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印(尼)共中央委员会外事部在“人民日报”撰文:揭露南斯拉夫的“积极共处”的真面目

    【新华社雅加达13日电】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外事部在“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南斯拉夫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文章。揭露了南斯拉夫屈从帝国主义的外交政策。
    文章说,自从巴黎首脑会议由于帝国主义对和平的挑衅行动而失败以来,南斯拉夫一直在利用这个机会在国际政治中推行它的修正主义政策。
    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南斯拉夫不但没有谴责应对首脑会议失败负责的错误一方,反而企图用表面上“中立”的理由来为美国和艾森豪威尔总统挽回已经下降的声誉。自称“爱好和平”的南斯拉夫没有加强世界和平力量的事业,以便为新的首脑会议的成功创造有利条件,相反,它建议召开中立国家或所谓不结盟国家的小型首脑会议以便为社会主义阵营国家和资本主义阵营国家之间打下所谓共同的思想基础,企图以此扰乱局势。如果南斯拉夫的这种企图得以实现的话,国际局势将变得更加复杂,而不是更加简单。
    文章接着分析了南斯拉夫的外交政策。文章说,南斯拉夫外交政策的主要任务是寻找对付社会主义阵营的伙伴。南斯拉夫的当权人物把帝国主义者当作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最可靠的朋友,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帝国主义者是社会主义阵营的敌人。但是,如果南斯拉夫和他们勾结得太露骨的话,它的真面目就会暴露出来,它就很难保持社会主义国家的招牌。这的确使它感到左右为难。
    南斯拉夫向来企图在亚非国家中寻找伙伴,这便是铁托在一年前访问一系列亚非国家的主要目的。为了争取亚非国家和使亚非国家放弃它们自己的斗争,南斯拉夫曾经反复不倦地建议南斯拉夫和不结盟的亚非国家之间组织在“两个敌对阵营”之间的联盟。
    虽然南斯拉夫在各种场合上表示,它在世界上“两个政治和军事集团”之间奉行它自己的外交政策,但是事实表明,南斯拉夫所奉行的外交政策是美国国务院企图摧毁不可摧毁的社会主义阵营和操纵无法操纵的亚非国家的外交政策的一部份,或者至少是相类似的。
    注意过南斯拉夫的所谓反帝外交政策的人都知道,南斯拉夫从来没有谴责和指责过帝国主义者。
    那么,铁托的“反殖民主义”政策究竟怎样呢?
    就铁托来说,在充当美国的经纪人的同时要装作是反对殖民主义的英勇战士,这的确是非常困难的。在1958年初,当美帝国主义者企图明目张胆地侵略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时候,朱安达总理4月30日代表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吁请各国支持印度尼西亚。然而,南斯拉夫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响应这个呼吁的国家之列。
    文章指出,美国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重视南斯拉夫及其“中立”外交政策的另一表现是,南斯拉夫从那时候起,特别在最近十年间获得了非常巨大的经济援助和军事援助。从1945到1957年期间,美国给它的经济援助达十七亿美元,其中十亿美元是在1949年以后给它的。除了经济援助以外,南斯拉夫还获得十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上述数字不包括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在同一时期内给它的三亿美元的援助。
    南斯拉夫在它的国家财政预算的25%依靠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援助的时候大谈“社会主义”,它是什么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呢?事实始终证明,南斯拉夫已把它的外交政策出卖给帝国主义者。在外国援助和贿赂下,它在执行帝国主义的政策,虽然它有“社会主义”“中立主义”和“不结盟”等等的招牌。
    南斯拉夫到现在还是同土耳其和希腊结成巴尔干公约,而后面两个国家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事条约的成员国。
    当人们想起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就会看到,南斯拉夫的“中立”外交政策是太可笑了。

荷共总书记格鲁特谈战争与和平问题

    【本刊讯】荷共“真理报”5月28日摘要发表了荷共总书记格鲁特在5月27日荷共中央全会上的讲话。讲话的第一部分是关于战争与和平问题,摘要如下:帝国主义一贯阻挠和平共处
    关于美国军用飞机侵犯苏联领空的事件。这种间谍飞行是巴黎会议流产的原因。不能把这个事件解释为“美国无意的过失”或“轻率举动”,或归罪于艾森豪威尔本人的态度。美机侵入苏联领空事件并非一个“偶然”事件,而是美国及其卫星国所一贯奉行的政策的结果,这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
    赫脱和尼克逊的声明、艾森豪威尔(包括戴高乐和麦克米伦)在巴黎的态度完全暴露出北大西洋公约集团的首领们所策划的阴谋,这时谁也不再相信首脑会议对和平事业会采取什么实际措施。
    北大西洋公约集团的新的、全面的侵略阴谋表现在阿登纳的出国之行,他从艾森豪威尔那里得到了进一步武装西德的保证;还表现在美国和反人民的岸信介政府无视日本国会而强行通过军事条约;也表现在荷兰为了对付印尼言过其实的挑战而对西伊里安问题采取了军事措施;最后,表现在荷政府重新提出在巴黎会议前早已被摒弃的国防方案。
    我想,我们应该更仔细地观察这些事实,并得出明确的结论:美国及其卫星国阻挠着近年来实际存在于东西方之间的一定程度的和平共处。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面临着战争?
    赫鲁晓夫在5月5日苏维埃会议上的发言中提到:“我们应如何看待美国飞机那不是偶然一次而是反复几次的侵犯?是否可以把它看成是战争的预兆,进攻的预兆,就象希特勒以前所做的那样?苏联政府认为完全没有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这种间谍飞行旨在于制造紧张空气,把我们重新拖进冷战的老路上去……。”
    帝国主义本性离不了战争历史证明和平共处只是暂时的
    问题是为什么帝国主义这样做?
    我们自己应当研究一下究竟什么是和平共处以及如何达到它。
    这个和平共处是列宁为苏联及其它将诞生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和帝国主义国家及其它非社会主义国家(前殖民地国家)的关系方面所规定的和平政策。这种政策和帝国主义的政策相反,后者由于帝国主义制度的本性而离不了征服、扩展势力和战争,不但目前仍然如此,而且只要它存在一天,将来仍然如此。
    因此和平共处是对帝国主义野蛮备战活动的制止后才出现的。
    如果我们观察一下历史,就能看出和平共处只是暂时的,它被帝国主义侵略野心的新爆发所打破。和平共处的第一个时期是在二十年代后吉尔对苏联发动武装干涉失败后实现的。当时的和平共处屡次为侵略行动所打断,终于在希特勒于1941年对苏联发动进攻时宣布结束。希特勒被击败后,又进入新的和平共处时期,而这时期和平共处屡次为反对社会主义国家——中国、朝鲜、越南的战争以及匈牙利事件等所阻挠。帝国主义只有挨了揍才会乖一点
    和平共处在每次帝国主义失败后而更加巩固。通俗地说就是:只有挨了揍,他们才稍微乖一点。
    苏联发射第一个地球卫星时引起了美国极大的恐慌,而这种恐慌随着以后各种洲际导弹的成功发射而日益加深。
    帝国主义被迫作出更多的缓和,他们当中最老练和狡猾的英国人制造了帝国主义转向和平的幻想。同时,帝国主义在军事上却千方百计赶上去,大力发展导弹和空军,特别是疯狂地加速纳粹军队的建立,使它在1962年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中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军队。帝国主义一方面对苏联采取较友好的态度,另一方面对中国坚持敌视的态度。在争取和平的斗争中人民群众是决定因素
    现代化的、强有力的军事技术掌握在社会主义国家手里具有莫大的意义。尽管和平主义者散布“没有原子弹的社会主义”的谬论,但事实终究是事实。
    即使美国人有办法制造尖端武器(他们现在还没有办法制造),他们也不能阻止自己的没落。在争取和平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中,人民群众起决定作用,有觉悟的先锋队的自觉性、勇敢和自我牺牲精神起决定作用。
    原子武器的巨大破坏力使战争“成为不可能”的说法是荒谬的。似乎帝国主义对它的政策给人民所造成的流血牺牲也曾表示过关心。似乎希特勒、戈林和戈培尔不是作为当代帝国主义的真正典型存在过,他们似乎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而有自杀的准备。
    帝国主义就是用这些谬论迎合人民的和平愿望来麻痹他们,使他们陷入战争的危险已不存在的幻想中。帝国主义不仅要麻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而且要麻痹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以便在人们不戒备的时刻发动突然袭击,用闪电战窒息社会主义的发展。帝国主义发动战争要首先麻痹共产党人的意志
    为此,帝国主义利用了以南斯拉夫为指挥中心的修正主义作工具。同时他们也用软的办法在那些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妥协的共产党人中间钻空子。显然,这就是当前最大的危险。帝国主义在军事技术方面已不能领先,因此发动战争的唯一途径是首先麻痹共产党人及跟着共产党人走的、正义的和平战士的意志。如果不进行不调和的斗争,则战争的危险更大
    战争的危险仍然存在着。如果准备不足,尤其是政治上、思想上准备不足,党和和平战士不发动群众对战争势力采取不断的、不调和的斗争,则战争的危险越大。应当大胆地撕破帝国主义的假面具,应当用坚决不渝的说服工作来消除帝国主义的主要帮凶——劳工党内的北大西洋公约集团专家们及其在和平社会党(荷兰一个和平主义政党——编者注)内、以和平主义外衣巧妙伪装起来的走狗们——
    在群众中特别是在工人中所散布的影响。
    西欧社会党修正主义者的领导核心迎合了美国及其北大西洋公约集团卫星国重新回到侵略政策上来,从而希望被吸收参加政府。英国的盖茨克尔成了用原子武器武装西德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和捍卫者。西德的奥伦豪尔宣称要和阿登纳及斯特劳斯取得“一致的外交政策”,也就是说和纳粹军国主义者同流合污。我国的劳工党领袖们戈特哈德,巴丁,特卡德等也干出同样的勾当。我们应当加强对这些人的斗争。同时要反对各种能迷惑群众、使他们对战争袭击毫无戒备的幻想。
    利用核武器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险仍然存在着,尽管帝国主义发动战争是有困难的,但“局部”战争仍然是有可能的,这种战争对有关的国家是危险的。不能对帝国主义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必须驳斥一切和平主义的谬论
    高级会议固然有好处,但不能对它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有通过积极的斗争才能使那些要通过谈判求得解决的问题趋于成熟,即迫使帝国主义坐下来对该问题进行谈判。
    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取缔西德军国主义和消除西柏林进行挑衅的可能。但帝国主义只有挨了揍以后,只有当他们意识到发动战争绝不会得到人民的“同意”,意识到这样做意味着拿自己的头和力量去冒险的时候,他们才愿意谈判。因此我们不应该使人们产生一种幻想,即认为新的美国总统将会使局势好转。新任的总统不愿干艾森豪威尔所不愿干的事,这全看当时的压力。我们必须驳斥一切和平主义的谬论,他们反对一切暴力,他们把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等量齐观。要坚持用阶级观点解释战争与和平问题为了表面的团结而向和平主义妥协是有害的
    共产党曾经宣布苏联是工人阶级的祖国。现在不只一个苏联而是包括十二个社会主义国家、拥有将近十亿人口的社会主义阵营存在着。那么究竟有什么不同呢?
    问题在于:只有当帝国主义遭到挫折、社会主义阵营获得胜利时才有可能进入和平共处和世界安宁的新时期。
    最高级会议由“四大国”首脑召开,这“四大国”一词会造成误解,实际上只有一个社会主义的苏联,而其余三人是好战的帝国主义国家的代表。
    看看安全理事会的情况吧。谁阻挠了人们谴责美国明目张胆的侵略?是一个所谓“多数”,里面包括美国的傀儡蒋介石,依附于美国的阿根廷,前希特勒的轴心盟友意大利(也成为美国的盟友),以及类似这样的人物。这种“安全理事会”只能导致世界的不安全。
    我们要坚持用阶级观点向工人阶级解释和平与战争的各种问题。为了表面上的团结而在思想上对资产阶级和平主义妥协是有害的。
    我们一向愿意与任何人,不论其政治、思想、阶级不同,为一个具体的进步目标而进行合作。
    但我们不能在为争取和平的实际斗争的需要面前保持沉默。我们不能让工人运动和共产党人脱离争取和平的活动,也不允许用把社会主义和帝国主义等量齐观的办法来歪曲社会主义国家的作用。不用具体行动争取和平而用学究式或偶象化的态度来对待和平,只能有利于战争挑拨者,使群众看不清谁是和平的敌、和朋友。
    争取和平的重要力量是:社会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国家战斗的工人阶级和反帝的前殖民地人民。荷兰必须脱离战争阵营我们在荷兰有何作为?我们要提高人民的觉悟,使他们认识到战争的危险,首先要教育有觉悟的工人阶级和工会,使他们认识到必须对德夸伊政府的战争政策、对扩军备战政策、对把荷兰日益置于西德控制之下的政策进行不调和的斗争。必须贯彻以下的口号:为了避免原子战争的威胁,荷兰必须脱离战争阵营。
    在未来的活动中必须鼓足干劲和下定决心。目前的紧张局势和帝国主义的绝望叫嚣丝毫也不能减少我们的乐观精神。阻挠和平共处只能使帝国主义更快地走向灭亡。
    共产主义在通过每次考验后而日益强大,我们关于目前帝国主义战争可以防止的原理是基于这种日益增长的力量。只要我们以不屈不挠的斗争来尽我们的责任和作出我们的贡献,就能够击退冷战势力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