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英报纸继续评论赫鲁晓夫的讲话

美“纽约邮报”
    【本刊讯】6月29日的“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人民委员的斗争”的社论,摘要如下:
    一个敏锐的政府如果明智地利用俄国和赤色中国之间,赫鲁晓夫和新斯大林主义分子(包括毛在内)之间的意识形态上的冲突的话,就可以使这种冲突有利于民主世界和苏联内部存在的民主。不幸的是,在我国政府的对苏政策中,既不能明显地看到这种明智也看不到这种敏锐。
    在拙劣的U—2间谍飞机事件中,我们几乎失掉了我们所见过的这位最不教条的苏联总理,当时,他在自己的国土内受到了他自己曾经一直认为是“和平人物”的挑战。在从艾森豪威尔的错误中弹回来以后,赫鲁晓夫幸而坚持推行他的“和平共处”的概念,而反对赤色中国的“战争不可避免”的路线。
    在这两个巨大的共产党国家之间,分歧是实在存在的,裂缝正在开始出现,如果不是在克里姆林一边的墙上,就是在中国一边的墙上。到目前为止,我国政府的表现好像是共产党各派理论上的战争对我们都是有好处的,不管那一派得胜。当我们初步决定为间谍飞机在俄国上空飞行进行温和的辩解时,我们官方对赫鲁晓夫命运的漠不关心就反映了这种情况。
    我们的领袖是否认真地斟酌过,如果赫鲁晓夫在布加勒斯特被新斯大林主义分子击败的话,后果可能如何,我们所面临的将是十亿人民在相信可以打赢一场大战的狂热分子的指导下准备战斗,即使这种战争意味着一场热核大毁灭。
    不管赫鲁晓夫有些什么荒唐的毛病,看来他承认核爆炸的结果将是一切参战的国家遭到毁灭。反对赫鲁晓夫先生的毛及新斯大林主义派盲目地认为共产主义将从废墟中取得胜利。
    人类的生存取决于苏联集团的领导机构是否存在某种类乎理智的东西。我们的政策的方向必须是加强,而不是破坏,甚至最细微的理智的种子。英“每日先驱报”
    【本刊讯】6月24日“每日先驱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是迈克尔富特说……“这就是赫斥责中国的原因……”,摘要如下
    正当美国人由于遭到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一次外交失败而感到痛心的时候,赫鲁晓夫先生却在布加勒斯持发表了一篇关于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的讲话——这是他的惊人事业中的最重要的讲话之一。
    赫鲁晓夫恰恰在这个时候教训中国人,告诉他们,他们不要再机械地重复列宁说帝国主义战争是不可避免这样一种旧理论,并且告诉他们,在核时代,战争不一定是,而且也决不是不可避免的。
    他为什么现在说这种话呢?
    为什么他就在他的敌人站立不稳的时候却同他最强大的盟国举行公开辩论呢?
    对赫鲁晓夫的布加勒斯特讲话的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他认为中国提出的关于战争是不可避免的理论是十分危险的,他希望消灭这种理论,使它不成为共产主义理论的一部分。
    总之,西方每一个渴望和平的人都应该对赫鲁晓夫先生的讲话表示欢迎。
    西方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要设法尽力证明,赫鲁晓夫先生是对的,共处和举行认真的谈判是可能的。

社会主义经济革命中的巨大因素

    【本刊讯】英共“世界新闻”6月18日刊登了布劳恩的题为“城乡公社”的文章的第二部分。摘要如下:
    政府发言者和选出来的人民代表最近在北京举行的人民代表大会的整个会议期间都强调了农业人民公社在中国取得经济成就中起的作用。现在有两万四千多个公社平均每个公社有五千户,有一万个劳动力。
    在这次大会上讨论了另一个新的具有历史重大意义的发展,这就是组织城市人民公社。这种发展是因为1958年城市工业的巨大高涨而创造了条件。
    中国所有城市都传出消息表明在向公社前进,并说明它们在生产中所起的作用。
    据5月14日“人民日报”报道,在中国西南部的昆明提供了一幅更为广泛的图景。昆明城市人民公社在两年中空手建立了两百个工厂和九百个生产组。去年这个由当地经营的工业的产量占这个城市总产量的11%。它们计划把今年的产量翻一番。
    国家计划委员会主任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说:由国家和地方政府经营的企业应该积极帮助农村和城市人民公社及附近的单位合理发展各种工业,提供技术知识,训练熟练工人并供应设备。它们应该进一步建立更好的领导,制定全盘计划,这样它们就可以逐步地把这些企业包括在它们的地方计划中,最后包括在国家计划中。
    因此,城市人民公社象农村人民公社一样,看来已经成为社会主义经济革命中的一个巨大因素。城市人民公社的全部权力有哪些,它们同地方政府委员会的关系如何,它们作为中国社会和政治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将怎样起作用等问题,还没有作出决定,但是看来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建设中,它们已经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

美联社对我在北非影响感到不安

    【美联社突尼斯3日电】驻在北非的西方外交人士担心共产党中国的影响在阿尔及利亚民族主义叛乱的领导机构中有强大的立足点。
    美国在突尼斯首都的官员们认为叛乱分子自称的政府同共产党中国之间不断增加的接触已为中国缓慢但是永久地渗入敞开了大门。
    叛乱分子曾利用共产党中国援助的威胁来对西方施加压力以便获得在阿尔及利亚的折衷方案。
    迄至目前,共产党中国在北济和外交努力主要集摩洛哥。北平政府逐渐对突尼斯感到兴趣的迹象使这里的美国外交人员感到不安。
    有些美国官员感觉到亲西方的突尼斯在它反对共产党中国参加联合国的问题上,已经开始摇摆。与此同时,关心阿尔及利亚局势的观察家们在最近几个月注意到阿尔及利亚叛乱分子的领袖们当中反对西方的情绪有了增长。

蒙哥马利发表的第二篇访华观感:文章说中国人是自豪的人民

    【新华社伦敦18日电】英“星期日泰晤士报”6月19日刊载了蒙哥马利写的题为“中国和‘丑恶的美国人’”“我同毛泽东的会谈——
    二”的文章,全文约一万二千字,摘要如下:合并两个中国
    在亚洲,企图实行两个中国的做法是可笑的。我建议美国从福摩萨和福摩萨海峡撤退它的武装力量,让国民党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政府通过和平谈判来实行合并。如果美国能够尽早同中国(北京)开始举行旨在达成某种光荣的协议的谈判,会有助于世界和平。
    我所以提出这项建议,是因为,只要这两个大国——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照目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看不出亚洲有和平和稳定的希望。美国必须首先进行友好的洽商;这将需要一种真正具有政治家风度的行为,而这应该不是那个大国办不到的事情。万一发生美国和中国处于敌对地位的世界大战,福摩萨对美国不会有什么战略价值;说句实话,福摩萨在一次核战争中是守不住的。
    中国人是自豪的人民;他们并不很快地忘掉过去施加给他们的侮辱。而我们方面却很快地忘却这些。在希特勒战争期间,(西方认为)对日本人再坏也不算过份,而今天却认为对他们再好也不算过份;同样地,当时认为对中国人再好也不算过份,而今天却是对他们再坏也不为过。看来需要有一种比较全面的看法。亚洲的问题
    印度和中国是亚洲而且实际上还是全世界两个最大的国家,两国都有革命运动。在印度,这个运动是以把一个人——甘地(现在是尼赫鲁)偶像化为基础的。那里没有一种明显的四亿人都信奉遵循的思想意识;这个运动中除了甘地对他的最亲近的追随者所要求的纪律和服从以外,没有什么纪律可言。
    尼赫鲁还有一些棘手的问题要面对,例如印度农村的贫困情况。但是最重要的是,必须要使广大人民具有民族团结的意识,并使他们具有一种共同的目的,而目前这两者都是缺乏的。
    中国在这些方面大大超过印度。毛泽东建立了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统一的、忠于事业的国家——他们拥有一种明确的思想意识——
    共产主义,90%的人口都坚决相信这种主义,全党都有严格的纪律,那里还有坚决的领导。
    尼赫鲁能够把印度的几亿人都统一起来并且给他们以一种目的感吗?五十年后中国将是一个极其强盛的国家,拥有巨大的经济实力和强大的武装力量。印度那时将是什么样子?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尼赫鲁。(文内小标题是原有的——编者注)

法“快报”周刊说美对华政策是荒谬的

    【本刊讯】巴黎“快报”周刊6月23日刊载该报记者提博尔·曼德写的文章,摘要如下:
    ……人们发现在亚洲发生一系列爆炸性事件的背后,决定性的因素是认为中国不存在这样一个荒谬的假定。某些亚洲人已被说服来支持这一假定。但是,他们当中的极大多数人认为,这种假定是一种恶劣的开玩笑,是在拿他们的安全作牺牲。
    假如美国人认为他们认为他们很有理由保持这种想法,那末西欧毫无兴趣同意这些理由。
    由于中国过去和现在受屈辱,所以中国也许是一个闹乱子的国家。要使中国不越出’它的边境范围,这可能是未来的25年中世界政治关心的中心问题。无论如何,只要人们没有承认中国日益增加的重量,那就任何现实的政策都是不可想象的,任何缓和和任何裁军都是不可能有任何意义的。这一点是今天西方在亚洲采取积极的政策的必要的先决条件。
    那些还在相信北京政权垮台的人,数目必然是不算多的。那些缩在西方各国外交部里的鸵鸟们,可能不久就会面临这样一种相当意外的危险:看到他们的国家有被一个他们否认其存在的国家所歼灭的危险。也许人们应该了解这样一点,今天的问题已不再是要知道在何种条件下西方才承认中国的问题,而是要知道,在何种条件下中国才接受承认它的问题。
    被杜勒斯的条约废物所围困的美国人,被迫重新考虑他们的对外政策。西欧应该起积极的作用,促进和指导这种演变。
    为了这一切,为了使西欧摆脱美国的对外政策使它在亚洲所处的无法坚守的阵地,就需要有想象力和勇气。就必需首先紧急地重新考虑西方在亚非世界的目标和利益。通过消除这条道路上阻塞道路的最荒谬的障碍作为开始,也许不再是什么坏事情了,这就是要使西方和这个大国——中国——的关系正常化。

丹麦激进青年组织主张恢复我联合国席位

    【本刊讯】哥本哈根6月27日讯:据“政治报”报道,在激进党青年组织的例行年会上该组织主席梅勒在报告中说,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失败之行清楚地证实了美国对外政策的错误性。显然,不能继续把像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国家长期置于联合国范围之外。报告人要求丹麦在奉行对外政策时有更大的独立性和主动性。

西德社会民主党一议员主张承认我国

    【本刊讯】据德通社1日报道,德国社会民主党西德议会议员阿·贝里什表示赞同与社会主义国家和平共处。阿·贝里什在德国社会民主党荷夫地区组织年会上发言时表示赞成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说,现在还认为六亿中国人是根本不存在的,那就意味着奉行鸵鸟政策。
    阿·贝里什还谈到必需吸收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参加最高级会议。
    【新华社波恩11日电】据德新社报道:西德基督教民主联盟议员西德联邦议会副议长里希阿尔德·耶格尔在10日主张西德同蒋帮“建立外交关系”。他说,福摩萨和美国第七军一起在远东是“美国人的保卫西方世界的大基地”。

美联社猜测印将再次提出恢复我联合国席位问题

    【美联社联合国15日电】外交界人士星期五说,印度今年将再次试图使共产党中国取得联合国席位。
    他们说,印度代表团将在下星期三建议联合国大会将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列入9月20日起举行的第十五届会议的议程。
    去年,大会以四十一票对三十票否决了尼泊尔对美国提案提出的一项修正案,这项修正案本来将使美国的提案同意印度提出的辩论这一问题的建议。赞成和反对的票数只相差十一票。
    外交官们一直在推测鉴于大会可望在开幕那一天投票同意十六个(其中十五个来自非洲)新国家参加联合国,1960年赞成和反对的票数之差将起多大的变化。
    据了解,印度希望,由于这个缘故,它将能取得若干票数来使这个问题列入议程,但是据说法国认为,由于大多数新的会员国都属于法兰西共同体,它们将同法国一起投票反对这样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