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联合国安理会开会讨论刚果局势

    【路透社联合国20日电】安全理事会今晚举行会议讨论刚果危机发展的情况。
    比利时外交大臣维尼乘飞机到达这里,参加今晚的会议。参加会议的还有刚果政府代表坎扎。
    在理事会举行会议以前哈马舍尔德和维尼举行了私下的商谈。
    今晚会议的气氛是很紧张的,外交观察家预期这次辩论将爆发成为一场大规模的“冷战”对答。哈马舍尔德报告刚果决议执行情况
    哈马舍尔德今晚对理事会说,“我们不仅处在对这个国家(刚果)的前途的一个转折点,而且处在非洲的前途的一个转折点。”
    这位秘书长说,这次对刚果的行动比在1956年对苏伊士进行干涉以后派联合国紧急部队到加沙地带去的行动,规模更大一些,更复杂一些。
    在谈到盛产铜的加丹加省脱离这个共和国的行动时,哈马舍尔德说,他对那个省的领袖冲伯说,秘书长必须根据理事会在前些时候同意这个新国家的要求成为这个世界组织的会员国的申请这一点,把刚果认为一个实体。
    他说:“因此我认为根据决议并根据刚果政府的要求联合国军队在履行它的责任时有权进入全境各地。”刚果代表坎扎发言
    刚果代表坎扎在哈马舍尔德之后发言,他说今天在他的国家内发生的局势“对我们来说是相当令人烦恼的。”刚果已经成为“一片战场,一个惶惶不安的国家,一个相当悲惨的国家。”
    坎扎说,在给予独立以后几乎只有四天,比利时就命令它的军队进入刚果。
    他说,“加丹加是我们的领土的一部分。”
    他说,刚果的表现像一个“好孩子”一样,它相信比利时,但是,刚果政府三次被迫提请比利时注意独立条约的条款。他指责比利时“背信弃义”。
    坎扎在安理会上缓慢而慎重地发言,没有感情用事的样子。他的发言的温和语调使某些观察家感到惊讶。
    坎扎提到了这番话:如果联合国不能使比军在昨天午夜之前撤离,刚果将不得不要求苏联提供援助;他强调补充说:“我们希望这种可能性能够避免”。
    他说,刚果不准备由于请求某一具体国家的援助而放弃它对联合国的全部信心。
    比代表维尼发言胡说比有权干涉刚果
    维尼向安理会说,叛军已经超出了刚果政府的控制范围,刚果政府已经不能做任何事情来应付局势。
    维尼说,当问题是比利时保卫它的妇女免受攻击时,它有权利进行干涉。
    维尼保证,攻击一停止,比利时军队马上撤退。
    维尼说,他所说的一切将不会使苏联相信,苏联曾指责比利时侵略。但是比利时是一个和平的国家,苏联的指责是无礼的。
    他说,比利时希望它的合法权利得到承认,正义得到重申。苏代表库兹涅佐夫发言
    【路透社联合国20日电】苏联今晚在安理会提出一项正式的提案,要求在三天内自刚果撤出全部比利时军队。
    苏联副外交部长库兹涅佐夫还建议,安理会要求联合国会员国“尊重刚果共和国领土完整,不采取任何可能破坏这种完整的行动”。美国代表洛奇叫嚷要阻止苏军援助刚果
    【美联社联合国21日电】美国星期四通讯说,它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步骤使苏联军队不进入刚果。
    洛奇说,“我们将同联合国其他成员国一起采取一切必要的步骤来防止任何没在接到联合国的要求的军队入侵。”理事会会议将再举行辩论。

南罗得西亚非洲人继续展开斗争

    【合众国际社索耳兹伯里21日电】一群对于逮捕了三个民族主义领袖感到愤怒的非洲黑人用石块痛打一个警察,随后今天在索耳兹伯里又暴发新的骚乱。联邦军队使用棍棒和催泪弹驱散了暴徒。警察说,暴徒们推翻了卡车和汽车。
    【美联社索耳兹伯里22日电】南罗得西亚总理怀特赫德对议会说,自从星期三这里开始骚乱以来,至少已有一百三十七个非洲人被捕。
    他又说,星期四晚继续发生骚乱。
    哈拉尔非洲人区和索耳兹伯里近郊的非洲人采取了游击战略。他们突袭警察,丢石头然后逃走。
    在四面八方进行袭击的时候,警察用棍棒干涉,并放催泪瓦斯。在警察冲入时,发生了战斗。
    在城市中,白人赶忙购买武器。
    星期四晚,在非洲人袭击一家银行、一个啤酒店和一家瓶子店之后,索耳兹伯里所有的警察后备队都被召去立即执行任务。
    【美联社索耳兹伯里21日电】星期四索耳兹伯里的非洲人居住区暴发了骚乱,中午已有一百三十多个非洲人被捕,在被捕者当中包括中非党副主席,民族民主党副主席摩顿马利安加和书记恩卡拉。
    数以百计的军队和特别警察在哈拉尔区各地用催泪瓦斯驱散非洲人群,侦察机在天上低空飞行,向一群群丢石块的非洲人放催泪瓦斯。
    约有十二辆汽车被摧毁。
    罗得西亚第一步兵团的四辆装甲车在街上巡逻,可是暴徒们采取了打了就跑的战略,他们跑出来用石头打汽车,在警察和军队到来时,他们就逃入小巷。

卢蒙巴将赴美参加安理会会议

    【法新社利奥波德维尔21日电】刚果总理卢蒙巴今天宣布,他将亲自前往纽约,在联合国安理会中申述刚果的理由。
    卢蒙巴说,他要去纽约的决定是在昨晚卡萨武布总统住宅举行的限制性内阁会议上作出的。他说,内阁决定,他应当亲自在安理会上申述刚果政府对“比利时侵略刚果”的意见。公报说:“后者(卢蒙巴)还将同美国人士举行重要会谈。”
    【美联社布鲁塞尔21日电】有记者问比利时首相伊斯更斯关于参加安理会会议的刚果代表语气温和的事,他说:“坎扎先生和刚果总理的语气之间有不同。”
    “但是如果卢蒙巴像传说那样的到联合国总部去,他将采取同他的联合国代表相反的态度并且猛烈指责比利时侵略,这是不会使我感到惊讶的。

为学习我国钢铁工业的先进技术英一制钢公司要技术人员学习中文

    【法新社伦敦18日电】今天透露,今年秋天将在设菲尔德为钢铁工业的技术人员开办一个中国语文训练班。
    这个训练班是由联合制纲公司公共关系处的罗伯特·塞威尔创办的。
    塞威尔说,英国钢铁工业可向中国钢铁工业——它正在取得迅速的发展——学得许多东西,为了做到这点,通晓中文是必要的。他预料,在十年内,共产党中国可能成为英国在这方面的主要竞争者之一。塞威尔说,人民中国已经有了比美国的更大更好的自动化鼓风炉。他说,中国钢铁工业的一些平炉一次能炼六百吨钢,而英国最大的炼钢炉一次只能炼四百五十吨钢。
    【英国广播公司17日广播】一个星期以来最引人注意的是“泰晤士报”的记者所写的关于中国现状的五篇文章。
    “泰晤士报”的那位记者以同情的态度写那五篇文章,他最近在中国的访问注意到中国年轻人对建设的热心,工作非常努力,同时,年轻人做事的机会到处都有。他只有一次遇到的负责人是40岁以上的人。但是“泰晤士报”的记者也不免同时觉得在这种热心和外表的后面还有每一个人——年轻的也好,年老的也好——的生活,他不仅想了解外表,也想了解外表背后的生活。但是,进一步的了解据他说是不成的。该记者说,在中国没有随便谈谈的可能性。“泰晤士报”记者的第二篇报告谈到中国的农村,注意到农村的改变,他把改变的原因归结为公社。他举了一两个例子之后就问这样的问题:改变究竟有多么大?他认为最主要的是公社的食堂,有些个还不错,有些个要排队领食物,很不方便。水利工程是公社中进行得最好的一项工作,今年在河南夏天雨水非常少,但是田地里的情形用该记者的话来说“看起来很健康”。但中国乡下还没有太大的变化,报纸杂志上所描写的公社还是一个远景,但是要年轻一代的人接受农村公社化也就是那一付美丽的远景。

美联社说:我正把深圳建成游览城市

    【美联社香港讯】共产党人正在用京剧、丰盛的吃食和打折扣的价钱来试图引诱边界这边香港的中国居民。他们正在把边界上共产党一边的铁路城镇深圳变为旅行者的麦加。
    在十一年前共产党征服中国以前,深圳只是火车站周围的一群茅栅。今天,它拥有一座有1300个座位的剧院和两个旅馆。而共产党人计划在1961年年底以前在那里增建一个容纳五万人的体育场,一座50米的游泳池和一个有500个房间的旅馆。
    过去几个月中,中国共产党人给深圳带去了几个第一流的剧团,其中包括京戏和粤剧。
    他们简化了旅行的限制,而现在对将来去访问的人提出“包办一切”的建议。
    在香港,京剧是很少见的。戏迷们在这里必须花18元港币(合三元多美元)才看到他们认为是第三流的表演。中国旅行社说,到目前为止,只有有组织的共产党工会、学校、银行和公司等团体接受了共产党的款待。一位共产党银行负责人员最近观看了一次京戏,他说这次旅行是“非常愉快的”。
    但是当地的一位热中体育的人评论说:“如果一个苏联球队和共产党中国的一个优秀球队在打算兴建的体育场举行足球赛的话,数千名当地中国人会暂时抛弃他们的政治上的不满而拥到深圳。”

蒙哥马利认为西方应该停止敌视我国的政策(续完)

    (上接本刊7月20日第四版)引起痛恨
    中国害怕三个国家——美国、日本和德国。也许“忧虑”是一个比害怕来得更为贴切的字眼。
    它以最大的猜疑看待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明显意图,而且当然,美国对日本和福摩萨的支持引起它的痛恨。美国本身对中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可能除了它从来没有忘怀的朝鲜战争的经历而外。
    中国永远不会忘记美国帮助过蒋介石打内战,给予他的军队以武器和装备。在某些方面,这也帮了共产党人的忙,因为毛泽东的部队仅仅是靠了他们从国民党军队缴获的或是从心甘情愿的转卖者手中买到的美国武器和弹药才得以幸存的!
    中国人读了两个美国人合写的一本名为“丑恶的美国人”的书。我也看过这本书,我在远东遇到过的人很少没有看过这本书的。但是如果象我所了解的那样,好莱坞要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并在全世界各地的影院放映的话,那将使美国的威信遭受无法估量的损害,而目前这个大国比某些其他国家都更经不起丧失威信。对日本的支持
    不管怎样,这一切的结果就是中国人鄙视美国人。对于东西方紧张局势和缓的前景来说,这是不好的。
    关于日本,我曾对毛泽东说,那个国家没有什么可使中国担心的。他对这一点不太肯定。我得到这样的印象,似乎单单日本并不使他担心,但是美国支持下的日本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估计日本会得到这样的支持。
    日本现在已经变成一个贸易和工业国家,是亚洲最大的工业国,它应该与中国很好地进行贸易并能给后者许多技术知识。(但是这里的困难自然是,日本是在美国援助之下达到它目前的强大的工业地位的,而这足以使中国与它断绝来往了。人们随时随地都能碰到这种对美国的“仇恨”——一种很大的悲剧。)
    德国远在千里之外,中国对它的唯一恐惧在于,一个统一的德国可能再度扰乱世界和平——象它自从俾斯麦的时代以来几乎不断地所作的那样。和平取决于中国
    为什么我决定访问中国?已经举出了各种原因。我要去同人民共和国的领袖们进行接触,了解他们对于世界今天局势的看法和了解这个巨大的国家目前的情况。
    我最近同美国的一位将军讨论了东西方之间紧张局势的问题,他说:
    我不了解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有什么不对头的情况?我们必须学会在一个持续紧张的世界中生活并习惯这种生活。这对我们很好。毕竟一直没有发生战争。
    我不能同意这种哲学。难道我们希望我们的子女在这样一个世界中成长吗,这个世界由于争执而四分五裂,一些国家以核毁灭互相威胁,甚至政府首脑也在讲话中或广播中互相辱骂?决不!我反对这种没有和平的共处。多年来我一直认为,从长远看来,世界和平取决于中国。二十年后,它将成为一个拥有十亿人口,强大的武装力量和日益强大的经济力量的国家;五十年后,它将左右东方世界。所有这一切都可以对人类总的有好处,而且对各国的普通人民所非常希望的和平世界有好处。可是,实现这一点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西方世界应该现在向新中国伸出友谊之手,特别是我们的领袖美国应该停止同它争吵。两个任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没有任何宗教的共产党国家,这是他们的事。对我们自己来说,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我们无价的基督教传统——牢牢依奉我们的信仰和争取光荣的和平。
    有着两个任务,一是努力谋求同共产党世界和好;一是保卫我们的基督教遗产和我们曾为之而斗争并有那么多人为之献出了生命的自由。我看不出为什么这两个任务不可能调和。不管怎样,让我们设法同时做这两件事,因为成功的奖赏是我们大家最希望的——东西,即许多年的光荣的和平。(文内小标题是原有的——编者注)(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