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驳斥帝国主义破坏毛里塔尼亚中国关系的谰言

    【本刊讯】毛里塔尼亚《人民报》二日在第一版头条位置刊登了毛里塔尼亚执政党人民党全国政治局政治书记艾哈迈德·乌尔德·穆罕默德·萨拉赫的一篇题为《互相尊重、合作、反帝是毛里塔尼亚一中国关系的基础》的谈话。报道摘要如下:
    编者按:“一个大规模的大叫大嚷的宣传运动企图再次破坏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近六年来建立的卓有成果的关系。要我国对中国大使馆的‘颠覆阴谋’保持戒心,并提出了一些有关的劝告。全国政治局政治书记艾哈迈德·乌尔德·穆罕默德·萨拉赫同志就此发表告《人民报》读者谈话。”
    这位常委同志开头就向我们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每一个人都希望同它建立关系。就我国来讲,在建立外交关系之前,我们已同它建立了经济贸易关系(绿茶、缎子等)。但是我认为我们协作的基础超出了这种商业的暂时的利益,而包含着更广阔的前景。事实上,中国是一个进步的大国。这个国家在各种冲突、印度支那、中东和南非问题上没有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就是一个例子。”
    接着他说:“……对待民族解放运动的这种一视同仁的态度是重要的。我可以对你们说,我们同中国的关系是明确的,换句话说,这种关系是建立在互相尊重、诚挚的公平的合作以及一贯的团结的基础之上的。……”
    在具体说明他的谈话中的这一点时,政治书记强调了尊重这个词,他说:“尊重,就是要尊重伙伴的选择的自由及其意识形态方针和经济方针。”
    关于中国向我国提供援助的动机问题,这位常委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是一个不结盟国家,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我们的对外政策是反帝的,这一点充分地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援助是正确的”。
    政治书记简要地追述了这种多种形式的援助(种植水稻、打井、医疗队、建立文化宫等等),并肯定地说,“凡是撇开这一点的一切言论,就是蓄意要破坏我们的关系。”
    艾哈迈德·乌尔德·穆罕默德·萨拉赫同志谈到了目前出现的这种宣传运动的根源:“每当人民中国援助一个发展中的国家,那些帝国主义国家和一般说来认为其利益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的威胁的所有那些人,就会组织一切大喊大叫。”他接着一一列举了诸如“哪里有中国大使馆,哪里就有颠覆”等老一套的论据。
    他认为,这个宣传运动的目的是使毛里塔尼亚人沮丧,使他们去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他有力地保证:“中国没有干涉我们的事务。合作协定的基础是得到双方,特别是中国方面严格尊重的。”
    这一谈话谈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即中国对宗教是危险的问题。这位常委说,“我们同这个国家没有宗教关系”,他随后指出,“中国同所有其它不信奉宗教的国家完全一样不反对穆斯林”。
    事实上,人们不会认为,我们同中国的关系离开了国家之间的关系的明确范围。
    政治书记最后说:“那些希望这些关系恶化的人无疑将会感到失望。我们只能为这些富有成果的和平等的示范关系感到高兴”。
    编辑部注:中国的到来特别使帝国主义国家感到恼火,因为中国的援助是最大公无私的,特别是遵循坚持不渝的国际主义的,它揭露了帝国主义的剥削制度。事实上:
    一,中国的援助实际上没有利息。
    二,中国的技术援助人员没有使受援国承担任何(多么公正)花费。
    三,援助不会被援助国的公司部分地侵吞掉。
    四,它是要保证受援国的真正独立,而不是通过大量和巧妙的手段使受援国与援助国永远地联系在一起。

秘鲁渔业部长宣布:秘鲁不久将派贸易代表团访华

    【合众国际社香港二十八日电】秘鲁渔业部长哈维尔·坦塔莱安将军今天宣布,应北京的邀请,秘鲁不久将派一个贸易代表团去中国。
    他说,这个代表团将去商定拟议中的一笔贸易——向中国出售价值六千万美元的鱼粉和鱼油——的细则,并了解中国能向秘鲁出售些什么。
    关于访问的邀请,是中国外贸部刘希文今天提出的。坦塔莱安同他举行了为这笔拟议中的贸易奠定基础的会谈。
    坦塔莱安说:“我们表示可以向中国出售三十万吨鱼粉和鱼油,价值六千万美元。刘先生说中国将乐于考虑我们的建议。
    “他向我们说了中国有些什么可以出售,并且邀请我们派一个贸易代表团去参加广交会。”
    【美联社香港二十八日电】秘鲁驻香港总领事米格尔·巴兰迪亚兰今天说,“坦塔莱安将军对于他同刘先生的谈话感到很高兴。中国的这位官员态度很友好,并且说他对于我们到香港来很为高兴。”
    巴兰迪亚兰说,秘鲁有可能在北京设立一个商务办事处,共产党中国也有可能在利马设立一个同样的办事处。
    【路透社香港二十七日电】中国杰出的对外贸易专家刘希文已到达香港,显然是为了同这里的共产党商人进行会谈。
    他是昨天从广州来到这里的。
    据信,他是自中国文化革命以来来香港的北京最高级官员。
    观察家们说,他们到香港——中国对外贸易的主要出口——来可能是北京新的贸易攻势的一部分。
    【合众国际社利马二十六日电】秘鲁外交部长埃德加多·梅尔卡多·哈林今天说,和共产党中国贸易代表团的会谈“进展顺利”。
    他还表示,他对在“本周内”秘鲁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签订一个贸易协定抱乐观态度。
    这位部长说,“人民中国代表团要继续同经济部和外交部的其它机构进行会谈”。
    【法新社利马二十六日电】外长埃德加多·梅尔卡多今天说,政府正在研究向希望到共产党国家去旅行的国民发护照问题。
    目前,秘鲁人可以到同该国保有外交关系的几乎所有苏联集团的国家去访问。但是,他们还不能到人民中国、北朝鲜、北越、古巴和东德去访问。

日本人学习中文成风

    【中央社东京一日电】学习中国语言课程的风气,正在日本各主要城市展开。据中央社东京分社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除英文外,中文为日本青年最喜欢研究的一种语言。日本原来即已有几所中文学校,而新的学校,正如雨后春笋,纷纷设立,有些是战前曾旅居中国的日人开办的。除学校外,还有精通中文的华侨和精通中文的日本专家,在自己的寓所开班授课。当然“学生”最多的中国语言课程,为日本放送协会每周播映两次的中文电视教学。
    上项调查显示,目前中文的盛行,也促进了中文书籍的销售,日本各大城书店,几乎每家都有大量的中文书籍。

日报自美报道:美国掀起了「乒乓热」

    【本刊讯】香港《新晚报》二十日报道:
    美国全国在四月十七日下午六时,从电视中第一次看到美国乒乓球运动员谈访华观感。参加这次电视座谈的四人是:布雷斯韦特,随团的《体育画报》记者迈尔斯,女选手索尔特斯和男选手坦纳希尔。座谈现场是东京NET电视广播电台,通过人造卫星向全美转播,历时约十六分钟。据日本《朝日新闻》十八日发自纽约的专电说,这次电视广播成为全美国家庭晚餐的话题。
    这次电视广播安排在星期六晚上的“黄金广播时间”,即视听率最高的“世界体育节目”之中。节目中间并穿插迈尔斯在中国拍摄的八毫米彩色影片,使全美国电视观众看到了北京的街市情景,万里长城的雄伟景象以及人民公社的姿态。
    美国选手告诉美国观众说:“中国人对待美国人民有想象不到的亲切。”谈到周总理会见时说,他是“富幽默感的有风度的政治家”。
    谈到中国人民的生活时说,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准还不算高,但是使他们受到极深的印象是:人人都带着笑容,过着幸福愉快的生活。美国选手一致赞叹中国人民精神生活的充实。
    《朝日新闻》的这篇专电还说,经过这次美国乒乓队到中国去访问和进行友谊比赛后,美国国内的“乒乓热”急剧地上升了。美国的乒乓人口据说是大约二千万,但大多在家庭、教会、学校中作为一种普通的游戏,而不象其他户外运动那样受到真正的重视。最近情况大大改变了,乒乓球已经受到再评价。社会上已在赞扬乒乓球是“和平的运动”。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地下室,辟建成乒乓厅,打乒乓的学生大大增加,特别是中国学生人数更多,这是一个显著的变化。
    纽约的“河边乒乓俱乐部”从十八日起举办“和平乒乓大会”,宣布将大会的门券收入捐作反战运动的基金。

美乒乓球队访华引起美中央情报局一片混乱

    【本刊讯】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十三日刊登阿尔特·布赫瓦尔德从华盛顿发出的一篇报道,题为《能找到一个打兵乓球的人吗?》,全文如下:
    中央情报局是很少搞得措手不及的,但是当前几天中国邀请美国派一个乒乓球队访问北京时,中央情报局却发现自己的组织中没有可以派去进行这次访问的冠军乒乓球运动员。
    在上星期六美国乒乓球队动身前往北京之前,中央情报局官员曾拼命想找一个人去。
    中央情报局官员慌忙决定实行一项关于乒乓球方面的应急计划。
    住在弗吉尼亚州的兰利(中央情报局就设在那里)的邻居说,他们看到一卡车又一卡车的乒乓球台被这进大门。
    他们说,他们晚上不能入睡,因为在中央情报局体育馆里的乒乓球台上打来打去的成千个乒乓球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吵人得很。凡是曾在儿童运动场或者海滨玩过乒乓球的人员都被批准离开正常职务前往兰利,希望他们能够在美国乒乓球队起飞前往北京之前被培养成为冠军乒乓球运动员。
    中央情报局还举办一次在吃中午饭的时候进行的雇员乒乓球比赛,并且从不必说明用途的经费中拿出十万美元作为奖金,以鼓励更多的人参加乒乓球运动。
    但是,尽管拼命采取了这样一些措施,中央情报局官员仍然感到悲观,怕未必能够培养出任何能够在乒乓球桌上同赤色中国较量的人。
    我问中央情报局一位官员:“如果这个人不是冠军,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说:“我们有一个严重问题。这是我们同赤色中国第一次进行体育比赛。在中国,乒乓球是最重要的游戏。
    “美国新闻署和国务院希望美国派它可以找到的最好的球队去,因为它们认为,如果在乒乓球方面我们可以击败中国人的话,这将是在冷战中在宣传方面取得的最大的胜利。
    “另一方面,参谋长联席会议和中央情报局则认为,最好派一个中不溜的球队去,并且冒被击败的危险,以换取一项成就,即搞清楚毛泽东究竟在想些什么?
    “当然,理想的情况是派一个冠军乒乓球运动员去,而这个运动员也可以弄清楚北京的情况。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找不到这样的人。”
    我问道:“为什么会这样呢?在这个庞大的组织中你们肯定有一些出色的乒乓球运动员。”
    他沮丧地说:“不幸,我们的人员中大多数人是玩高尔夫球的。我们也有一些打网球的,有少数人玩曲棍球。但是这里的人从来没有想到招收乒乓球运动员。”
    “你们不能从政府的另一个机构那里借一名冠军运动员吗?”
    “唯一的合格的人是在联邦调查局工作过的,这个人是一九五六年大学乒乓球赛的冠军。但是不幸他在一个月以前被解职了,原因是他对他的一个朋友说,他不喜欢埃德加·胡佛的理发师。”
    我说:“看来美国乒乓球队只好在没有中央情报局人员参加的情况下去北京了?”
    这个官员说:“除非我们能够得到出乎意外的成功。我们的招收工作人员的人现在已派往各大学,给他们下的命令是要他找一个人,什么人都行。这个人能不能通过安全方面的检查倒没有关系。只要他能打厉害的反手球就行。”
    我问道:“中央情报局没有能作好准备,派一个人员去赤色中国参加乒乓球比赛,会不会有人因此受到惩罚?”
    他说:“我们的人事科科长前几天被降级并被调往冰岛,但是尼克松总统在最后一分钟减轻了对他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