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共同社报道:田中发表电视讲话

    【共同社东京八月二十六日电】题:“结束战争”会自然地解决,首相发表电视讲话
    二十六日下午,田中首相在东京赤坂的东京广播电台的电视节目《和总理谈话》中,回答横滨国立大学教授长洲一二等人的问题,就日中问题以及物价、土地、公害和老人福利等当前的各种问题阐明了见解。
    在日中邦交正常化问题上,首相首先说,“我的访华日期由双方决定一个合适的时候同时宣布”,随后表明了如下的见解:一、在日中间为正常化而进行必要的谈判之前举行日中首脑会谈是有重要意义的;二、会谈的实现,就是双方走向复交的前提条件成立了;三、在实现复交的时候,缔结和平条约或和平友好条约是必要的,但是结束战争状态的问题,将会以自然的形式得到解决;四、随着复交而产生的对安全条约中的“远东条款”等的处理,可以结合台湾海峡的形势等当时的前提条件已发生变化的“事实”来运用这项条约。
    特别是首相说“和平条约的缔结日期、形式和内容等,可以在首相访华后通过谈判认真研究,最后解决”,表明了需要缔结和平条约的想法。但是在谈到结束日中间的战争状态问题时却说,“将以自然的形式解决”,据认为,这是再次强调了“不需要”发表结束战争状态宣言的意向。
    关于内政问题,首相强调:(1)作为当前的物价对策,要改善生鲜食品的流通结构;(2)卫生和土地问题,按照《日本列岛改造论》的原则付诸实行;(3)把老人福利问题列为重点措施之一。从明年一月起,对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实行免费医疗,今后还要设法降低这一年龄限制。
    对公害问题,首相说:“明年度开始从行政上严格限制工厂废水的总排水量,并且加以净化;努力加强东京湾、大阪湾和濑户内海等的净化。”

日《朝日新闻》消息:《趋向日中关系正常化的“雪崩现象”》

    【本刊讯】日本《朝日新闻》八月二十一日报道了一条消息,标题是《趋向日中关系正常化的“雪崩现象”》,副题是《自由民主党内一个月来的调整工作》,摘要如下:
    自由民主党内关于日中邦交正常化的调整在二十二日的总务会上达到了要求承认“首相访华”的阶段。
    自该党的日中邦交正常化协议会成立以来,快一个月了。以前的争论反复出现了这样的场面:政府、自由民主党首脑想积累既成事实,引导大势,而与此相反,消极派议员则坚决主张“照顾台湾”。
    消极派的抵抗还会持续下去,但是派遣大型访华团业已正式决定,党内的大多数都是争先恐后抢搭“日中关系正常化的班车”的架势。
    潮流。消极派嚣张,积极派沉默。协议会上的争论,表面上只有“拥护台湾论”。只看这一点,党内就好象是青一色的慎重论一样。然而走出了协议会,作“亲台”发言的“常客”只有贺屋兴宣等不到十个人。与岸信介、石井光次郎等人有关的外交问题恳谈会的议员是核心。以前对打开日中关系积极活动的议员反而成了听众,和一、两年前少数积极派“奋斗”的时候完全相反。
    然而亲台湾的议论的影响是大大下降了,简直和佐藤内阁时代不能相比。去年九月,围绕着联合国内的中国代表权问题,党内分成两派,争论很激烈。当时也是贺屋他们主张“拥护台湾”,成功地使佐藤首相决定了逆重要事项方式,但是在联合国表决时遭到了失败。对党内的说服力减弱了,这也是不得已的。
    消极派在协议会里夸夸其谈也是出于成了少数派的焦虑。他们扬言“放弃台湾而同北京结合,是谁也办得到的,不能说是外交”。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难于“清算”长期以来重视台湾的外交的苦恼。
    虽然这样,但不能发表从正面破坏正常化的议论,这是他们的苦衷。虽然是慎重论,但也要先说一句“不是反对正常化,但……”。积极派反驳说,“那么,保持同台湾的关系,能够实现同中国的关系正常化吗?”消极派就回答说,“虽然没有先例,但也不认为是不可能的”,这种回答不能不说是痛苦的。无论怎么说,“拥护台湾论”是没有魄力的。
    派系共处。由于中国方面表示了积极的姿态,自田中内阁成立以来,日中关系的改善是高速的。虽然首相没有改变尊重党内一致意见的姿态,但时时作出比党方先走一步的大胆行动。这种自信的背景之一是目前党内争论不会发展成为派系抗争。
    本来,自由民主党的派系不是以明确的政策目标为结合基础的。尤其是在外交政策上,同一派里,鸽派、鹰派是“和平共处”的,都有和派系立场相矛盾的行动。佐藤时代对日中关系正常化采取“灰色”立场的人,如今几乎都倾向了积极论。在大选之前,议员“唯恐误车”的心理在起作用,接近于雪崩现象。消极派,包括财界在内,也难以违抗“日中关系正常化”的呼声。
    实际上协议会全体一致通过了(1)使日中关系正常化;(2)首相访问中国的决议。消极派已经没有反对的余地了。

日本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宣布:日将在八月三十一日派政府先遣团访华

    【共同社东京八月二十六日电】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在二十六日下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三十一日将向中国派遣政府的先遣团,为田中访华作事务性准备。先遣团以外务省中国科科长桥本恕为中心,由十三个人组成。
    二阶堂说,先遣团由外务省、运输省和警察厅官员组成,将在北京停留约一周的时间。
    【共同社东京八月二十六日电】题:政府先遣团三十一日访华,由中国科科长等十三人组成。
    政府决定,在田中访华之前,自三十一日起,预定以一周时间,向中国派遣由有关省厅的负责官员组成的政府先遣团。二十六日下午,官房长官二阶堂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了这个消息。政府先遣团以外务省亚洲局中国科科长桥本为中心,由外务省、运输省和一警察厅的负责官员十三人组成,在预定于九月下旬成行的首相访华之前,就访问期间的住宿、报道、通讯和保卫方面的问题,与中国方面进行事务性协商。
    政府原来的方针是让政府的事务官员随同九月十五日前后出发的自民党第一次访华团去。但是,由于需要加紧做事务性准备,所以决定单独地派遣政府先遣团。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日政府人士透露:日本政府对日中邦交正常化谈判的基本方针

    【本刊讯】《日本经济新闻》八月二十六日刊登了日本政府人士二十五日透露的日本政府对日中邦交正常化谈判的基本方针,全文如下:对日中邦交正常化的基本想法:
    一、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政府,同该政府之间建立外交关系。因此,对我国来说,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将成为中国的正统政府来代替过去曾是正统政府的中华民国政府,不具有除此以外的意见。二、我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无损于同美国和亚洲各国等过去同各国的友好关系。对于日美安保条约也不加任何变更。
    关于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基本方针:
    在田中首相同中国的周总理会谈时,同意建立外交关系。这种同意的形式,不管叫“共同声明”或“共同宣言”等什么名称,都无须得到国会的承认。政府的承认,外交关系的建立,是以国家的意见来表现的,是在宪法规定的内阁的权限之内。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都应根据内阁会议决定来进行。根据田中、周会谈,日中两国协议事项:不拘泥“共同声明”或“共同宣言”等名称。
    同意事项的主要内容有:一、日本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政府;二、田中首相同周总理会谈时,同意建立外交关系,同意不久就交换大使(这时,日本方面想表明交换大使和建立使馆的时期);三、写明日中两国政府努力于亚洲及国际和平。
    根据这三点主要内容,日中之间建立外交关系已很充分。此外,在日本和中国之间,尽管有社会制度的不同,但就下述问题达成协议也是有意义的,即两国应该尊重一切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侵犯、干涉其他国家,根据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推进国家关系。关于台湾法律上的归属问题:因为我国在旧金山条约中放弃了对台湾的一切权利和权限,所以对台湾的归属问题没有发言的余地。但是,日本从历史的经过和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的中国人的主张来看,认为台湾是应该归属中国的。从过去非正式接触来判断,中国方面必然要求用某种形式把台湾在法律上的归属问题写进建交的协议里边去。因此,对台湾问题如何表现,将在承担田中、周会谈的日中事务当局之间进行调整。关于建立外交关系宣言(或声明)的效力:
    在田中首相和周总理同意建立外交关系的时候,对我国来说,代表中国的正统政府,将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替中华民国政府,同时同它建立外交关系。因此,届时勾销同中华民国政府的外交关系。关于日华条约的失效问题:
    在田中首相同周总理同意建交的时候,为勾销同中华民国政府的外交关系,即使不采取某种行为,届时,日华条约至少也将失去实质性的意义。我国的方针是将通过某种行为使日华条约“失效”。但是,据说中国方面认为如果采取某种行为,将变成承认过去的效力,所以不打算响应。我国将作出最善的努力争取得到中国的理解。关于结束战争状态问题:
    现在我国的立场是,由于日华条约,日中之间已经结束了战争状态,中国方面不承认这个条约。这同处理日华条约有着密切的关系。田中首相已经表明,“日中谈判是为了结束日中之间不幸的状态”。因此,在日中之间关于写进确认结束战争的内容,我国将以灵活的态度来对待。在这种情况下,将出现赔偿的问题。
    在日中谈判时,日本方面不应提出来,正因如此,从最近中国也不怎么谈及这个问题和非正式接见来判断,在日中宣言(或声明)中实现中国放弃对日要求赔偿权的问题是有希望的。关于同台湾的关系:
    由于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所以,将勾销同国府的外交关系。但是,将使经济、社会、文化等方面的交流将来仍能保持稳定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