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记者戈尔代访美文章之三:《失业对黑人的打击要比对白人的打击多得多》

    【本刊讯】《法兰西晚报》记者戈尔代访美文章之三:《失业对黑人的打击要比对白人的打击多得多》
    纽约:一位衣着简朴、神情忧虑的黑人青年对递给他一杯啤酒的酒吧间的招待员说:“昨天老板把我赶出门外。他说:因为车间已没事情可干了。”这位招待员(也是黑人)说:“但是,你很早以来就在这个地方工作,他们对你满意,不是吗?”他耸耸肩说:“四年了。你清楚地知道,人们首先解雇的就是我们这些人。”这是我到美国的第二天的事。在我整个的旅行过程中,我听到了一些很悲惨的事情。
    底特律:在一个饮食便宜的“快餐馆”里,一位黑人青年(十九岁)对我说,他经过一年多的学徒期后,取得了职业证书。他希望作厨师的助手:“我找不到工作。我有四个弟妹,他们都还不到挣钱养活自己的年龄,我母亲晚上在一幢大楼里给人家当佣人,我父亲已离开多年了。我希望能够帮助家里,我从来没做过任何不好的事。我是一个黑人,就是如此……”
    在底特律这个一百七十万人口(不包括白人居住的郊区)的城市中,就有八十多万黑人。估计在十六岁到二十四岁这个年纪的黑人青年中,失业达百分之三十五到百分之四十。
    然而,在这个城市中必须特别警惕。最厉害的黑人暴动之一就是一九六七年七月在底特律市中心发生的。我和一些大企业主进行了谈话,他们甚至曾为他们城市的生存而恐慌不安。他们当时提供了财力以便雇佣、培训黑人失业者和教“少数种族”学习手艺(这个“少数种族”正在成为人口的多数)。一九七○年——七一年的经济危机打乱了这个计划。
    芝加哥:全城三分之一以上的居民是黑种人。洛杉矶:四分之一以上。华盛顿:超过了三分之二。在所有这些城市中,我看到了类似的统计材料,我听到了人们反复讲的一句不吉祥的话:“失业对黑人的打击要比对白人的打击沉重得多。”
    只要一个数字就能说明这点:一九七一年一月一日官方宣布,在美国有百分之九点三的黑人失业者(全国的平均数这天达到百分之六)。这里面还不包括那些“下级雇员”
    ——他们只有一半的时间有工作或者领取比最低工资还要少的钱。
    毫无疑问,在经常性的因素中失业是整个“种族问题”的首要原因:教育不足、房屋缺乏、贫民窟增多、犯罪、吸毒、卖淫、疾病增加,几乎占美国人口百分之十二的二千三百五十万黑人,绝大多数食物不足。无数的报告、无数的委员会、无数的调查和救济组织都对这些问题感兴趣。
    正如芝加哥的一位黑人律师给我讲的那样:“富人和穷人、白人和黑人之间的鸿沟在加深。这归结为三方面的关系:大多数黑人的失望和仇恨;大多数白人的害怕和冷淡;除两个种族青年的某些等级之间外缺乏建设性的对话。”
    我现在来谈谈我到处看到和听到的一些情况。除某些个别情况外,我认为在三年中,各方面的情况都恶化了。
    失业:只要到大工业中心的黑人区去走一走,看一看那里发生的事情就够了。在街道的每个角落,在酒吧间旁或里面,到处都有一些精力充沛的壮年人,他们有的站着,成群的谈论着,有的目光不定地坐在小凳上一言不发。
    人们告诉我:在所有这些城市里,有成千上万的黑人——男人和女人——他们在失业救济期结束以后,就停止找工作。我和很多人谈到了这些情况,他们对我说:“找工作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没有一点运气”。
    教育:“他们到了九岁还既不会正确地读书,也不会正确地写字。到十四、五岁,他们离开学校,什么也没有学到,他们自己管理自己。您能想象得到他们在人口极多的贫民窟里,在伴随着噪音、垃圾,母亲一直工作到深夜,父亲有的离开了家的情况下,他们是怎样上课,怎样做作业吗?”这是一位黑人教育家、专门为芝加哥的黑人大学生建立的“马尔科姆第十大学”的教师告诉我的。
    还有,统计情况证明了他所说的:在北部和西部的大城市中,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二十五的黑人儿童没有上完义务教育的学年。而许多上完了这些学年的人——经常被白人雇主认为是“质量低劣”的有毕业证书的人
    ——又处于失业状态或者被派去做没有升级希望的工作。
    住房:这里还有住房问题。“黑人区”的情景空前地令人痛心。人口过分拥挤的住宅,倒塌和被老鼠骚扰的房子,过高的租金,肮脏和垃圾覆盖的街道,小巷里摆满了垃圾筒,因为清道夫几乎从来不到这里来。孩子们在街道上和在每个房间经常都住有五个或者六个人的套间里活动。
    黑人居民被监禁在给他们“划定”的区域里,他们不能从这些区域里出来。白人区的房产主不愿意让他们出来。白人居民向“干净的郊区”的总移动——那里,黑人是不准去的。
    生理和社会的疾病:卫生所非常拥挤,或者距离是如此之远,以至于没有汽车的人谁也不可能到那里去。这始终是由于贫穷、失业、只部分使用劳动力等所造成的悲惨情景。
    不论是离婚的百分比或者是性病、结核病、由缺乏营养引起的各种疾病的数字,大城市的黑人所遭受的要比白人多两倍或者三倍。
    我到处都看见黑人妇女带着她们的婴儿在救济贫穷家庭的市政办公室里长时间的等候。三分之一的黑人家庭是以一个妇女为“家长”的:男人逃离、绝望和处于受凌辱的地位,这是黑人在美国的处境的又一种悲剧。黑人青年和他们的长辈起来反抗的正是这个他们称之为“我们的逆运”的这个悲剧。就是在这痛苦和绝望的情况下,年轻一代的反抗在无情地增加着:一九六九年,美国百分之五十五的黑人居民不到二十五岁。这样一个百分比还在逐年增加。
    犯罪:确实,黑人
    ——特别是没有工作的黑人青年——的暴力行动和犯罪活动多年来在不断地增加。此外,这些犯罪也特别地打击着黑人社会本身。
    警察正是在这方面起着主要的作用:根据他们的训练或者根据市长的或警察头子的命令,警察可以进行过分严重的打击或者努力干预和恢复秩序。甚至在那些警察部队被指挥得很好的大城市里,大多数黑人都把警察看作是他们的主要敌人。

英报谈保修「十大」前夕的人员撤换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十二日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保加利亚党在党代会召开前夕进行人事更动》,摘要如下:
    保加利亚共产党第十次代表大会开幕之前,在党和工会的领导集团内部进行了一系列出乎意料的更动。
    索非亚市党委书记托多罗夫已调任卫生部部长,这样一来,他的有实权的政治基础被剥夺了。另一名有影响的党的负责人、普罗夫迪夫州党委书记丘期滕迪尔调任中央工会理事会主席。米哈伊洛夫格勒的党书记托莫夫由于“工作中的缺点”而被解职。
    在波兰工人骚乱的影响下,在工会理事会八名执委中有四名执委已被撤换,理事会中央委员会的六名书记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
    党代会的组织者说,这次党代会召开的日期——继苏联党代会以后立即召开
    ——并不是一种巧合:“这个日期使我们有较多的机会来宣传保苏神圣友谊的思想”。
    日夫科夫政权——它博得了反复无常的东欧国家中最可靠的莫斯科路线追随者的声誉——在上个月宣布了党的新的计划草案。
    关于党的任务那一部份特别强调了保加利亚和苏联两国之间“日益增长的友谊”。
    这部分说,这种友谊“将是保加利亚共产党整个工作的不可动摇的柱石,也是整个对内、对外政治活动的柱石。”
    在对外政策方面强调同苏联的友谊是保加利亚习以为常的观点,但是,在对内方面也这样提,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变化。
    党的一系列会议和各报关于计划草案的评论的精神表明,它们是为了在党代会上加强日夫科夫的地位,并为他的领导辩护。预料党代会将通过一部新宪法。
    【塔斯社索非亚十三日电】今天在这里举行了保加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全会批准了保共中央对今年四月二十日开幕的第十次代表大会的总结报告。

英《泰晤士报》文章:《在捷党代会召开之际可能拘留一千人》

    【本刊讯】英《泰晤士报》六日刊登特派记者写的一篇文章,题为《在捷党代会召开之际可能拘留一千人》,摘要如下:
    据可靠人士说,在定于五月底召开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代表大会期间,捷克斯洛伐克可能对多达一千人进行“预防性拘留”。已经列出了名单,并且正在准备住所。这是在党的领导最近通过一项决议之后进行的。该决议说,“如果有必要”,就要把杜布切克领导的一九六八年改革运动的重要代表人物拘留起来,以保证顺利进行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
    党的书记处已向党的安全保卫部和内务部发出指示,要它们作必要的准备工作。据说,已列出了三个名单,一个是三十人,另一个是二百人,第三个达一千人。
    根据目前的计划,不审讯被拘留的人,而仅仅是进行保护性拘留,为的是“限制他们的阴谋活动,特别是不让他们进行与党代会有关的任何活动”。被拘留时间将是大约二、三个月,但是,如果选举在秋季举行,拘留时间可能延长。
    党代会是个敏感的问题,因为它称为“第十四次代表大会”,而对很多捷克人来说,真正的十四大,是在一九六八年八月苏联带头的入侵事件发生之后不久,由选出的代表秘密地举行的那次代表大会。在苏联的压力下,后来正式宣布这次代表大会无效,但是许多人仍怀念这次代表大会,把它看成是反抗的象征。
    参加下月举行的代表大会的代表,是由于他们忠于目前党的路线而新选上的。
    为拘留作准备的工作倾向于证实别的消息,即党的领导对进步分子的活动感到紧张,因为这些分子开始放弃他们对胡萨克采取的慈善的中立态度。
    他们不再认为胡萨克不是各种祸害的象征。他们感到,为维护他的权力而进行的斗争,造成了暂时的和稳定的情况,他们还感到,现在破坏杜布切克的改革,是与他关系极大的。
    现领导在新闻机构的支持下一直加紧对“右派”的攻击,不仅攻击他们在一九六八年的作用,而且还攻击他们“目前的阴谋活动”。
    虽然,这些“阴谋活动”还不十分显眼,但是,看来足以使领导人紧张,公安部门已受命对某些进步分子进行特别严格的监视。
    波兰事件明显地造成了党领导人当中的心情紧张。二月二十五日,内务部长卡什卡把波兰的“危险情况”告诉了内务部成员,并且说,如果盖莱克不能控制局势,“国际援助”是必要的。
    最近,胡萨克视察了与波兰边界邻近的纺织城市纳霍特,这个城市有一千五百名波兰女工。

美通讯社报道:苏释放在“二十四大”前拘捕的犹太人

    【美联社莫斯科十三日电】不满现状分子今天提供的可靠消息说,苏共二十四大召开之前被监禁的十六名苏联犹太人现在已获释。这些消息说,这些犹太人在莫斯科一所监狱里被关了五天至十五天。消息又说,他们在监狱里全都举行绝食,抗议逮捕他们的行动。
    拘捕犹太人显然是为了使他们无法在党代表大会举行期间进行使当局感到为难的活动。他们全都想迁居以色列。他们全都是在苏联总检察长鲁金科的办公处被捕的。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三日电】犹太人今天提供的消息说,二十五名犹太复国主义的犹太人在被监禁十天至十五天之后已出狱。

塔斯社报道:勃列日涅夫同乌布利希会晤

    【塔斯社莫斯科十二日电】苏共中央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今天会见了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第一书记、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务委员会主席乌布利希和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昂纳克。他们两人参加了苏共第二十四次代表大会。
    会见时,就进一步扩大苏共和德国统一社会党之间以及苏联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之间在政治、经济和其他方面的合作问题交换了意见。
    德国同志转告说,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邀请苏共派代表团参加定于今年六月十四日开幕的德国统一社会党第八次代表大会。勃列日涅夫对这一邀请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