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联社报道:沙特阿拉伯正谋求收回蒂朗岛

    【美联社特拉维夫十九日电】(以色列)《晚报》星期日(十九日)说,沙特阿拉伯试图收回亚喀巴湾的出入口的小岛蒂朗,蒂朗岛在以色列军队在去年六月进行接管前由埃及管辖。
    这家报纸援引可靠人士的话说,沙特阿拉伯宣称这个岛是沙特阿拉伯拥有的,它是在一九五六年出于军事目的而借给埃及的。耶路撒冷对此没有发表正式评论。
    《晚报》说,埃及外长里亚德正对美国施加压力,要它说服以色列归还这个岛,而且把它的要求通过第三方告诉了耶路撒冷。
    【路透社耶路撒冷十九日电】以色列的一位发言人今天在这里说,以色列已经对美国说,为了保卫以色列安全的利益,它的军队正占领着位于亚喀巴湾口的蒂朗岛,直到通过谈判实现和平解决时为止。

印共革命派在西孟邦发动和组织矿工斗争

    【本刊讯】据《印度斯坦旗报》五月十八日报道,西孟加拉邦的纳萨尔巴里革命派正活跃在哈扎里巴格县的兰契、拉姆加尔、库贾拉帕和维拉等矿区。这些矿区位于偏僻的密林和丘陵地区。
    纳萨尔巴里人和印度共产党的革命派已经在这个县的矿区的最偏僻地区建立了他们的“安全住所”。他们正在组织斗争和为革命活动准备基地。
    这家报纸说,西孟加拉邦印共革命派同讲孟加拉语的矿工们很合得来,然后通过矿工再与别人接触;他们还掌握了采矿活动中普遍使用的雷管和其他爆炸材料。矿主说,大批的爆炸材料被偷偷地从这个县的煤矿和云母矿田弄走了。
    据悉,这些革命派在这些矿区的联系人在县城里也有他们的隐蔽所。新来的人常常一起留住几天,同已经在哈扎里巴格住了很长时间的老资格的人经常接触。他们就以哈扎里巴哈镇作为“头一个跳板”。他们在那里制订将来的特别是在矿工中的活动计划。他们通过他们在矿工中老资格的代理人收集关于矿区的全部情报。

加沙市阿拉伯人举行示威:抗议以色列逮捕阿拉伯人

    【美联社特拉维夫二十三日电】星期四(二十三日),在以色列占领的加沙城爆发了抗议示威游行,反对逮捕被怀疑为布设一枚地雷的当地居民。这枚地雷在星期二(二十一日)炸死了两名以色列平民。
    一项官方公报说,约有两百名阿拉伯妇女前往这个城市的以色列的行政总部示威,要求会见以色列当局。
    在将近中午时,小学生向路过的汽车投掷石头。后来,当地医院的工作人员也举行了一次被说成是“平静和有秩序的”示威。
    【法新社特拉维夫二十三日电】数百名阿拉伯妇女今天在加沙城示威,反对在星期二(二十一日)晚上地雷爆炸炸死两名以色列移民和炸伤五人之后进行逮捕。接着,青年人开始向汽车掷石头。
    在希布伦市政大厅,一千人举行集会,抗议八十名犹太人在这个城市定居。
    市长贾巴里说这些移民是“犹太渗入者”。已由十人组成一个委员会向国防部长达扬和联合国秘书长吴丹进行交涉。
    同时,据悉,以色列政府准备制订法律来制止以色列人在被占的领土上定居。

南首都车站发生大爆炸

    【法新社贝尔格莱德二十四日电】贝尔格莱德主要火车站昨晚发生的两次神秘的爆炸,使六人受伤,两人受重伤。
    第一次爆炸发生在车站正面。十五分钟以后的第二次爆炸发生在左边的行李房。

拉扎克抵苏活动

    【美联社莫斯科二十三日电】马来西亚副总理阿卜杜勒·拉扎克今天到达莫斯科作简短的亲善访问。
    当记者问他,他是否将讨论苏联为马来西亚提供武器的问题,他回答说,「我们将讨论我们的东道主希望讨论的问题」。
    他说,马来西亚「即将」在莫斯科开设一个大使馆。
    马来西亚代表团将于二十四日上午开始按正式访问计划活动。
    拉扎克即将结束他的欧洲之行。他将于二十五日回国。
    【美联社波恩二十二日电】马来西亚副总理拉扎克星期三抵达这里,同基辛格总理和政府其他领袖进行会谈。
    他说,没有打算进行具体的谈判。

印共革命派已决定同印修决裂另建新党

《印度时报》报道说,他们已规定了今后的战斗任务,如组织各种水平的阶级斗争,特别是在农村组织纳萨尔巴里式的斗争,广泛地宣传毛泽东思想,展开反对各种修正主主义的斗争。《查谟新闻》说,印修领导集团在许多邦已陷于完全孤立,党员纷纷退党,印修已名存实亡,建立一个真正的革命党已为期不远了。
    【本刊讯】《印度时报》十五日刊登一则发自加尔各答的报道,摘要如下:左派共产党的极端分子已决定与这个党分裂,这是由于印共(马)领导上月在布德万召开的党的全会上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面临的意识形态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
    极端分子们认为,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动摇不定,不公开地与“现代修正主义的这支分队的背信弃义的政治和组织的领导”断绝关系,那只会加强它的力量,并且在人民中引起错觉,以为实行共同的领导仍然是可能的,而且会扰乱和破坏正在爆发的革命斗争。他们引用阿尔巴尼亚的恩维尔·霍查的话说,与修正主义者合作,同他们采取联合行动,也就是渐渐地滑到修正主义的地位上去,并且接受他们的背叛的路线。即使是在同一个党内与新修正主义者——印度革命的恶毒敌人——维持形式上的统一,可能就更糟了。
    另一方面,公开与他们在意识形态上、政治上和组织上断绝关系,断然地与他们决裂,将能使人民中的生气勃勃的革命干劲和热情发挥出来,并且在新老修正主义中间播下混乱和绝望的情绪,加速他们的灭亡。
    他们说布德万全会决议是“背叛”,并且说“马克思主义”的英雄们一心要为印度革命发现一条新的道路,这条道路将既不像苏联的道路,也不像中国的道路。
    “当他们拒绝中国的道路的时候,他们就是否认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的权威”。
    极端分子们认为,“印度的道路”,即印共(马)领导正在走的道路,实际上是阶级调和背叛劳苦人民切身利益的道路。也就是已经导致法共、意共等这样一些强大的共产党的衰落的道路。
    在决定脱离印共(马)的同时,成立一个新党的问题已提到了极端分子的面前。他们解释说,他们所以主张成立一个“革命党”,是由于没有一个坚强的革命党,革命就不可能取得成功。
    但是,他们并不急于组成一个党,并且避免任何“机械地解决组成党的问题”的做法,因为一个真正的革命党的诞生和发展只有通过尖锐的革命的阶级斗争的风暴才有可能。
    他们已经规定了某些“任务”,如组织各种水平的阶级斗争,特别是在农村组织纳萨尔巴里式的斗争,展开反对各种修正主义思想的不妥协的意识形态的斗争,和广泛地宣传“当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本刊讯】印《查谟新闻》四月十八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标题是《基层党员已经抛弃了印共(马)领导人的新修正主义路线》,摘要如下:
    印共(马)新修正主义领导集团采取非马克思主义的和不民主的方法来镇压各邦全会上广泛出现的对当权的一派的路线的反叛,这种做法已使布德万中央全会丧失了它的意义,如果它有什么意义的话。尽管印共(马)领导集团散布决定是多数作出的说法,然而无法掩盖这个事实:这个领导集团在那些党组织比较强大的邦的党员中完全孤立。在一些邦内,普通党员甚至不肯屈辱出席他们的邦全会。
    西孟加拉邦的新修正主义者的处境就是如此,他们甚至不敢在加尔各答举行他们的邦全会。这个邦的二万二千名党员中近三分之二的人,以前曾表示他们同当权的一派的路线有分歧。
    在安得拉邦党的全会上孙达拉雅和巴萨瓦庞尼亚曾想尽一切办法进行破坏。然而,修正主义者被投票反对当权一派的路线的压倒多数的党员所挫败。在喀拉拉邦,他们使用各种阴谋诡计,并利用邦政府机器来压制共产党员。不让他们发表意见,但是正如他们自己的报告所表明的,仍有三分之一的党员表示他们同当权一派的路线脱离关系。事实上情况有很大出入。有一半以上的党员已同修正主义者断绝了关系。
    查谟和克什米尔民主会议的邦委员会和它的全体党员不仅表示他们同修正主义者有分歧,而且同印共(马)断绝了关系。
    在北方邦,普通党员对印共(马)领导人造反并不是第一次。压倒多数的党员已经退党。在旁遮普邦,同党的领导有分歧的党员人数在迅速增加,而且他们在桑格鲁尔最近举行的一次会议上通过了他们自己的行动方针。其他各邦的情况或多或少也是这样,印共(马)只是在名义上存在。
    布德万演出的这场闹剧表明,把新老修正主义者从印度共产主义运动中清除出去的过程日益临近,建立一个真正的革命的共产党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

印修对查谟和克什米尔会议的退出慌恐不安

《查谟新闻》报道,印修派了一些头目去该邦进行分裂活动,他们纠集一小撮民主会议的叛徒和借一些国大党成员,以图保住一个烂摊子
    【本刊讯】印《查谟新闻》四月二十五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标题是《民主会议内部的牢固团结使得印共(马)领导人垂头丧气:企图同该邦国大党政府勾结在查谟建立他们的党支部》,摘要如下:
    在查谟和克什米尔民主会议(本刊注:十四日第三版标题错为“查谟和克什米尔民主议会”。)退出马克思主义共产党之后,看来印共(马)的领导人十分不安。民主会议的真正的共产党人的钢铁般的团结使他们非常恐慌,在最近一些日子以来,他们派遣了他们的一些领导人去查谟纠集一些非共产党分子,企图在这个邦的某个地方挂出他们的党的招牌。他们感到大为震惊的是,他们的新修正主义路线竟未能迷惑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任何一个共产党人。
    最近,印共(马)中央委员兼旁遮普邦委员会书记萨达尔·萨特万·辛格来到查谟。他同当地的一所公立大学的教授呆在一起。他在这里停留期间,会晤了民主会议的一些党员,企图分裂民主会议。但是他所会见的同志们都谴责了印共(马)领导人的修正主义和对革命运动的背叛,并适当地驳斥了萨特万·辛格。萨特万·辛格大失所望之后,便去拜会该邦的税收部长吉尔达里·拉尔·道格拉,同他讨论在查谟和克什米尔邦建立一个支部的必要性。这位部长对此表现了比这个马克思主义党领导人本人更大的兴趣,最后作出决定:除了提出一些数年前为了追求个人利益和政府职位而退出民主会议的叛徒和不参加政治活动分子之外,该邦国大党还将把它自己的党的干部“借出去”,以便在查谟和克什米尔挂起一块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的招牌。但是这位部长非常清楚地表明,“借出去”的国大党干部在内部将服从他们自己的党的纪律,即国大党的纪律。此外邦政府将给予在该邦建立印共(马)支部的那些人以各种经济上的帮助。他们将可得到大批的基金,用于进行反对民主会议的活动。邦政府还将帮助马克思主义党领导人在查谟弄到一个办公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