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约翰逊叫嚷通过“关心和了解”促使东欧和平演变

    【美新处埃尔帕索二十五日电】约翰逊总统星期五在这里举行的一次纪念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查米萨尔争执得到解决的仪式上发表讲话时说:
    几乎有二十年的时间,世界一直遇到暴政的野心和战争的威胁。我们仍然遇到这种野心和威胁。但是我相信讲道理的人会一致认为我们世界已经成为一个对自由比较安全的地方。
    在东欧,在共产党帝国中正在出现愈来愈大的裂缝。一个又一个国家争取同西方建立新的联系和摆脱莫斯科取得新的独立。我们将继续鼓励这种发展,办法不是喊空洞的口号和发出威胁之词,而是耐心地建立关心和了解的桥梁。
    苏联越来越专注于它的经济的令人失望的状况和同以前的同志的争执。我们的实力正在使他们相信他们靠战争是得不到任何东西的。由于想达成协议的意愿增加了,结果签订了禁试条约。
    我不想描绘一幅十分美好的图画。每一个洲都有着危险和不肯定的状况。有一些没有解决的问题和没有解决的冲突——从塞浦路斯到越南,从刚果到古巴。明天的令人苦恼的报纸标题可能粉碎今天的美好的希望。
    但是如果我们越过当前的问题来看看更大的事态发展,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自由更加有力量、持久和平更加接近的世界。
    美国在每一个总统和每一个党领导下奉行的对外政策都是受三个基本原则指导的。
    我们打算继续奉行这些原则。
    第一个原则是以实力为后盾的决心。但是必须同时具备勇气和智慧。我们没有把我们的对手逼到非进行核攻击不可的地步。但是我们是坚定不移的。
    第二项原则是进行牺牲来建立别人的实力。
    从马歇尔计划到争取进步联盟,美国人民一直慷慨地从自己的富足的生活拿出力量来谋求其他国家的进步。
    第三,我们一直在耐心地寻求可能导致有成果的协议的符合共同利益的领域。禁试条约是这种过程的产物。仔细、耐心、切实地解决具体问题将会带来持久和平。
    我们有实力和自信心可以慷慨地对待我们的朋友,同时不怕我们的敌人。一个力量强大、信仰坚强、目标坚定的国家是不怕同其他任何国家一起坐在会议桌旁的。只有软弱和懦怯的国家才会害怕联系和讨论的后果。我们从来不是这样一个国家。
    过去二十年来的历任总统都愿意到任何地方去,同任何人会谈,讨论任何问题,如果他们的努力能加强自由和促进世界和平的话。我也将这样做。
    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各有自己的理想和愿望,有富的和穷的,强的和弱的,白人的和黑人的,受奴役的和自由的,有朋友和敌人。
    我们不能抛弃所有同我们意见不一致的人。这样做只会使他们受共产主义的摆布。我们不能强迫和吓唬所有其他人像我们一样思考和行事。
    我们可以承认他们的正当利益,同时保护我们自己的利益。
    我们可以接受和欢迎这样一种挑战:在一百个战线上以一百种方式谋求和平,任务需要我们进行多久就进行多久。
    我相信这一代人有机会创造其他国家在其他任何时候都创造不了的伟大业绩。
    其他国家曾经建立起胜利的帝国,征服了大片土地。
    但是这些成就在时间的无情的浸蚀下瓦解了。我们能同本半球自由国家一道帮助建立一种能够世世代代保持下去的和平和进步的秩序。
    【美联社特克萨卡纳二十五日电】美国总统约翰逊星期五保证“到任何地方去,同任何人会谈,以寻求世界和平和自由”。
    总统显然为在选举以后同苏联总理或世界上其他领导人举行最高级会议敞开了大门。

戈德华特攻击约翰逊政府的南越政策

    【法新社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二十五日电】戈德华特今天在共和党妇女全国联合会指责政府在印度支那半岛上奉行“混乱”的政策,他说,在老挝建立联合政府的努力最终失败了,今天那个国家成了“为共产党人袭击越南而提供供应的事实上的公开走廊”。
    他还指责政府鼓励推翻南越总统吴庭艳。
    他接着说,一九六三年,“这位忠实的盟友被赶下了台,接着又被谋杀。由于采取了这样一些行动,我们在东南亚的战略地位实际上已经垮了。”
    戈德华特说,推翻吴庭艳政权的做法是政府向“希望使越南中立化的人”的大声宣传屈服。
    戈德华特说,甚至连中央情报局都认为,美国的威望空前低落,他又说:
    “在巴拿马、在加纳、在桑给巴尔,暴徒袭击了我们的领事馆、污辱了我国国旗,在这种时候,欧洲领袖们正在对我们丧失信心。
    “共产主义流行病蔓延到了全世界。它空前地感染了拉丁美洲,威胁到我们在南部的防御。”
    这位共和党候选人在向政府发出最后一枪时说,和平事业“十分可贵,不能把它托付给只有愿望骨而没有脊骨(指只空抱希望而没有决心——本刊注)的人”。

西德总理艾哈德举行记者招待会

    【法新社波恩二十五日电】西德总理艾哈德今天在这里说,赫鲁晓夫对西德的访问不会在现在和年底之间进行。
    艾哈德在记者招待会上证实,他打算同赫鲁晓夫会晤讨论德国问题和柏林问题。艾哈德对报界说,“在同苏联总理赫鲁晓夫会谈期间,联邦德国不会做出任何片面决定,不会回到拉巴洛条约时代。”
    他又说,在他同赫鲁晓夫会谈期间,他的政府“不会丝毫改变目前的路线,这就是要同西方盟国密切合作”。
    关于他将来同赫鲁晓夫的会谈,艾哈德说,他希望向这位苏联领导人转达,“在目前的国际局势下,重新统一德国不仅是符合德国的利益的,而且也是符合苏联的利益的”。
    艾哈德说,“亲自了解赫鲁晓夫,亲自估计他的情况和他的性格对我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艾哈德说,“在美国大选以后”,各国政府首脑应当讨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的结构和战略的问题。
    他又说:“我愿意在法美之间进行斡旋。”他接着说,“看见戴高乐总统同约翰逊总统联合起来并不是使我害怕的事情。这是希望,这样就容易实施法德条约。”
    关于国际关系中的这一方面,艾哈德说,不应当把法德关系目前的情况“加以渲染”。
    他说,如果法德关系不顺利,那就不可能有欧洲政策。他说,“我对法德关系在欧洲和世界范围内加深是毫不怀疑的。”
    他说,实现欧洲统一的努力“应当从六国开始,但是从长远说来整个自由欧洲必须统一起来以便使世界看到欧洲的一体化的面貌。”
    关于重新开始欧洲统一计划的前景问题,艾哈德主张根据比利时外交大臣斯巴克的建议规定一个过渡时期。这就意味着建立一个委员会和举行总理级和外长级的定期会议,以待批准最后条约和解决有关合并六国的三个组织的执行机构的欧洲议会的权力的问题。
    欧洲政治统一从一开始就应当在六个欧洲市场国家的参加下实行,它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向所有国家、特别是向欧洲自由贸易区开放的欧洲。
    艾哈德说,他建议的关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政府首脑会谈开始时应当是双边会谈。他接着说,他仍然赞成多边核力量。
    他说,西德对人民中国和南越的政策不变。
    艾哈德说,他可以考虑同中国交换一系列商品,但是不互设永久性的商务和外交代表团。
    他说,他同意美国对越南的政策。
    【合众国际社波恩二十五日电】艾哈德要求德国人民在赫鲁晓夫预计于明年初来访问时对这位俄国领袖要有礼貌和尊重。

英报报道:在美资大量侵入西欧的情况下欧洲工业家也向美国提出挑战

    【本刊讯】英国《卫报》十一日自巴黎报道:
    在过去三年中,每月平均有七个美国公司在西欧开设工厂。一千个美国最大公司有七百个已有工厂在西欧(主要是在共同市场国家)。
    如果在几年以前美国这种渗入就会使欧洲的工业家,特别是法国的工业家要求保护了,但是现在他们却想到要在一场全面的竞争中不仅在欧洲而且也在美国本土向美国人挑战。意味深长的是,要集中欧洲工业和财经资源来使这种挑战成为可能的要求居然由法国提出,特别是在它自己的讨价还价地位因为经济停滞而受到削弱的时候。
    同样意味深长的是,在肯尼迪回合中,法国和西德居然要求取消象美国“出售价格”这样损害性很大的贸易障碍。按照这一做法,对输入美国的欧洲货物征收的关税不是以实际出售价格为基础的,而是以这些货物在美国制造的价格为基础的。
    肯尼迪回合似已间接对欧洲有利。由于看到了美国人如此急于要进入欧洲市场,欧洲人也就意识到他们自己广阔市场的潜力了。
    一百家共同市场最强大的工业企业的产量增加了百分之七点八,这表明了欧洲的情况。汽车生产上升百分之十二,石油公司销售数字增长了百分之十一,而化学品和电气品制造商产量增长百分之九。
    然而,金属工业只上升百分之二,煤的产量略为下降。
    据这里指出,共同市场的十家较大的公司中没有法国的公司。
    同时,美国对西欧的预言仍然是令人鼓舞的。到一九七五年,西欧的产量将达到六千亿美元(比一九六○年增加百分之九十),而生活标准将达美国水平。据预测,一万六千二百亿美元将投到新工业、机械和公共工程中去,而五千四百五十亿美元将用于住宅。

法国同西德协议联合制造全能运输机

    【法新社巴黎二十五日电】法国和德国今天宣布签署了一项关于联合制造全能运输机最后阶段的新协议。
    协议规定制造一百六十架飞机,其中一百一十架由西德政府制造,五十架由法国制造。
    【德新社巴黎二十三日电】这里今天宣布,法国和西德的军事演习将从十月二十七日到三十日在布列塔尼的基布隆半岛举行。

法报谈西德内部矛盾和艾哈德的犹豫

    【本刊讯】法《世界报》二十六日以《艾哈德的犹豫》为题发表社论,摘要如下:
    虽然艾哈德在星期五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谈的问题都是谈外交政策的,可是,他的谈话远不是谈给德国盟国各首都听的,而是说给波恩的朋友或敌人听的。
    事实上,在艾哈德谈话的背景上,在听他谈话的人的心目中,却有许多问题在萦绕,这些问题是几个月以来各个反对派的领袖多少有些气势汹汹地向他提出的。每个党、甚至基督教民主联盟也都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有权要求艾哈德说明他的失败和他的意图。前总理阿登纳以一种有讥讽意味的沉默来看待他的继承者,他就是叫他的继承者当心的活的提醒人,因为继承人已终于松懈了。
    在艾哈德政府下,德国外交的主要结果,可能是签订两个德国间的通行协议。
    艾哈德使用了一个费解的词,来表明自己是既反对又亲“戴高乐的”。
    他所谈到的其他论点,也都有同样的含糊之处……艾哈德似乎是要致力于满足所有的人。但是,联邦共和国是否有足够的行动自由,在同一个时间内同时充当所有那些不大是寻求他的依附、而是寻求他的帮助的国家的好伙伴和好朋友呢?
    艾哈德的游移不定,反映了他国家的矛盾情况。

美国记者自欧洲报道:意法西德反美情绪日益增长

    【本刊讯】美国《华盛顿明星晚报》十二日罗马消息:
    欧洲正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国的竞选运动上。
    自从上次大战结束以来,我们对意大利进行了大规模的援助,然而现在这里出现了日益增长的反美情绪。反美情绪不是表现在意大利政府具体行动中,而是可以在意大利普通老百姓中觉察到。现在很难找出其根源。
    法国人对于我们在法国核威慑力量问题上的顽固态度感到恼火。但是戴高乐总统的怨恨更多的是在于我们在法德联盟中倒进了大量的醋。
    尽管艾哈德总理的政府完全顺从华盛顿的一切希望,在德国特别是在以前总理阿登纳为首的“戴高乐派”的日益扩大的行列中,现在出现了初期的反美情绪。这种情绪将发展到整个欧洲。
    我们的政策没有得到别人的了解,人们可以不只一次地听到这样的问题:美国知道它自己正走向何处或者它自己在国际上正在采取的是什么行动吗?

法《民族报》载文:要西欧出口商组织起来反对美国投资

    【本刊讯】法国《民族报》八日写道:“欧洲的出口商应当组织起来,反对美国的大量投资”。
    我们同美国的贸易收支的恶化,是令人不安的。
    在西欧建立广泛的经济一体,招来了美国企业。今天,在每一千家美国大公司中,就有七百家在欧洲有工厂,而三年以前只有四百六十家。它们的财政能力和先进技术使它们成功地实现了这种政策……这种政策今后要转向大陆欧洲,更确切地是转向共同市场。对美国公司自一九五八年一月到一九六三年八月在欧洲的活动(控制股价和转让制造特许证等)进行的研究证明,它们对法国的经济越来越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