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印共革命派在昌迪加尔再次散发传单号召人民起来通过革命推翻现政权

    【本刊讯】据《印度斯坦旗报》二十二日报道,在昌迪加尔(东旁遮普)再次发现印共革命派号召人民团结起来通过革命推翻资本主义政权的传单。
    这家报纸说,这些用红墨水写的传单张贴在重要的地方特别是贴在邦的政府办事处、电影院和其他建筑物的墙上。
    【本刊讯】《印度时报》二十日报道:大约有五千名中央政府雇员星期四从工业馆走向康瑙特广场,进行游行示威,公开无视在这一地区实行的禁令。高级警察官员和当地司法官们对于这一悍然违法行为仍然是沉默的旁观者……雇员们的要求包括停止直接招募各级助理人员和科级雇员,中央集中管理秘书处人员,改善四级雇员食宿,实行高级和低级文书选拔制,确认临时雇员在职期五年,修改通讯员的工资标准和实行电话员的选拔制。

美宣布美印“高级会议”推迟

    【路透社华盛顿二十四日电】美国官员们今天说,由于国务卿腊斯克的健康的关系,美国和印度已经推迟原定二十八日在新德里举行的高级会谈。
    腊斯克现在冰岛的雷克雅未克参加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外长会议。
    他预定在星期三访问波恩,以便就东德限制进入西柏林的通道问题进行会谈,然后打算休息几天。
    这意味着预定同印度举行会谈的美国代表团团长、国务院的第二号官员副国务卿卡曾巴赫必须留在华盛顿。
    官员们希望关于亚洲政治和安全问题的会谈(这是他们第一次同印度举行这样的会谈)能够很快重新约定时间。
    【本刊讯】《印度快报》二十三日从华盛顿报道:据悉,渴望中的以美国副国务卿卡曾巴赫为首和以巴加特为首的两个小组之间的范围广泛的印美会谈已延期举行。
    新的日期将在新德里和华盛顿进行磋商后确定。提议的一个日期是九月中。现在还不清楚印美会谈是在同俄国人会谈之前还是在这之后举行,虽然这并没有任何区别,因为新德里同这两个超级大国都保持密切的关系。

菲律宾报纸承认:菲律宾人民解放军日益发展壮大

    【本刊讯】《马尼拉时报》二十四日援引邦板牙省圣费尔南多六月二十三日的消息报道说,从菲律宾反动政府军队六月二十二日在打拉省君习尚的利加亚村同人民解放军的一次冲突中所搞到的“文件”获悉,菲律宾人民解放军已经开展了一个大规模的“一九六八——一九六九年募兵计划”。
    《马尼拉时报》援引“文件”说,“扩兵计划”包括怡萨米拉、巴丹、三描礼示、乌朗牙坡城以及人民解放军在中吕宋已经“渗入”的一些地区。
    菲律宾保安军的情报说,在执行“募兵计划”的同时,解放军还开办了训练军官和其他特种人员的训练学校,如同上周在打拉省的加巴示和班班之间的帕林“占领的一个民抗军训练营”所表明的那样。
    该报说,情报人士承认,中吕宋的人民解放军真正的力量在于他们控制着“基层地区”。
    “民抗军文件”还透露,在邦板牙省的彬那厨冒山和其他山区另外还有许多训练营。
    关于武器,该报说,人民解放军拥有的武器比一九五○——一九五五年期间人民武装力量拥有的武器要多,其中包括阿马赖特枪和其他自动武器。同一九五○年那一年相比,他们拥有的资金比他们为实行他们的目标所需要的资金还要多。在一九五○年“民抗军全靠抢粮来取得粮食”。
    同时,《马尼拉时报》报道说,文件表明,“这些民抗军来自所谓的“斯大林大学”,它位于打拉省人们假日前往休憩的山区。《马尼拉纪事报》二十四日报道,从去年十二月以来,菲律宾武装部队加紧了它在中吕宋的“包围和镇压”行动。该报还说,菲律宾反动政府“为残酷镇压民抗军花费了巨额的金钱”。
    该报还说,费用的确切数目从来也没有透露过。

夏普结束在台湾活动去菲律宾

    【中央社台北二十一日电】来华作告别访问的美军太平洋总司令夏普上将和夫人今天分乘专机离华,飞往菲律宾。
    夏普行前赞扬中华民国的各项成就和军事上的进步。夏普深信中美两国的密切合作将会继续保持。

印阿萨姆邦遭受大水灾

    【美联社印度加尔各答二十二日电】据今天这里接到的通讯社报道,阿萨姆邦的布拉马普特拉河谷的水灾,官方已承认严重。这个河谷占地约两千平方公里,却至少居住有一百万人口。
    这次水灾是由于布拉马普特拉河四条支流河水泛滥至阿萨姆邦各县因而各堤岸决口造成的。
    这次洪水不但将田亩淹没,而且还使居民无家可归。

印度热死四十余人

    【法新社新德里二十二日电】此间星期五报道:印度北部地区,至少有四十一人死于夏季的热浪。单是在中央邦的耶西,就有三十七人中暑而死。在旁遮普的阿密萨也死了四人。
    这些地区内有些地方温度表上升到摄氏四十四度。

苏修一代表团到日活动谈判合伙开发西伯利亚计划

    【美联社东京二十五月电】一个苏联代表团今天到达东京同日本谈判合作开发西伯利亚森林资源的计划。
    这个代表团由苏联外贸部原料司司长列昂尼德·谢道夫率领。两国代表将于明天开始谈判。

苏修军舰去地中海活动增多

    【法新社安卡拉二十日电】消息灵通人士今天在这里说,自今年年初以来通过土耳其海峡的苏联军舰数目比去年同时期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
    苏联黑海舰队的共四十九艘军舰经过了地中海,三十七艘走的是另一条路,这样总共通行了八十六次,而去年只通过六十次。
    苏联军舰通过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的次数一九六七年比一九六六年增加了一倍半。
    【美联社安卡拉二十二日电】土耳其外交部和总参谋部人士认为,苏联继续加强在地中海的海军力量是显示力量而不是集结海军力量。
    这些人士说,土耳其并不认为这是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威胁或对于这个地区的美国第六舰队的威胁。
    去年总共有一百五十一艘苏联海军舰只(其中包括巡洋舰、驱逐舰、武装巡逻和攻击艇、扫雷艇)通过博斯普鲁斯和达达尼尔海峡开往地中海,其中有九十一艘返回黑海基地。
    他们说,俄国的鱼雷艇、扫雷艇和其它海军舰只等六十艘从未返回黑海。去年的中东战争前后通过的舰只最多。
    这些人士说,由于苏联的舰只是以黑海而不是以地中海为基地,因此,俄国人目前不可能构成对这个地区的严重威胁。
    【法新社安卡拉二十三日电】苏联国家对外经济联络委员会主席斯卡奇科夫今天从德黑兰抵达这里进行十二天的正式访问。他在这里逗留期间将讨论苏联援建的工业设施的安排问题。
    【美联社伊斯坦布尔十八日电】土耳其军事法庭星期二(十八日)在这里对一名认罪的俄国间谍判处死刑,但又自动地改为无期徒刑。
    列昂·普利·马努基安是今年一月他正在伊斯坦布尔附近一个森林里操纵一台无线电发报机时被捕的。据说,他同一个外国有联系。

美国黑人的觉醒(二十七)

    杜波依斯和布克·华盛顿在黑人运动上所采取的两条路线,实际也就是当前黑人运动所存在的两条路线。也就是说,六十多年前的大辩论,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着。
    布克·华盛顿提倡的是黑人要谦逊、服从;而杜波依斯则主张积极斗争。布克·华盛顿看到的是某些黑人的一时安逸;而杜波依斯看到的全体黑人的光明前景。布克·华盛顿鼠目寸光;而杜波依斯高瞻远瞩。布克·华盛顿的路线受到白人优越论者的欢迎;而杜波依斯的路线则相反,受到了那些人的反对。
    不仅是现在,就是这半世纪以来,人们——尤其是黑人们,早就从现实生活里看到了杜波依斯路线的正确性。因为它给自己同胞以新的尊严、新的希望,使他们看到了新的远景。
    几十年来,杜波依斯所获得的评价是极高的。海伍德在《黑人的解放》一书中说:“反抗的旗帜举起了,现代黑人解放运动诞生了。”福斯特在《美国历史中的黑人》一书中说:“这是黑人民族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巨大发展。在发扬尼亚拉加运动的战斗立场、反对华盛顿投降路线方面,杜波依斯博士是黑人的一个最伟大的发言人。”
    布克·华盛顿则采取了另外的手段。他“依靠有势力的朋友的帮助,企图搞垮杜波依斯,摧毁他的立场。”所谓“有势力的朋友”,其实就是美国当政者和社会中的种族主义者。
    他们看到,反对布克·华盛顿的“塔斯克基运动”最力的乃是黑人报刊,特别是杜波依斯身任波士顿《卫报》负责人的;于是布克·华盛顿一派收买了好几家最有影响的黑人报纸,配合他们的反攻行动。但是,杜波依斯所代表的运动并没有被压下去。
    有一些位置较高的黑人,还想采取“合二为一”的办法,从中调解,一丸○四年在美国卡内基大厦促成两方见面,组成“黑人促进十二人会”,想把杜波依斯也拉进去,软化其立场。这项调解工作当年就告失败。从此两者意见更加对立,无法和解。海伍德在《黑人的解放》中这样写道:
    “大辩论一直停留下来。怎样才能使得黑人获得解放,从此就有了两条路线。一条路线是用战斗性的抗议和斗争,取得充分的民权;另一条则宽容和退却;这就是它们的论争焦点。”
    布克·华盛顿是一九一五年去世的。而他所创建的塔斯克基学院(现在是大学)却一直延续着,作为改良主义的标本。洛马克斯在《黑人革命》中对于这一家学院,曾有这样的评论:“塔斯克基大学实际上是一个王国,由布克·华盛顿管理行政,而由白人慈善团体筹募经费。学生也好,教职员也好,与其说是研究学问,无宁说是处在一种信仰所支配的气氛之下。”
    杜波依斯在听到布克
    ·华盛顿去世的消息时,为他盖棺论定说到:“严格公正地讲来,我们必须把黑人被剥夺选举权,把黑人大学和公立学校的衰落,把美国严格按肤色划分等级这些事情,归列为布克·华盛顿所应负的重大责任。”
    直到现在,布克·华盛顿还在美国被有意识地被誉为“杰出人物”。一九四五年,即他死后三十周年时,他还当选为“伟大的美国人”之一,他的自传《从奴役站起》也被选入《世界古典杰作选》,这当然都不是偶然的。
    杜波依斯以九十五岁的高龄在一九六三年逝世于非洲的加纳。他至少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大体确定了黑人总的斗争路线,引导黑人取得辉煌进展,始终站在黑人战士的前列。以今天的黑人运动来衡量,他的政治观点还有不足之处。但是,二十世纪的前半世纪中,美国黑人中间许多最优秀的战士和思想家都积极地团结在杜波依斯的周围。
    总括起来说,布克·华盛顿承认了不正确的“白人优越论”观点,杜波依斯则主张人类平等。华盛顿情愿作小羊般的柔顺,杜波依斯则主张狮子般的勇敢。华盛顿提倡义务,杜波依斯则主张权利。华盛顿强调黑人的缺点,杜波依斯则指责歧视的罪行。
    历史的确是一面镜子,人们从最近刚刚被种族主义者刺死的金牧师的身上,看到了半世纪以前的布克·华盛顿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