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苏共中央召开全会

    外电说谢列斯特、谢列平被提升为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科兹洛夫被解除主席团委员职务,波利雅科夫被解除中央书记职务,阿朱别伊被开除出中央委员会。会议还决定合并州和边疆区的工业党和农业党组织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六日电】(记者:达尼洛夫)塔斯社报道,把赫鲁晓夫赶下台的那些人今天改组了共产党领导,解除了患病的党的前副领袖科兹洛夫的职务,并开除了赫鲁晓夫的女婿阿朱别伊,因为“他在工作中犯了错误”。
    塔斯社说,“鉴于科兹洛夫身患重病”而解除了他担任的中央委员会书记和主席团委员的职务。塔斯社说,“已给他假期去治疗”。
    苏共全会的这项正式声明还宣布,“波利雅科夫已被解除苏共中央书记的职务。”
    全会是秘密的,但是在这些声明发表之前,人们早就从可靠的共产党人士那里知道了苏联党的领导集团的人事变动的消息。
    提升的有:
    ——党的书记之一、前赫鲁晓夫的秘密警察首脑(一九五八年——一九六一年)谢列平(四十六岁)成为党主席团正式委员。据消息说,他管理中央委员会和军队之间的联络工作。
    ——乌克兰党的首脑谢列斯特(五十六岁)成为党主席团正式委员。谢列斯特一度被认为是“赫鲁晓夫的人”,在赫鲁晓夫领导下,他成了主席团的一名候补委员。
    ——前党的一名书记、杰米契夫(四十六岁)成为党主席团的候补委员,这可能是由于他在管理包括重要的化学工业在内的全国轻工业方面所作的工作的关系。
    ——四十岁的秘密警察首脑谢米恰斯内伊被提升为中央委员会正式委员。这位年青的、漂亮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首脑一度被认为是赫鲁晓夫的亲信,在管理共青团方面同阿朱别伊密切合作。可靠人士说,在克里姆林宫争夺权力的时候,他站在了一边,使赫鲁晓夫下了台。
    在戒备森严的克里姆林宫举行的这次中央委员会会议还改变了赫鲁晓夫把党组织分裂为工业党委和农业党委的做法。会议宣布的消息说,中央委员会命令“合并”这些分裂的组织。
    老练的莫斯科观察家说,这些人事更动是同在一个苏联主子垮台之后进行的那种预料中的然而是戏剧性的升降类型相符合的。
    他们说,全面地透露出这些升降的原因可能要几个月的时间。但是,他们说,这些把赫鲁晓夫赶下台的人想剥夺同赫鲁晓夫最密切的人——特别是在失败了的计划中(譬如农业方面)同他最密切的人——的任何真正权力,这是很明显的。
    有消息说,中央委员会还考虑了要赫鲁晓夫辞去中央委员会委员和最高苏维埃委员的职务的问题。
    据今天宣布的消息说,同谢米恰斯内伊一起提升为中央委员会正式委员的有:
    ——苏军政治部主任叶皮谢夫(五十四岁)。
    ——苏联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日加林(五十七岁)。
    ——科诺托普(四十八岁),他以前是乌克兰的一个工人,由于担任了莫斯科苏维埃的首脑而进入了克里姆林宫的领导阶层。
    ——马谢罗夫(四十六岁),白俄罗斯的一名共青团领导人。
    ——波波夫(五十二岁),列宁格勒党领导人。
    ——西佐夫(三十八岁),最高苏维埃代表,一位预算专家。
    ——卢塔克,克里米亚党的领导人。
    【美联社莫斯科十六日电】克里姆林宫新政权今天在它的最高委员会中增加了三名新成员,并取消了前总理赫鲁晓夫实行的苏共结构的改变。
    赫鲁晓夫的女婿阿朱别伊由于在工作中犯了错误而被赶出了中央委员会。
    会议还撤除了波利雅科夫作为赫鲁晓夫的农业党委的负责人在党的书记处中担任了两年的职务。
    【合众国际社莫斯科十六日电】(记者:达尼洛夫)共产党外交人士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今天讨论了赫鲁晓夫的前途和克里姆林宫内部进一步改组的问题。
    这些人士说,中央委员会听取了勃列日涅夫作关于上周同中共总理周恩来进行“探索和平”的会谈的报告。
    【法新社莫斯科十六日电】塔斯社报道,苏共中央委员会今天在全会上决定恢复原来的组织机构,把州和边疆区一级的工业党组织和农业党组织合并起来。
    这个决定是在中央委员会听取了波德戈尔内的报告后作出的。
    中央委员会主席团受委托来履行恢复统一的管理的这个决定。从现在起,一切党员,不管是在工业部门还是在农业部门,都将编在同一个州和边疆区的组织中。
    塔斯社报道,下月将举行选举,以便任命相应的党机构的人员。

美国《民族》周刊说:苏新领导执政不意味着有任何重大政策改变

    【本刊讯】美《民族》周刊十一月二日刊登了亚历山大·韦尔思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克里姆林宫投不信任票》,摘要如下:
    勃列日涅夫和柯西金这两个新领导人怎么样?有些观察家说,他们执政将不意味着有任何重大政策改变,因为他们一向是“赫鲁晓夫的人”。勃列日涅夫在战争中有过杰出的表现,并且在党内逐渐成了一个很能干的干部。但是看来他是不能胜任落在他身上的作为苏联新党魁这一非常重要的职务的。他有轻浮的(虽然是可爱的)一个方面。我的印象是,对他的任命可能是一个权宜之计,一个更强硬的人可能不久就接替他的位子。
    赫鲁晓夫下台在国内的影响可能很快就可清楚看出。我认为,斯大林主义保守派大力施展其影响的实际危险是存在的。很难相信“反赫鲁晓夫清洗运动”将限于把《消息报》编辑阿朱别伊、《真理报》编辑萨丘科夫和同赫鲁晓夫有最密切联系的其他几个人解除职务。有走得更远得多的倾向。
    我同情苏联的历史学家,他们必须改写成百卷“赫鲁晓夫”历史,这部历史荒谬地夸大了赫鲁晓夫在“使第二次世界大战取胜方面”起的作用。
    无论怎样,赫鲁晓夫时代已告结束。这个时代的最好的国内方面就是个人有更多得多的自由和“从恐惧中解脱出来”。“非赫鲁晓夫化”的工作进行到什么程度,它是否要采取激烈形式,现在还说不上。

苏《真理报》发表社论说:不允许有人夸夸其谈和吹牛拍马

    【塔斯社莫斯科十六日电】《真理报》今天写道:“列宁主义的党认为,进一步发扬和改善社会主义民主是最重要的任务,这就意味着使全体公民积极参加国家管理、参加经济和文化建设的领导,意味着改进国家机关的工作和加强人民对它的活动的监督。”
    报纸以《人民是建设者、人民是主人》为题发表了社论,强调指出,社会主义的国家机关是为人民服务并向人民报告工作情况的。“其中不允许有人用夸夸其谈和吹牛拍马来代替对劳动人民迫切要求的真正关心。”
    《真理报》写道:“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党和人民的联系是争取共产主义的斗争取得胜利的必要条件。社会主义民主越是得到发扬,党就越是要在劳动人民中间进行多方面的工作,党在群众中的影响也就越有力量。”
    在提高劳动人民的社会积极性方面,工会、共青团组织和其他的群众组织有很大的作用。“进一步扩大和发展我们社会生活中的民主原则,在很大程度取决于它们的活动。”
    报纸强调说:“不能容忍某些工作人员不考虑大家的意见,形式主义地对待工人和集体农庄庄员的建议和劝告。凡是不会和不愿意倾听群众呼声的人……,就不配担任领导。”

英报说苏在东欧的威信更加下降

    【本刊讯】英《观察家报》十五日发表莱德勒的一篇评论,题为《莫斯科和毛的休战结束了》,摘要如下:
    苏中争执中一个月之久的休战已被双方破坏了。在共产党中国总理周恩来离开莫斯科后,星期五在莫斯科的《和平和社会主义问题》杂志上就发表了一连串反华批评。
    该刊物不是苏联的官方刊物,但是是由苏联的支持者在布拉格编辑而在莫斯科以俄语出版的。
    这个刊物显然是在鲁米扬采夫的指导下编辑的。他最近继萨丘科夫任《真理报》主编。
    参加了苏中领导人莫斯科秘密会谈的东欧共产党领导人回国时对共运前途深为焦虑。
    现在二十六党会议肯定已经推迟。这一点已私下通知东欧共产党领导人,他们以前在莫斯科勉强同意参加这次会议。
    毫无疑问,莫斯科的最近一次会议标志着苏联在共运、特别是在东欧的威望长期以来下降过程中的一个新阶段。这意味着东欧各党再也不能够听莫斯科的僵硬的命令了。

莫斯科为尼赫鲁生日集会

    【印新处新德里十五日电】莫斯科人十三日在莫斯科“友谊大厦”举行群众集会,纪念印度领导人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诞生七十五周年。
    在会上发言的苏联和印度代表都重申忠于苏联和印度恪守的友谊和合作的原则。
    镶着鲜花的尼赫鲁肖象竖立在两旁插着苏联和印度国旗的台子上。
    【印新处新德里十五日电】苏联驻印大使别涅吉克托夫赞扬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说他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别涅吉克托夫在今天为纪念尼赫鲁七十五岁忌辰而出版的一本小册子中写道,“我们苏联人民了解尼赫鲁是一位争取世界和平的不倦的战士。我们了解他是一位对发展国际谅解和相互信任作出了许多贡献的有远见和有经验的政治家。他曾不断宣扬和平共处和不结盟政策。”
    “由尼赫鲁发展、制订并且得到他鼓舞的印度的爱好和平的外交政策,使印度博得了各方的赞扬和尊敬。尼赫鲁对建立、发展和加强苏印友谊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我深信,苏印友谊和合作将与年俱增,尼赫鲁为了发展和增进这种友谊和合作曾经作出过巨大的努力。”
    【塔斯社德里十四日电】塔斯社记者普列绍夫报道:今天在德里的一个“萨普鲁会馆”举行群众大会,纪念印度已故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诞生七十五周年,参加大会的有国际争取和平和国际合作会议的代表,印度公众代表。
    苏联代表团团长茹科夫院士在大会上讲括时说,不结盟政策同尼赫鲁的名字有着密切的联系。苏联代表强调指出,尼赫鲁是这个政策的倡导者和鼓吹者。茹科夫接着说,尼赫鲁制定的这个政策,目前获得了新的内容,它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统治,因此,博得了全世界进步力量和爱好和平力量的广泛欢迎和支持。苏联代表团团长在讲话中着重谈到尼赫鲁政策的反殖民主义的实质。
    讲台上传出了莫三鼻给和南非共和国的代表的激昂的声音。他们指出了印度这位杰出的国家活动家在他们国内人民反对葡萄牙殖民主义统治和维沃尔德的法西斯制度的斗争中所起的特殊作用。国际会议的代表们在讲话中都一致指出了尼赫鲁作为不结盟政策的缔造者的巨大功绩。

英报认为爱伦堡最近的讲话是代表一些知识分子向苏新领导提出要求

    【本刊讯】英《观察家报》十五日以《莫斯科札记》为题,刊载弗兰克兰的一篇报道,摘要如下:
    有些谣言即使是假的,也是耐人寻味的,因为这些谣言似乎反映了真正的希望或恐惧。
    其中之一是,中央委员会已通过决议,规定今后任何人不可能兼任总理和党第一书记职务。
    莫斯科谣传新的领导人将降低物价(他们尚未如此做),好的老办法又恢复了,毫无疑问当一位沙皇去世后就会有这种情况。好的老办法当然包括降低伏特卡的价格,伏特卡在斯大林时代价格低廉。
    这一希望已经被编成曲子,内容大概如此:“同志!相信我吧!伏特卡又会恢复从前的价格。粮食也会更便宜,因为尼基塔现在已靠养老金过日子了。”
    人们可以感觉到知识分子对这次变动最为不安。
    在赫鲁晓夫不露面之后不久,爱伦堡在莫斯科发表了一篇关于苏联作家季尼亚诺夫的演说,季尼亚诺夫很少为俄国文坛以外的人所知。这篇演说结果成为一种代表知识分子向新领导人提出的要求。
    爱伦堡在演说中提到,一旦出现战争恐慌时,人们如何尽量抢购食盐,因为面包没有盐,难以下咽。他又说,知识分子是国家的盐,盐的最精确的意义就是精华。爱伦堡的听众如果觉得这些话非常动听,那是不足为奇的。富有创造性的知识分子是苏联所有天然资源中最为人忽视的资源,因为领导们从未真正知道如何利用这种资源。赫鲁晓夫的继任者在这一点上有机会,但是现在还没有什么人敢预测他们会利用这一机会。

费留宾同苏班德里约会谈后去曼谷

    【路透社雅加达十四日电】据官方的安塔拉通讯社报道,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昨晚在这里说,印度尼西亚和苏联对东南亚局势、裁军和有关联合国的各种问题求得了类似的观点。
    他是在同来访的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费留宾会谈后说这番话的。
    他说,苏联这位部长来雅加达是为了讨论增进两国的双边关系和在国际领域中的合作。
    苏班德里约说,尽管苏联的领导发生了变动,目前印度尼西亚和苏联之间的关系将不会改变。
    【法新社曼谷十六日电】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费留宾今天到达这里访问,以促进他的国家同泰国的文化和商务关系。
    有记者问他中苏和解的可能性,费留宾说,他无法预言未来的发展。他说,“苏联执行和平共处政策”。
    有记者问,苏联是否支持重新召开关于老挝问题的十四国日内瓦会议,费留宾说,这个问题取决于日内瓦协议签字国的愿望。
    【路透社曼谷十六日电】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费留宾是从雅加达来到这里。
    费留宾称赞中国爆炸一个核装置是伟大的成就。
    有记者问他同印度尼西亚官员侗达成了什么协议,他不肯谈。
    费留宾说,他希望在这里访问期间改善苏联同泰国的贸易关系和其他方面关系。
    苏联大使馆人士说,费留宾可望在这里逗留两天。
    这些人士说,费留宾原来打算作为苏联大使的客人来泰国,但是泰国外交部听说他打算作此行之后发出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