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仍然悬而未决》

    【本刊讯】美国《纽约时报》十一月二日发表一篇社论,题目是《仍然悬而未决》,摘要如下:
    越南的和平没有在河内的发言人称为他们建议的停火日期十月三十一日到来,如果人们因此而感到大为失望,这是没有道理的。尽管基辛格博士刚在一周之前引人注目地断定“和平就在眼前”,但是他从来没有公开保证上个月的秘密谈判会这样早结束。
    可是,他的确说过,剩下要做的事情只是再同北越举行一次谈判会议,时间只要三四天。谈判会议甚至还没有开始,而且自从基辛格博士十月二十六日讲话以来,情况变得更不肯定了。政府指出,还必须再同西贡谈判一次;阮文绍总统最近发表的一些表示不买帐的讲话表明,这次谈判可能要超过三四天。据后来透露,除了公布的九点协议外,美国指望河内把它的许多军队撤出南越最北部的几个省,这是基辛格博士原先的乐观估计里没有出现的一个关键性条件,
    由于推迟签字,就有这样的危险:情况会发生变化,一方或另一方认为已经达成的谅解逐渐消失。河内的军队一周来发动了引人注目的军事攻势,显然是为了在停火之前建立有利的前沿阵地。有某种理由担心尼克松先生会受到他自己的军事人员越来越大的压力,要他给予一些时间以发动反攻夺回失去的阵地,以及更推迟一些时间,这样可以向南越输送更多的武器,以应付停战后断绝武器供应的情况。
    在十年战争后所谋求的越南和平还没有到手,缔造和平的工作的势头停下来的确是危险的。如果任何一方允许再推迟很多时日,那么在十月份受人欢迎的协议有可能变成在十一月份丧失的机会。

邦克三日又和阮文绍单独会谈

    【法新社西贡十一月三日电】美国一位官方人士在这里说,美国大使邦克今天前往西贡的总统府,去同南越总统阮文绍会谈,这是他们八天中的第五次会晤。
    像以前的会晤一样,官方没有表明他们讨论了什么问题,但是外交观察家们说,他们两人讨论了美国与北越的九点和平计划。
    美国官方人士说,今天在独立宫进行的会晤将近一个小时。据信他们两人会晤时旁边没有助手。
    【路透社西贡十一月三日电】美国大使馆一位发言人说,美国驻南越大使埃尔斯沃思·邦克今天下午拜访了阮文绍总统。
    得不到这次拜访的详细情况。
    【路透社西贡十一月三日电】(记者:罗宾·斯特拉思迪)在西贡,外交部长陈文林说,美国和南越仍在讨论它们在河内和华盛顿拟就的和平协定方面的分歧,他重复了西贡不相信北越的言论,说他们只会利用这一协定使自己从精疲力竭的情况下恢复过来,然后使冲突继续下去。
    陈文林对自老挝、柬埔寨和泰国前来访问的越南人说,之所以同美国有分歧是因为美国谈判代表亨利·基辛格是“以与越南政府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越南战争的。
    基辛格博士同河内商定了拟议中的和平协定。
    官方的通讯社越南新闻社报道,这位外长说:西贡始终准备邀河内进行直接会谈,以谋求共同解决办法。

尼克松在芝加哥发表竞选演说

    【路透社芝加哥十一月三日电】(记者:拉尔夫·哈里斯)当尼克松总统今天在这里解释他为什么拒绝在再举行几次谈判以前签署越南停火协定草案时,一小批吵吵嚷嚷的青年示威者高喊:“现在结束战争”,企图压倒尼克松的声音。
    这批示威者大概总共二百人,混杂在一个飞机场的一万五千人中。
    尼克松没有中断他的讲话。但是当他对着抗议者的方向说话时他流露出愤怒情绪,他说:“每个人都有权发表讲话让人听,我也如此。”
    总统重申了他昨晚在电视讲话中概述的立场:为了防止一项和平解决办法失败和战争重新爆发,就必须解决停火协定草案中的含糊之处。
    尼克松再次表示相信将同河内达成一项最后协议,但是他坚持说,一项协议必须建立在体面的、而不是出卖和平的基础上。
    尼克松说,他争取连任是为了使他能够继续他的事业,这个事业是从他今年对中国和苏联进行具有历史意义的访问时开始的。
    他说,在改善美国不仅同共产党国家而且在改善同中东国家的关系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
    他在竞选集会上说,美国恪守它对以色列承担的义务这个事实就表明取得了这种进展。他说:“我们将继续恪守这些义务。”
    【法新社芝加哥十一月三日电】正在进行最后一轮总统竞选运动的尼克松,今天在这里难以使人听到他的讲话。
    当这位总统在芝加哥机场向一万五千名群众发表演说时,拥护和平的人连续不断地诘问他,他们大声喊:“立即停战!”支持他的人则用“再连任四年!”的欢呼声来反击,这样,尼克松讲话的绝大部分就无法听清。
    【美联社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十一月三日电】(记者:盖洛德·肖)尼克松在选举前四天进行的一阵竞选活动中,乘坐飞机从华盛顿到芝加哥,到塔尔萨,到罗得岛的普罗维登斯,他在讲话中把竞选演说同和平问题混在一起了。
    在芝加哥,他在飞机场举行的一次集会上讲话说,在同北越人举行的谈判中,“我们已经就……不仅是在越南,而且在整个印度支那,在柬埔寨和老挝实现停火达成了一项基本协定”。
    他的讲话超出了一项和平协定草案的范围。那项九点协定只谈了在南越实现停火。
    【合众国际社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十一月三日电】(记者:尤金·里舍)尼克松总统今天在他最后进行的竞选活动中把他的对手麦戈文称作是一个具有“天真的感情用事的性格”的人,“这种性格总是把我们引入战争或更坏的事情中”。
    塔尔萨的人群热烈地高呼“再任职四年”,但是尼克松早些时候在芝加哥的讲话声几乎被诘问者的喧嚷所盖掉。他们在奥里尔国际机场举行的集会上吹喇叭并高呼“停止战争”的口号。
    在整个一天中,尼克松都呼吁选民们参加他的“美国的新多数”,并说,如果不这样做,就是投票赞成美国放弃它作为世界领导者的地位。
    总统说:“问题是,我们是要投降的和平还是要体面的和平。我说是要体面的和平。”
    “我们是要一个软弱的美国还是要一个强大的美国?我说是要一个强大的美国。”
    “我们是要一个从世界撤退的美国还是要一个把世界引入和平的美国?我说是要一个把世界引入和平的美国。”
    尼克松说他的北京和莫斯科之行是旨在缓和世界紧张局势所采取的前所未有的步骤。
    尼克松在抵达俄克拉何马州发表的一项声明中说,把美国的农业出口增加到一百亿美元这一目标,由于扩大了包括苏联和中国在内的这些传统市场,因而是能实现的了。

阮成黎李文骤二日在巴黎发表谈话

    【美联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记者:迈克尔
    ·戈德史密斯)北越今天宣布,美国必须先答应在越南和平协定上签字,河内才同意同基辛格举行进一步的会谈。
    北越代表团发言人阮成黎在今天进行和谈之后发表了这项声明。
    在这次会议上,美国对越南共产党人说,先解决少数几个余留问题,然后才达成一项停火协议,“这种主张不应该被指责为拖延的借口”。
    有人问阮成黎,如果美国不首先保证它将接受目前这种形式的协定,北越是否将拒绝重新进行会谈。他回答说:“这种想法是正确的,美国遵守它作过的保证,这是起码的信誉问题。”
    【法新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南越临时革命政府今天重新提出它的要西贡总统阮文绍辞职的要求,同时,北越清楚暗示,它不想再就和平交易与美国举行秘密会谈了。
    在这里举行的每周一次的越南和平会谈结束后,临时革命政府发言人李文骤用下述语句叙述了要阮文绍下台的新要求:“在协定文本被接受后,尼克松政府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变卦,阮文绍政府反对这个协定。这样,阮文绍就宣告了自己的终结,成为和平的障碍。因此,他必须辞职。”
    以前,临时革命政府同意撤回它关于要阮文绍辞职的要求,以便促进达成解决办法。
    问及所传美国将要求从南越撤走三万五千名北越军队的消息,他说,“在越南,在自己的国家中,到处都有越南爱国者。”
    提到阮文绍对美国—北越协定的反对,他说,“这出丑剧已演得太久了。争论之点是,美国必须尽早在协定上签字。”
    北越发言人阮成黎清楚地暗示,河内不想再同美国就协定举行秘密会谈了,河内认为这个协定已经最后确定。
    有人请他就华盛顿传出的关于新的秘密会议可能在本周末举行的消息发表意见,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这只是谣言。春水的约会单上没有提到这种会议。”
    南越发言人阮朝民对记者说,西贡愿意与河内或临时革命政府代表团举行双边的秘密会谈,就象“美国和北越举行双边秘密会谈”那样。
    他强调说,在十月二十六日公布的美国—北越协定“只是一个协定草案”。
    他还重申:“涉及越南共和国的任何和平协定都需要它的政府签字。”
    美国发言人戴维·兰伯森对记者们说,“关于谁签署这个协定,我们没有成见。”
    在会谈中,南越列举了四个未决的问题需要解决:
    一、保证有效的停火;二、北越军队驻在北越以外的问题;三、恢复非军事区;四、南越人民自决权的实施问题。
    有人问,美国是否同意这四点,美国发言人回答说,美国已经说过,有一些问题仍待解决,但他没有详述这些问题。
    【路透社巴黎十一月二日电】(记者:塞丹)西方外交官们今晚在这里的私下会谈中说,一个早日就印度支那问题达成协议的富有希望的机会正在迅速失去,无论是美国人还是北越人都把这种迟迟未抓住机会的情况归咎于对方。
    与此同时,西贡政府和越共各自的立场都变得更加强硬了。
    西贡现在要求同河内和越共举行直接会谈,以解决各种悬而未决问题,其中包括在南越的北越军队问题以及这个国家未来的政治组织问题。
    这个建议已遭到北越人及其越共盟友的拒绝。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手法,为的是进一步拖延签署同美国人的和平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