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德新社认为苏今年谷物收成受到严重威胁

    【塔斯社科克切塔夫八月二十四日电】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今天抵达科克切塔夫市(哈萨克斯坦)。
    【塔斯社科克切塔夫八月二十五日电】八月二十五日在科克切塔夫市举行了哈萨克共和国州党委第一书记、州执委会主席、州农业局局长以及共和国一些部和主管部门的领导人的会议。会议研究了一九七二年国民经济计划执行问题,特别强调收割的组织工作和向国家交售谷物的组织工作。
    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同志在会上讲了话,并受到与会者的热烈欢迎。
    【德新社莫斯科八月二十五日电】苏联共产党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今天在哈萨克就今年危急的农业收成情况同地方党政官员举行会谈。
    据塔斯社说,勃列日涅夫在哈萨克北部的科克切塔夫城市发表讲话,但是没有报道他谈些什么。
    会上的主题是这一年的经济计划的完成情况和特别是收割工作的组织情况。
    莫斯科人士说,勃列日涅夫中断了他在克里米亚的休假而亲自前往哈萨克,这一事实使人更加猜测:今年的收成受到严重威胁。
    苏联今年的计划规定谷物收成达到一亿九千万吨创纪录数字,在实现这个目标方面,哈萨克是一个关键的农业地区。
    【法新社莫斯科八月二十五日电】今天看来苏联共产党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已经亲自参加了挽救苏联中亚“处女地”地区小麦收获的大战役。
    莫斯科报纸今天上午未加评论地报道,这位党总书记已经抵达哈萨克的科克切塔夫,据悉,在另外两个小麦主要产区俄罗斯和乌克兰遭到严重挫折后,哈萨克当局已经为挽救收成发动了大规模运动。这里的西方专家们预料,苏联的谷物总收获量将达一亿六千万吨左右,而一九七○年创纪录的数字是一亿八千六百万吨,去年是一亿八千一百万吨。现行五年计划给一九七二年规定的目标是一亿九千万吨。
    如果西方专家们的估计正确的话,今年苏联在这方面就将面临相当大的亏空,缺少三千万吨,其大部分将不得不由进口来弥补。
    专家们认为,苏联当局曾希望,尽管冬天气候不良,仍然可以收获约一亿八千五百万吨,但是今年夏季的空前干旱,已使这些希望破灭。
    这里的观察家们说,本周白俄罗斯农业部长的解职似乎说明,八月八日举行的党中央委员会会议并不认为仅只干旱遭受到挫折的唯一原因。
    苏联领导已经使用了现有的一切手段以便从哈萨克“处女地”得到最多的东西。
    一九七○年,哈萨克生产了二千二百万吨谷物,俄罗斯生产了一亿一千三百万吨,乌克兰生产了三千六百万吨。
    在报道勃列日涅夫抵达哈萨克的同时,《真理报》今天刊登一则消息,报道苏联其它地区的一万二千名农业专家已经抵达或即将抵达哈萨克,其中有一半人是带着他们的收割机去的。

英报社论:《俄国在谷物市场上》

    【本刊讯】英《金融时报》八月二十四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俄国在谷物市场上》,摘要如下:
    今天由于苏联在世界各地寻找可以供应的谷物,谷物市场价格又一次处于上升的趋势。俄国人实际上买了多少,现在尚不知道。估计俄国向美国购买的数量在七百万吨至一千二百万吨之间。加拿大现在又在供应五百万吨,而俄国向澳大利亚、法国和瑞典也都订购了相当数量的谷物。
    但是,需要认识到的重要的一点是,现在世界上可以满足俄国进口需要的谷物绰绰有余。光是美国从上季剩余下来的小麦存货至少就有二千三百万吨,今年它刚刚得到的小麦收成量在其历史上是一次大的收成量。美国的其他谷物收成,尤其是玉米,也是符合期望的。在其他主要的输出国当中,加拿大有充足的谷物可以供应,虽然像以往那样,要把超过一定数量的谷物从大草原运到港口在后勤上有困难,因此它可以输出的数量是有限的。在南半球,澳大利亚的这次收成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干旱的影响,但是来自阿根廷的消息表明,小麦亩产量大大提高了。
    尽管现在世界上有充足的谷物可以供应,但苏联的购买可能在今后几个月内对谷物市场价格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像加拿大的情况那样,输出国要输出数量充足的谷物以防止某些地区出现暂时的匮乏现象,可能是有困难的。另一方面,现在有一定数量的船舶吨位仍然闲着没有使用,而这些吨位要是使用的话,也许足以使贸易顺利地进行并使价格的上涨保持在最低限度内。

塔斯社报道:《〈真理报〉评共同市场即将扩大》

    【塔斯社莫斯科八月二十四日电】题:《真理报》政治评论员评共同市场即将扩大
    “‘十国集团’比‘六国集团’在更大的程度上注定要成为垄断组织竞争的舞台,垄断组织不是为了这一或那一国家的经济利益,而是为了获取最大限度的暴利。”《真理报》政治评论员马耶夫斯基作出了这样一个结论,他在《真理报》上撰文分析由于英国、丹麦、挪威和爱尔兰打算加入“共同市场”而形成的西欧局势。
    《真理报》评论员写道,召开全欧会议的日期越接近,大有希望的全欧合作的前景越明朗,某些人的活动就越是起劲和狂热,这些人不喜欢上述这些主张,他们用西欧国家集团单干来反对所有欧洲国家建设性合作的主张。
    作者指出,同时,最狂热地鼓吹西欧国家单干的人公开宣称,他们的努力是有深远的政治上、甚至是军事上的考虑的。
    《真理报》政治评论员接着写道,“扩大了的欧洲”的缔造者们连睡梦中也想着一个新的、强大的西欧垄断组织联盟,它将控制着二亿六千万人口,世界贸易额百分之四十以上,约六千四百亿美元的国民总收入。作者认为,但是“小欧洲”的估价人只算了长处,而对他们所要建立的排他性集团的短处却宁可闭眼不看。
    【塔斯社莫斯科八月二十五日电】《真理报》政治评论员马耶夫斯基写道,事态进程表明,西欧国家的特殊化,这不是为欧洲人民和欧洲国家的利益寻求合作,而是西欧十国的垄断组织玩弄手腕。以便在同西欧其他国家、美国和日本的托拉斯的竞争中加强自己的地位。
    该报今天发表了马耶夫斯基写的《合作还是特殊化?》这篇文章的最后部分。
    文章指出,尽管巴黎、波恩和伦敦的某些人士反复强调什么善良意愿,西欧十国闹特殊,这是一条使欧洲走向进一步分裂、加深矛盾和加剧紧张局势的道路。

法报评舒曼访问波恩和伦敦

    【本刊讯】法《战斗报》八月二十五日发表一篇社论说:自从蓬皮杜六月二日对比利时首相谈起他对欧洲的态度以来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毫无变化。舒曼去了解德国和英国的领导人的态度,因为他们表示了法国并非不知道的保留态度。当然,法国已经赢了一局:“十国”首脑开会时,将优先讨论货币问题。然而,舒曼本人也承认,法国和它的伙伴们的立场还没有接近。因而,就只能是二者必居其一:要么冒失败的危险,要么放弃最高级会议。蓬皮杜考虑到,要取消会议,他就要失去一张王牌。他目前同意召开会议是因为,不然,欧洲就仍然是分裂的,法国外交也会重新变得默默无闻。

尼克松到圣克利门蒂谈克竞选问题

    【美联社加利福尼亚州圣克利门蒂八月二十五日电】尼克松总统预言他将在十一月份大选中获得比一九六八年“加倍”的胜利,他说,他希望再在白宫任职四年以在同北京和莫斯科打交道中追求他所谓的“争取和平的突破”。
    尼克松在迈阿密海滩接受共和党的重新提名后仅几小时,于星期四(二十四日)横跨了美国大陆。下面一点很快变得明显起来:代表大会上“再任职四年”的呼声,如果不是击败他的民主党对手、参议员乔治·麦戈文的运动公开宣布的口号的话,也将成为官方的祷词。
    尼克松在天黑后到达这里的西部白宫,他对来自他曾生活过和学习过的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各乡镇的几千名祝愿者说:
    “我们为什么要再任职四年呢?这样我们能够继续在和平方面取得突破。我认为我现在已经学会了进行谈判。我认为我知道我们要什么东西和他们要什么东西。我认为我知道能够采取什么措施。我知道我们必须保持强大,但是我知道我们必须进行谈判。”
    尼克松早些时候曾在芝加哥和底特律的一个郊区发表讲话,他抓紧时间在两个主要的竞选问题上直接向麦戈文提出了挑战。这两个问题是:防务问题和乘坐校车政策。
    他在芝加哥对美国退伍军人团发表了讲话,他没有指名提到麦戈文,但是他说,如果他的对手提出的在防务方面采取节约措施的建议加以实施的话,美国就会成为二等强国,同时和平也会受到危害。
    在密执安州,实行乘坐校车制度以使学校取消种族隔离是当前一个重大争论问题。尼克松在到达密执安州时发表的声明中要求重新制订反对乘坐校车的法案,并且指责民主党控制的国会没有就这个问题采取行动。麦戈文像许多联邦法院一样,赞成把乘坐校车办法作为实现种族平衡的一种手段。

苏联教育部长将率代表团访日

    【共同社东京八月二十五日电】据二十五日宣布,由教育部长普罗科菲耶夫率领的一个苏联代表团,应公明党的邀请将于下月抵达日本。
    代表团成员除了同公明党委员长竹入义胜和该党其他领导人举行会谈外,还将同文部相稻叶修、众议院议长船田中、参议院议长河野谦三以及日本社会党和民社党领导人会谈。

蓬皮杜说十国首脑会议是否按期召开要“走着瞧”

    【法新社巴黎八月二十五日电】自八月二日以来一直未举行的内阁会议于今天上午在爱丽舍宫召开。会议主要讨论国际事务。
    政府发言人莱卡首先强调说,舒曼对他新近在波恩同联邦德国总理和在契克斯同英国首相进行的一系列磋商作了汇报。
    莱卡说:“在部长看来,问题在于继续为筹备十国国家和政府首脑最高级会议而进行一系列复杂和长期的工作。这项筹备工作的总的重要性是人所共知的:从六月二日起,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对于围绕这种会议可能出现的某些混乱气氛担忧。当比利时王国首相进行正式访问时,他在祝酒词中这样表示过。自那以后,工作在继续进行,这主要表现为:法国总统和意大利总统七月二十七日和二十八日在卢卡举行会谈和在当时的部长理事会后提出的关于这些会谈的报告。
    莱卡说,原规定只有在十国外长会议之后,即在九月十二日,国家和政府首脑才能掌握必要的情况以决定会议的日期和议程(因为这两个问题是紧密相关的),而不是决定既定的原则。
    从今天内阁会议上看到的法国立场是怎样的呢?
    莱卡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重复了他称之为“通俗的”说法,这种说法是今天上午共和国总统归纳舒曼和其他对这个问题发表意见的部长们的整个考虑时使用的说法:总统说:“走着瞧吧。”
    因为有人问政府发言人是否应把这种说法理解为一种乐观或者悲观的意思,他说:“这是法国协同其伙伴积极准备会议的态度,而不是我们竭力使人相信一切都已解决或做出决定,这样做在伙伴关系中从来都是不适宜的。”
    政府发言人解释说,“走着瞧”这个说法定了调子:他说:“我们正在通过和我们的伙伴进行一系列的讨论来筹备一个有实际内容的最高级会议,舒曼最近进行的一些讨论不一定是最后的一些讨论。”
    他重复说,不管怎样,照规定十国外长始终是要在九月十一日和十二日才能表态,我们法国人根据他们的态度才能作出我们的决定。
    这位政府发言人在回答另一个关于最高级会议仍须克服的障碍的问题时指出:法国政府在希望最高级会议成为欧洲迈出新的一步的机会的同时,关心会议的准备工作在最好的条件下完成。显然在这种性质的讨论中不能对资料问题作片面的估计。例如,货币资料同农业资料,以及与美国关系等的资料,都有牵连。莱卡最后说,正因为如此,应当避免把有争论的解释带到会议准备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