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印共“新世纪”综述去年印度工人阶级斗争情况

政府奉行反动的劳工政策工人生活处境不断恶化
    工人阶级觉悟日益提高罢工斗争继续扩大
    【本刊讯】印共“新世纪”月刊今年第六期刊登了一篇题为“1959年的工人阶级斗争”的文章,作者是印度工会领袖潘德;摘要如下:
    1959年出现了一系列对我国工人阶级和工会运动将会产生深远影响的新发展。工人阶级的情况
    1958年,我国生产的增长速度出现了日益减慢的趋势。然而,1959年生产的增长速度比1958年要快。农业方面也是这样,也许是由于丰收,1958—1959年度的生产比1957—1958年度增加了。
    对工人阶级来说,更重要的事情是,1959年的物价并没有出现相应的下降趋势。1958年批发价格指数是111.0而1959年上升到了115.5。整个一年都看到了上升的趋势,1959年12月,批发价格指数是117.9。1959年工人阶级的消费品价格指数比1958年高5点,这样就上升到了121。以粮食指数来说,上升得更为显著,粮食价格指数在1959年从118上升到了125。
    国家的生产能力提高了,但是由于他们的努力而使生产提高的那些人的生活水平却没有提高。
    古·勒·南达在今年人民院辩论劳工和就业部的拨款要求时的发言中不得不承认:自1957年以来,工人的实际工资没有提高。他承认,由于物价上涨,“有些人得到了好处,但不是工人”。
    这再一次说明,所增加的国家财富的主要部分都给私营部分用去进行资本积累了。可以得到的资料表明,工厂每天平均雇用的工人在1957年是3,479,865人,1958年下降到3,412,849人。1958年到职业介绍所登记的人每月平均有183,700人,1959年上升到206,000人。在1960年1月底申请救济的有1,425,589人,而去年同一时期只有1,195,926人。政府的劳工政策
    印度政府不是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增加工人在生产出来的财富中应得的那部分,反而正从他们早些时候所宣布的立场上往后退。政府发言人正在对第十五届印度劳工会议所规定的根据需要来规定最低工资标准的概念发起公开的攻击。这自然给雇主们粗暴地推翻他们参加作出的三边决定开了绿灯。
    单单在中央邦一个地方,雇主就侵吞了五百万卢比的工人互助准备基金,政府自己关于在各工业部门任命工资委员会的保证不是被搁置起来了,就是在这种或那种借口下迟迟不执行。
    总的来说,政府的政策对印度工人阶级是没有好处的。一些突出的斗争
    (罢工事例略——编者)
    劳工局公布的数字表明,1959年平均每月有144次罢工、有59,283名工人参加并且损失393,284个工作日。1958年相应的资料表明,每月有127次罢工、有77,433名工人参加、损失649,799个工作日。这说明,虽然1959年参加罢工的人数和所损失的工作日比1958年少,而罢工总数比上一年多。斗争的主要特征
    1959年,政府雇员、铁路、纺织、制糖和水泥工人们热情地等待工资委员会和工资局发表报告。在1960年,我们发现所有这些部门都在准备罢工,以便从老板们那里争取得到公正的待遇。
    鉴于生活费用的上升,增加工资的要求正在全印度获得推动力。
    因此,如果政府继续奉行它的动工政策而不加以修改,工人的不满情绪可能在这个国家引起罢工的浪潮。
    统治集团正在进行一系列的努力来利用中印边境争端,发出加强“国防”的呼吁,阻挠工人采取任何行动。他们想通过迫使工人放弃提高工资水平的要求的办法,把冻结工资的政策强加在工人头上。所有这一切都是在处心积虑地进行的,目的是要掩饰投机商、囤积居奇的人、地主和垄断资本家的真正目的。
    对于资产阶级来说,不幸得很,恶意的宣传没有迷惑我国的工人阶级。工人极力提出的要求和不满在相当长时间内被置之不理,而老板们赚得巨额的利润。工人们自然没有心思来听那种荒谬的宣传。
    印度全国工会大会和印度劳工协会的领导,在对共产党进行攻击中进行更多的诽谤,并且他们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利用中印边境争端把共产党从工人阶级中孤立起来,但是,他们失败了。
    虽然各中央组织统一的可能性至少在最近的将来很小的,可是地方工会已在共同的问题上团结起来了,这在西孟加拉黄麻工人的罢工、孟买邦纺织工会采取的统一行动、北方邦的制糖工人的斗争和阿科拉的反对工厂停工的斗争中等等可以看到。
    印度全国工会大会不仅仅曾经在1959年继续起过分裂作用,而且作为印度的一个主要的分裂力量加紧发挥它的作用。
    1959年,工会在全印工会大会的旗帜下再一次表现出他们为了工人阶级事业而战斗的精神。甚至,据政府证实:全印工会大会在七个邦和13个工业部门是主要力量。越来越多的工人参加到全印工会大会的组织里来。
    印度工人阶级表示支持共产党领导的受人民拥护的喀拉拉邦政府,从而表明了它的政治觉悟。全国工人阶级通过它自发的统一行动已经作为一个民主的忠实保卫者站在斗争的最前线。
    未来的时期是充满了发生新斗争的可能性的时期,工人阶级将要采取大规模的行动。应该作特别的努力采取一切必要的组织措施来加强工会。

日社会党中央确定竞选方针

说要打垮日美军事同盟体系,恢复日中邦交,建立以社会党为核心的政权。浅沼攻击日共「把一切利用于反美斗争」。
    【共同社东京5日电】社会党在今天举行了中央委员会会议。在会上,委员长浅沼首先致词。接着,江田书记长做了党务报告。然后大会进行了讨论。
    中央委员会在下午照原案通过了大选斗争方针,并且发表了宣言。
    【日本外务省MSG电台东京5日电】社会党提交中央委员会会议的大选斗争方针中的竞选口号如下:一、不承认新安全条约,打垮日美军事同盟体制;二、维护民主,重建议会政治;三、经济民主化,完全实行社会保险;四、恢复日中邦交,缔结日苏和平条约,同一切国家建立和平友好关系;五、排除金权选举,实施公正廉洁的选举;六、建立以社会党为核心的“保卫宪法的、民主、中立”的政权。
    【日本广播协会电台5日广播】浅沼委员长在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致词如下:“岸内阁虽然再三采取无理的行动,结束了批准新安全条约的工作,但是终于被迫声明总辞职,这是争取日本的安全、独立与和平的人民的胜利。(执政党)政策已经碰壁而要实行总辞职;把政权交给反对党的社会党,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们应该就我们是少数的在野党这一点进行反省。另外,民主社会党在反对安全条约斗争中始终没有采取行动,共产党也企图把一切利用于反美斗争,他们都受到国民的批判,这是不能忽视的。因此,社会党应该正确注视这些情况。把今后的一切斗争集中于大选,争取大选胜利,以符国民的期望。”
    【日本新闻社东京5日电】在社会党中央委员会会议上,书记长江田否认社会党在大选中同共产党进行联合斗争的可能性;他的根据是,共产党人关于宪法和日本的中立的看法根本不同于社会党人的看法。

阿巴斯就默伦会谈发表广播演说号召人民团结、斗争和加强警惕

    说独立不是垂手可得的。在寻求谈判的同时必须加强武装斗争。指责法国要阿接受强加的条件,因而使一切自由谈判成为幻想。说默伦会谈在了解法国的企图方面是积极的。
    【法新社突尼斯5日电】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总理”阿巴斯今天在这里向阿尔及利亚人民发表广播演说,他说,法国政府提出的条件是如此地“狭隘、有限制性和令人屈辱,以至一切自由谈判在目前都成为幻想。”
    阿巴斯说,在6月20日,“我说谈判不是和平。在默伦的经验清楚地表明,我们应当仍然比过去更加警惕”。
    “战争可能仍然是一个长期的。在寻求谈判和给予和平一切机会的同时,我们必须加强我们战斗的手段和我们的武装斗争。独立不是垂手可得的,它必须是赢得的。”
    阿巴斯说,“在阿尔及利亚战争的目前阶段,默伦会谈是积极的。现在我们更好地获悉了关于敌人的企图。我们还认识到,仅仅由于我们人民和他的光荣解放军的战斗和英雄气概,才有可能同法国政府举行了第一次正式会谈。”
    阿巴斯说,“正当殖民军队对我们发动歼灭性大屠杀的战争的时候,正当敌人阴谋和维持暧昧不明的态度以便迷惑世界舆论的时候,我们必须动员我们一切的力量,并要求所有的人团结起来。”
    阿巴斯说,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的态度已经在昨天发表的公报中明白地申述了。
    任何其他的态度将是对实力政策和独裁的鼓励。他说,当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在6月20日决定派遣一个代表团去巴黎时,它是完全知道它同法国政府之间的巨大分歧的。
    “在默伦表明了这些分歧还要大。不仅两种观点不能够接近,而且我们的使节发现他们自己遇到了断然拒绝谈判。会谈的条件和办法应当通过共同的协议来建立,这才是合乎逻辑的。法国政府却不打算这样做。它企图专断地把它的条件强加于我们,这件事是极其严重的。”
    他说,“甚至在谈判中,法国政府的行动俨然象一个殖民主义者,并且它拒绝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任何讨论。这便是它的不妥协态度的由来”。
    “我们必须一劳永逸地认识到这样的事实:在法国政府公开声明和真正政策之间存在着距离、存在着很大的暧昧之处。”
    “默伦会谈表明这种距离仍然存在。因此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认为那些公开的演说只有相对的价值。国家的前途只能在通过谈判达成协议的基础上制订出来。”
    “法国政府是否准备诚实地进行这种谈判呢?我们可以对此表示怀疑。我们希望通过谈判求得解决的愿望,却被敌人解释为软弱的表现。他们搞错了。……人们要窒息我国人民争取解放的愿望已不是时候了。”
    他说,“在法国,在政府每天愈来愈陷入矛盾之外,和平的力量正在发展并且日益壮大。迟早将不得不举行真正的谈判”。

新德里运输职工宣布将无限期罢工

    【法新社新德里4日电】今天新德里运输业职工宣布,他们将从7月18日起举行无限期罢工,除非答应他们增加工资的要求。
    在这之前,二百万政府雇员和在坎普尔的几千名纺织工人先后扬言要罢工。
    这种不安和罢工浪潮的原因是生活费用不断上涨,而工资并没有相应地增加。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4日电】在公布增加工资的消息的同时,某些铁路工人和邮电人员决定不参加罢工。国大党通知了各个邦组织准备担负起非常重要的工作,以防万一。
    新德里“新闻晚报”报道,军人准备担负起重要的工作岗位。
    它还报道,政府在悄悄地训练4000名妇女以便在必要的时候,管理邮电工作。

突观察家认为阿巴斯演说比以往强硬

    【路透社突尼斯5日电】这里的观察家们认为“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总理阿巴斯今晚在突尼斯的广播演说比他以前的任何演说都强硬,并且表明他认为时间对他有利。
    观察家们认为他的态度明确表明他不会受到法国“不妥协态度”的威胁。
    【路透社巴黎4日电】(记者:哈罗德·金)这里认为,“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今天拒绝接受戴高乐重新建议的停火谈判,是将军努力结束阿尔及利亚战争的暂时挫折。
    人们认为,这不一定表明了他的努力已最终失败了。
    还须看戴高乐是否为谈判提供机会继续下去,以便找到折衷办法使叛乱者的主要代表团到这里来。
    周末时,政府就它对初步谈判的态度发表了半官方的声明。声明说,叛乱者的使节从未抱怨接待他们的物质待遇,双方的关键是“正确的、有礼貌的。”
    这个半官方的声明看来在突尼斯引起了愤懑。那里的叛乱人士认为这是法国努力想使叛乱者对任何接触的中断负责。

普拉沙德回到德里

    【新华社新德里5日电】普拉沙德总统今天从苏联到达这里。在机场欢迎他的有拉达克里希南副总统、部长们、高级官员以及外交使团的使节。
    他在机场上对记者谈话时表示这次访问给他良好的印象。他说,苏联人民对印度人民怀着友好感情,他们表示支持世界和平运动。

中东通讯社说:法阴谋在阿巴斯抵法时逮捕他

    【德意志新闻社拉巴特5日电】中东通讯社今天说,阿尔及利亚政府已得到可靠消息说,法国已准备了一个关于在阿尔及利亚总理阿巴斯在到达巴黎的时候逮捕他的阴谋。
    【路透社开罗5日电】今天开罗的报纸广泛刊登的一则中东通讯社从拉巴特发出的消息说,法国阴谋在临时政府总理阿巴斯到达巴黎举行会谈的时候,把他逮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