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南和西德报纸就赫鲁晓夫讲话发表评论

南“政治报”
    【本刊讯】6月25日的“政治报”以“赫鲁晓夫总理的讲话”为题评论赫鲁晓夫在布加勒斯特的讲话。摘要如下:
    仔细地读完赫鲁晓夫总理的讲话后,就容易理解这一讲话所引起的广泛兴趣了。发表讲话的时刻及其内容使讲话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在对巴黎后的国际形势详细分析中,赫鲁晓夫把维护关于我们时代必须共处的评价放在思想的中心和在布加勒斯特的整个发言的中心。在评价目前的世界形势时,赫鲁晓夫特别坚持不要上那些想使国际的发展倒退和放弃缓和紧张局势政策的人的当。在各方面都有这种势力,这当然不是什么秘密。
    苏联总理的这种立场肯定会得到广泛的支持,这是直接产生于他的这一评价的:战争在当代不再是不可避免的了。如果知道还有其他的意见,在某些地方完全公开地提出那些意见,那么赫鲁晓夫总理在罗马尼亚的党代表大会上用自己讲话的大部分来维护关于战争在今天不再是不可避免的论点,肯定是意义非常重大的。从世界力量的新的关系,从进步力量与和平力量的加强,从最近四十年来世界上发生的一切深刻变化出发,赫鲁晓夫得出了正确的和合乎逻辑的结论:尽管存在着帝国主义势力,战争不再是不可避免的了。就是说,赫鲁晓夫作出结论说,应该从新的角度来考虑列宁的关于帝国主义战争的论点。
    无疑,苏联总理的这些话和这种立场会获得广泛的支持,因为它和世男上大多数人的情绪和观点相吻合。他在布加勒斯特的关于共处与缓和、关于接受从战争不是不可避免的和应该通过和平力量的努力来避免战争的思想出发的政策的结论,在此刻具有巨大的实际意义。
    至于南斯拉夫人,他们多年来一直维护着把必须共处看作是唯一有效和现实的和平政策的思想,我们这里满意地接受赫鲁晓夫的这些话。我们的人在这些话中看到对缓和的贡献,我们欢迎和支持它,其实正如我们曾永远和毫无区别地支持苏联的每一个旨在协商和缓和紧张局势的建议一样。西德“世界报”【本刊讯】6月30日的“世界报”以“布加勒斯特的胜利”为题发表社论,摘要如下:
    看来中国人在斯维尔德洛夫克事件及高级会议失败之后,想让赫鲁晓夫担当一个挥舞马刀的世界革命的先锋的角色。他们(指中国)认为世界革命的理论已结束。拿出旧有的列宁的引言,并且宣布“社会主义”阵营和西方帝国主义之间的一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一切关于和平共处的胡说都只能造成人们思想上的混乱。这一点是同莫斯科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的理论和1957年11月东方集团共产党签字的声明相反的。
    赫鲁晓夫距离这个理论并不远,也不反对这个理论,但是他认为,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正发生着许多政治事件的时刻里,现在就大事宣传是时机不当,是错误的,也是有害的。
    因此他让卫星国的中央表示态度,并且让东欧国家领导干部准备着同中国有害的理论进行争论。从日夫科夫、奥哈布、乌布利希、诺沃提尼、卡达尔的致辞就可以看出布加勒斯特会议的反华阵线准备得多好。所有人都拥护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政策。
    赫鲁晓夫早就知道他们一定会在布加勒斯特声明上签字。
    这个声明证明1957年11月各国共产党在莫斯科所确定的、想取得霸权的世界共产主义的政治总路线,它并没有包括任何新的思想。
    俄国人比他的对手更狡猾和来得更快。卫星国赶忙来强调共处理论,其中一部分确实是对一场会使他们的统治结束的新的世界大战感到忧虑。
    北京政治局和党书记处的彭真同志在布加勒斯特作得很出色。他没有收回中国对美国所作的许多恶毒的责难,相反地当着布加勒斯特党代表大会代表们重复和补充了这些责难。他证明中国的立场一丝不差地符合1957年在莫斯科所确定的总路线。清楚的表明北京并不是异教,而且同共产主义总路线的分析完全一致。
    彭真没有在布加勒斯特投降。他顽强地宣布只有当东方集团、国际无产阶级、拉丁美洲、非洲、亚洲的人民和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群众、中立国家人民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时战争才能被制止。归根结底,这就是这样一种理论:只有当能够组织一场反对西方世界的心脏的全面起义的时候,战争才能避免。

朝「劳动新闻」盛赞我城市公社

说看到了城市人民公社的生命力和城市居民的政治、经济和思想生活的巨大变化。
    【新华社平壤讯】朝“劳动新闻”6月17日刊登吴相根的一篇文章,热情赞扬我城市人民公社,题目是“白手起家办工厂”,副题是“访郑州市红旗人民公社”,摘要如下:
    中国河南省郑州市,是全国最先开展城市人民公社的地方。
    我们参观的这个城市的红旗人民公社,我们从这个公社看到了成为中国的新的社会组织的城市人民公社的生命力,也看到了在城市居民的政治、经济、思想生活中掀起的巨大变化。在白纸上画的美丽图画
    红旗人民公社位于郑州市的旧街道。仅在一年前,这条狭窄的胡同还是摆满小卖店、烟摊的繁杂的不富裕的街道。每年有180户靠政府救济过日子,工业生产只有几所不像样子的修理和制鞋的以及订本子的分厂。一个月的总产值只有七百元,也就是一张白纸。但是,在这张白纸上已经画成美丽的图画了。在这条旧街道成立了公社后,也新成立了电机、化学、铁器、木器、被服、打字纸、调料工厂等47所工厂。当然,建设工厂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白手起家怎能会没有困难呢?
    就这样,在一年多的时间,旧街道变成了兴盛的工业城市,消费地区变成了生产地区。从1958年8月公社成立到同年12月生产了23种商品,1959年就扩大到了242种。工业产值由1958年的19万元增长到了1959年的655万元,今年第一季度又增长到了994万元。
    公社就这样边创造新生活边奋勇前进。公社的人们常说:“公社的一年赛过过去的千年万年。”
    我们在公社见到的名叫金得中的83岁的老人说:“我真高兴,过这样的好日子不知道老,干活也不觉得累。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这是多么朴素的一句话,这句话里充满着共产主义时代的人们的喜悦。
    我们看到了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力量在白纸上画着美丽的社会主义花园。人们歌颂新生活
    我们访问的调料工厂是妇女占多数的工厂。(职工总数为46名,其中妇女为38名)4月份的总产值达到4万元。家庭妇女在一起一个月生产4万元的物质财富,即便说从款项来看不是了不起的,可是她们的精神是可贵的。
    “我上班啦!”这对世世代代围锅台转的家庭妇女来说,是多么豪迈的话。这不是新生活的转折、不是革新,是什么呢?一年来红旗人民公社参加社会劳动的妇女劳动力达到了2,648名。他们之中除有430人参加国营或地方工业工厂以外,都参加了街道工厂或集体福利事业。从而开始了新生活。
    随着每个人都作工作,提高了生产,也迅速提高了每个人的生活。
    公社党委书记介绍说,过去在这个居民区中,不参加劳动的妇女们只对比吃的穿的,互相对比丈夫的薪金、谁过的好、谁过的不好,吵吵闹闹的倾向不少,现在却出现了完全新的现象。
    也就是说,现在出现了互相对比谁工作积极、谁学的技术多,谁学习的好的习惯,五爱精神——爱共产党、爱毛主席、爱祖国、爱人民公社、爱劳动的精神也提高了。从而,过去净管琐碎事情的妇女们,现在常说“能大睁两眼看晴天了。”一年来在这个旧居民区新建或改建了3,700多间房子。还整理了15条胡同。拆掉了破旧的房子和不卫生的厕所。也就是说,社会主义的新城市的面貌开始在旧街道上占据了位置。从而,新生的城市最后地推倒郑州市的旧街道。正如已经建设的郑州市的美丽的条条大街一样,这个旧的一角也日益变成社会主义的花园了。

法夸尔评我国妇女广泛参加社会劳动

    承认我国妇女得到了同男子平等的权利,但恶意说她们得同男子“一样劳苦”。
    【路透社北京6月5日电】(记者:法夸尔)穿着沾污的蓝工作服的女孩把眼镜推到上额,跪下来查看她在焊接的那根管子。
    灰头发的小脚的祖母手中抱着胖胖的婴儿也停下来观看。
    她们形成奇怪的对照:这个女孩子和一班男子一起干日常的焊接工作,这个老年妇女在小的时候却缠小脚。然而这是很常见的现象,旧中国和新中国并列在一起,象征着过去五十年,尤其是最近十年在中国妇女生活中造成的变化。
    妇女有几百年纯关在家里,今天她们和男子享有平等的权利,其中包括工作的权利,像她们的丈夫、亲兄弟和堂表兄弟一样劳苦。
    妇女在工厂、办公室和田野里接管了男子的工作。她们变成了科学家、教授、医生和政府部长。她们也同男子一起拉沉重的大车、挖沟、采煤和做其他费劲的工作。有一个妇女在国家机构中占第二把交椅,这就是宋庆龄女士,她的官衔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
    穿着蓝制服的女警察有许多是乡村姑娘,她们指挥着北京日益增多的车辆。有许多出租汽车也由妇女驾驶。
    共产党政府还在鼓励许多城市家庭妇女出来工作,因为政府非常了解在鼓足干劲的运动中利用妇女的精力来建设中国仍然落后的经济的重要性。据官方估计,目前在城市中每十个家庭妇女中有四个到六个在做着非家务性工作。总共有8百多万妇女在工业、运输、交通等部门工作。政府的目的是在全国青年妇女中建立起一支约二亿人的劳动大军。这将占全国妇女总人口的三分之二,估计妇女总人口为三亿一千多万。
    共产党官员对他们的妻子说,她们出去工作就把自己从家务琐事中解放了出来。由于她们是赚工资,她们再也不依赖丈夫生活。她们摆脱了由于几千年来男子统治而造成的从属的地位。
    她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和谈论政治和国家大事,而不会关心像邻居家昨天发生些什么事情之类家庭琐事。
    有些提出批评的人埋怨,中国传统的家庭生活在遭到破坏,因为孩子白天进托儿所,全家在公社街道食堂吃饭,而不是在家里吃饭,因为妻子要工作没时间烧饭。
    共产党人说:“我们在废除的是旧的、封建的家长制。”共产党人还驳斥那种说他们在迫使妇女参加工作的说法。他们说,“这是生产发展中不可避免的趋势。”

法记者乌尔曼诽谤说我城市公社是“单调的兵营”

    【本刊讯】“华盛顿邮报”5月9日刊登了法新社记者伯纳德·乌尔曼从北京发出的通讯,题为:“中国的城市人民公社”,副题为:“单调的兵营没有引起不满”,摘要如下:
    就我所看到的,目前没有拆散夫妻的问题。我参观了一些这样的宿舍。头一家有两间房间,而且相当宽敞。一个工人,他的妻子和岳母住在一起。
    当我问到房子是否有厨房时,他的妻子大声说,“当然没有!但是我们有洗澡间。”我忘记了家里的厨房现在已过时了。
    没有结婚的人所住的房子是一所真正的集体宿舍。墙上挂着中国共产党第一书记毛泽东的照片。看不见任何个人的东西。
    我问道,“要是有些同房间的人不愿意住在一起怎么办?”“他们能搬到另外一间房子去吗?”
    回答是“我们没有听见过这样的事情。”
    我访问了这个“古城”的“人民市场”和公社食堂。老远就能认出那些食堂,因为一天到晚都有人耐心地在食堂门前排成长长的队伍。其中有些人到食堂外面蹲着吃。
    全中国的外科医生、洗衣女工、街上的清洁工人,甚至是骑自行车的人,他们都带口罩。虽然如此,但是按西方人的观点来看,厨房几乎不能说是卫生的。厨房比其他任何地方都简陋。
    我问是否可能准许“顾客”离开食堂,如果他们不满意的话,人们含糊地回答说:“这是困难的。”
    对六亿五千万中国人说来,一家人围着自己的桌子一起吃饭的旧传统很快就会成为一种“反动的”记忆。新的家庭现在是集体。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诬蔑城市公社是对工人的“严厉措施”

    【本刊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5月9日刊载了一篇题为“共产党中国的新的严厉措施:现在轮到工人了”的文章,文章的提要写道:“工人正在发现,也没有人身自由。党管他们的生活,密探查对他们的言论和行动。几百万共产党中国的产业工人已经突然发觉,几乎一夜之间,他们就被告诉说吃什么穿什么,住在哪里去哪里工作,怎样持家和想些什么。”
    文章说,“党将控制公社每一个社员的思想和行动。”
    文章说,“突如其来的城市公社运动给研究共产党中国的情况发展的人指出,共产党极端分子仍然控制着共产党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