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麦戈文对尼克松二日的电视讲话表示失望

    【路透社密执安州杰克逊十一月二日电】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麦戈文今晚对尼克松总统关于结束越南战争前景的讲话深表失望,并且说:“在我看来,和平并未临近。”
    参议员麦戈文在尼克松在通过电视作全国性竞选演说后几分钟在一次电视广播中说,从总统的讲话看,“显然,和平谈判进行得根本不顺利。”
    这位民主党候选人说,几周前,尼克松政府透露,华盛顿和河内即将达成一项解决办法,从而使人们对和平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自那时以来,南越总统阮文绍一直说,谁也不能把和平条件强加给他。
    麦戈文说:“因此,看来西贡的独裁者正在再一次否决美国的对外政策。”
    虽然参议员麦戈文曾说,如果现在在越南实现和平,他会感到高兴,但是他在过去两三天内越来越怀疑美国政府将会不顾阮文绍对华盛顿和河内之间达成的协定条款的反对意见。
    参议员麦戈文说,他现在认为,越南和平完全没有临近,他追述尼克松在一九六八年总统选举前夕的讲话说,一个在四年之中没有能实现和平的总统,就不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
    参议员麦戈文在他的电视讲话中还说:“看来,通过谈判达成一项解决办法的努力正在成为泡影。”他说,阮文绍总统不喜欢这些解决条件。他又说,现在有些迹象表明,尼克松也可能在对此重新进行考虑。
    【路透社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十一月二日电】(记者:迈克尔·普伦蒂斯)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麦戈文今天告诫说,如果尼克松总统在下星期二的选举中连任,越南战争还得打几年。
    他说,原因是南越总统阮文绍不愿接受美国和北越达成的一项和平纲要。
    参议员麦戈文在竞选电视节目中讲话时称阮文绍总统是一个“小独裁者”,并且在谈到尼克松总统时说:“我担心,他将再次让阮文绍将军否定我国在结束战争方面的利益。”
    “如果我们在尼克松先生领导之下还要经历四年——我们即将结束头四年——的越南战争,那将是一场可怕的悲剧。”
    参议员麦戈文在伊利诺斯和密苏里播放的一小时付钱的电视节目中,以及在这里辛辛那提大学举行的八千名学生参加的会上,还严厉地批评了尼克松的经济政策。他在广播中指责尼克松政府对从事劳动的农民采取敌视态度并对美国农村不关心。
    【合众国际社华盛顿十一月二日电】白宫发言人齐格勒今天指责麦戈文的助手们组织抗议活动,以破坏尼克松的家庭的成员和尼克松总统的其他发言人公开露面进行的竞选活动。
    尼克松夫人十月三十一日公开露面的时候,在波士顿举行了一次示威。
    齐格勒说,这些破坏性示威是麦戈文方面的人员组织的。

英报评论:《越南问题不大可能影响尼克松重新当选》

    【本刊讯】英国《每日电讯报》十一月二日刊登斯蒂芬·巴伯发自华盛顿的一篇评论,题为《越南问题不大可能影响尼克松重新当选》,摘要如下:
    越南问题在基辛格博士同河内代表黎德寿上个月在巴黎商定的大纲的基础上得到解决的情况,大概不会对下周的选举结果产生什么影响。总统的政策顾问关于“和平即将到来”的大胆讲话所产生的安乐感显然是昙花一现的。由于不曾出现上街跳舞的欢乐情景,所以在接着遇到障碍和出现拖延局面的时候也相对地没有人感到太大的失望。
    只有这个协议在从现在起到选举日这段时间里显示出将会完全失败的明显迹象时,才会有损害这位总统的很大可能性,但是,使这种迹象变得明显的时间已不多了。
    但是,有相当多的选民今年似乎很可能在星期二(七日)不去投票,或者是如俗话所说的“钓鱼去!”
    就大多数人来说,美国人对越南战争是那么极度感到“厌烦”,致使他们认为战争能够越快悄悄地
    ——如果可能的话,体面地——得到解决越好。
    如果尼克松能够令人信服地说,他已实现了“体面的和平”,这种情况就会使他在竞选中大获全胜。但是,如果他在这个最后阶段遭到挫折的话,也不可能导致他的失败,只能减少他得到的总票数而已。对于他们认为是对阮文绍总统的几乎不加掩饰的出卖感到厌恶的右翼人士,很难指望他们会转向参议员麦戈文。
    而那些并不认为基辛格—黎德寿的交易是表明尼克松的战争政策是正确的左翼人士,是不会投共和党的票的。但是,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肯定的是:爱国立场坚定的许多工人阶级民主党人,现在会重新支持他们一向支持的政党。

法新社报道:瓦尔德海姆就越南问题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磋商

    【法新社联合国十一月二日电】瓦尔德海姆的一位发言人今天说,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已就越南的和平和复兴工作同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进行了磋商。他已同他们接触讨论这个世界机构怎样才能对恢复越南和平和重建这个国家的经济作出贡献。

美新处报道:《美国与四国磋商监督停火问题》

    【美新处华盛顿十一月二日电】题:美国与四国磋商监督停火问题
    美国已就参加一个监督南越停火的国际组织的可能性问题与加拿大、波兰、匈牙利和印度尼西亚进行接触。
    国务院发言人布雷今天对记者们说,国务卿罗杰斯从十月二十六日至十一月一日一直在与四国的大使讨论这个问题,正在等待他们政府的反应。
    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在十月二十六日说,美国希望成立一个国际监督机构,在宣布越南停火的同时进行活动。

英国防大臣卡林顿在保守党年会和英国上院的讲话

    【本刊讯】伦敦消息:英国防大臣卡林顿十月十三日在保守党年度大会上的讲话。摘要如下:
    在首相于明天发表讲话之前,这是要在这次会议上辩论的最后一个动议了,虽然我同意彼得·达洛所讲的各点,但是,我不能肯定我在一个问题上是否赞同他的意见。我认为,说这次辩论是最后一次辩论是合适的,因为,毕竟说来,如果我们处于无防卫状态,并且听任那些可能设法毁灭我们的人摆布,那么我们到现在为止进行过的辩论都将毫无意义了。
    我国的防卫,其重要性并不次于法律与秩序。我认为,基思·辛普森是会同意我这个看法的:安全和肚子问题是任何人的生活上最重要的事情。因此,我欢迎这个动议和彼得·达洛的讲话
    ——首先是由于这个动议同上周在这个大厅里辩论的那个动议形成明显的对照,当时大会通过了要求取消一切核基地的决议。
    其次,这个动议是在一个特别重要的时刻提出来的。我们正在进入共同市场,因此,我们正在越来越卷入欧洲的事务。美国正在进行总统竞选。出现一种和解的论调。关于安全、限制战略武器和共同均衡减少军事力量的会议将要召开。这是仔细研究我们今后将怎样分担和应该怎样分担我们的集体防御责任的好时刻。但是“集体”是个重要的字眼,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早在一九四九年就承认:作为在军事上的中等国家,我们是不可能单独对付俄国这个超级大国来保卫自己的。
    这个动议分成三个部分:我们应当期望从美国得到什么;我们在英国应该为自己做些什么;和我们能够指望我们的欧洲盟国提供什么。美国对防务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他们把他们的庞大的国民总产值的百分之六点八用于防务方面。在欧洲有三十多万名美国军人,这是一支比全部英国陆军还要大得多的兵力。他们的战略核力量,除了有助于保持大陆美国的安全之外,也直接有助于保持整个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安全。
    正如道格拉斯—霍姆今天早些时候所说的,扩大后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将是一个很大的经济单位,从财富和人口角度说,可与两个超级大国相比。我猜想人们可能会说,它能作出类似规模的防务努力。但是我们必须实事求是。我认为,欧洲不会有许多人准备主张把防务开支增加到那样的数量。
    但是,幸运的是,欧洲不需要试图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完全由自己来保卫自己,而当我们看到一些美国人希望他们全部撤出欧洲,让欧洲自己保卫自己的时候,让我们不要忘记:美国在欧洲不是一种慈善行为,他们在这里是为了保卫他们自己的利益,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自己的防务是从欧洲开始的。我认为他们不会离开,我们双方都共同希望阻止人在欧洲发动侵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二十三年前建立起来的联合组织,是以共同防御原则作为它的创造的基础的。
    但是如果不承认在这二十三年中许多情况已经变了,那将是愚蠢的。我很同意美国人的意见:由于情况已经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欧洲应该在自己的防务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且,就英国来说,这正是我们自从一九七○年重新执政以来,一直在谋求做到的事。
    我相信,在过去这两年半中,我们的力量已经大大地加强了,三军也相信它们是我们国家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有它们,我们国家就无安全可言。
    我的同事们和我一直试图在我们必然会遇到的限制的范围内扩大部队的规模。我们加快了执行海军建设计划的速度。恢复了四个步兵营。皇家空军增加了四个可用于实战的“美洲豹虎式”中队,还增加了一个中队的“海盗式”飞机和一个中队的“猎迷式”飞机。在过去一年中,我们订购了二十六架喷气气流飞机和一百多架“猎犬式”教练机。
    所有这一切都要花钱。今年的预算达到了二十八亿五千四百万英镑,占我国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五点五左右。
    去年,我们欧洲国家集体增加防务预算十亿美元以上,但是欧洲的贡献还必须更多一些。问题是:加强防务和谋求缓和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矛盾。我们当然欢迎美国人谋求缓和,但是与此同时,他们却力促欧洲人做得更多些。
    既然人们被告知,我们正在谋求缓和、召开欧洲安全会议、谋求共同均衡减少军事力量等等方面进行着努力,同时却又想说服他们在防务方面花更多的钱,这是不容易的。如果参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每一个国家都象我们一样,把它们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五点五用于防务方面,那么我们的问题就会得到解决。但是我耽心,希望人家增加这么大的比例,那不是现实的政治见解。
    我希望我们将看到法国越来越多地参与欧洲的防务,因为欧洲没有法国不行,法国没有欧洲也不行。西欧拥有它自己的核国家,这就是我们和法国。我预料有那么一天,欧洲防务的演进必然包括某种欧洲的核力量——虽然在规模上不能同美国的核力量相比,同时我希望这不会削弱我们同我们的美国盟友的伙伴关系。当然在这方面还存在许多问题。但是,如果欧洲要在它自己的防务方面担负更大的负担的话,我们将必须解决这些问题。在一九七二年,当人们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记忆逐渐消失的时候,当封锁柏林和古巴危机已经成为陈迹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问题,这就是说服舆论界相信威慑和警戒仍然是必要的。我最深切地相信它们是必要的。
    也许俄国人已经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即拉拢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比吓唬它对他们更有利。我不知道这一点,但是有一件事我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欧洲在自己的防务方面做的事必须增加,而不是减少。
    【法新社伦敦十一月一日电】国防大臣卡林顿勋爵今天说,他“仍然认为,欧洲不可能没有核能力,欧洲的两个成员国现在已拥有这种核能力”。
    卡林顿勋爵在上院开始辩论女王昨天的演说时说,欧洲应加强参预其自己的防务工作,否则,它将再也不能指望同美国进行必不可少的合作。他又说,“如果不同美国进行密切合作,要在西欧保持可靠的防御地位是不可能的,肯定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是不可能的。”
    卡林顿勋爵上月在布莱克普尔举行的保守党会议上曾说,他赞成建立一支欧洲核力量。今天他说,英国加入共同市场就使得同它的欧洲盟国建立共同的防务计划比以前任何时候更为必要了。
    【路透社伦敦十一月一日电】国防大臣卡林顿今天在上院的辩论中说,英国打算在贸易、文化以及相互了解方面改善与中国的关系。
    他说,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作为一个更重要得多的因素出现,以及它打开大门接待了世界各国政治家的访问,这是过去十二个月中最有重大意义的事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