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共「人道报」评阿法会谈

指出阿方的坚定态度是「可以谈判,但决不投降」;法国的态度只使「好战分子感到满意」。
    【本刊讯】“人道报”6日就阿尔及利亚问题发表社论。雷纳·安德里欧以“结束暧昧态度”为题写道:
    “
    阿巴斯昨晚在突尼斯发表的广播演说,基本上是前天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公报所表达的观点的重申,可是演说更清楚地表明,阿尔及利亚领导人如何对默伦会谈的经过感到失望。
    雷纳·安德里欧写道:“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的领导人认为必须有力地加以指出,以便制止几个星期以来接近法国政府的人士一味采取的暧昧态度。应该指出,官方的评论把同意派一个使团前来巴黎说成是阿尔及利亚人的投降。同时应该提醒注意,在阿尔及利亚山区散发的传单号召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的游击队‘离弃失败者的一方’。
    阿尔及利亚政府在这里毫不含糊地重申了自己的态度:可以谈判,但是决不投降。”
    雷纳安德里欧说:法国代表在默伦的态度使那些好战分子感到满意,这些好战分子在戴高乐6月14日发表演说之后就曾经表现出感到有些不安。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前不久向德勃雷总理表示大为钦佩,他认为德勃雷不会“改变他过去的意见”。阿尔及尔和巴黎的极端殖民主义分子对他们称之为法国代表在默伦所表现的“坚定”态度表示高兴。

苏联以石油支援古巴首批运载油船即将陆续驶抵哈瓦那

    【路透社哈瓦那5日电】古巴石油委员会主席阿方索古铁雷斯今天说,运载着二十万吨原油的十九艘油船将于本月份从苏联的各黑海港口驶抵古巴。
    古铁雷斯说,苏联已经签订了一项可以使用八十艘希腊油船向古巴运送石油的合同。
    他赞扬苏联作了“极大的努力”来准备十九艘油船于本月份把石油送来。他说,这些油船将每隔两天或三天抵达。
    【美联社哈瓦那4日电】古巴石油委员会主席墨西哥工程师阿方索古铁雷斯说,壳牌和德士古炼油厂星期一正常生产。
    他说,苏联油船“契尔莫夫斯基号”已于星期一将七万桶苏联原油运抵哈瓦那。古巴石油垄断组织的首脑说,另一艘运载原油的苏联油船将在五天内开到这里。
    当有人问起伦敦的一则关于一艘巨大的中国共产党油船正运载着石油前往古巴的消息时,工程师古铁雷斯说,“北京号”油船将于7月中旬带着运给政府经营的炼油厂的原油抵达这里。
    【合众国际社伦敦4日电】莫斯科电台今天说,“世界上最大的油船之一”中国的“北京号”准备运送苏联的石油去古巴。
    据西方海运记载,“北京号”油船为一万九千五百吨。

刚果发生兵变要求比殖民军司令滚蛋

    【法新社利奥波德维尔6日电】治安队士兵今天上午在卢蒙巴住宅前和议会前举行示威,高喊打倒让桑(编者注:比殖民军司令),我们不再要白种人将军。我们要一名刚果将军。
    士兵用棍棒和皮带袭击汽车和行人。然后他们分散成小组,跑向利奥波德维尔市中心。
    让桑将军承认士兵普遍不满,这种不满是由于所谓独立的幻想破灭而引起的。
    治安队指挥官说,已经采取了一切措施来结束兵变。然而他强调指出,如果宪兵司令部和宪兵是忠实的话——在目前这一点还没有得到证明——那么刚果的宪兵司令和宪兵就不愿采取反对他们同伴的行动。
    哗变的治安队的一批批兵士继续停立在刚果议会的所在地民族大厦的前面。
    人们在这个地区见到一些事件如下:用皮带抽打欧洲人、同民族大厦相连通的电话被切断了。
    在利奥波德维尔的各个地区发生了其他的事件。普遍的情况是哗变的士兵抽打欧洲人。另外一些士兵侵入总理卢蒙巴住宅四周的花园,警察没有干涉。卢蒙巴并不在利奥波德维尔。
    昨天晚上总理曾向刚果新军队的军人发出呼吁,要求他们保持平静,一直等到这个军队改组,改组是他公开答应的。
    宪兵没有受到兵变的影响。宪兵试图在治安队中恢复秩序。
    在示威的士兵在利奥波德维尔引起的事件中,有两名美国记者,其中有一个是“生活”杂志的摄影记者,遭到痛打,他的几个像机被砸毁。一小队警察前往营救他们,他们才得到安全。
    【美联社利奥波德维尔6日电】刚果军队的一些士兵星期三没有携带武器走向刚果议会,有些人把军队的比利时司令让桑将军揍了一顿,抢走了他的枪。
    当让桑将军乘车驶过城市时,他的汽车被截住了,他的手枪被抢走,他被人用皮带打了一两下。
    【路透社利奥波德维尔6日电】比利时通讯社报道,兵变是今天上午在卢蒙巴利奥波德第二营中对士兵发表讲话后发生的。
    他说:“我有一些好消息向你们宣布,从7月1日起你们将提升一级。”
    看来,人们对于没有非洲人被提升为军官感到不满。在他演说之后,士兵们走出了兵营。

美英对古巴接管石油公司提出“抗议”

    【美新处华盛顿5日电】美国已经正式抗议古巴政府没收美国在古巴的德士古及埃索美孚石油公司的炼油厂。
    由美国大使邦沙尔星期二向古巴外交部提交的这个照会对上星期采取的这一行动表示“深为遗憾”。
    照会说:“美国政府殷切希望,古巴政府将本着正义和公平的精神,立即重新考虑和取消它对这些美国公司所采取的行动,并使它们在公正和合理的条件下继续营业。”
    【路透社伦敦5日电】一位权威人士今天在这里说,英国已经要求古巴使在哈瓦那的壳牌石油公司的经营放在正常的基础上。
    这位人士说,英国的照会还保留了合法的权利和代表英国在古巴的石油公司提出要求的权利。
    这位人士说,英国政府还在就古巴石油问题同美国政府和荷兰政府保持密切联系。外交部政务次官兰斯当尼后来在上院说,英国的强烈抗议已经在昨天交给古巴。
    这项照会对古巴政府在上星期五接管在哈瓦那的壳牌石油公司提出抗议。
    【法新社伦敦5日电】观察家们说,英国政府认为,在目前情况下尽量不参与美国和古巴之间的冲突是比较明智的。

卢蒙巴就兵变事件发表广播演说号召人们“对共和国内外的敌人进行斗争”

    【法新社利奥波德维尔6日电】刚果总理卢蒙巴今天宣称,将采取措施对付在今天驻在这里的刚果军队兵变的幕后的欧洲军官和下级军官。
    卢蒙巴在一篇特别的广播演说中说,“我们的独立的敌人在各地挑起骚乱并在军队中制造不安。我们必须象兄弟一般共同对共和国内外的敌人进行斗争”。
    这篇演说是在刚果新闻部长卡萨谬拉的声明之后发表的,卡萨谬拉把局势说成是“非常严重的”。
    卢蒙巴说,他在今天早晨已经会见比利时驻利奥波德维尔大使范登博什,并把局势和所采取的措施通知他。
    卢蒙巴说,被逮捕并被关在监狱中的士兵即将获释。
    卢蒙巴证实,计划提升刚果军事人员,使他们得以把国家军队的指挥权拿过来。他说,他今天将在司法部长的陪同下前往太斯维尔,与发生兵变的军队接触。
    总理说,刚果内阁已经研究了发生动乱的直接原因,经过会商以后决定采取这些措施:提升刚果军事人员,采取对付被认为是应对骚乱负责的欧洲军官和下级军官的措施,立即释放被捕和现被监禁在监狱中的士兵。
    他说,将成立一个特别的委员会,研究军队干部的新地位。
    卢蒙巴说,他的政府的目的是,任命刚果人在政府、警察和军队中担任负责的职位。他说,“这是我们能够证明刚果是真正独立的唯一办法”。
    【路透社利奥波德维尔6日电】比利时通讯社报道,会见了卢蒙巴的一位士兵代表说,总理已同意兵变的士兵们的某些要求,包括让桑将军和他的参谋长离职。

古巴内阁举行会议

    【美联社哈瓦那5日电】卡斯特罗内阁部长会议一直举行到星期二清早。据信他们是在草拟准备在艾森豪威尔总统削减古巴食糖定额时发出的没收美国财产的命令。
    部长们是在星期一下午二时在总统府举行会议的。
    当部长们正在进行磋商时,古巴的五十万糖业工人的领袖孔拉多贝克通知他的工人们作好没收美国人在古巴所拥有的三十六家糖厂的准备。
    古巴工人联合会的左翼组织书记赫苏斯·索托发表电视讲话说,工人们准备削减工资或者甚至捐出一部分工资来维持食糖工业的继续经营,如果美国对古巴食糖关闭市场的话。
    卡斯特罗的官员们和普通工人都表示了这样的信心:
    政府将克服由于没收在古巴的三家外国炼油厂和这些炼油公司断绝向古巴正常供应委内瑞拉石油而造成的石油不足的威胁。

斯诺近著“复归于始”一书介绍

    【本刊讯】关于美国新闻记者兼作家斯诺近著“复归于始”一书,内容介绍如下:自称曾支持蒋介石
    本书共有四部分。第一部分从1928年斯诺(二十二岁)到上海、经由密勒氏评论报的鲍威尔在中国和远东进行新闻工作开始。并涉及他的家世和童年生活。当时正是中国大革命失败之后。关于蒋介石“四·一二”的反革命大屠杀,斯诺写道:“在三十年代,我们外国人和受尊敬的中国人,都感觉杜先生(按:指杜月笙)和蒋先生把中国从‘暴民’手中拯救出来。当时的我,正象三十年以后的杜勒斯先生一样,确信道义是在蒋介石的一方面。”
    作者回忆了他和他称之为“中国的乔治华盛顿夫人”的宋庆龄的接触,说:“……经过她,我接触到了中国最高的思想和感情。在那些年代里,她常把我介绍给青年作家、艺术家和创造历史的战士们。……关于我对国民党、对孙中山以及对许多其他我永远从书本中得不到的事实的认识,庆龄是有供献的。”
    第二部分是从作者在抗战前夜北京的生活谈起的。关于这个时期他的思想,他说是和尼赫鲁当时的思想一致的。引证尼赫鲁自传里的话,斯诺这样表白了自己:“我远非一个共产主义者。我不喜欢教条主义,不喜欢把卡尔·马克思的著作当成不能指责的圣经,不喜欢那种似乎是现代共产主义特点的束缚和迫害异端。我也不喜欢在俄国出现的许多事物。”妄谈“一·二九”运动作者说:“1935年底,燕京大学的学生们自发地在北京举行了一次街头示威。这次示威唤起了全国范围的抗议,可能就使华北免被出卖给日本。爆发这次爱国义愤的思想和计划,起源于我们的客厅里。”接着,斯诺追述了燕京大学的一些学生如何到他家里(在海淀,当时作者兼任燕大讲师)谈论救国问题;他和他当时的夫人尼姆·威尔士如何鼓励他们去游行示威……于是就有了“一二·九”的学生运动。
    在这以后的九章里,作者叙述他到陕北去会见毛主席前后,特别是在陕北四个月“十分令人兴奋”的经历,并以写成“西行漫纪”自命为“毛泽东的包斯威尔”(按:为十八世纪英国作家,以写“约翰逊博士传”著名)。曾幻想我成为南斯拉夫
    1941年斯诺离华回国,会见了罗斯福总统,并在罗斯福的指示下,以“星期六晚邮报”记者名义去欧洲战场和苏联。这就开始了本书的第三部分。当1945年作者最后一次会见罗斯福总统时,他说他们又谈论了中国问题。关于当时的中国解放区和国民党统治区,罗斯福说:“我已在和那里的两个政府打交道了。”“我想继续这样作,直到我们能把他们弄到一起为止。”一个月后,罗斯福就去世了。对此,斯诺写道:“此后,与延安实行军事合作的计划,很快就被放弃了。这样,我们的一个机会——如果西方同盟国家给中国共产党以援助,象发生在铁托和南斯拉夫那里的情况一样,看看中国共产党将如何表示的机会,也就失掉了。”对苏联造谣污蔑
    第三部分很多章节是斯诺关于当时苏联的回忆和对苏联的看法。作者笔下的苏联人,几乎都是不满意苏维埃制度的,说那里没个人自由等等。在给作者的一封信里,一个苏联少女竟悲叹道:“啊,西风,你什么时候吹起呀?”
    关于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作者称之为“和平的、警察掌握的革命”。他承认他的文章使他成为苏联“不欢迎的人”;苏联政府正式通知他不许他入境。为美帝国主义作谋士
    在以“冷战”为总标题的第四部分里,作者表示了他对许多重要国际问题的看法,从中东的石油到作者所谓的“北朝鲜武装侵略南朝鲜的最大愚蠢。”在这里,在他称之为“竞赛的和平共处”时代,他认为一个最关重要的、“日益烦恼着美国一切范围内领导者中最有思想的人”的问题是:一个仍然主要是无计划的、不协作的、为私人利润所推动的经济,究竟还能和完全由国家计划的社会主义经济胜利地竞争多长时间?这种社会主义经济(在俄国和中国)最近年间在全部国民生产上已以三倍、四倍于美国的速度走到了前面,现在这种速度更增加了一倍以上,而美国的生产却处在衰退之中。”
    关于美国的对华政策,特别是关于“美国拒绝承认中华共和国(原文如此)及其对台湾的主权的争辩”,作者说它是“似是而非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