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日《每日新闻》报道:《世界是这样来看待日中接近的》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八月二十日刊登了该报驻华盛顿、莫斯科等地的特派记者写的各方对日中关系的反应的报道,总标题是《世界是这样来看待日中接近的》,摘要如下:
    自田中内阁成立以来,世界各国对正在急剧接近的日中关系持有强烈的关心。本社通过特派记者联络网汇总了世界对日中接近和田中访华的评论。
    美国关于田中首相访华,美国报刊的评论是,由于在日中谈判中将联系到废除日华条约等,因此,对台湾问题如何处理寄予很大关心,各家报纸虽然这样注视着田中访华和台湾问题的联系,但是,由于田中首相在访华前将在夏威夷和尼克松总统举行会谈,因此,还是认为,田中政权是以日美友好关系为基础的。不妨说,如下的评论居多:“既然尼克松已经访华,那么,田中访华就是可以预料的必然的归宿”(《华盛顿邮报》)。
    尽管说是“必然的归宿”,然而,各家报纸又刊登了如下一致的推测,即田中首相在北京举行的谈判中,将处于困难的地位。同佐藤内阁时比较,虽然对田中内阁会相当软化,但是,恐怕将会要求明确废除日华和平条约。美国在美中首脑会谈中拒绝了和台湾断绝外交关系,不过,田中首相为了和中国建立正常的关系将要和台湾断交。但是,有这样一种看法,即田中首相为了不加深与美国、台湾以及日本的保守派中的反对派的对立,希望在和北京缔结和平条约的过程中就这些问题达成默契。
    苏联对田中新内阁的急剧接近中国的积极政策和田中首相亲自访华,苏联的宣传机构仍然保持沉默。如今依然节制评论,似乎可以说,这反倒表明了苏联对日本的复杂心情。这点和党机关报《真理报》大肆批评西德和中国恢复邦交的动向恰好形成鲜明的对照。
    关于自民党总裁选举和田中新总裁诞生,苏联报纸在国际版上进行了空前未有的大量报道。但是,一到直接评论新内阁的外交政策,就慎重地加以回避。外交评论杂志《新时代》七月二十八日一期上伊凡诺夫的文章,敦促日本的一部分人,要注意有人企图有意识地利用日中接近来牵制苏联的这种动向。从这点上可以看到其内心的不安。
    关于恢复日中邦交,苏联没有任何在公开的场合反对的理由。只是不希望日中复交朝着有损于第三国的利益,即苏联的利益这个方向发展。具体地说,在利用日中接近来支持日本归还北方领土运动这点上有些神经过敏。
    克里姆林宫当前是一面观察日中接近,一面将按照预定,推动在秋天举行日苏和约预备谈判。
    英国舆论对由于田中正式决定访华而对日中接近成为决定性的动向同样表示欢迎。但是,关于日中接近的速度,在认为日本是英国向中国市场扩张的竞争对手的经济界和企图维护英国在亚洲权益的政界和外交界之间,看法却有微妙的不同。
    法国《费加罗报》在十六日的版面上刊登了雷蒙·阿隆教授的文章。该教授在这篇文章中,就日中接近作了相当详细的评论。该教授指出东京—北京之间的对话是尼克松总统访华、访苏的主要成果之一。
    泰国报纸对日中接近最近的评论是分成软、硬两种看法。《屏泰报》预料中国的态度是严厉的,说“如果中国能够迫使日本摆脱历来的政策路线,那么,美国就要失去重要的附和者,美国的台湾政策将不得不极大地削弱”,因此,“在美国,要求从台湾撤退的呼声会越来越高,也可以预料美国对作为军事基地的日本的依赖会越来越强”,表露出对日本的警惕心情。相反,《沙炎叻报》的社论说,“周恩来总理说欢迎同田中首相会见,这暗示了北京对日本不会提出苛刻的条件。废除日华条约或者赔偿问题将慢慢地进行会谈”。

日刊报道:《苏联的针刺疗法》

    说在中国产生并发展起来的针刺疗法,简便易行,效果好,吸引住了苏联医学工作者。针刺疗法很值得从近代科学的立场进行研究和找出理论根据
    【本刊讯】日本《科学朝日》一九七二年六月号报道我国的针刺疗法在苏联的使用情况,题目是《苏联的针刺疗法》。全文如下:
    在中国产生并发展起来的针刺疗法,自十一世纪前后,推广到了日本、朝鲜、越南以及其他东方诸国,好几个世纪以来,一直作为群众的医疗方法而流传着。七世纪初,这种疗法也传到了法国,但在欧洲被大家知道只是最近四、五十年的事。
    目前,欧洲、亚洲、拉丁美洲有三十多个国家都在实行针刺疗法。由于这种疗法非常简便,在任何条件下都能使用,治疗效果好,吸引住了苏联的医学工作者。
    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喀山、高尔基市开设的专门讲习会,听讲的医务工作者达一千人以上(主要是神经病理学、治疗学方面的专门医生)。另外在一些城市和加盟共和国的医疗机构中还开设了针刺治疗室,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两个研究所和研究室都在对针刺的生理学上的作用和治疗效果等进行研究。
    这些研究的结果表明,针刺疗法乃是以复杂的神经体液机制为基础的一种独特的反射疗法。也就是说,它与其他的反射疗法(例如物理疗法)不同,其特征是受作用的部位范围非常小。不仅皮肤的感觉神经末梢发生兴奋,而主要是使组织深部的感觉因子(压觉感受器、化学感受器)兴奋,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用针刺激皮肤、肌肉和腱和较深处的神经末梢,就会产生求心性脉冲而传达到中枢神经系统。在对针的刺激形成回答反应时,能调节网状组织和身体一系列最重要机能的中枢系统和视丘下部具有很重要的意义。针刺疗法的治疗作用如此广泛,原因可能正在于此。
    在研究这种方法时,特别受到重视的是所谓“经穴”。这些穴位点具有很严格的解剖学位置,与神经、血管、肌肉是密切联系着的。苏联和其他一些国家的研究表明,这些穴位点具有很多特征。
    穴位点与其周围皮肤部位相比,电阻较低,电位、痛感较高,并且对氧的吸收能力较大,代谢过程的水平较高,等等。在穴位上进针,就会有痛觉,并产生穴位“点”向四周扩大开来的感觉。有这样的感觉就表明针已经刺得正到好处。
    关于这些穴位点的形态学方面问题,其他的国家正在进行研究。特别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正在用电子显微镜进行组织学和组织化学方面的研究。
    在苏联各城市的医院和诊疗所,有数千患者在进行针刺治疗。为了搞清楚针刺疗法对哪些病有疗效,收集了大量的临床资料。
    针刺疗法对伴有疼痛性症候群和运动障碍的末梢神经系统疾病(脊髓神经炎、神经炎、神经痛),营养障碍,分泌异常的自律神经性疾病,变态反应性疾病,某些神经症和自律神经性内分泌疾病,等等,疗效最好。
    近数年来,苏联的针刺疗法研究中心是列宁格勒医师研究所的针刺疗法研究小组。
    主要的研究课题是:从临床方面和理论方面对针刺疗法进行研究;为实际使用制订出具有理论依据并在临床上已确定了的指标;搞清楚治疗效果的特殊性;估价重复疗法的意义。
    有必要从所有角度对穴位作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看来可以根据研究结果将应用范围再加以扩大,例如用红外线、紫外线、X线、各种电流作用于穴位点,或在穴位点注射药物,或者使用指压法和按摩法。
    临床观测结果表明,为了解除痉挛性麻痹症和局部麻痹症患者的紧张,在穴位上进行按摩,其治疗效果比普通的按摩好。
    针刺疗法既简便又经济,不需要复杂的、昂贵的设备和药物,并能够在任何预防治疗部门使用。再有,针刺疗法不会产生一些最新的化学疗法所难免的副作用。事实说明,针刺疗法是很值得从近代科学的立场去进行研究和找出理论根据的。苏联卫生部也正在进一步开展针刺疗法,认为需要在这方面作更广泛的科学研究。

日社会党就日美首脑会谈向政府提出意见:要求日方明确阐明日本对恢复日中邦交的态度

    【共同社东京八月二十五日电】日本社会党星期五就八月三十一日到九月一日在夏威夷举行的日美最高级会议向政府提出了它的要求。
    这项要求谈到日中邦交正常化、拒绝在越南战争中同美国合作、以及调整日美经济关系。
    这个要求是日本社会党书记长石桥政嗣和国际局长川崎宽治向内阁官房长官二阶堂进提出的。
    社会党人要求政府在即将于夏威夷举行的最高级会议上阐明:日本将遵守中国的和平五项原则和日中关系正常化三原则来进行同中国的邦交正常化会谈。他们还说,增进日美友好,应当先废除日美安全条约,取消关于台湾安全的日美联合公报,撤销第四次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并且禁止派遣日本自卫队去海外。

蒋党《中央日报》社论《再告日本田中内阁》

    【本刊讯】蒋党《中央日报》八月二十五日发表题为《再告日本田中内阁》的社论,摘要如下:
    据昨日外电称,日本新内阁将派椎名悦三郎,携其首相田中角荣的函件来华,解释日本有意与共匪进行所谓“国交正常化”的决定。这一消息,虽未经日本政府正式发布,但传说已非一日,假定日本已决定作此种安排,我们认为此举完全没有意义,且无必要,因为若是田中内阁果真已决定与匪正式勾搭,那就表示它已公然背信弃义,企图把中华民国一笔勾销,而与中国人民的敌人沆瀣一气,那有何派遣代表解释的必要。中国人民最重一个诚字,对虚伪常抱反感。因此,我们认为田中政府若果有此议,应及早打消,相信我政府也必不接受这种安排的。
    关于日本田中内阁最近似已决定在“了解”周恩来“三原则”的条件下,不惜卑躬屈节,前往匪区访问,并图与共匪“关系正常化”一事,我政府已一再发表严正声明,促其停止。现在我们愿在此直截了当地提出警告,今后亚洲自由国家的共同祸福,中日两国的为敌为友,就看田中内阁最近将来的抉择。
    如果田中内阁仍欲一意孤行,再次铸下使全体中国人切齿痛心的大错,则今后发生任何不幸的事件,田中内阁应负其全责。
    【美联社东京八月二十六日电】《朝日新闻》今天说,外务省正在研究日本在同共产党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以后与国民党中国保持密切关系的措施。《朝日新闻》说,这些措施包括日本打算在台湾保持领事业务、贸易和经济关系、日台航线和信贷及债务的处理。
    《朝日新闻》说,看来日本政府官员和国民党中国政府官员之间关于日本这些打算的工作级会谈已经在进行了。外务省官员既不愿证实也不愿否认这一消息。
    【共同社东京八月二十六日电】关于一些外电报道说,就日中邦交正常化问题,政府准备派遣自民党副总裁椎名作为特使去台湾,但据传台湾的国民党机关报《中央日报》则报道说是“没有意义”。政府人士二十六日早晨就此问题说:“因为日本政府还没有正式向国府告知要派遣特使,因而到目前也没有收到国府方面拒绝派遣特使的通知”,而表示了要按照政府的方针实现派遣特使的想法。

美全国卫生研究所宣布对针刺疗法进行研究

    【美联社纽约一九七二年七月二十八日电】《纽约时报》今天一期报道,全国卫生研究所主任昨天宣布了对针刺的安全性和效果进行一次重大研究的计划。罗伯特·马斯顿主任说,对中国针刺术的这一研究工作将包括今年秋季的两次科学会议和为门诊研究颁发赠款。
    马斯顿还说,这项研究的一个重要部分将包括同中国进行交流。他说,这一研究是由一个麻醉学、神经学和心理学专家委员会建议进行的。
    他说:“在考虑了人们提出的针刺的许多应用方面之后,这个委员会建议,在美国进行的最有价值的第一个尝试将是研究这一方法在手术麻醉和减缓某些慢性疼痛综合症方面的应用。”

苏从落叶松提出增强血管的物质

    【塔斯社伊尔库茨克一九七二年八月十三日电】题:对落叶松的新发现
    伊尔库茨克有机化学研究所的科学家发现了落叶松的一些新特性。这里从落叶松中提出了二氢檞皮素的白色结晶体。这种生物活性物质对制药工业有很大价值。新医用制剂能很好地增强血管,对肝脏的活动有良好作用,可使炎症消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