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智利《新闻报》社论:《苏联帝国主义和埃及》

    【本刊讯】智利《新闻报》七月二十四日发表了一篇题为《苏联帝国主义和埃及》的社论说:
    (埃及总统萨达特下令将苏联顾问驱逐出境)这不仅对埃及局势和阿拉伯—以色列关系,而且对于世界范围内的国际政治,都是具有特殊重要性和意义的一个步骤。
    这一决定的深远意义在于它是一个反对苏联帝国主义以及反对在无私援助的幌子下逐步渗入的苏联军事力量的举动。这些事情中最重要的教训是又一次地揭露了披着“援助各国人民反帝解放斗争”外衣的苏联帝国主义是如何进行经济和军事渗透的。在阿联发生的事归根到底是进行渗透和践踏各国人民自由和主权的链条的一环。
    智利《信使报》七月二十四日发表题为《苏联在中东的挫折》的评论说:在充满着突如其来的国际政治变化的历史时刻,埃及驱逐苏联军事和非军事顾问的决定是一个很突出的事件,这不仅因为它的出乎意料,而且还由于它可能造成的后果。开罗政策的变化可能挡住苏联的推进,苏联在中东、在波斯湾沿岸以及伊拉克和叙利亚盛产石油的地区已经站稳脚跟,它还力图通过和阿尔及利亚签订协定取得在西地中海的基地。

美报记者报道埃及官员的谈话说:埃及将根据美国的反应考虑减少苏人员的规模

    【中东社开罗七月二十七日电】(代《华盛顿邮报》记者霍格兰发)埃及一位负责的官员今天说,埃及准备把美国高级人士为中东和平提出的新的倡议作为确定驻在这里的俄国军事人员今后规模的重要因素而加以考虑。
    这位官员的讲话虽然排除了就继续迅速撤走俄国军事顾问和技术人员问题进行三方“谈判”的可能性,但是却使埃及有可能就萨达特总统上星期下令减少人员的最后限度问题同超级大国进行接触。
    首先是同苏联接触,即进行萨达特所公开要求的开罗和莫斯科之间的协商。
    其次是同美国接触,条件是尼克松政府准备私下表示,它将对萨达特的单方面行动作出报答,即减少它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或运用其政治压力支持为使以色列撤出所占领的埃及领土而做的新努力。
    在萨达特七月十八日讲话以后出现的新形势下,(这位负责官员的)这些话只是埃及重要的外交战略的一种重新安排。
    这种情况也着重说明埃及对华盛顿采取的任何新的和平行动的政策是具有高度试验性的。萨达特去年一再说华盛顿的和平行动是拆他的台的。
    但是,这次私下谈话似乎反映出埃及官方对变化中的中东形势的想法中的某些重要因素。这些因素中首要的一个是埃及人有一种感觉,即认为萨达特已向华盛顿表明他能处理驻在埃及的人员问题,现在他可以争辩说,美国应做出响应。主要的因素有:
    一、埃及仍然认为,美国是唯一能够通过对以色列施加压力要它撤出被占领的埃及领土来实现中东和平解决的国家。
    二、美国所作出的埃及人认为在中东将起积极作用的任何新保证,必须来自白宫,主要是来自亨利·基辛格。
    这位埃及官员说,萨达特二十四日的长篇公开讲话中对罗杰斯和西斯科提出的尖锐批评重新强调,开罗不希望恢复由以上两名国务院官员起主要作用的接触。
    三、萨达特的做法虽未排除埃及要进行战争,但基本上是试图使埃及打开僵局以重新为和平做出努力。
    四、苏联在埃及的军事人员今后的规模问题仍然多少有些悬而未决。这位官员说,从萨达特要求进行磋商来看,这一点是不言而喻的。外交界人士后来又说,莫斯科似乎没有响应这个要求。
    埃及政府说,教埃及人使用现代化武器的数目不详的教官将留下来,如果有需要,新的教官将被派到埃及。
    这位埃及官员认为,但是留下来的俄国军人的最后数目和性质——也许更重要的是,如果有需要,今后将回来或来到以进行新的使命的那些人的最后数目和性质——一直没有绝对确定。
    他认为,“我们在关于我们需要什么军事援助方面的决心取决于美国给以色列什么”。
    【美联社华盛顿七月二十八日电】《华盛顿邮报》今天的一条开罗消息引一位没有发表姓名的埃及官员的话说,在决定减少苏联力量的程度时,美国的应答态度如何将是一个因素。

阿拉法特会见萨达特

    【路透社开罗七月二十九日电】萨达特总统今天在亚历山大接见了巴勒斯坦游击队领导人阿拉法特。
    阿拉法特在结束对苏联的十天访问后于昨天到达开罗。据悉,阿拉法特向萨达特总统概述了他在苏联的会谈情况。
    【中东社开罗七月二十九日电】据外交部向埃及所有驻外使馆发出的指示说,埃及驻外国的所有外交官目前将停止他们的一年一度的休假。
    《今日消息》周刊说,这种指示是继萨达特总统作出一些最新决定之后作出的。
    【德新社开罗七月二十七日电】在猜测不久可能举行阿拉伯最高级会议声中,阿拉伯联盟总书记里亚德缩短了他对一些阿拉伯国家的访问,于今天回到开罗。里亚德突然回国的理由是,“鉴于目前阿拉伯的局势,他必须呆在联盟驻开罗的总部”。

美报文章:《印度暗示要改善同美国的关系》

    【本刊讯】美《华盛顿邮报》七月二十四日刊登了该报外事记者刘易斯·M·西蒙斯七月二十三日发自新德里的一篇题为《印度暗示要改善同美国的关系》的文章,摘要如下:
    随着对苏联外交支持的需要的减少,印度正在开始发出微弱的讯号,表示它愿意改善同美国的关系,以便它的对外政策取得某种平衡。
    当然,这种讯号是微弱的,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到的。即将离任的美国大使肯尼思·基廷在昨天接见记者时提到了有“两、三个苗头”,虽然他不肯讲得更明白一些。其他一些美国观察家表示“适度的乐观”,认为印美关系已经下降到了尽头,“唯一的路是回升”。
    将在本星期初向印度总理英迪拉·甘地和其他印度领导人辞行的基廷说,他没有直接从印度官员那里得到暗示,而是从外交电路上得到了线索。
    在他当大使的三年中,这位白发的前纽约州政治家目睹美印关系从高潮落到了现在的低潮。据知道,对于尼克松政府在去年十二月孟加拉国战争期间对印巴的政策,他一直有异议。现在他认为总统真心希望改善关系。
    基廷说,前财政部长康纳利最近对印度的访问本身就表明了政府的善意。据大多数报道,甘地夫人接待康纳利如果不说是热情的话,也是有礼的。她后来说,她和康纳利都希望“关系将能得到改善”。
    观察家指出,最近几周来印度领导人对美国的政策,特别是对敏感的越南战争问题比较沉默寡言。有些人认为这是一种表明意图的讯号。
    在私下交谈中发出了这样的暗示:印度总理甘地夫人和她的政府的一些人员担心印度被贴上苏联卫星国的标签。在这后面隐藏着对于苏联越来越使劲想扩大在这个有将近六亿人口的穷国内的影响一事的不安心情。
    一位西欧外交官说:“俄国人看到印度的门打开了,就蜂拥而入。”
    看来政府的大多数代表真心感激去年夏天(那时印度担心美国、中国和巴基斯坦在迫在眉睫的孟加拉国战争中勾结在一起)苏联给予的支持以及苏联在联合国支持印度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的发言。
    但是现在战争已经过去了,印度以明显的胜利者以及次大陆的无可争议的强国的姿态出现,克什米尔问题也已被从联合国有效地排除了。
    在新德里的一些外交观察家感到,虽然自从去年八月签订了印苏友好条约以来俄国的人员大大增加了,但苏联的影响并没有相应的增长。
    一位西方外交官上周评论说:“如果说影响意味着俄国人的能使甘地夫人仅仅因为符合苏联的国家利益而违背自己的意愿去做某些事情的能力,那么,这种影响不是很大”。
    基廷本人把自从签订了条约以来印度的对外政策称作“新的不结盟”。他说,有充分理由认为印度人没有做有损他们自己的事情。
    毫无疑问,即使一旦甘地政府在对外关系中加上一些倾向美国的平衡力量,天平将仍然是明显向莫斯科倾斜的。其部份的原因是印度希望它这样,还有部份的原因是,在华盛顿听任整个次大陆在美国自己国家利益的主次排列上往下退的时候,苏联仍然十分注意印度。
    近来甘地夫人已表明,只要美援不同向美国购买货物和设备的义务相联系,她就不反对接受美援。在这一点上,她遭到了一派经济学家的反对,这一派人认为印度如果依靠外援拐杖的话,就没有成功的日子。
    看来印度可能试图拉到尽可能多的富强的朋友,而美国几乎不可能被排除在这一类国家之外。

印外长向即将离任的美大使表示:印度希望改善同美国的关系

    【印新处新德里七月二十六日电】据印报托报道,印度外交部长斯瓦兰·辛格和即将离任的美国大使肯尼思·基廷七月二十六日在新德里表示,希望印美关系在今后几个月里将得到改善和恢复正常。
    辛格和基廷是在辛格为基廷饯行的宴会上讲这番话的。
    外交部长辛格在向基廷祝酒时赞扬了这位大使,说他在“多少有点微妙的时期”代表了自己的国家。辛格说,基廷一贯努力改善关系和消除误解,在考虑自己的职责上是能干的。
    辛格说,在印美之间有很多事情是一致的,虽然在有些事情上两国的看法不同,但是“我希望这是一个暂时的阶段”。辛格希望基廷回到美国后加入印度在那里的真正的朋友的行列,这些真正的朋友是努力了解印度,了解印度的新抱负、新作用和责任,并致力于加强和改善两国之间的关系的前大使、参议员、众议员和学者。
    辛格说,国家间的关系是有变迁的,但是只要有基本的了解,有了解彼此观点的基本的善意和愿望,那么,可以有真正的意见分歧,也有可能尽一切努力来设法消除分歧,而不是使分歧成为交恶的题目。
    印度致力于寻找有消除误解和加强关系的余地的领域,他也得到保证说,这也是美国的愿望。
    基廷在致答词时建议为“改善我们两国之间和世界所有各国之间的关系”干杯。基廷还谈到了美印观点一致的很多事情,但是他承认,在关于南亚和世界其他有些地方的问题上,两国有分歧。
    基廷说:“我希望,在几年内,或甚至有希望在几个月内,我们将能接受我们在某些问题上的不一致,并为未来而共同努力。”

坦纳认为:萨达特正等待外国的反应

    【中东社开罗七月二十八日电】(代《纽约时报》记者坦纳发)美国已成为苏埃危机中的一个关键因素。
    这里的许多西方外交官现在相信,尽管在这紧要的几星期内开罗和华盛顿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但是萨达特总统实际上是希望他驱逐苏联军事人员的做法迟早会使美国对以色列施加有效压力,以使它撤出埃及领土。
    美国政策的这样一种变化等于是整个中东问题的基本转变,而这一点据此间的外国观察家认为正是萨达特由于种种原因所希望实现的目的。
    《金字塔报》主编海卡尔今天上午在一篇社论中是这样说的:“总统对我说,‘我感到我们都需要一次电震。’”
    其他人认为萨达特总统是长时间不能走棋的一位象棋手。他在盛怒之下把所有棋子推到棋盘外面,要求再下一盘棋,以便不管好坏都有一些行动自由。整个阿拉伯世界强烈地感到,只有美国有力量使以色列放弃所占领的领土。这是本周内萨达特的几次讲话和埃及报纸的主题之一。
    此间的外国外交官相信,在萨达特的这个行动之后埃及政府眼下没有紧接着发动外交攻势的计划。据认为总统正等着其他国家的政府对他的“电震”做出反应。他在本周的几次讲话中只是提到了以色列。昨晚,他顺便提到并拒绝了梅厄夫人关于谈判的要求,人们认为这也是一种迹象,表明他希望同大国打交道,而不希望同他的直接敌人打交道。
    此间的外国观察家认为,他的这个行动在国内已使他得到了几个月的安宁时期。他可能试图利用这段时间用谈论石油禁运和其他经济制裁措施的办法对美国施加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