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芝马圩华侨向印尼当局提出严重抗议

    【新华社雅加达6日电】万隆报纸“万隆新闻”昨天报道,芝马圩的华侨于7月4日发出呼吁书。呼吁书说,芝马圩的全体华侨向当局提出严重抗议,并要求停止迫迁,抚恤受难者家属等等。
    这家报纸说,万隆县地方议会7月4日举行会议听取万隆县县长所作的关于芝马圩事件的报告。这家报纸说,他的报告几乎同西爪哇军区新闻官纳瓦维的报告完全一样。
    这个县长说,7月3日清晨5时,一小队步兵和一小队警察被派去拘留那些仍然拒绝迁移的华侨。他又说,走火的欧文式武器是一个名叫苏基曼的下士持有的。上士瓦希布也与这一事件有关。
    然后报纸援引它的记者的消息说,这一事件发生在芝马圩的巴杀安特里街上。当时,那里只有十九名携带武器的国家机构的工作人员,那里十分安静。据说,所以发生这一事件是因为国家机构人员要拘留一个要出去打篮球的男孩子。
    【新华社雅加达7日电】印度尼西亚—中国友好协会7月5日就杀害华侨妇女的芝马圩事件打电报给总统兼总理苏加诺,并要求苏加诺总统采取明智措施,运用他的影响来适当解决华侨问题,并防止再发生类似事件。
    电报说,“让我们不要谈论在这个悲惨事件上谁是谁非,而鉴于印度尼西亚民族的愿望,特别是鉴于阁下在演说中所表示的要同各国,首先是亚非各国和平共处的愿望,我们热烈地希望阁下采取明智的措施,运用阁下的影响以便为了印度尼西亚和中国两国的友谊,根据阁下一直主张的、并已成为印度尼西亚外交政策基础之一的友好政策,使华侨问题获得适当的解决,并使之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日文学家访华代表团团长野间宏说:毛主席对日本人民的斗争评价很高

    【共同社东京7日电】访问了中国的日本文学家代表团一行7人在6日晚间回国,到达羽田机场。
    团长野间宏发表谈话说:“我们在北京听到六四罢工等等斗争获得成功的消息,感到兴奋。在中国,无论在什么地方,人们都鼓舞了日本的反对安全条约的斗争。我们曾经同毛主席会谈约两个半小时。主席对于日本人通过这次反对安全条约的斗争找到了斗争的方法这一点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中印(尼)联合委员会会议暂停举行

    【新华社雅加达7日电】外交部代理秘书苏山多今天说,在中国大使馆要求中印(尼)执行双重国籍条约联合委员会委员每周一次的讨论暂停举行之后,星期三的讨论暂停举行。
    苏山多是联合委员会的印(尼)方首席代表,他又说,中国大使馆以最近发生的芝马圩事件作为暂停举行的理由。据印度尼西亚新闻社报道,他又说,他不知道联合委员会下次会议将在什么时候举行,因为这取决于中国人是否愿意恢复谈判。

印度报业托辣斯报道:柯伊拉腊复信给周总理

    【印度报业托辣斯加德满都7日电】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今天要求中国总理周恩来立即把中国军队撤到所规定的离边界线20公里的地区以外,从而结束继续侵犯尼泊尔领土的做法。
    尼泊尔首相在给这位中国领袖的一封信中说,为了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双方应当严格遵守非军事化协定
    柯伊拉腊的信是今天发出的,是为了答复周在上星期就边界局势写给他的三封信件。

合众国际社就中尼边境事件煽动尼泊尔等国倒向西方

    【合众国际社香港2日电】(记者:梅里克)外交界人士今天说,共产党中国已经放弃了讨好亚洲次大陆各国的想法。
    北平的政策似乎正在激怒印度、尼泊尔和同中国接壤的其他国家,虽然这可能意味着这些国家作为积极的伙伴参加西方阵营,而不是仅仅作为西方和东方之间的中立的缓冲国。
    这是从那个地区最近的纠纷中得出的一个结论。这件纠纷就是打死了一名尼泊尔的军官,逮捕了他手下的若干人员。
    外交官们认为,北平的心理的路数是很难理解的,如果中国共产党人的确希望有一段和平时期来在已经奠定的经济基础上从事建设的话。
    他们指出这次尼泊尔事件向——例如——印度充分证明了,关于领土权利的协定是毫无价值的。
    如果中国人一有机会就要破坏这种纸面上的条约(就像他们在尼泊尔所做的那样),那么印度人还有什么希望可以达成任何种类的有效的协定?这是这里的西方观察家们都在纳闷的问题。
    从前,如果认为赤色中国把中立国家视为未承担义务的盟国,那是十分适当的。现在,这种态度似乎已经改变。北平希望全世界的人都选定自己要占在那一边,北平说,如果你选择了胜利的一方,那要好一些。
    麻烦的问题在于,谁也不知道谁可能成为胜利者。

柯伊拉腊谈中尼边境事件

    【新华社新德里7日电】“印度斯坦时报”特派记者7月6日从加德满都发出的报道,摘要如下:
    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今天在这里说,虽然他的政府不能安然自得,“但是并没有马上来自中国的对尼泊尔的危险”。
    柯伊拉腊在单独接见我的时候说,他看不出有什么理由需要根据最近的木斯塘事件来重新估价尼泊尔的对华政策。
    柯伊拉腊给我详细说明了木斯塘事件的经过。他说,他并不认为这是蓄意的行动或中国任何大阴谋的一部分。他又说,从中国总理最近表示道歉的信件来判断,这只是一个孤立的边境事件。
    尼泊尔的大会党和某些反对党的若干议员曾在议会中就来自中国的对尼泊尔的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越来越大的威胁表示担心。柯伊拉腊同这种情况形成尖锐的对照,他说,他预料边境不会有什么严重的麻烦。
    他又说,中国并没有使他们有理由对它的意图发生怀疑。生活在和平和友好之中是符合中国和尼泊尔两国的利益的。
    首相在回答问题时说,除了在他们的边境上“误越国境”事件以外,中国并没有所谓占领尼泊尔领土的任何部分。政府没有关于这些入侵的确凿情报。
    不过柯伊拉腊对于所传中国在边境一带集结军队一事拒绝发表意见。
    他认为反对党在中尼边境纠纷上所采取的立场是“不合理的”。他特别提到议会中反对党领袖巴拉特沙姆谢尔所提出的要求:鉴于中国破坏了非军事区的协定,应该撕毁同中国缔结的边境协议。柯伊拉腊说,政府将尊重这项协议。

法新社认为某些人想借中尼边境事件扩大中印争端未逞

    【法新社新德里5日电】无论如何,尼中紧张关系的缓和不再有某些人所担心的使人们再次集中注意喜马拉雅边界,从而加剧中印争执的危险了。
    柯伊拉腊昨天在气氛紧张的议会会议上说,他对中国的道歉感到满意,但是他将继续抗议中国的说法,即尼泊尔巡逻队进入了西藏。
    他说,他还将抗议中国继续违反规定边界各侧20公里为非军事区的条约。

苏联又发射一强大多级火箭

    【合众国际社伦敦7日电】塔斯社今天说,苏联今天成功地发射一枚新的“威力强大的多级”弹道火箭,这种火箭的目的是供外层空间飞行用的。
    今天的公告说,新的发射是完全按时进行的,而且火箭严格按照目前的路线。
    塔斯社说:“火箭的假的最后一级正好击中目标的水面。”它说,发射距离约为一万三千公里。

日社会党决定大选前不派代表团来华

    【共同社东京7日电】社会党7日上午举行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决定在大选以前不派遣访华代表团。社会党要在大选结束以后再研究派遣代表团的日期、组成等问题。
    社会党作出这个决定的理由是:有必要从根本上商谈新安全条约生效以后的日本问题;而且,在全党一致要求早日解散国会的时候,不能把党的首脑派到国外去等等。另外,前任委员长铃木出国访问,虽然完全是私人性质的,但是,因为料想到前任委员长如果经过中国的话,也会有大的反响,所以,关于铃木出国访问的问题,决定要由江田书记长、佐多国际局长等人再慎重地加以研究。
    【日本广播协会电台6日广播】在社会党执行机构中,有人认为,不消说是自由民主党,甚至民主社会党也在非难社会党被国际共产主义所利用,所以向中国派遣代表团对于社会党是没有好处的。

“印度时报”公然叫嚷限制新华社新德里分社的活动

    【印度报业托辣斯孟买7日电】“印度时报”今天要求印度政府取消向在印度的新华社提供的便利条件,这是考虑到这家通讯社“公开利用这种条件,恶毒歪曲消息,这家通讯社的记者对此显然是负有责任的”。
    这家有影响的日报在一篇题为“不可容忍的”社论中说,“这个国家同共产党中国的关系的一个方面是需要新德里当局立即给予注意的。新华社的活动一向都是不符合于新闻客观无私性的最高标准的,但是对于新华社驻新德里记者显然负有责任的恶毒歪曲消息的做法是不应该忽视的,理由是:不能指望极权主义国家会以任何其他的方式行事。”
    【路透社新德里7日电】“印度时报”说:“实际上,新德里不但有权,而且有责任考虑新华社正在公开利用的便利条件是否应该立即取消。”

印度外交部发表公报说:中印官员会谈已就议程问题达成协议

    【印新处新德里7日电】印度政府外交部7月7日发表的新闻公报说:根据1960年4月25日中印两国总理联合公报的规定而举行的中印官员会晤,从6月15日开始到7月6日已经在北京举行了10次会议。双方在初步交换了关于工作范围的意见之后,已经就审查、核对和研究支持各自政府立场的有关中印边界的事实材料时应遵循的议程大纲达成了协议。双方官员目前正在进行关于边界的位置和自然地形的第一项议程的工作,并就双方所提供的边界线的叙述作出澄清。
    【法新社新德里7日电】外交部的一位发言人说,他不知道议程上有多少项目,也不知道这次谈判将持续多久。
    【德意志新闻社新德里7日电】印度外交部今天说,中印专家在将近四个星期的北京会谈中已最后商定了程序和议程。
    印度官方人士悲观地认为会谈毫无成功希望。
    他们表示担心,中国人只不过是在利用会谈赢得时间来巩固他们对于拉达克东部非法占领的地位。
    【新华社新德里5日电】最近一期的“闪电”周刊刊登了钱德尔撰写的文章,题目是“共产党人僵硬的和铁面无情的态度使在北京举行的边界谈判陷于僵局”。
    文章说:“北京很不同意印度认为是历史性的边界或者分水岭。一切用以证明的文件——印度官员带去四箱文件——并没有被爽快地接受。中国人也有某些文件来支持他们的论点,其中有些还来自印度政府的案卷。”文章说,“中国人所用的另一个论点是属于谁所有的事实。”文章抱怨说,北京“希望以不同的分水岭来确定不同地区的边境。这就意味着在新的前提下重新划定全部边界,印度是不准备这样做的,它也不准备同意进行一揽子交易,中国代表在谈判中一直谈到这种交易。那就是,只要印度承认中国占领拉达克北部,中国就将承认麦克马洪线,并且相应地撤退它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