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联社记者瑞安认为:埃利统一是对美苏以的挑战

    【美联社纽约八月三日电】(威廉·瑞安)利比亚和埃及总统已宣布打算把他们的国家合并成为一个国家,这显然是为了以采取最终导致石油危机的措施来威胁美国和西方。
    所以埃利合并带有立即不顾一切地单独干的味道,这是对以色列、美国、欧洲和俄国的挑战。听一听年青而头脑发热的卡扎菲上校的话吧,他一年以前在一次讲话中说,埃及和利比亚在一次粉碎以色列从而一劳永逸地“解放”巴勒斯坦的圣战中将投入一支有一百万阿拉伯人的军队、一支有一千架飞机的空军和一支有五千辆坦克的装甲部队。
    现在,他和萨达特已迈出了打算朝这个方向走的一步。
    现在的设想是,这两国的阿拉伯人将以从阿拉伯石油中得到的钱来为最后的战斗进行动员和武装。同时,他们可以切断石油供应,给“帝国主义”敌人造成致命伤。
    但是,不管卡扎菲对阿拉伯的团结怎么热情,这种团结始终是影子而不是实在。使埃及和叙利亚联合在一起的阿拉伯联合共和国在摇摇晃晃地存在三年以后于一九六一年垮台了。使苏丹与埃及和利比亚联合起来的尝试毫无结果。一年以前组成的叙利亚、利比亚和埃及“联邦”遭到了许多人——其中包括俄国支持的叙利亚共产党人——的反对。
    萨达特—卡扎菲联合声明反映了萨达特上周发表的讲话的调子,声明指出,阿拉伯世界拥有石油这个强大的武器,“如果有效地成功地加以使用,就能实现我们的目标,因为阿拉伯石油在世界的消耗量中占百分之六十。”声明说,西方知道这一点,因此想阻挠阿拉伯的团结。但是,埃及和利比亚还必须使阿拉伯半岛的酋长们相信,他们应当不向西方提供石油。利比亚每年的石油收入是二十四亿美元,而人口只有二百五十万,但是阿拉伯的统治者不能喝石油。
    也许某一朝一日,阿拉伯的联合行动可能会使西方狼狈不堪。按照发达世界使用石油的速度,除非挖掘新的能源,有朝一日终会枯竭的。但是,这一天看来并不会很快到来,同时,阿拉伯人还必须解决自己的一些难以对付的麻烦。
    埃及得到过俄国的两次援助,提供了数十亿卢布的武器。但是,不足以冒进攻以色列的风险。现在,关系在恶化,萨达特已经让苏联军事顾问回国,即使他们的服务可能仍然是需要的。
    萨达特和卡扎菲——特别是卡扎菲——是虔诚的穆斯林,他们讨厌无神论的共产主义。他们都怕莫斯科。当共产党人在当时充斥苏联武器和顾问的苏丹企图夺取那个阿拉伯国家时,两位领导人都感到震惊。卡扎菲不得不为营救行动提供大量经费。这些领导人也看到莫斯科清楚地表明,它对建立阿拉伯联合邦的主张或者任何可能使苏联式的“共产主义”进展速度缓慢的事情感到不悦。
    萨达特和卡扎菲的地位近来看来都不是很稳的。但是,这两个人仍然有可能实现他们的计划,如果成功了,一年以后,三千五百万埃及人和二百五十万利比亚人将成立一个统一的国家,拥有利比亚石油资源的经费和埃及的一大堆问题。但是,埃利新合并离开能够发动一场圣战仍然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

也门新闻部长表示赞同埃利统一

    【中东社萨那八月四日电】新闻部长艾哈迈德
    ·达赫马什今天说,利比亚和埃及的合并将是战胜以色列和解放被占领的阿拉伯土地的道路上的第一步。
    达赫马什还指出,这个合并将成为大阿拉伯统一的核心,他认为这个合并行动是对以色列敌人的意图和扩张主义的目的的决定性回答。
    达赫马什称赞萨达特总统和卡扎菲上校颁布的法令,这些法令规定利比亚人和埃及人享有在这两个国家中的任何一国就业和拥有财产的权利,他指出这些法令将消除埃及人民和利比亚人民之间的所有人为的障碍。
    达赫马什表示希望在这危急的时期采取更多的统一步骤来动员阿拉伯民族的所有潜力。

阿拉伯国家报纸评埃利决定统一

    【中东社科威特八月三日电】科威特《舆论报》今天说,由于埃及和利比亚这两个毗邻的阿拉伯国家之间在进行统一,所以它看来是更合乎逻辑、更易于发展和扩大。
    报纸又说,如果自然条件允许这样的合并,它将成为泛阿拉伯统一的一个核心。
    【法新社科威特八月三日电】此间对即将实现的埃及和利比亚的合并抱谨慎的欢迎态度,但政府发言人已经拒绝发表一切评论,虽然一位接近外交部的人士今天说,这样的主动行动等于在通向整个阿拉伯统一的道路上迈了许多步。
    《舆论报》说,合并必须建立在象承托金字塔的地基那样牢固的基础上。
    【法新社阿尔及尔八月三日电】埃及和利比亚完全联合的方案迄今没有引起阿尔及利亚官方和半官方的任何反应。
    阿尔及利亚报纸和电台今天上午用重要的位置报道了关于埃及总统和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的决定的消息,但是没有任何评论。
    官方人士对此没有发表任何讲话。但是,观察家们提醒说,阿尔及利亚努力同它的邻国摩洛哥和突尼斯实现“大阿拉伯马格里布”,它一贯主张加强阿拉伯世界的统一,并欢迎近东某些国家联合的一切方案,因为这在它看来是走向阿拉伯统一的重要一步。
    【法新社安曼八月三日电】约旦的日报星期四在第一版刊登有关埃及和利比亚完全联合的新闻,并把重点放在这项方案将进行的公民投票和负责奠定联合的基础的政治指挥部的建立。
    【法新社突尼斯八月三日电】在突尼斯,人们特别关心地注视着托布鲁克和班加西的长时间谈判,但此刻在突尼斯还没有任何官方反应,整个突尼斯报界仍然抱着希望等待着,并且只在显著位置发表了有关埃及和利比亚统一计划的班加西公报。
    观察家们认为,“在原则上同意和支持”一切能够加强阿拉伯的地位和提高阿拉伯的威望的事情的突尼斯无疑将会怀着疑惧的心情观看被埃及吞并的东边的和平邻邦。
    【法新社拉巴特八月三日电】摩洛哥两家报纸《舆论报》和《马格里布新闻报》今天上午谈到了埃—利统一问题。
    据《舆论报》说,“萨达特总统和卡扎菲主席的这个良好的和如此卓有成效的首倡行动不会不在国际上引起种种反应”。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阿拉伯民族的敌人将对此事白眼相加,因为它是反对帝国主义及其组成部分——犹太复国主义和殖民主义阴谋的斗争的有效武器”。
    《马格里布新闻报》则认为:“通过在纳赛尔总统梦寐以求的阿拉伯统一方面迈出新的一步,萨达特提高了自己的威望,并将会使他在国内方面所遇到的问题中的一些问题得以解决”。

南通社说:美目前对中东局势的态度是“等着瞧”

    【南通社华盛顿八月四日电】在萨达特总统作出关于撤走苏联专家的决定之后,等着瞧不仅是华盛顿官方对埃及和利比亚的关系中的最新事态发展采取的态度,而且也是华盛顿对整个中东局势采取的态度。
    华盛顿官方对使埃及和利比亚合并的计划有很大的保留。
    华盛顿官方还正在根据萨达特就苏联的军事力量作出的决定所引起的整个趋势考虑已经采取的步骤。因此美国政府不会说任何话,也不会做任何事情。这里的人们普遍相信,如果美国在目前的情况下提出某种有关中东问题的新倡议的话,它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因此应该让一切事情自由发展下去,直到大选之后,直到美国可能采取的行动有比较良好的前景为止。
    人们认为其所以采取这种明显的保留态度,不仅是由于达成了一定程度的谅解,规定一个大伙伴不得胜利地填补另一个大伙伴的地位中出现的真空,而且还由于对削减苏联在埃及的军事力量的范围和萨达特采取的措施将会对苏联在其他阿拉伯国家的地位产生的影响不十分清楚。
    就这些问题中的第一个问题来说,人们认为美国最关心的是苏联在埃及的海军基地的今后的命运和埃及领土作为苏联空军的一艘停泊着的航空母舰的作用,因为苏联空军正在观察美国在地中海的第六舰队。
    虽然据初步估计苏联在埃及的军事力量的这个方面不会改变,但是最新的迹象预示情况可能不是这样。这里的人们不知道,在这方面,这一切可能对苏联本身产生多大的影响,使它改变它对中东的政策,并且可能使整个这个地区成为一个对大国之间的冲突不那么敏感的地区。
    从这一点得出的结论之一是,苏联军事力量减少无论如何使埃及越过运河发动攻势的可能性减少了,而且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也使美苏发生直接对峙的机会减少了。
    华盛顿官方看来同样不急于在大选之前采取任何行动,因为它考虑到许多犹太人的选票。

法政府人士说:法将继续向利比亚出售「海市蜃楼」飞机

    【法新社巴黎八月四日电】法国政府人士指出,法国将继续执行同利比亚签署的出售“海市蜃楼”飞机的合同。同一人士还说,因此法国将继续提供这种飞机,因为合同的所有条款将得到尊重。
    这个合同事实上包括这样一些条款:一些是传统条款,即不许向第三国家转售或转送;一些是特殊条款,即关系到同可能发生冲突的地区为邻的这个“炽热”地区的条款。因此,法国还得到了保证:向利比亚提供的“海市蜃楼”飞机不得交第三国家支配。
    只要的黎波里遵守协议条款,法国就将继续向利比亚提供“海市蜃楼”飞机,利比亚已经得到了合同规定的一百一十五架中的四十架。
    此外,还规定了监督的程序,以监视各项保证的执行情况,利比亚的民航和空军受法国的机械师和技术人员监督,教官也是法国人。
    【法新社巴黎八月四日电】运交武器的合同中一个关键性条款说,这些飞机不能转交任何第三国,虽然埃及和利比亚计划在明年九月一日实现统一而组成单一的国家,但是巴黎仍然把这视为一种“假设”,官员们说,到那时将重新研究形势。
    他们指出,为研究统一的实际行动而设立的一些利比亚—埃及委员会担负的任务看来是极其复杂的,这个问题包含某些困难,而两国还没有实现统一。

就埃及赶走苏军事顾问布迈丁向美记者苏兹贝格发表谈话

    【本刊讯】黎巴嫩《生活报》七月三十日发表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主席布迈丁对美国记者苏兹贝格的谈话,摘要如下:
    布迈丁说,按照萨达特总统的要求,苏联武装部队大批人员撤出埃及,对此事的重要性作出估价为时尚早。
    布迈丁认为这种“撤退”是一场小风波,事情不大,它采取了大张旗鼓地宣传,而本身却没有什么特别重要性。
    布迈丁说,人们可能作出这样的结论:也许开罗欢迎来自美国的示意
    ——美将向以色列施加压力,以便让以色列从埃及被占领土地上撤出。我们要看看在未来两、三个月里发生什么事情。
    布迈丁说,如果开罗仅仅想让因训练工作期满的数千名苏联专家离开,可以无任何喧哗地去做。以往我们就这样做过,但范围较小。阿尔及利亚军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苏联武器装备的,也曾有苏联军事使团主持对我们军队的训练,但我们未做任何宣传地大大减少了苏联军事专家的人数。也许是有某种原因迫使萨达特公开这种行动,可能这种原因就是问题的关键。
    布迈丁认为,可以设想,尼克松拜访勃列日涅夫时,就中东问题进行了研究,并发生了某种事情,达成了某种东西,开罗的行动是否等于给了华盛顿一个信号?
    布迈丁认为,将苏联专家赶出埃及不是一件重要事情。但是如果它表明美国政府将要转变态度,这就将成为历史事件。如果美总统坚持让以色列回到一九六七年的边界,这将是立场的真正变化。但布迈丁对此表示怀疑。
    布迈丁认为世界军事平衡不依赖于将一万名或一万五千名苏联专家赶出埃及,甚至也不依赖于减少向苏联舰队提供的海港方便。实际上,重要的是,美国是否已决定——在赶苏联专家的基础上——于不久的将来在中东起决定性的重要作用。只有这样,将苏联人赶出埃及才是一件有历史意义的事情。他说:“我个人当然希望这是一个巨变的起点,并希望不但能改变中东局势,而且也成为地中海地区中立化进程的一部分。在这里,我们不需要外国舰队。我认为美国舰队或苏联舰队存在于地中海,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