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阿登纳抵巴黎并同戴高乐开始密谈

    【美联社巴黎29日电】西德总理阿登纳星期五抵达这里,以在周末在戴高乐总统的别墅中举行秘密会谈。
    陪同阿登纳的有西德外长勃伦塔诺。
    戴高乐同阿登纳举行的第一次会谈长1小时25分钟,只有一名翻译在场。两人将在今天下午再度会晤。
    阿登纳返国的确切日期还没有规定,这将视明天举行的会谈情况而定。阿登纳发言人叫嚣反苏
    阿登纳的发言人今天在这里对记者们说:“这是一次像以前几次那样的工作会议。在德国方面,我们觉得会议是在非常有利的情况下开始的。
    “它表明,西方并不想让苏联在美国大选期间可以自由自在地采取各种外交主动。
    “如果莫斯科幻想会听凭存在一个让他们进行活动的真空,这个幻想已经被除今天的法德会谈以外的其他因素所打破。美国政府自己已经表明,它在国际方面将继续存在以使持续性不致中断。英国首相给赫鲁晓夫先生的信中表明,我们的英国盟友在这一点上同样具有决心。
    “西方具有活力和决心的其他迹象包括:终于能够使古巴问题提交美洲国家组织。联合国组织对刚果进行的有效的干涉是另一个迹象,表明情况并不象某些评论家不禁会想起的那样糟糕。
    “我们认为,这次法德会谈是整个西方的政策具有活力和决心的一个迹象。”
    阿登纳发言人说,如果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的任何盟国,或是欧洲经济集团的任何其他成员国对戴高乐—阿登纳会谈感到有任何疑虑,那是非常错误的,发言人说,“因为任何决定当然只能由一切有关国家共同作出。”
    发言人说,会谈并无议程,无疑的,国际局势中的一切方面都可以谈。
    但是有理由认为,会谈中主要是两个问题:
    一、进一步发展欧洲机构。二、研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之间共同形成的舆论。

西德报纸向法国施加压力

    【新华社波恩28日电】西德报纸今天对戴高乐和阿登纳的会谈发表评论,强调德法关系和法国要求领导权的野心。摘要如下:“法兰克福汇报”:在戴高乐的法国政策当中,要求获得大国地位是同实现欧洲团结的愿望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今天法国也知道只有在西德参加下出现的欧洲共同体内才能取得它(指领导地位)。
    西德在今天世界局势中是遭受危险最多的,那么它在德法会谈中的政治领导也就一再突出出来。尽管欧洲要依靠美国作后盾,但应在必要的欧洲自觉和这种依靠当中寻找平衡,这就是属于一再出现的德法会谈基本题目之内的。
    “法兰克福评论报”:现在问题是其他五个共同市场国家能否喜欢法国这种领导地位呢?是否阿登纳会由于戴高乐以在西欧范围内实现“有调整的德法合作的特殊的分量”向他招手,就会让戴高乐把他导向进一步放弃他的“欧洲思想”呢?并且把他自己的祖国屈服于法国的加强了的领导之下呢?

法「人道报」抨击法政府勾结西德

    【新华社巴黎27日电】安德里欧今天在“人道报”评德勃雷在国民议会作的关于外交政策的报告。文章写道:
    “这个演说证明,政府认为阿登纳具有良好愿望,说什么‘目前或今后的危险不来自德意志联邦’……
    “戴高乐政府幻想充当小伙计。它甚至准备加强同阿登纳已有的连系,据后者将同戴高乐将军会谈……
    “波恩政府是复仇主义者和旧纳粹分子云集之处……这对任何人都不是秘密……
    “西德主要利用法国军队的主要力量都用于阿尔及利亚殖民战争,正在重新成为小欧洲头一号的军事强国,这对任何人也不是秘密。15年前被盟军击败的希特勒军队的旧人员在联邦国防军中又担任了职务,联邦军在我国拥有基地、美国还要供给它核弹头的北极星火箭……”
    安德里欧在社论结束时这样说:
    “人们将会指出,阿登纳始终站在冷战和反苏十字军的第一列,声言要毫不动摇地反对裁军和国际缓和。
    因此,如果他坚持反苏和‘力量均衡’的旧理论那就只能重蹈1940年引向灾难的复辙。
    “正如历史足够清楚地证明的那样,‘力量均衡’政策必然要以军备竞争为出路。从现在起,这一政策将把法国引向支持德国军国主义复活,并把数千亿法郎用于建立法国原子打击力量上面。这就背叛了法国与和平的利益。”
    【路透社巴黎29日电】巴黎报纸很重视戴高乐—阿登纳会谈,“震旦报”的标题是“会谈可能是欧洲的一个转折点”。

古巴「七·二六运动」驻委负责人被刺

    【美联社哈瓦那28日电】卡斯特罗总理的7月26日运动星期四提出抗议,认为星期三加拉加斯警察枪击该运动的委内瑞拉领导人的做法是一个“野蛮的袭击”。
    一项由古巴革命运动对外关系秘书签署的声明说,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究竟应该由谁对击伤安德烈斯·科瓦·萨拉斯事件负责,但是“大家都知道,反革命分子(大多数是从我们的法院逃出去的避难者)正在委内瑞拉活动”。
    声明敦促委内瑞拉政府把居住在委内瑞拉的反卡斯特罗古巴人驱逐出境,并要求迅速就这一案件澄清和给予那些应负责的人以惩罚。
    【合众国际社哈瓦那28日电】据说,共和国总统多尔蒂科斯和外交部长劳尔·罗亚研究了来自加拉加斯的关于科瓦死亡的通知。
    【新华社加拉加斯27日电】“7月26日运动”驻委内瑞拉总联络员安德烈斯·科瓦出生在古巴的哈瓦那,已取得委内瑞拉的国籍。
    【美联社哈瓦那27日电】此间外交人士今天推测,委内瑞拉警察谋害卡斯特罗7月26日运动代表的企图扩大了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裂痕。
    卡斯特罗总理和贝坦科尔特总统之间的友好关系近几个月来似乎在趋向冷淡。
    关系已经达到两国大使都被召回进行“协商”、只留下商务参赞负责两国大使馆工作的那种地步。
    此间人士说,卡斯特罗取得苏联原油供应的决定大大地触犯了贝坦科尔特和他的政府。
    委内瑞拉是向来供应古巴石油的一个国家。
    此间的一些拉丁美洲外交家对卡斯特罗昨天在马埃斯特腊山的讲话、特别是对他讲话中的某些部分感到“很不安”,据一位大使说,卡斯特罗在这些讲话中“公开地宣布了把他的革命输往其它拉丁美洲国家的计划”。

委总统诬蔑苏联“干涉”拉美事务

    【新华社加拉加斯28日电】加拉加斯“环球报”今天转载了委内瑞拉总统贝坦科尔特对美国“纽约时报”发表的声明全文。贝坦科尔特在声明中说,大陆上的各民主国家“应该一致有力地对苏联说,请您把手从美洲缩回去。”根据“环球报”转载的这篇声明,贝坦科尔特还诬蔑苏联部长会议主席赫鲁晓夫“干涉”美洲事务是引起拉丁美洲国家深刻不安的原因。他还说,美洲国家组织应该对多米尼加政府采取有力的措施。

危地马拉出面向泛美组织诬告古巴

    【美联社华盛顿27日电】危地马拉大使卡洛斯
    ·阿莱霍斯今天说,他向泛美和平委员会呈交一份关于古巴在危地马拉活动的新的报告。
    据猜测,这份报告谈到最近危地马拉城的游行示威,这些游行示威得到古巴金钱的资助。

哈瓦那大学又清除一批反动教授

    【合众国际社哈瓦那23日电】哈瓦那大学新的最高校务委员会今天又解雇了三十二名违犯纪律的教授。大学的助理学监也被驱逐。
    这次新的解雇使政府控制的委员会在夺取大学领导权以来开除的教职员总人数达到九十四人。在此之前,亲卡斯特罗的学生联合会的学生曾抗议说,教授们的教学是“反革命的”。

古巴增设学校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23日电】古巴教育部长阿曼多·阿特昨天到达里约热内卢,他是前往几内亚参加国际教育工作者会议路过这里的。他发表谈话说,古巴政府已经办了一万五千个新班,并且在一年当中把常设学校指数提高了40%。

肯尼迪再次鼓吹增加军费加紧扩军

    【路透社海恩斯堡28日电】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肯尼迪今天要求增加防务费用,并警告说美国在军事进展方面有落在共产党国家后面的危险。
    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必须加强我们的武装部队。我对美国在军事力量方面同苏联和共产党中国的相对地位不满意。”
    他说,对美国目前的武装力量是无可怀疑的,但是除非立即采取行动,否则美国就有不知不觉地沦于次等地位的危险。
    他说:“共产党人最近表现了敌对的和好战的态度,是因为他们认为力量的对比正在倒向他们那一边。”约翰逊公开承认美两党
    反共好战完全一致【合众国际社得克萨斯州约翰逊城28日电】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约翰逊和共和党政府情报首脑今天表示,在共产党在世界出事地点压力增加的时候,两党是团结一致的。
    约翰逊在参加一次秘密会议后同中央情报局局长杜勒斯一起出来。他说:“必须清楚表明,美国在对付共产主义时并无分歧。”
    他又说:“在这个国家里并无主战的政党或主和的政党。”
    杜勒斯说:“我们谈到了外交事务的一切地区,特别是像古巴、刚果等严重地区。”美国建立洲际导弹基地
    【美联社怀俄明州夏延24日电】美国空军正在这个西部的不毛之地建立自由世界的最大导弹设施,并且希望在几个星期之内就能够发射洲际武器。
    计划要求在一个月的光景把第一个中队移交给战略空军司令部,随时可供作战使用。

美报介绍肯尼迪家族

    【本刊讯】“华盛顿邮报”7月6日发表皮尔逊一文,题目是:“肯尼迪的财富多过洛克菲勒”摘要如下:
    共和党也罢,民主党也罢,钱,在美国政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参议员肯尼迪即使有十分的魅力和十分的精力,如果没有万贯家财的话,今天就不会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角逐者中名列前茅。他会同明尼苏达州药剂师的儿子汉弗莱有同样的命运——退出竞赛,措资偿付他在竞选运动中所欠的费用。
    肯尼迪的财产大大超过洛克菲勒家族、亨利·福特家族、普尤家属、哈里曼家属和惠特尼家族。、“幸福”杂志把约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参议员肯尼迪的父亲)列为美国第十二大家族,估计拥有财产二亿至四亿美元。
    现年七十二岁的老约瑟夫,是从经营剧院、苏格兰威士忌、房地产和华尔街的股票投机组织中致富的。
    本作者从约瑟夫·肯尼迪担任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主席起就认识约瑟夫·肯尼迪,至今已有二十八年,并且曾报导过约瑟夫曾为美国政府做了许多好事情。他做得最糟糕的事是担任驻伦敦大使,他在那里对希特勒表示了迁就。
    约瑟夫对他的家属非常关心。杜鲁门曾说过:“叫我伤脑筋的不是教皇,而是那个‘爸爸’。”他会一分钟也不迟疑地把他的力量投入政界的幕后舞台——如打电话给加利福尼亚州长布朗为杰克(即参议员肯尼迪)拉拢代表,又如要求他认为不公平地对待了杰克的电视经理人员撤消原意,或者在关键性的预选时刻老是打长途电话给西弗吉尼亚州的报纸编辑们,次数之多使人厌烦。当他的在“细长人”中担任主角的女婿彼得·芬福德为自己的前途发愁时,老约瑟夫拿起电话告诉米高梅电影公司的沃格尔应该怎么做。
    约瑟夫·肯尼迪在新政时期是罗斯福最大的财政支持者之一和反对禁酒的人。在禁酒运动结束后,他赢得了最大的好处——梅格—海格公司美国经销处。因此,杜鲁门曾对康涅狄格州前参议员本顿说:“别喝苏格兰威士忌,还是喝巴本威士忌。你每次喝苏格兰威士忌,那钱就跑进约瑟夫·肯尼迪的腰包了。”。”

合众国际社报道资本主义世界对艾森豪威尔的挑衅建议反应冷淡

    【合众国际社伦敦27日电】艾森豪威尔总统向俄国提出的举行一次全球公民投票的挑战的消息,今天在世界各国首都的报纸上发表时刊上了横贯全页的大标题。但是最初的外交界的反应是有保留的。
    从东京一直到巴黎的报纸都在头版用大字标题报道了这个挑战。然而外交界的反应不是不愿表明态度,就是表示怀疑。

合众国际社传拉美青年代表大会发生意见分歧

    【合众国际社哈瓦那28日电】第一次拉丁美洲青年代表大会的亲共组织者今天竭力设法避免在限制辩论和对自由交流思想上所加的其他限制上发生公开的分裂。
    分裂发生在昨天晚上当委内瑞拉的社会民主党代表退出的时候。他们是在代表大会的官员们拒绝保证在辩论中有“绝对的自由”和公开发表会议进展情况之后采取这一步骤的。
    据信,另外一些代表团也同样在考虑退出,虽然没有迹象表明这样情绪在目前有多么强烈。
    【合众国际社哈瓦那28日电】由古巴发起的左倾的第一次拉丁美洲“青年代表大会”陷于争吵之中,这发生在会议预定正式开幕前才数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