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乌“前进报”认为中国的经验有很大世界意义说中国是吸引其他不发达地区的磁极

    【本刊讯】乌拉圭“前进报”5月6日以“自助而后能得天助”为题发表文章,评论不发达国家如何摆脱不发达状态的问题。
    文章在谈论了以色列的“经验”以后谈到中国的经验说:“一个国家摆脱不发达状态的唯一真正例子在目前是中国,但是它的经验没有结束,因此有必要避免得出肯定的结论。尽管如此,它引起大家的注意。
    “为人民的自愿工作而实行巨大的投资和克服失业现象成为最动人的历史事实,它的意义是无法确切地衡量的。
    “这里的经验实际上就是,致力于进行一种非常特别的、完全适合于不发达的性质的完全新式的发展,因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就业在目前似乎是解决不发达的唯一有效办法。因此,这个解决办法远不是所有国家都适用的。同时,这里的经验还在于问题的真正的革新,这意味着根本改造社会结构。
    “尽管如此,中国的卓越努力遇到一个相当大的障碍,人口发展的障碍。生活水平的提高必须高速度实现,以避免‘泛滥’,因为在十年内人口将从六亿增加到十亿。
    “中国发展的原因是什么呢?主要有三个:(一)消除停滞不前的社会原因,实行异常迅速的土地改革。(二)苏联在财力和技术方面的经济援助。(三)恢复土地的卓越努力,这使得在几年内使可耕地的面积增加两倍。在这方面,中国在1957年一年所做的就超过它历来好几千年所做的。
    “另一方面,中国的经验之所以比较容易是由于各种重要条件:人民的技术和文化水平比较高;排除个人利益的概念,这样就能使公社组织得以发展和在短期内调动团结紧密的工人群众。中国经验的世界意义是很大的——比苏联的经验还大,它今天是吸引其他不发达地区的磁极。
    “文章最后谈到不发达国家要取得政治、经济独立才能最有效地使用外国财政援助。并说:然而,任何财政上的投资要是不同劳动力上的投资结合,亦是决不能取得肯定解决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国家,尤其是中国的经验证明,在劳动力上的投资是解决消除不发达状态问题的最重要基础。”

缅甸记协主席吴昂丹盛赞我国各方面取得巨大成就

    【新华社仰光6月10日电】缅甸记者协会主席吴昂丹今天从中国回国在仰光机场对这里的记者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成立以来的十年里,在工业、农业以及教育等方面已经取得巨大的成就。”
    吴昂丹在谈到他访华观感时说,“缅甸有一句俗语说,‘山]顶上不生莲’,可是,在中国,不仅山顶上生莲,而且现在也种植其他东西。”
    吴昂丹说,他对中国的人民公社和水利工作印象特别深刻。他说,“人民公社的建立对促进生产和改善人民生活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中国广大农村的灌溉网的确有了极大的进展,这保证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吴昂丹说,“我们很高兴参观了黄河三门峡的水利工程。这是一项伟大的建筑工程。当工程完成时,这条祸河——黄河——将会成为一条福河。”
    吴昂丹在提到中国工业发展时说,“在工业方面进展很大,如果一个人在离开原来居住的地方几个月以后再回到那里,他就会不认识那个地方。中国到处都在建设,每一个地方都在大跃进。工厂的工人正在强调技术革新和生产竞赛。因此,生产正在高速度发展中。”
    【新华社仰光6月27日电】缅甸新闻工作者代表团团长吴昂丹今天继续在仰光的“人民报”著文介绍中国的大跃进,并列举了不可争辩的事实来驳斥所谓在中国有“强迫劳动”的说法。

古巴工人联合会副书记帕蒂尼奥称赞我战胜帝国主义孤立和包围我国的企图

    【本刊讯】古巴“工人先锋报”5月21日刊登了路易斯·罗德里格斯写的一篇通讯,题为“古巴工人联合会对外联络副书记罗赫略·伊格莱西亚斯·帕蒂尼奥谈访华观感”。
    帕蒂尼奥谈到我国的大跃进说:“在中国我们证实下面这一点是确实无疑的,即尽管大利益集团曾经力图孤立和包围英雄的中国人民,但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工人、学生和农民等等终于使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脱离了极为可怕的贫困的境地”。“在这方面鲜明的例证之一是,现在中国虽然拥有六亿五千多万人口,虽然妇女劳动力已经被解放出来参加了生产,但是全国没有一个人失业”。
    帕蒂尼奥说,“中国人民进行的大规模建设,明显地说明了该国人民的进步”。他接着援引了我国的钢产量情况,用以证明这方面的成就。帕蒂尼奥接着指出,“中国在农业方面也取得了极大的进展,以至本国土地的产品已能自给自足,度过长年的贫穷和饥饿岁月以后,现在中国人民已经解决了粮食问题,这要归功于革命和人民的努力”。
    帕蒂尼奥说:“我们都知道,各国人民的另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教育问题,中国政府正在逐渐解决这个问题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建立了无数小学、中学和大学”。

巴西议员维拉斯科说:毛主席演说是最深刻的马列主义著作

    【新华社里约热内卢6月29日电】民族主义者议会阵线议员维拉斯科最近在巴西利亚众议院发表演说时说:“我们赞成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同这个伟大的亚洲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他的这番话受到许多议员的鼓掌欢迎。
    曾经三度访问中国的维拉斯科宣读了中国宪法关于民主自由以及中国现有各政党共处的若干段落。维拉斯科说:对于中国人民来说极关重要的另一个文件,是毛泽东主席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原文如此——编者注)上发表的演说,他在这个演说中阐述制度的实践时说,不存在抽象的自由,也不存在抽象的民主,只有具体的自由和民主。在宣读了毛主席的演说的若干段落之后,维拉斯科又说,他认为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最深刻的著作之一,毛泽东在这一著作中对存在于人民内部的矛盾提供了正确的解决办法。

西德政界人士有关我国的言论

    【新华社波恩讯】最近,西德几个政界人士公开发表的有关中国的言论如下:
    曼特(自由民主党主席和议会党团主席)6月30日在议会外交辩论时发言说:“联邦共和国应当同东方集团国家(包括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
    魏纳(社会民主党副主席)6月28日在冶金工会的杂志“冶金”上发表文章说:“今天任何没有共产党中国正式参加的裁军或军备限制协定,都是不可想像的。这一问题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起着日益增长的作用。没有人能拿走美国关于解决它同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的关系的决定这个担子。但是解决这一问题对于今后世界政治形势的发展具有头等重要意义。
    “由于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的进展,四个‘传统的’大国单独解决国际争端(其中也包括德国问题)的可能性正日渐减少”。
    魏纳在今天的议会外交辩论发言时又说“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的世界大国要求越发明显了”。

许多西藏“难民”患皮肤病和营养不良症

    【印度报业托辣斯西姆拉2日电】在到现在为止取道什普奇山口到喜马偕尔去的七百名西藏难民中,有六百名都得了皮肤病和营养不良症,其中有许多儿童。
    喜马偕尔邦政府已经在去兰普尔、胡沙赫尔的路上成立了两个医疗营,来替这些难民进行治疗。

达赖出面接见法新社记者并到西姆拉活动

    【法新社新德里2日电】西藏统治者达赖喇嘛今天说,他相信他的人民将继续进行反对人民中国的军队的反叛,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事业是正义的事业。
    他在一次单独接见中对法新社记者说,他相信“佛和世界上的善良人民”,他说他们将会认识到西藏的事业是正义的,并且将帮助西藏人民。
    他说他并不怀疑他的事业会得胜,并说这将是世界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达赖喇嘛还说,西藏难民向他报告了据说是中国人在西藏犯下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和兽行”。
    他说,除了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以外,中国人无情地展开了反对宗教的运动。
    他说,像西藏人这样一个和平和非暴力的民族,要对中国人的侵略展开有效的斗争看来可能是困难的,但是他相信他的人民将继续进行他们的战斗。
    【印度报业托辣斯西姆拉5日电】达赖喇嘛要这里的西藏难民认识到人类劳动的尊严,进行体力劳动来谋生。
    这位西藏的精神统治者昨天访问了西姆拉,他是在这些西藏难民正在县医院里治疗时会见他们的。

西德报纸诬蔑我是“泥塑巨人”

    【本刊讯】西柏林“每日镜报”6月9日发表了诺尔曼·克劳森所写的一篇文章,题为“红色中国的积极性和它的背景”,摘要如下:红色中国自称为世界大国,可是对外是无力的。
    北京的外交政策是一个极其积极的外交政策,它有三个特征:它是泛亚的、共产主义的和反美的。
    如同马克思主义是对着上一世纪受剥削的人一样,红色中国的外交政策面朝着那些这样一些国家,这些国家由于在上一世纪或前几世纪中处于殖民地和半殖民的地位而对西方世界有根深蒂固的成见。
    因为红色中国这个泥塑巨人一直还没有得到世界范围的形式上的承认、进入世界的大门被美国人和它的盟国拴上了。被关在世界政策之外,这就迫使中国采取渗透的政策。

秘鲁文艺界发表声明:指责当局无理拒发我艺术团入境签证

    【新华社利马2日电】秘鲁作家、艺术家和诗人由于当局拒绝发给中国艺术团以入境签证而发表公开声明,表示他们对政府的这种态度感到惊异,并呼吁舆论支持他们的要求,即撇开任何政治考虑,让秘鲁人民了解和欣赏“世界上最优美的戏剧之一”。
    “团结报”谴责这种前所未闻的拒绝,认为这是政府屈从美国大使馆和蒋介石傀儡政府代表的意旨。

哥斯达黎加许多议员表示希望访问我国

    【新华社圣约瑟2日电】议员马西亚尔·阿吉卢斯今天中午在“哥斯达黎加言论”广播报纸说,议会中已经有三十五名议员在一个文件上签了字。他们在这个文件中宣称,一旦接到访问中国的邀请,他们将接受这种邀请。阿吉卢斯说,“我会很高兴地去(访问),因为什么东西都不能禁止我去了解六亿人的事业”。他问到:为什么美国人到社会主义国家去,为什么他们企图禁止我们这样做呢?他在这次广播演说中肯定地说,“在四十五名议员中,我们将有三十五人接受访问毛泽东的国家的邀请”。阿吉卢斯说,在文件上签名的三十五名议员分属于右翼和左翼的政党。他说,我不害怕报纸和电台展开的反对哥斯达黎加议员可能访问中国的宣传。

“中国─在不断改变中的非凡世界”/──乌“人民报”报道乌文化代表团访华观感

    【本刊讯】乌拉圭“人民报”4月5日刊载了乌中文化协会举行座谈会介绍最近访问中国的乌拉圭文化代表团访华观感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在不断改变中的非凡世界”,摘要如下:中国是一个新世界
    乌中文化协会主席卡布雷拉说,在1957年他有机会把其他远东国家同中国比较一下,看出它们之间的巨大不同。
    他又说,在中国,贫困、文盲和剥削已经绝迹,而在其他一些国家,情况是悲惨的。他说,要研究中国的进程,必须把中国和它的东方邻国比较一下,把新中国和旧中国比较一下,把几年以前的中国和今天的中国比较一下。他发现1957年的中国和1959年的中国之间的差别是巨大的。
    阿里斯蒂说,那些不了解中国的人总想到魔术、鸦片、贫穷等等。他说,在同那个国家进行第一次接触时,他首先的印象是对目前的进步感到大吃一惊。他说,北京非常正确地表明,在中国是怎样劳动和斗争来提高国家的地位的。他又说,这个新的人民共和国在十年内所做的事超过几千年所做的事。新中国的妇女
    巴伊塔苏雷达德卡布雷拉在一个非常有趣的报告中谈到中国妇女的活动。她说,她们同男人一样参加所有的活动。妇女在中国的发展中所作的贡献是巨大的,而在解放以前,她们在社会上的地位是每况愈下,她们被认为是下贱的人,除了家务和生育以外不参加任何活动。实际上她们成为为男人服务的畜牲。人民公社
    在这次座谈会上最后发言的是帕斯图里诺,他谈人民公社的问题。他说,在1958年组织了人民公社。这不仅是经济组织,而且有社会、政治、司法、商业、工业、教育等等职能。有了人民公社,中国取得了大跃进。他最后说,发展速度和中国人民吸取他人长处的能力和智慧是值得钦佩的。
    发言完后,放映了巴伊塔·苏雷达带回的漂亮的彩色幻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