作为第一任驻中国大使的候选人,似乎大使的人事还没有定下来。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十月二十九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驻外使馆课课长等人访华,谈判互换大使等问题,入选在今年内确定》,摘要如下:
    日中邦交正常化之后,政府之所以打破一个月的沉默而开始着手作事务性准备工作,是因为基于这样的判断:过去所担心的台湾的对日感情已经渐渐地平静下来了。
    因此,政府才决定建立使日台关系适应日中邦交正常化的体制,并首先停止在原驻合大使馆升国旗。台湾方面二十七日在原驻日大使馆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但是,政府打算今后一个时期内还要继续进行在台北的大使馆的业务工作。这是因为,日本政府的想法并没有在台湾内部完全得到理解,以台湾的政府首脑为中心,舆论也逐渐在稳定,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再稍微观察一下那里的形势变化。
    所以,预料日台之间实质上断绝外交关系将在年底。为维持日台间的实务关系而设置的机构,也似乎是在年底。
    另一方面,随着日台关系的平静,考虑到台湾的形势,政府便决定下来逐渐进行迄今一直停止的日中间的谈判的方针,目前已开始着手为互设大使馆和互换大使作事务性准备。
    二十八日,派遣了梁井课长等人,在北京,将就以下各项问题试探中国方面的意向,即(一)驻北京的大使馆用地和建筑物的选定;(二)中国第一任驻日大使人选的进展情况;(三)时间等。

霍姆在香港说他的访华之行是成功的

    【路透社香港十一月三日电】英国外交大臣亚历克·道格拉斯—霍姆爵士在这里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到他在北京同中国高级领导人会谈的情况时回答说,“中国和联合王国在这个问题上的最终目的,都是使这三个国家——老挝、高棉共和国(柬埔寨)和越南——保持不结盟。”
    亚历克爵士说他的北京之行(包括同周恩来总理和姬鹏飞外长的会谈)是“成功的,确实很有价值的”,并说,他同中国的总理和部长讨论了“天下的一切事情”。
    他又说,中英两国的关系现在“比原来更密切得多”,这是一个“不仅对英国,而且在国际上有重大意义的事件”。
    这位外交大臣说,在他的会谈中,“中国方面对于不仅在香港和中国之间,而且还在英国和中国之间增加交通的可能性表现了相当大的兴趣。”
    他还说,“应该设法在香港和中国之间建立更好的交通。”
    在被问到在北京会谈中是否提出了香港的长远前途问题时,亚历克爵士回答说,“没有提出这个问题,而且我预计在最近的将来不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他又说,即将就贸易和交通问题举行详细的会谈,“我们希望能在合理地做到的情况下尽速地举行这种谈判”。
    亚历克爵士还讲了如下几点:
    东南亚条约组织问题:今后的会议将集中研究反颠覆,而不是“杜勒斯原来定下的中国人发动一次全球战争的有关情况。”
    他没有见到毛泽东主席的问题:“他毕竟已七十九岁了,由他自己来决定他的安排是公平的。”
    承认孟加拉国问题:“这是中英两国态度不同的一件事,但是我们发现这种不光明的方面极少,使我们感到宽慰。”
    【美联社香港十一月三日电】道格拉斯—霍姆说他这次访问是“一系列会晤的开端,一个新的过程的开端,我们希望我们两国关系能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比过去二十五年期间更密切得多。”
    他说,没有提出一块包括香港领土大部分地方的租借期于一九九七年满期的问题。
    他说,“我们预计在香港问题上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不会出现任何重大局势发展。”
    【路透社香港十一月三日电】(记者:罗纳德·达拉斯)在被问到他是否能说明香港和中国之间什么时候可能建立正式的火车和民航业务联系时,亚历克爵士回答说:“不,我不能,但是我们希望在能合理地做到的情况下尽速地进行这种谈判。”
    因为电缆和无线电公司(香港的英国人开办的国际通讯垄断企业)的一个代表团访问了中国,据信双方还讨论了电话和电报联系问题。

日《每日新闻》报道:《科学家的战争责任》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十月二十四日刊登一条消息,题目是《科学家的战争责任》,摘要如下:
    参加日本学术会议的科学家认为,日本研究人员过去在大陆犯下的诸如满洲医大用人体作实验、掠夺中国文献等罪行不容忽视。这些科学家于二十三日在东京六本木日本学术会议会见记者时说:“希望学术会议与中国恢复交流之前将科学家的战争责任作为自己的问题,端正态度。”
    这天会见记者申述“科学家的战争责任”的科学家是:岬晓夫(埼玉大学副教授)、水户严(东京大学原子核研究所副教授)、小岛晋治(横滨市大学教授)、实藤敬秀(译音,元早大学教授)、小林司(神经研究所研究员)、林秋男(同上)、光冈玄(中国研究所理事)、加藤祐三(东京大学)、小町和义(建筑家集团)等十二人。
    他们都是热切希望与中国恢复学术交流的,为此而主张,首先应从反省自己开始。
    “作为我国科学家的代表机关的日本学术会议也必须从这种认识出发促进与中国的学术交流。希望从二十五日起开幕的第六十二次总会一定要把科学家的战争责任作为议题,明确决定学术会议的态度”,当天晚上,向越智勇一会长提交了有一百四十名科学家签名的内容如上的请愿书。
    在会见记者时,岬氏等人述说了在战争中到中国去的科学家犯罪的具体事例。实藤氏说:“我先从自己的耻辱说起”。他坦白了于一九三八年以外务省特别研究生的身份在中国留学时曾将日本军掠夺的中国文献之中的二十九册带回日本。他说:“战后,我借访华的机会把这些文献还给了北京图书馆,但是,在那以前经受了良心苛责的痛苦。我认为一定还有同样从中国带回中国学术资料的研究人员,应该尽早地将资料还给中国。”
    关于这个问题,小岛氏也发了言,他说:“我是战后开始研究中国问题的人,在知道中国文化界的代表人物许广平夫人和周建人先生要求送还被掠到日本去的中国文献时,大吃一惊。然而为什么日本学界直到现在还没有考虑这个问题呢?”
    之后,岬氏等人将话题转到在研究细菌武器方面很有名的关东军石井部队上。他们指出这一事实,曾担任过该部队队长的满洲医大教授北野政次在战后参加了学术会议的南极特别委员会,他们说:“学术会议与战争责任的问题不是无关的。”特别是,小林司、林秋男等人指出,据哈尔滨军事审判记录所载,在以中国人和苏联人为“实验品”进行冻伤实验的石井部队中有一个姓吉村的负责人。并且,种种证据表明,这位姓吉村的研究家就是现在京都府立医科大学的名誉教授吉村寿人博士。

阿连德组成智利新内阁/三名军人入阁,原陆军总司令任内政部长

    【美联社圣地亚哥十一月二日电】阿连德总统今晚任命三名高级军官参加智利内阁,这是在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罢工和政治冲突之后设法使国家恢复正常的一个努力。
    关键的任命是任命陆军总司令卡洛斯·普拉茨陆军上将担任内政部长。这使五十七岁的普拉茨成为政府中的第二号人物和智利国民警察部队的头头。智利没有副总统。
    海军少将伊斯迈尔·乌埃尔塔担任公共工程部长,空军将军克劳迪奥·塞普尔维达担任矿业部长。十五人内阁的其他职务由文宫担任,其中许多是在全体内阁于星期二辞职之前担任部长级职务的。
    内阁保持左的方针,像以前一样包括共产党人和社会党人。
    总统今晚在拉莫内达宫发表全国广播讲话,他承认,他的某些反对者“部分阻止了国家的前进”。他说,他们采用“暴力”和“破坏”手段。
    阿连德再次把智利的动乱归咎于“帝国主义”。
    智利人将在三月份改选全部众议员(一百五十名)和半数参议员(二十五名)。
    阿连德在广播讲话中说,“将举行自由选举,人民将在投票中告诉我们,他们的想法怎么样,他们的心情怎么样。”
    【合众国际社圣地亚哥十一月二日电】观察家认为,军人入阁是在右派反对派批评政府的情况下阿连德试图恢复对其政府的信任。
    【合众国际社圣地亚哥十一月二日电】陆军总司令卡洛斯·普拉茨将军说,大多数智利人反对用武力解决国家存在的问题,他说,武装部队和警察的行动是各阶层的保障。
    普拉茨的讲话今天发表在《埃尔西利亚》周刊上。
    他说,一系列罢工引起的意外的严重冲突“只能而且必须有一个政治解决办法,这样才能建立起真正的民主”。
    “我像大多数智利人一样深信,武力的办法,不管来自何方,都是没有前途的”。
    他还说,“我们不可推卸的责任是忠诚地支持宪法政府,政府为了对付记忆犹新的这次最严重的罢工和恢复正常,合法地使用了武装力量……。”
    他说,武装部队和警察的行动保障了全国各阶层的安全,因为这种行动作为防止骚乱的一种办法来说是有效的和谨慎的。这种骚乱在一个为严重的意识形态竞争所折磨的社会里可能会导致残酷的武装冲突。
    【拉丁社圣地亚哥十一月二日电】新任内政部长卡洛斯·普拉茨于今晚说,他进入阿连德总统的内阁并不意味着军队对政府承担政治保证。
    这位军队总司令在宣誓就职后不久说,这不是一个政治保证,而是为了社会和平而进行的爱国主义的合作。
    他还号召智利人民协助完成政府面临的伟大任务,组织一个人民阵线以便加强智利在国外的形象。
    他还指出,将要发挥法律的威力,以对付左的或右的极端分子的罪恶活动。
    【美联社圣地亚哥十一月二日电】奥古斯托·皮诺切特将军今晚被任命为代理陆军总司令。他接替普拉茨将军的职务。

路透社报道消息灵通人士说:马来西亚正认真考虑承认中国

    【路透社吉隆坡十一月二日电】消息灵通人士今天说,马来西亚在一位日本特使到这里访问之后,正在认真地考虑承认中国的问题。
    日本前外相爱知揆一在田中角荣首相访问北京之后于上月到这里来解释日本同北京的最近和解问题。
    据这些人士说,这位日本使节敦促马来西亚承认中国以显示它不是被指责的那样的新殖民主义。
    这些人士说,马来西亚新闻部长兼特别职能部长坦·斯里·加扎利·沙菲上星期去印度尼西亚同苏哈托总统和马利克外长举行了会谈,试探他们对这项建议的看法。
    官方没有对这些消息加以证实。
    马来西亚已承认北京政府是中国人民事实上的和法律上的政府,并且说,台湾问题要由那两部分去解决。
    马来西亚同台湾没有外交关系,但是在台北有一位领事,因为有许多中国血统的马来西亚学生在那里学习。
    台湾在马来西亚首都有一名代表,他自称是总领事,虽然马来西亚并没有正式同意他的头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