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瑞典《火炬》杂志文章指出在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史上毛泽东思想是第三个伟大里程碑

    【本刊讯】瑞典青年组织“火炬社”机关刊物《火炬》杂志最近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标题下,发表文章热烈赞扬伟大的毛泽东思想,高度评价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题的这篇文章,详细介绍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同以中国赫鲁晓夫为代表的反动路线的斗争。文章说:中国赫鲁晓夫的反动路线是机会主义路线,其目的在于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中国赫鲁晓夫的反动路线,是在许多方面“分裂群众”的路线,他的建党路线是为修正主义服务的。文章列举事实,揭露中国赫鲁晓夫及其同伙犯下的反对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种种罪行,以及他们到处贩卖修正主义黑货,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企图。
    文章高度赞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高度赞扬毛主席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伟大贡献,高度赞扬毛泽东思想。
    文章说:“毛主席在理论方面作了巨大的工作,如在认识论、辩证法、人民战争、群众路线、党的建设、统一战线政策、社会主义建设和反修斗争等方面;是的,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中,他几乎在一切领域里都提出了广大群众所能理解的理论。”
    文章接着说:毛主席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解决了任何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过去都没有解决的许多重大问题。毛主席解决了如下的重大问题: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关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物质与精神的关系,两类矛盾,阶级矛盾,阶级斗争,关于在社会主义阶段继续革命的理论,社会主义时期存在阶级斗争,等等。毛主席在他的著作中对所有这一切方面都在理论上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文章说:“毛主席发展了列宁和斯大林的理论,在透彻分析现代修正主义产生的原因的基础上,提出了社会主义时朋继续进行阶级斗争的理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贡献,只有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分析和列宁对帝国主义的分析才能相比。
    “毛主席成为最后解决这些问题的人,这的确不是偶然的。在长期革命中,他有可能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发展构成当代文化革命基础的方法。没有任何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比毛主席更清楚地说明觉悟作为社会发展的动力的作用了。在他的许多基本著作中,如《实践论》、《矛盾论》、《新民主主义论》,他最后划清了辩证唯物主义和一切机械唯物主义残余的界线,恢复了实践和理论的正确关系,基础和上层建筑的正确关系。”
    文章说,毛主席在文化革命中发出的新指示,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新贡献。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历史在马克思和列宁以后的第三个里程碑”。
    文章欢呼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最伟大的群众运动”。文章说:“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人类社会史上完全是一件新的事情。过去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直接地、积极地参加社会改革,起来保卫自己的政治权利。无产阶级批判家从来没有这样众多。”无产阶级文化革命“把无产阶级的阶级觉悟提高到新的水平。”
    文章还说,苏联修正主义者篡夺了政权,这一事实说明,无产阶级有可能丧失他们所赢得的国家政权。中国文化革命是要把革命继续进行下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
    文章驳斥了帝国主义者和修正主义者关于“个人迷信”的谰言。文章说:“历史实践说明,毛主席始终维护坚定不移的革命路线,我们知道,修正主义者一贯地起劲地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进行攻击。自然,这不是偶然的。他们不遗余力地要削弱群众的革命热情,保持自己摇摇欲坠的地位。”
    文章高度赞扬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文章说:“人民解放军完全不同于一切资产阶级军队。”人民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它“支持人民,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侵略。”在毛主席和林彪副主席的领导下,人民解放军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为中国人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文章说,以苏联领导集团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对中国的文化革命进行恶毒的诽谤、攻击和诬蔑,这是因为他们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讲话,他们是“假共产党人”。“他们感到他们自己受到中国文化革命的威胁。”“中国文化革命的出发点是要彻底反对一切修正主义,包括以苏联领导人为代表的修正主义。”

西班牙《工人世界》派通过一项决议:使全党成为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大学校

    【本刊讯】西班牙《工人世界》报一九六七年七月刊登《工人世界》派中央委员会的一项决议,全文如下:
    中央委员会在分析了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教导之后;表示全力支持用当代马列主义顶峰、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文化革命大军,决定要更多、更好地宣传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要学习、传播和捍卫毛泽东思想,把全党变为学习毛泽东著作的大学校,加倍努力向西班牙人民宣传毛泽东思想。中央委员会批判了中国共产党内最大走资派的总代表写的大毒草《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在中央委员会的第二次会议上,揭露了这本书的反动本质,它宣扬一种脱离群众、脱离实践的官僚主义的“学习”,是违背毛主席的教导的。总之,是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大背叛。

惧怕毛泽东思想的巨大影响

    【本刊讯】西德《世界报》二十五日刊登一则报道说:
    基督教民主联盟——基督教社会联盟邦议院议会党团主席巴泽尔提议,使他的议会党团的议员都了解毛和马尔库塞的思想。很可能将由海得尔堡的哲学教授卡尔·洛维特作介绍性的报告。
    波恩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议会党团在一篇题为《赫伯特·马尔库塞和大学生骚乱》的文章中问道:“情况究竟怎样?为了能够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请教左翼急进派的思想家。加利福尼亚大学哲学教授赫伯特·马尔库塞(祖籍德国的美国人)有着极大的影响。”
    伊尔玛·布洛姆夫人认为在议会党团作一个报告是有益的。她说:“这样可以使我们自卫”。过去她既不研究马尔库塞,也不研究目前世界上发行量最大的毛的语录。卡尔·达姆(汉堡,基督教民主联盟)只读过毛的早期作品。他认为这本语录对于和敌人打交道是很有意义的。
    自由民主党联邦议院的唯一的议员罗尔夫·达尔格伦对这本红书很认真。他说:“我在研究形形色色的人物,从内尔—布鲁宁到马尔库塞都研究。”这位前财政部长读过毛的诗词。
    汉堡社会民主党议员卡尔·威廉·伯尔坎研究了毛的关于内战的著作,但是没有研究马尔库塞。

《仰光日报》攻击我支持印缅革命武装斗争

    【印新处新德里二十日电】独立的《仰光日报》在评论最近印度军队在印缅边界的科希马附近同那加叛乱分子的冲突时说,中国公开支持那加叛乱分子,是犯有不当地干涉印度内政之罪的。
    这家报纸说,印度和缅甸都没有同中国处于战争状态,所以中国对这些国家的内政的任何干涉,都是一种侵略行动。
    “中国不仅对印度那加叛乱分子提供物质援助,而且也对缅甸共产党叛乱分子提供物质援助。在中国的鼓励下,那加叛乱分子根本不管是在印度还是在缅甸,都在进行活动。他们卑躬屈膝地贯彻他们的中国主子的命令,在印缅边界的这一侧或那一侧进行破坏和颠覆活动。他们最近对缅甸境内城镇进行的袭击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该报还提醒人们注意这样的消息:巴基斯坦正在对印度的那加叛乱分子进行训练。
    该报说,“当这些叛乱分子去巴基斯坦受训练时,他们必须通过缅甸国土。”该报指出,巴基斯坦支持叛乱分子侵入另一个国家领土,是非常不当的。

古井喜实驳斥佐藤关于中日贸易谈话

    【本刊讯】《日本经济新闻》二十一日在第一版报道:
    古井喜实二十日接见日本记者时谈话如下:最近,佐藤首相说:由于日中贸易是一年期限的协定,在延期付款时,使用输出入银行资金不合理。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意见。情况并不是由于协定变成一年,政府才不批准使用输出入银行资金的。从三年前,政府就无视我们的强烈要求,不同意批准对中国出口成套设备使用输出入银行资金。正因为如此才使日中贸易协定变成了一年为期限的协定。
    我们希望解决使用输出入银行资金等问题,把现在的协定变成长期的协定。不解决日本方面的问题,而挑剔对方的毛病,使日中两国之间的感情恶化的情况逐步升级,这是应该引以为戒的。
    为了稳定日中贸易,现在正在议论采取用日元结汇的方法,如果中国方面赞成,我们愿意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本来,以日元结汇是中国早就提出来的建议,过去日本方面,按照政府的意见加以拒绝了。今天佐藤首相说,以日元结算值得欢迎,表明了政府的想法。根据这种情况,我们打算在今后研究这一问题。不过非常复杂,不是简单地就可以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