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北京──既庄严而又骄傲的首都

    【本刊讯】巴黎“战斗报”4月27日至5月15日连续刊载了埃杜阿·加里克访华后所写的报道,第一部分共16篇,约五万字,题为“中国,伟大的强国”。本刊现摘要选登其中一部分。北京变成现代化首都了
    北京既是中国人民最敬爱的首都,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首都。
    我们今天还是倾向于低估遥远的大陆上劳动群众的力量吗?只需十年——这对于这个有几千年历史的国家是很短的一瞬间——就不仅清除了中国旧社会所依据的那些原则,而且不顾一个象我们这样工业化的世界的反对而改变了亚洲的秩序。更令人不安的是由马克思和列宁的原则所带动的世界最大国家人口泛滥。
    ……领导这个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国家只花了十年,加上四十年的革命考虑和经验,却产生了纯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这个既庄严而又骄傲的首都可以觉察到这一点。北京这座消费城市正变成生产城市、科学和文化的城市。北京不再是一个行政中心,而是一个工业中心,这使得它成为全亚洲的模范都市。人民城市上海
    ……这种工业化的政策不仅改变了就象我们所见到的乡村的面目,而且还改变了大城市的面貌。在城市中心的边缘建筑了构成新区的工人城,建筑起的公共建筑和住宅达五亿二千八百万平方米。这种城市的转变在中国所有的城市里可以看到,并且在中国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上海特别显著。
    上海曾经是一个典型的自由大都会,有着完整的社会上层结构(繁华和诱惑),可是今天已经变成无产阶级的堡垒。
    基希和斯赞迪希所谈到的神秘的中国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再也没有烟馆,再也没有传呼女郎,再也没有扒手,再也没有暗杀事件。所有的土匪和妓女都改造了。

法记者乌尔曼评述上海的新面貌

    【本刊讯】黎巴嫩“时代报”不久前连续刊载了法新社前驻北京记者乌尔曼以“上海,第十一年”为题所写的一篇特讯,摘要如下:
    “社会主义阵营”最大的城市背叛了它的“资本主义”过去
    “解放前”,“解放后”;在中国其他的城市中,这种对比都没有这样鲜明。因为我们正处在这个“过去”曾是亚洲资本主义最大的都市和最象征性的地方。北京领导人在执政之后十一年,仍尽一切力量使以爱闹事闻名的上海人忘却被认为是耻辱的过去。
    在今天,这种过去只剩下了这些:外滩和它的摩天大楼,前西方领事馆紧紧关着的百叶窗,南京路和它数不清的商店,它们橱窗布置的艺术使来自简陋的北京的旅客感到惊讶,过去“西方资本家和中国买办”居住的、现在成为政府干部宿舍的红砖花园洋房,和“大世界”,从前“大世界”是“妓女和扒手”的出没之所,而今天劳动人民可以到这里来,既不用怕口袋被摸,也不用怕几乎空空如也的钱包被人扒去。仅仅在城市里就有七百万人口,总共有一千万人口。
    可是这个过于狭小的范围正向四面八方发展。现在不应再在南到黄浦江,西到旧城墙,北到浙江路,东到苏州河这一范围中去寻找真正的上海了。
    应该在这个城市四周广大郊区的十一个“工业中心”——那里纷纷建立了新工厂——和周围农村的“人民公社”中去寻找革命十一年后的上海,上海周围的农村已被划归大上海市区,毫无疑问这主要出于政治原因而不是行政上的原因。“华人与狗禁止入内”
    过去以“百老汇”著称的上海大厦在这里起着巴黎铁塔或帝国大厦的作用。在前面,长达三十多米的一根旗杆上牢牢地挂着一面“英国国旗”。英国领事馆或许是把过去和现在联在一起的最后联系。
    再向西走到外滩的另一端,前法国总领事馆正在等待有问题的开放,里面住着一位勉强被容忍的“领事代理人”,可是他没有任何官方地位。所有这些有一些破旧的巨大大厦中都设有一些银行、保险公司或航运公司。其中有些企业在上海留下一位代表,他主要充作人质。
    这些剩留的人物几乎每天在替他们留下的最后一个俱乐部中碰面,与其说他们交换新闻,不如说他们交换回忆。
    我的向导在上海大厦顶上指着江边上的一个正对着这个英国领事馆的公园对我说,从前那里挂着一块布告牌,写着禁止“狗与华人”入内。他自己很年青没有看到过这个布告牌,可是对所有人民来说,这种回忆成为了外国人在他们的国家制订法律的时代的象征了。同梵蒂冈无益的会谈
    我既在中国天主教的发源和中心地上海,因而我曾要求当地外事局让我访问一所教堂,和会见一位神父。人们对我说:“这不是我们的事,你可以随便走进任何教堂,如果神父同意和你谈话的话,我们看不出有什么不好。”
    于是我就“随便”走进徐家汇天主教会的一个教堂,我看到一位很愿意谈话的神父。
    在下午,这个大教堂几乎是空无一人。到处都有着插满花的花瓶,门上挂着一分天主教日历,一切都很有秩序,并没有像到达厦门的难民所说的那样,把毛泽东的肖像代替了圣母像。
    我问到:“你们是否打算奉行分裂的宗教?”
    曹神父回答说:“恰恰相反,我们认为中国天主教是真正的天主教。我们奉依圣法,我们是爱国者,我们保卫我们的国家”。随后他向我这个法国人请求原谅之后,就开始猛烈攻击上海的外国传教士,其中大多数是法国人。
    可是在中国,尽管有一些惊人的成就,它从没有征服广大的人民群众,天主教受到一种比分裂派更严重的危险的袭击:纯粹和完全的遗忘。(文内小标题是原有的——本刊编者注)

合众国际社社长妄谈香港前途问题

    【合众国际社香港6月28日电】(合众国际社社长巴塞洛缪)中国大陆到本世纪末将有十亿人口。
    指导香港的命运的人今天在这里向合众国际社记者提出了供西方考虑的这个严肃的想法。
    香港本身的前途问题并不是香港领导人员在目前关心的主要问题。本记者向一位高级政界人士说,“你一定对西方这个城市的永久地位有信心,这个城市看来是由于共产主义世界的容忍而存在的。”
    要求不要发表姓名的这位英国行政人员说,估计今后的政治发展并不是目前的主要责任。
    一位英国报纸的主编简洁地评论了西方永久控制香港的问题。他说,“只要有钱的中国人继续投资,一切都是顺利的。如果他们停止投资,那么大家就看到风暴警告信号了。”
    现在还没有迹象表明在建筑公寓和大的现代办公大楼方面的紧张活动有所减少,港口的活动也没有减少,各国的船只都竞相在港内停泊。

香港“新晚报”载文揭露:美中央情报局加紧推行“两个中国”阴谋

    【本刊讯】香港“新晚报”在美“新闻周刊”透露美中央情报局推行“两个中国”阴谋以后,载文揭露美国这一阴谋活动由来已久,现将该文摘要如下(小标题是原有的):
    美国“新闻周刊”在最近一期刊载了美国中央情报局有一个团体在台湾搞“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运动,这个消息告诉我们:在艾森豪威尔“访”台之后,美国的倒蒋活动确乎是加强了,特别是“第四势力”的嚣张值得注意。“第四势力”、即当初美国要汉奸廖文毅“领导”的“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运动。(美国视国民党为中国的“第一势力”中共为“第二势力”、反蒋反共者为“第三势力”,另外再搞一个台湾籍人反蒋反共的“第四势力”)。
    市间早传廖文毅已来港活动反蒋。早已有之而今为烈
    至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倒蒋,远在1945年日本投降后就开始的了。美国对台的野心分公开与秘密两面,公开的是“美援”(包括“经援”与“军援”),秘密的就是“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运动(即“台湾本地人运动”或“台湾土著运动”),而目标则一:把台湾割裂于中国领土之外!
    1945年日阀投降,美国在军事上“出力”之外,暗中进行“台湾民意测验”,自翌年一至四月,由美驻台副领事卡尔、情报组长摩根上校伴同日籍译员访问各阶层的台湾人谈话,自“出生”问题问到学历经历,才在“对国共问题的看法”及“台湾的将来”二题上大做文章,结论是“台湾人愿意由美国托管”!
    1946年5月,台省首次参议会开会时,参议员大喊“打倒贪官污吏”,不久“纽约时报”及上海“密勒氏评论报”竟刊出评论,说:“如果台湾实行公民投票,台湾人首先选择美国,其次选择日本,决没有人选择中国”。至“二二八”事件后,美国的吞台阴谋就公然暴露了!在港活动十有余年
    美国的“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阴谋,正式在香港“开档”时,为1947年“二二八”之后。据1948年2月15、16两日,星洲“南侨日报”载:香港美国总领事馆中,有个叫做“曾博士”的华籍情报员,于“二二八“时曾捏造“台湾民主联盟”,并以该联盟主席名义向联合国通电,最后说:“我们有自治政府和直接受联合国组织监督的权利”之后便风风雨雨,由那个臭不可闻的廖文毅出面,一直搞了十几年,最近速“中央情报局”都如麻疯之露面了。

美「新闻周刊」的报道

    【本刊讯】美国“新闻周刊”7月11日报道如下:
    亚洲:从汉城到新加坡的美国官员都在抱怨说,愈接近选举,他们愈不能肯定地依靠华盛顿的政策指示。例如,在福摩萨,中央情报局的一帮人正努力建立一个“当地的台湾人运动”作为将来可能代替蒋介石总统的替代物。然而似乎没有人知道,中央情报局这些努力是否得到国务院的支持。

美正加紧掠夺和控制台湾经济

凯萨公司将在台设立一钢铁厂
    【中央社雾峰21日电】建厂厅长林永梁今天在省议会表示,美国凯萨公司已有意投资在台湾设立一贯性作业的钢铁厂。
    据悉此一钢铁厂的规模相当大,需要资金约两千万美元,计划每年可生产钢铁十六万公吨到二十万公吨。
    据一位专家说,该厂设立后,最成问题的是电力的供应,他说政府将和凯萨公司洽商在建厂同时建立一个电厂,由自身供应电力,至于工业用水的问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夏威夷凤梨公司正活动向台投资
    【中央社台北23日电】美国驻华大使馆商务官简新猷和中国农村复兴委员会植物生产组组长张宪秋博士23日在台北西区扶轮社演讲凤梨工业。他们都认为台湾的凤梨工业如能与美国夏威夷凤梨工业的资本间技术合作,前途是很有希望的。
    简新猷说,夏威夷凤梨公司要到台湾来投资的最重要原因,就是因为目前世界上的凤梨市场已经是求过于供,在夏威夷能够种凤梨的土地已经完全被利用了,夏威夷的凤梨生产也可以说已经达到了饱和点。美国氰氨公司决定在台设厂
    【中央社台北24日电】美国五大著名制药厂之一的美国氰氨公司执行董事鲍根和远东区经理司高脱两人于24日飞到台北,具体商谈在台湾投资制造抗生素药和作饲料用的氯化四莹霉素或称“K12921CK”。
    美国氰氨公司将运新式机器及原料来台湾投资。
    据台糖公司说,美国氰氨公司和台糖公司已定于29日正式宣布台湾氰氨公司成立。
    台湾氰氨公司预定在成立一年内,即可生产一种抗生素的养猪饲料“欧洲罗肥”,在一年半内即将生产金霉素和铂霉素药品。

日“产经新闻”报道:美帝走狗廖文毅在日本的活动情况

    【本刊讯】日本“产经新闻”3月4日在第10版上以半版的篇幅刊登了一篇有关美帝国主义走狗廖文毅等在日本进行卖国阴谋活动的消息,摘要如下:
    2月27日下午,在东京、名古屋、神户、姬路、广岛、福冈、小仓等大城市举行了“二·二八革命十三周年和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成立四周年”纪念会。东京的纪念会是在东京都中央区新富町三之十七号泰西大楼一层的“奥斯陆俱乐部”内举行的。
    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就在这座楼的第四层上。当然,他们并没有得到国际上的正式承认,但是,他们有地下组织,要使台湾回到台湾人的手里。廖总统为了建立台湾独立党,曾经煞费苦心。他说:“在几年以前,我还一直认为不使用武力,台湾是不能解放的,可是,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我认为台湾独立的日子不远了。”
    廖博士的台湾独立理论已经在他所著的“福摩萨主义(台湾民本主义)”一书中说明了。他说:“国府和共产党中国认为由于台湾人和支那人是同一民族,所以台湾必须是支那的一部分,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我想一个国家的独立或两个国家的合并不能根据民族的不同或相似来决定,而目前应以政治论和经济论为依据。目前在台湾实行的政治并不是台湾人所愿望的政治,经济政策也不是为了台湾人民群众的福利。我们主张应该按照联合国宪章的原则通过自由选举来使台湾独立。”
    简文介以更激烈的口气这样说:“蒋政权的命运已经到了(我们)不发一言也要垮台的时候了。反攻大陆的梦已经破灭,带来的军队都变成老兵了,所有的壮丁都是台湾人。”
    每年,临时政府都办理要求联合国承认台湾独立的手续。
    对于这种情况,据说国民政府方面在1955年以前采取过坚决镇压的方针,曾经悬赏两万美元,要廖博士的头,并且把那些搞独立运动的人列入黑名单,但是,从1956年起,国府方面改变了手法,特务也专门设法分裂独立党的内部,改而采取收买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