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澳共“卫报”认为于兆力的文章:光辉地应用了列宁对帝国主义的基本分析

    【本刊讯】澳大利亚周报“卫报”5月5日发表希耳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在中国刊物上研究国际局势的一篇光辉著作”。全文如下:
    在澳大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上次会议上,总书记夏基作了非常好的关于国际局势的报告。
    这篇报告的主要内容是要求在争取和平的斗争中保持警惕和积极性,因为反动派决不会停止它进行战争的努力。
    现在,工人阶级和共产党在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斗争中获得了另一个有力的武器。
    这就是“北京周报”第十五号发表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题为:“帝国主义——现代战争的根源和人民争取和平的斗争的道路”。
    这篇文章是为了纪念列宁诞生90周年而写的,它光辉地应用了列宁对于帝国主义的基本分析。
    它分析了垄断资本主义目前的特点——一直存在的战争危险和它的垄断性。它不仅讨论了对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帝国主义战争的危险,而且还讨论了帝国主义者自己之间进行战争的危险和经常进行镇压战争的危险。
    它是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最高传统写的。
    任何共产党员,任何有阶级觉悟的工人,都不应当不学习这个光辉的著作。它将鼓舞一切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进行争取和平和社会主义的斗争的人们。
    在最高级会议的前夕,它将加强我们为强使帝国主义者接受和平共处和和平而在各个方面进行斗争的决心。非常必要的是,应当源源地通过各种决议、公报和口号,要求帝国主义国家同苏联达成协议。

大江说中国的建设正朝着理想前进

    【日本新闻社东京讯】正在中国进行访问的日本文学家代表团团员大江健三郎6月29日在“每日新闻”上发表文章,强调说,他确信中国人民的确衷心地期望日本人民取得真正的独立。
    大江说,他看到和接触过的中国人民,尤其是青年,譬如火车上的服务员、北京历史博物馆的女工作人员、人民公社的老农夫,他们的精神都很饱满神采奕奕,并且富于幽默感。他说,他可以负责肯定说,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正在按照理想前进。
    大江说,他在从广州开往北京的火车上,碰到一位服务员,那位服务员对他说,在他十岁的时候,日本(帝国主义)军队开到他的故乡,“他巴科”(日语“香烟”)这个词儿是在那时学会的。大江说,这时我想起在我十岁的时候,美军驾驶着吉普车开到我的家乡。我学会了“西鸽列”(英语“香烟”).这个词儿,我觉得很难受。
    大江说,过了十五年了,教我“西鸽列”这个词儿的军队还驻在日本,现在所缔结的条约(日美安全条约)就是这样一种条约。
    大江强调说,他相信中国青年们纯朴的友谊,并且坚决表示不赞成任何军事同盟。
    不久以前访华后回到日本的日本围棋代表团团长濑越宪作28日在“读卖新闻”晚刊上发表文章赞扬中国围棋技术水平很高,说下棋者规规矩矩、很有礼貌,贯彻运动家精神。正在中国进行访问的日本画家代表团团长前田青村,团员吉冈坚二、西山英雄、岩桥英远从6月22日起在“朝日新闻”上连续发表介绍中国情况的画和文章。

最近访问我国的巴扬齐联盟总主席被解职

    【本刊讯】比属刚果“非洲信使报”6月19日报道,最近曾访问我国的巴扬齐联盟总主席已被解职。
    报道说,“巴扬齐联盟中央委员会最近全体委员一致决定停止总主席阿图尔玛扬巴的工作。期限没有确定。在没有下新命令之前,党总书记代理他的工作。”

美报就我炮轰艾瘟神抱怨西方各国对华政策分歧

    【本刊讯】美“明星晚报”6月21日发表了劳伦斯所写的一篇文章,报怨西方对华政策存在分歧。
    文章说,“完全把炮轰(金门)当作对艾森豪威尔总统和美国的敌意的表示的北平共产党政府似乎采取了这种野蛮的行动而没有受到处罚。例如英国报纸(这些报纸猛烈攻击艾森豪威尔总统到远东去)就没有指责共产党中国政府的放肆行为。
    “但是人们也许可以恭敬地问一声,为什么巴黎和伦敦政府不表示正式的谴责呢?奇怪的是,当南非警察在设法镇压所谓‘非暴力’示威的惊慌中杀死了几个人的时候,欧洲和其他国家、特别是亚洲的政府立即以毫不含糊的措辞表示不赞同。现在在东南亚,有没有哪一个政府将指责共产党中国刚刚在金门所做的事呢?
    “目前西方盟国在远东政策方面似乎不是团结一致的。似乎很难令人相信的是,尽管联合国通过了一项决议,谴责共产党中国是对朝鲜的侵略者,今天在联合国内还有这样多的政府准备并愿意以把在台湾的国民党政府赶走并把联合国的中国席位给予共产党政权来报答侵略者。
    “‘通常的论点是’中国是一个事实。糊涂的蒙哥马利将军最近曾重复了这样的论点。”

英报诬蔑我有“扩张野心”

    【新华社伦敦讯】“星期日泰晤士报”6月26日以“世界前景未定”为题,评论新中国影响,摘要如下:
    中国是世界事务中的新的谜。它正在经历革命周期中最危险的阶段。只要中国领袖保持同“资本帝国主义”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看法,我们就不能希望在取得远东局势缓和方面能有多大进展。姑息它的扩张主义的野心,只能加强它的胃口。
    不论在亚洲或在欧洲,我们都不能放松我们的戒备。我们应该抓住每一个缓和紧张局势的机会,但是我们必须同样保持警惕,以免我们毫无代价地丧失力量上的有利地位和我们的盟国的信任。裁军是改善关系的副产品,不是主要的东西。

日本驻亚太地区使节讨论对华政策

认为我对外政策贯彻着对帝国主义侵略性的基本认识;
    日本对华“应采取慎重态度”。
    【日本外务省MSG电台东京6月30日电】驻亚洲太平洋地区国家使节会议在30日上午继续举行,首先由中国科长远藤说明本省对共产党中国情况的分析,继由联合国局长鹤冈就共产党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作了说明。
    下午,会议就日本对东南亚各国的整个外交政策交换了意见,并且由各使节表明了他们的希望。情报文化局长近藤在第三天会议结束以后,接见记者,就讨论情况发表谈话如下:共产党中国的经济建设
    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保持了比较缓慢的增长率(10%),但是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企图依靠大跃进、人民公社等运动求得迅速的增长。由于这些运动,共产党中国正在实现显著的增长,这是事实。但是,共产党中国公布的统计数字,不能照字面接受。共产党中国的对外政策
    (一)在国内建设方面,共产党中国按照毛泽东方式执行着比苏联更极端、更激烈的做法。在对外政策方面,共产党中国倡议所谓和平五项原则,贯彻着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性的基本认识。总的说来,共产党中国的政策要比苏联的来得强硬。
    它的原因是:(1)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受过同国府和日军作战的锻炼,经常意识到敌人的存在,这已经成了它的一个精神支柱。(2)苏联和共产党中国处在不同的社会主义建设阶段上。苏联已经建设了四十年。而共产党中国是十年。(3)为了加速建设,就必须克服国内的困难。为了国内的团结,就必须保持紧张局势。(4)存在着因感到国际上处境孤立而产生的强烈的悲壮感。日中关系
    共产党中国对日政策的基本目的,正如也表现在(反对)安全条约斗争中的情况那样,是离间日美、孤立美国或者使日本中立。关于这一点,没有不同的意见。此外,作为共产党中国对日本的要求,目前不能设想它会改变自从日中贸易中断以来采取的对日三原则。因此,共产党中国从去年起在安全条约问题上采取着非常强硬的态度;关于这种态度会继续采取到什么时候这一点,必须与高级会谈失败后的一般国际形势、中国国内形势、日本国内形势等动向一起考虑。可是,最重要的是日本国内的形势。最后,许多人认为,共产党中国今后会在相当长的期间继续对日本采取强硬的态度。但是,大家一致认为,为了准备将来调整日中邦交,应当采取慎重的态度。

英上院两议员抨击美英对华政策

    承认我国日益强大和重要,但诬蔑我“侵略”和“扩张”。鼓吹恢复我在联合国的席位以约束我国。
    【新华社伦敦讯】以下是官方记录的6月29日上院辩论的发言摘要:汉德逊勋爵:蒙哥马利常常说一些我完全不同意的话。我觉得,他对于中国今天的某些事态发展,缺乏批判性的估计。尽管如此,关于自由世界对中国的态度,他说出了一些非常明智的话。在他发表以下的谈话的时候,我认为他是绝对正确的:
    “只要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大国家目前的情况继续下去,我看不出亚洲有和平和稳定的希望。”
    他说第一步的接触必须来自美国,我也同意他的意见。
    就潜在的意义来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强国。在一代之内,它的人口就将达到十亿之多。在工业上,它正以一种不可置信的速度前进着。中国社会的整个型式都是为了加强国家的力量而塑造的。在许多方面,它是一个咄咄逼人的扩张主义强国,正象苏俄在斯大林时代中一样。它的压力使所有沿着它的南部边境的国家都感到不安。我将是一个最不主张我们对它的压力屈服的人:这只会增强它的进一步扩张的欲望。但是我深信,实行一种基于把它排斥在世界的会议之外、同时又故意向它挑衅(我认为沿海岛屿的情况就是这样)的政策,是绝对愚蠢的。正如朝鲜和日本的事件所表明的那样,对反动政权的支持以及奉行挑衅政策,都已开始对西方不利。汉德逊说英对华政策既错误又不合乎逻辑
    但是,议员先生们,虽然我认为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是错误的,它至少是合乎逻辑和始终一致的。但是英国政府一贯的怯懦和暧昧态度是既错误又不合乎逻辑的。我们一方面承认中国共产党政府,但是同时又拒绝在联合国支持承认这同一个政府,这种作法又有什么道理?的确,我们在那里接受了一个声名狼借的对手作为中国的合法代表。这是荒唐可笑的。现在是我们醒悟到我们的立场的荒谬并率先把事情纠正过来的时候了。当这个问题今年秋天在联合国提出时,我们不希望看到这个国家再次居于不重要的地位。我们要求结束政府的暧昧态度,并率先赞同接纳中国。佩锡克—劳伦斯勋爵:我冒昧提醒各位议员们,如果我们想要预测未来,那末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很可能会有另一个国家出现在舞台之上并取得显著地位。这是一个比目前在舞台上的任何国家都要重要得多的国家,而这个国家自然是中国。
    情况既然是这样,我希望各位议员先生仔细考虑一下,我们作为西方联盟对于这个重要国家应该采取什么态度。佩锡克—劳伦斯认为中国已深刻认识到必须反帝
    当然,中国目前是一个侵略性的国家,但是我愿使各位议员们回想一些事情,由于我的年龄较大,这些事情对于上院其他议员可能不象对于我那样非常清楚。我在十九世纪中生活了将近三十年,在整个那段时期,西方世界一直在进攻中国,剥夺它的领土和它的权利。
    中国从痛苦的经验中认识到,他们必须站起来对付欧洲世界。他们接受的教训是太深刻了,他们现在也成了侵略者。我非常强烈地反对这种侵略,但是我也反对把中国排斥在联大之外,由于把中国排斥在联合国之外,我们就不仅把一个劣等人的污名强加于它的身上,而且还阻止它在一个法庭上受审并被迫申诉它的理由。
    在我看来,这是美国所犯的一个重大错误。我觉得美国人正在把望远镜的一端朝着福摩萨看,把它看得比它实际情况大得多,而把望远镜的另一端朝着中国大陆看,把它看得比实际情况小得多。他们实际上就得出这种极其荒唐的结论,这个小岛是中国,而在大陆上的全体人民大众却是并不重要的可以完全忽视的集体。这在我看来是极其荒谬的错误。
    我国政府这些年来出于一种顺从美国的愿望而同意了那个原则并让它占上风。这种出于向美国“磕头”的愿望所作出的决定,到目前为止已经够糟的了,但是如果我们让它在将来继续下去的话,我们将危害这个国家和全世界的整个安全。我认为,现在是时候了,政府应该在今年秋天的下届联大会议上放弃尾随美国并同意他们所提出的虚伪的理论的可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