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泰晤士报”鼓吹以联合国“托管”为名保持对非洲的殖民统治

    叫嚷联合国部队不仅要在刚果“恢复秩序”而且还要“维特秩序”;鼓吹给加丹加“较大程度的自治”;为比殖民者帮腔,说比在刚果保持基地是合法的。
    【本刊讯】7月26日“泰晤士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个新任务”的社论,摘要如下:
    联合国在刚果悲剧中陷得一天比一天深。
    已经产生了两个引起严重争执的政治问题。第一个是比利时的基地问题。安全理事会作出的一项决议要求比利时人“迅速”撤退他们的军队。这个决议可以有各种不同的解释。合乎情理的解释是,根据联合国部队能够保证比利时公民的安全的情况,比利时人应逐步撤退他们的军队。这样一个行动应是一个磋商和合作的问题,但是最后,对他们自己的人民的安全的判断,必须由比利时人做出。
    不幸,在给予刚果独立以前,比利时人同刚果代表缔结了一项未批准的协议,准许他们在那里保留某些军事基地。联合国对这个问题没有发言权,如果认为,安全理事会决议能够自动地取消这项协议,那就是在联合国没有管辖权的方面赋予它以专断的权力。
    甚至于牵涉更多的,乃是联合国在加丹加问题上的作用问题。不能把冲伯先生作为比利时的一个工具而加以勾消,即使他从比利时和其他欧洲人士方面得到了一些支持。一切证明都将表明,加丹加的分裂运动是有人民支持的基础的,不管冲伯先生可能处于怎样难堪的政治复杂情况中,他表明他比卢蒙巴先生更有能力领导一个胜任的继承政府。如果企图使用联合国部队干脆把他镇压下去,那将是联合国的一个严重错误。哈马舍尔德先生无疑将致力于更艰苦的任务,谋求在刚果两部分之间达成某种妥协,给予加丹加较大程度的自治。
    在刚果,联合国部队在那里不仅是要恢复秩序,而且还要在一切情况下维持秩序。将建立一种新形托管,联合国本身将不是站在一边去批评进行管理的国家。可以肯定,前殖民国家今天可能不会自己建议由它充任进行管理的托管国,大概没有一个国家会接受起这样一个任务。
    但是,如果联合国自己来承担这个任务,那将不得不从头建立一个庞大的新组织。
    刚果可能不是最终需要这样一种援助的唯一地区。由于非殖民化的过程的速度将加快。可能要从殖民保护下出现另一些同样没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事务的国家。

在刚果人民不断斗争下比政府表示将调回一批侵略军队

    【合众国际社布鲁塞尔29日电】内阁今天决定把目前在刚果的一万名比利进军队调回一千五百名。
    这是在今天上午内阁会议后由卫生大臣麦耶斯宣布的。他说,“由于联合国部队采取的安全措施,以及这些措施为保护比利时人所提供的保证,政府已经下令在今后几天内调回第一批军队一千五百名。”
    【路透社布鲁塞尔28日电】比利时国防大臣纪耳松今晚在广播中说,“比利时军队‘从各方面’收到了被围困在刚果的欧洲人要求救援的呼吁。”
    他又说,“我有理由认为,许多被隔绝的人们在遥远的地区等待我们救援。”
    纪耳松说,”我不能在未得到下列可靠的保证以前就让联合国的军队接替我们的军队:我们那慈善任务将立即全部由国际部队来接替。”
    纪耳松说,他昨天在布鲁塞尔把这件事告诉了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
    【合众国际社布鲁塞尔27日电】比利时政府今天对联合国秘书长哈马舍尔德说,从分裂的加丹加省撤出比利时军队的问题,只有在联合国使刚果的其他地方平静下来以后才能进行讨论。
    政府说,即使比利时军队离开加丹加,他们仍将留在刚果境内,留在比利时在基托纳和加米纳军事基地。
    外交大臣维尼说,“当刚果恢复和平时,基地的未来将由两国政府在双边的基础上进行讨论。联合国与此事无关。”
    维尼说,“比利时给刚果独立。它承认这个国家的统一,并且将继续这样做。如果这种统一采取刚果合众国的形式,比利时将予以承认,因为我们也将不纠缠到刚果的内部事务中。”
    维尼说,有几个刚果领袖不同意目前的政策。

毛里塔尼亚将在11月28日独立

    【法新社巴黎28日电】据可靠消息说,毛里塔尼亚共和国总理莫克塔·乌尔德·达达赫最近在巴黎逗留期间,得到了戴高乐将军的同意,他的国家将在11月28日获得独立。
    总理是在信中向共同体总统提出这个要求的。移交共同体权力的协定最好像马里联邦那样和合作协定同时签订。毛里塔尼亚位于摩洛哥和西非之间,它的面积为八十三万五千平方公里,人口五十多万人。
    只有毛里塔尼亚目前还没有要求改变它在共同体中的地位,这是宪法规定的。
    【法新社阿比甸28日电】象牙海岸国民议会星期三一致通过了关于批准7月11日签订移交共同体权力协议的法律草案。
    【法新社诺伏港28日电】达荷美立法议会星期三举行会议,通过了关于批准移交权力协议的法律草案。
    【法新社窝加多古28日电】上沃尔特议会议员星期三上午一致通过了关于向上沃尔特移交共同体权力的协议。

英下院抱怨说南罗得西亚的“安全”要由当地政府负责

    【路透社伦敦27日电】英协办、联邦事务国务大臣奥耳波特今天在下院说,凡是有关南罗得西亚的法律和秩序或内部安全的问题,都要由那个国家的政府负责。他说,联合王国的大臣们是没有责任的。
    【美联社伦敦27日电】英国政府星期三迅速拒绝了这样的要求:它使用它的权力停止发生骚乱的南罗得西亚的宪法。
    前南罗得西亚总理托德在星期二晚上给英联邦关系大臣霍姆伯爵的一封信中还要求英国派军队到这个殖民地去保持白人和非洲人之间的和平。
    【法新社伦敦27日电】工党殖民地事务发言人卡拉汉今天指责南罗得西亚政府要对目前这个领地的骚乱负责。卡拉汉在下院发言时,要求政府通过高级专员“说明,南罗得西亚政府逮捕要求起码的政治权利的非洲人的行动是挑衅性的,是挑起了目前的骚乱而不是帮助制止它”。

英“每日电讯报”叫嚷在刚果建立“松弛的联邦”

    【本刊讯】“每日电讯报”7月27日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是:“保持刚果完整”,摘要如下:
    凡是承认刚果共和国的国家都承认它是一个以卡萨武布为总统和以卢蒙巴为总理的单一国家。就是在这一基础上才要求联合国干涉。但是承认的正常标准是有效的政府,在这一点上,卢蒙巴先生和他的同僚们从一开始就未能做到;联合国的干涉本身就是国际上承认他们无力做到这一步。因此,某些国家的政府以及国外的很大一部分舆论同情加丹加分裂主义者的愿望,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加丹加省的确有一个它自己的有效政府。
    目前刚果的疆界是殖民的产物,不一定符合这些疆界内各部族的愿望或最大的利益。为什么某些这些部族——
    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不应该分离出去参加边界对面他们的同族,或者独立自主地追求他们的命运呢?小的自然单位比大的人为单位可能更适合今后非洲建国的形式。
    看来承认加丹加自治的理由必然是很充分的。省长冲伯先生指望西方给予同情,在依靠比利时军官和顾问方面,他不过是做了卢蒙巴先生所希望做的事情——如果刚果士兵不曾哗变的话。
    建立一个独立的加丹加就会产生挽救比利时在刚果的利益的最大希望,这一事实也不能成为自由舆论应该拒绝这一主张的充分理由。
    应该对加丹加作出的让步——以此作为保持刚果团结的代价——就是一种松弛的联邦制度,冲伯先生从一开始就提出了这个要求。这也是总统卡萨武布的目的。只有卢蒙巴反对。

“泰晤士报”介绍冲伯

    【本刊讯】“泰晤士报”7月13日刊载了题为“放大睹注的非洲领袖”的一篇文章,摘要如下:
    冲伯目前是加丹加强有力的人物。
    冲伯习惯于冒险。他42岁,出身于隆达族大酋长姆瓦蒂安武皇族家庭,隆达族是中非最大的部族之一。他同大酋长的女儿结婚,生了十个孩子。他小时就离开了他在伊利沙伯维尔以北的村庄,进了一个监理会的教会学校,一直受教育到初中水平。他的父亲是一个大商人,在伊利沙伯维尔内外拥有许多店铺和一家欧洲人旅馆。他离开学校后就承继了父业。可是,几年以后,买卖垮了,冲伯改行搞政治,他拥有比属刚果公民证,和担任伊利沙伯维尔非洲商会主席。在1956年,他成为隆达部族协会主席。不久,冲伯就走上舞台成立了科纳卡特党,自己当选为总主席。
    冲伯在他整个的政治生涯中没有坐过牢,大概因为虽然他支持非洲民族主义,却从未反对欧洲人。他宣称他是比利时人的朋友。冲伯不愿参加最近刚果国民议会的竞选,而宁愿在省议会中当选。毫无疑问,他有一种狡猾的想法:他将领导省政府,可是不仅如此。
    自从刚果即将独立以来,冲伯就主张加丹加在很大程度上自治,同中央政府结成松散的联邦联系。一个时期以来,甚至在独立以前他就已准备好加丹加独立的声明。

阿“人民之声报”再次揭露南修正主义者

    指出不对修正主义进行彻底的揭露就不可能胜利地揭露帝国主义本身;南修正主义集团已完全成为为帝国主义效劳和反对各国人民的最危险的敌人和最富侵略性的支队。
    【新华社地拉那26日电】阿尔巴尼亚“人民之声报”26日以“说你是跟谁走的,让我告诉你是什么人吧”为题就丘吉尔、狄龙访南斯拉夫发表评论。
    评论说,“每天都有很多新的事实说明南斯拉夫修正主义集团已完全跪倒在帝国主义的膝下。最近当代两个最疯狂的反共头子丘吉尔和狄龙访问了南斯拉夫,他们和铁托及其随从就有关‘南斯拉夫经济发展’和就‘国际政治问题’进行了‘十分亲切’的会谈。南斯拉夫修正主义的报纸和资产阶级报纸满意地发表消息说,在修正主义头子铁托和反共头子丘吉尔之间进行了‘十分亲切’的会谈、互相‘谅解’和‘复活了战时的友谊’。”
    评论说,“铁托能向他的老朋友提出什么样的保证,以致使这个疯狂的反共头子如此高兴呢?除了继续进行叛变和反对马列主义、反对共产党和工人党间的国际团结的恶毒阴险活动外,还能有什么呢?狄龙也和南斯拉夫修正主义头子进行了‘十分有益’、‘亲切的’会谈,他同样也感到‘十分满意’”。
    评论指出,“丘吉尔和狄龙都不公是到南斯拉夫游览的,一切都是按照一个经过仔细研究后的计划很好地配合进行的。帝国主义在欧洲、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在一切由于被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蹂躏而正在燃烧着的土地上,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现代修正主义的帮助,首先是南修正主义的帮助。”
    评论接着说,“另一个使人注意的事实是,正是在艾森豪威尔签署宣布所谓‘被奴役国家周’的文件,从而悍然侵犯各国人民自决权和粗暴地干涉各国人民内政的时候,铁托修正主义集团怀着极深的感情和艾森豪威尔来反对我们各国和各国人民,同反动政策的最坚决的拥护者丘吉尔和狄龙拥抱,这是很自然的事。正如丘吉尔自己所宣传的,铁托集团和这一政策的制订者之间的联系在战争时期就已存在了。从那时起帝国主义和国际资产阶级在反对苏联和整个共产主义的斗争中就一直支持铁托的反马克思主义集团。正如今天艾森豪威尔和美帝不仅在反社会主义国家、反社会主义阵营、反对我们各国和各国党的斗争中得到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的积极支持,而且也在反对世界上任何反帝运动的斗争中得到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的积极支持一样。”
    评论在谈到今天在南斯拉夫公开地谈论新的改组计划包括新的外汇改革使南斯拉夫经济同西方资本主义市场更加具体地联系在一起后说,狄龙和铁托在会谈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狄龙赞扬铁托分子在经济方面为同资本主义各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而作的新努力。说美国“特别”关心南斯拉夫的经济发展,说美国怀着“特殊的”同情注视着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为解决许多困难问题,特别是在经济方面的困难问题所作的努力。说美国很满意同南斯拉夫的“合作”,特别是很满意南斯拉夫使用“美援”的方式。最后他宣布说,根据就南斯拉夫施行外汇改革计划所进行的会谈结果,南斯拉夫将“得到美国的必要的支持”。
    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破坏活动,破坏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各国人民民族运动的阴谋,破坏社会主义阵营和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团结的企图,使南斯拉夫修正主义成为为帝国主义效劳、反对建设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各国人民、反对为争取和平而斗争的各国人民的最危险的敌人和最富侵略性的支队。所以揭露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的斗争是反对准备发动新战争、反对美国侵略集团的斗争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评论最后说,”铁托同丘吉尔、狄龙和世界资本主义的其他领袖的非常亲密的友谊及其同美帝的联系,无可辩驳地证明了南斯拉夫修正主义者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对于保卫世界和平是个巨大的危险。不对修正主义进行彻底的揭露也就不可能胜利地揭露帝国主义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