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工党在地方选举中遭惨重失败

    【路透社伦敦十日电】今天最新选举结果表明,英国工党昨天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地方选举中遭到惨重失败,丧失了对三十二个市政委员会的控制权,其中包括伦敦和伦敦郊区的十六个市政委员会。
    在传统上亲工党地区的选票统计显示选民大批地改投保守党候选人的票。选举的结果是:
    保守党——七○一三市议员。
    工党——三九六七市议员。
    自由党——五四七市议员。
    共产党——五。
    威尔士国民党人——四。
    无党无派及其他人士——二二七七。
    然而,州郡的选举对议会的情况眼下没有直接影响,工党在议会中仍然拥有七十三票的多数。
    【美联社伦敦十日电】在报业大王塞西尔·金攻击威尔逊首相以后,英镑于星期五急剧下跌。
    金在一篇文章中说,“威尔逊先生和他的政府已失去了一切信誉;一切权威。
    “就在三年半以前人们怀着极大的良好愿望投票选举的这个政府已表明自己是缺乏深谋远虑,缺乏管理能力,缺乏政治敏感和缺乏廉洁的。人们认为威尔逊先生是一个了不起的在议会玩弄策略的人,仅此而已。”
    金说,“现在,我们可以回顾战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近二十五年来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在保守党政府和工党政府执政下的这个国家并没有取得其它的人——主要是被打败了的日本人,德国人和意大利人——所取得的恢复和发展。”
    在市场开盘几小时内,金就辞去了英格兰银行董事的职务。他的辞职很快被接受。
    【路透社伦敦十二日电】报业大王塞西尔·金今天在他“为了国家和工党的利益”而颠覆威尔逊首相的运动中又发出了另一击。
    金在他拥有的一家报纸《星期日镜报》载文说,必须迫使威尔逊放弃他的职务。
    威尔逊的一千三百人在各地市议会中被保守党人取代,其影响严重地动摇了首相的权力。
    给他的威信造成另一沉重打击的是,五千名英国人昨天呼吁伊丽莎白女王废黜威尔逊,并宣布举行大选。
    《星期日泰晤士报》说,“他(威尔逊)的信誉比任何一届首相都要低。总而言之,他已不再能够控制局势。”

美《时代》周刊报道:杜布切克上台和大搞“自由化”过程(待续)

    【本刊讯】四月五日一期的美国《时代》周刊上登载一篇专文,介绍捷克斯洛伐克的情况,标题是《到未探索过的地方去》,摘要如下:
    上周的会议不仅不同于往常,它是中央委员会历史上最富于历史意义的一次会议——而且是现代捷克斯洛伐克的一个转折点。党的高级官员们聚集在一起,考虑一项捷克斯洛伐克民主改革的“行动纲领”,这是在三个月的全国性热烈辩论和越来越大的压力下一直在酝酿着的。
    杜布切克以一部厚厚的七十页的草案形式,向他的同僚们提出的关于捷克斯洛伐克未来的远景,要求进行许多令人兴奋的改革,包括大大缩小共产党自己的权力。这项草案起草了好几个星期,它将使国民议会得到真正的立法权力,甚至可以对政府进行不信任投票。杜布切克要中央委员会修改捷克斯洛伐克的法律以保证一切事情,从言论自由和不记名投票,直到自由迁居去国外和旅行的权利。他要求迅速地恢复自由化的经济、使工业企业更大程度地脱离国家而独立自主、实行联邦制使这个国家的斯洛伐克人有更大的权力处理自己的事务。在共产党内部,将允许不同意见的派系出现和争论领导人的见解。学生协会、农民协会和工会等这类全国性团体将摆脱党的束缚,可以为自己争利益。
    一月份把诺沃提尼的党的领导人头衔搞掉,三月份把他的总统头衔搞掉的杜布切克,把捷克斯洛伐克变成了最自由化的共产党国家了。在捷克斯洛伐克,几乎没有什么不再是不能询问的以及——如果必要的话——不能改变的神圣的东西了。
    报刊文艺的检查制度已几乎完全取消,报纸、电视和电台都突然大肆自由发表意见。长期被禁的电影、戏剧和著作如雨后春笋似地出现。这个国家的司法当局,已经着手重审五十年代中审理的全部案件,以纠正法律上侵害权利的行为,同时还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来给那个时期斯大林清洗审讯中的成千上万受害者恢复名誉。教会和牧师正在迅速摆脱束缚,共产党的骗人的宗教门面组织——“和平传教会”——正在瓦解。上星期,捷克斯洛伐克人甚至举行了共产主义制度下的第一次罢工。皮塞克一家电气器械工厂的工人对管理方面不满而罢工——直到厂长签署了一项改革的决议后才复工。
    警察现在将必须佩带号码牌以便辨认。党的主席团甚至决定把原计划在五月进行的地方、州和市的选举推迟到六月,让当局有更多的时间来使选举法自由化。各地的诺沃提尼分子纷纷下台,迅速地为年轻的、比较讲求实际的人所取代。
    杜布切克看来真的希望他的同胞对他们自己的事务有更大的发言权。为了使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能得到那样的机会,他于一月间把家留在斯洛伐克,自己搬进布拉格闹区的一家旅馆,开始每天工作十八小时进行他的改革。
    杜布切克无意中断捷克斯洛伐克同苏联和他的社会主义邻国的联系,但是这些国家却以相当惊恐的心情观察捷克斯洛伐克的局势演变。两周前,当杜布切克被召去德累斯顿,要他向俄国、波兰、匈牙利和东德的党魁们说明,究竟他认为他在把捷克斯洛伐克引导到那里去,那时,据传他对他们说,他不打算在对外政策方面作重大的改变,但是打算全力进行内部改革。在这次首脑会议期间,约有一万二千名俄国军队开到了捷克斯洛伐克同东德和匈牙利的边境上,名义上是进行演习,后来这些军队撤退了。
    最大的风暴在上周爆发,东德党的意识形态专家库特·哈格指责杜布切克和他的手下人,“使西方充满希望地认为捷克斯洛伐克将被牵进演变的大漩涡。”这个说法反映了东德党魁乌布利希的不安:杜布切克的政府为了扩大贸易和它迫切需要的特种硬货币信贷,不久可能同西德搞得火热。捷克斯洛伐克人大怒。杜布切克的政府正式对哈格的言论提出抗议。后来哈格又发出第二次攻击,使得这两个一度关系密切的盟国变得关系严重紧张。
    杜布切克的父亲是一个到美国去过的斯洛伐克移民,他不满足于在美国当木匠的命运,并且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刚刚统一的捷克斯洛伐克的前景所吸引,回到了他的故乡。他的回国使得他的儿子杜布切克由于差几个月的功夫没有成为美国公民。在杜布切克于斯洛伐克的村庄乌格罗维茨出生后不久,老杜布切克由于对斯洛伐克继续存在的困难条件不满,而成了刚刚建立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的第一批党员。一九二五年,为了响应帮助建设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号召,他再次全家迁居,搬到苏联去,他在俄罗斯的亚洲部分同另外三百名捷克共产党人一起创建了一个合作社。
    杜布切克实际上是在中国边境上长大的,在伏龙芝上的中学。在他十七岁时,他的家庭迁回斯洛伐克。他在斯洛伐克参加了被禁止的共产党,在斯科达军火工厂当机械徒工。
    杜布切克在哥特瓦尔德领导的共产党夺权后不久,成了专职的共产党官吏。又由于一九五五到一九五八年在莫斯科的共产党党校呆了三年,而顺利地避免了同诺沃提尼政权初期的镇压发生太密切的牵连。他从莫斯科回到斯洛伐克后,在布拉斯迪拉发担任州委书记,一九六○年调到布拉格任捷克斯洛伐克中央委员会书记。两年后,在四十岁时,他成了党的经过严格挑选的十人主席团的委员之一。在诺沃提尼被迫撤换斯洛伐克的书记后,杜布切克就获得了斯洛伐克党的最高职务。(未完,待续)

漫画:控制不住了

原图说明:「我的遥控看来控制不住了,也相当遥远了!」(图中的英文最上一排为:苏联卫星系统;第二排左边为:外层空间,右为:在地球上;第三排左边为:月球,金星,木星和火星,右为:罗马尼亚,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四月二十一日《纽约时报》转载自《费城问询报》)

卡达尔将同杜布切克会谈

    【美联社布拉格十二日电】共产党人士今天说,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首脑杜布切克打算在不久的将来同匈牙利党的首脑卡达尔进行会谈。
    这些人士说,预料,杜布切克在今后的几个月内还将同波兰党的首脑哥穆尔卡进行会谈。
    预料,卡达尔和哥穆尔卡将概述苏联和其它保守的共产党国家对捷克斯洛伐克事态的不安心情。
    关于杜布切克同波兰和匈牙利党的首脑会谈的细节还没有公布。《红色权利报》说,杜布切克将于本月底在布达佩斯同卡达尔会谈。但是其他人士说,卡达尔可能十三日到布拉格来。
    【法新社莫斯科十二日电】消息灵通的共产党人士十一日在这里说,卡达尔将设法缓和捷克事态所造成的国际共产主义危机。
    他们说,这是苏联、东德、保加利亚、波兰的党首脑和卡达尔八日在莫斯科举行的“最高级”会谈的主要结果。
    据说,卡达尔的调解努力是在捷克领导人杜布切克和哈耶克对莫斯科进行闪电式访问之后决定的。然而,显然从未打算进行军事干涉。
    观察家们认为,本来要实行的制裁是打算采取经济压力的形式,因为在一个主要依靠苏联提供原料、食品和出口品市场的国家里,这可能产生特别有效的作用。
    乌布利希担心,如果捷克不再是共产党国家,东德就会孤立。哥穆尔卡和日夫科夫一致同意勃列日涅夫的意见,即:这种措施看来是必要的。但是卡达尔强调,他必须考虑到他的国家的舆论。他主张本着共产主义精神作出努力,以谋求符合东欧集团局部利益和总利益的解决办法。卡达尔不久就要到布拉格去执行他的棘手的任务。
    【法新社莫斯科十一日电】此间一位消息灵通的共产党人士今天说,匈共第一书记卡达尔已被要求在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和欧洲共产党集团的其他政府之间进行调解。
    这位人士说,正是这位匈牙利党首脑劝阻苏联、波兰、东德和保加利亚不要对捷克斯洛伐克采取经济上和政治上的制裁手段。军事干涉从一开始就被排除在外。
    据说卡达尔指出,布拉格最近的变革在匈牙利舆论界得到这么大的同情,要是他赞同这种制裁,那他就不能不冒在他自己的国家里遇到麻烦这种风险。
    另一方面,俄国人以及波兰和东德的领导人显然担心布拉格的做法“传染开”。苏联报刊最近两天激烈宣传证明了这一点。
    【美联社莫斯科十日电】匈牙利共产党第一书记卡达尔今天动身回国。
    塔斯社后来宣布,乌布利希留在苏联度假。

捷修将拨出巨款“赔偿政治受害者”

    【德新社布拉格—维也纳六日电】据司法部长库切拉说,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在赔偿五十年代政治迫害的受害者的损失方面将要花费大约五十亿克朗。他说,恢复名誉的整个过程至少要化二、三年的时间。
    维也纳的研究捷克斯洛伐克问题的专家估计,捷克斯洛伐克大约有五十万人将有资格要求赔偿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