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宣布在法国强加的条件下将不派代表团赴法谈判

指出法国政府剥夺阿代表的自由,是事实上拒绝了谈判,并企图促使阿方投降。
    表示法国如果考虑双方协商会议的条件和方式,阿方准备再派使节赴法。
    【法新社突尼斯4日电】阿尔及利亚叛乱的“临时政府”今天说,在目前情况和条件下,派遣一个停火代表团去法国是没有结果的,但是它愿意派它的使节回到默伦去继续谈判,如果法国政府愿意谈判这次访问的条件的话。“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在突尼斯发表的一项公报仍然敞开着进一步谈判的大门,但是并没有具体消除双方目前的分歧。
    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发表的公报摘要如下:
    “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根据它的使节在默伦举行的会议提出的报告,于7月2日和3日研究了局势。
    “我们的使节发现在自己面前摆着法国政府规定的条件,法国政府打算单方面规定阿尔及利亚和法国代表团之间会议的条件。法国政府已经拒绝了我们的所有的建议,那怕是最和解性的建议;它甚至排除了这种可能性:通过双方代表团在谈判过程中的协议,对这些条件进行讨论或加以修改。
    “根据这些条件,阿尔及利亚代表团将被剥夺同谈判代表的尊严和地位相称的一切自由。例如,代表团不准在法国国内或对法国国外以任何形式同任何人接触,只有同突尼斯的联系除外。代表团不得接见访问的人。还具体规定,我们的代表团不能直接地、或是用电话间接地、或是通过其他顾问的媒介,同目前被关在监狱中的或是被关在堡垒中的阿尔及利亚部长们接触。因此,进行谈判的代表团团员们在接受戴高乐将军的邀请后,在法国的自由比一个政治犯的自由还要少得多。
    “法国政府的这种态度反映了一种心理状态,这种心理状态事实上就是拒绝谈判。看来正在用新的措词企图促使我们投降。
    “尽管这样,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希望保持谈判解决的一切机会,它在6月20日发表的声明仍然不变。但是,在目前情况和条件下,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代表团抵达法国是不合时宜的。
    “只有这种会议的条件和方式不是为人所强加、而是由双方仔细考虑取得协议的情况下,双方代表团的会议才能有成果。如果法国政府愿考虑这个基本原则,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将准备再派它的使节到法国去。”

突尼斯“晨报”谴责美国要阿向法屈服

    【新华社拉巴特4日电】突尼斯“晨报”谴责美国在默伦之后的态度,报纸指出华盛顿的统治者为戴高乐开脱责任并要求阿尔及利亚民族主义者同意戴高乐提出的一切条件。报纸说,华盛顿忘记了阿尔及利亚人为了取得某些比华盛顿和巴黎之间利润更为可贵的东西已经丧失了以百万计的人民的生命。

印高哈蒂人民因语言问题举行示威

    【路透社高哈蒂4日电】警察今天在这里向一群为了官方语言问题举行示威的群众开了火。
    初步的消息说,有6人受伤——其中两人受重伤——
    ,被送往医院。
    警察在发生事件的地区实行警戒,一大批群众在这次开枪事件之前和之后都曾经聚集在这个地区。
    高哈蒂市区实行了24小时的戒严。
    自从已有数星期之久的语言问题上的鼓动运动发生以来,今天的开枪事件是第一次,而且是在传说在一所大学的学生宿舍和一所中学的附近发生纵火事件之后。

香港“德臣西报”关于新加坡情况的报道表明人民行动党上台后出现右转倾向

    【新华社香港航讯】香港“德臣西报”6月15日发表它驻新加坡特派员洪·哥顿写的通讯,题为“人民行动党执政一年来的新加坡”的通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李光耀政府的右转倾向,摘要如下:
    左翼的人民行动党统治新加坡第一年的明显事实是,一个“社会主义”而不是共产主义的政府仍然统治着新加坡。
    行动党去年执政时,人们曾悲观地暗示新加坡会在半年内“赤化”。但是,政治空谈家对新加坡的预言已被证明错了,新加坡仍然被一个“民主社会主义的政府”统治着,虽然行动党内部仍然存在着许多极端分子。
    李光耀目前已把党内的温和派集中到他的身边,同时对极端派保持着紧密的约束。为了“绥靖”极端左翼分子,政府使大部分在自治后获释的工会领袖成为各部的政治秘书。
    作为一个集团,极端派直至政府改组职工联合总会以前是没有很大力量的,现在,大多数政府的政治秘书已控制了工会的实职。
    李光耀和他的政府已经获得了政治和工业的稳定,并恢复了公众对政府的信心,“这些成就的取得是行动党的政治纲领同资本主义现实妥协的结果”。
    目前控制着新加坡舞台中心的是劳工和司法部长贝恩和财政部长吴庆瑞。前者已经有效地为后者的建设工作打下了基础。贝恩是过去一年内那些最重要的法律——包括“工业关系法案”和“职工会法案”的起草人。这些法案从表面上看是有利于工人的,但当具体执行的时候就会出现另外一种不同的情况。可以相信,这两个法案将保证左翼分子的要求被限制在一个范围内,就是不使有势力的投资者感到沮丧和使那些不能避免的劳资纠纷能够和平解决。
    吴庆瑞的税收政策、同联合邦达成共同市场协议的努力和最近宣布的马币九亿六千八百万元的五年发展计划证明,新加坡政府渴望创造一个有利于工业投资的气候。但是,到目前为止,投入新加坡的资本很少。作为政治和工业气候的一个标志,正在建设中的大工业工程只有一个轧钢厂和一个炼油厂。这两个工厂都是外国资本而不是本地资本的。

新加坡成立一新党

    【法新社新加坡2日电】一个名叫新加坡大会党的新政党今天成立,以反对执政的左翼人民行动党。
    来自全国五十一个区的代表出席了成立大会。他们一致选出前市议员著名的社会工作者梁朔(音)为它的主席。
    她在讲话中对代表们说,新加坡的政治机会主义时代已经过去,在经受了“过去的辛酸教训”以后,人民已经觉醒了。
    她又说,为了使贸易处在资本和劳工配合的基础上,必须鼓励成立更多的公营公司。
    她警告说,如果没有贸易,新加坡就会受到“巨大的挫折”。
    新加坡大会党的纲领是:“以现实的生活方式为基础的民主社会主义”

新执政党开除王永元出党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加坡6月19日讯】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司库王永元今晚被开除出党。
    这是党主席、副总理杜进才今天在党的执行机构举行历时两天的会议后宣布的。
    这里认为,开除王表明了党内左右两派争夺权利的斗争。人们都知道王永元属于左派。
    【法新社新加坡22日电】王永元昨晚在这里说,他被解除在政府和“人民行动党”里的职务是非法的。
    王对记者说,“由一个有组织的少数派迫使党作出的决定证明,法治、民主程序和党章都遭到破坏。”
    随后,王永元在党的“红林绿”地方组织会上讲话,会上大约一千名热烈拥护者向他欢呼和支持他的立场。王似乎打算取得更多地方组织的支持,准备同党的领导摊牌。

合众国际社报道:美尼将签订新的“援助”协定

    【合众国际社印度加尔各托安6月28日电】据昨晚透露,一项新的美国对尼泊尔的“援助”协定——预料每年的“援助”将增加10倍
    不久将可签字。
    参加谈判的尼泊尔的苏加纳说:这项并宣不久将局时在华盛顿和加德满都公布。
    据尼泊尔首相柯伊拉腊上月说,协定将把美国现行对尼泊尔的“援助”由每年300万美元增至3,000万美元,他同时还预料美国对在目前所投资友好的效果。

古尔塞勒承认土耳其经济情况“悲惨”

    【法新社伊斯坦布尔4日电】土耳其国家元首兼总理古尔塞勒,今天把他的国家的经济和财政情况说成是“悲惨的,但是并不是没有希望的”。
    古尔塞勒对银行界代表、商人和实业家们说,政府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消灭失业现象,使工厂开工生产,并且使商业活动恢复正常。
    他说,新的对外贸易法不久将于宣布。
    他说,政府不想强迫降低物价,物价会自动稳定下来。
    古尔塞勒呼吁人民更努力地工作和生产更多的东西,他认为这是使经济复原的必要条件。
    这位将军在谈到银行存款——在革命初期政府曾对此规定了某些限制性措施——时说,政府在没有得到法院授权以前,不会在这方面采取行动。
    【美联社安卡拉4日电】美国驻土耳其大使同土耳其外交部长星期一签订了一项协定,规定从由于出售美国剩余物资而在土耳其累积的基金中拨出十亿土耳其里拉(1亿1千万美元)供土耳其使用。
    协定规定的拨款将是下一财政年度出售的美国剩余物资所得的款项。
    五亿里拉将拨作土耳其的国防费用,三亿里拉用来支持国营企业,两亿里拉用于技术援助计划。
    这个从土耳其出售美国剩余农产品而累积起来的所谓对等基金中再拨出一笔款项的协定,是去年11月以来,土耳其同美国已签订了两项类似的协定之后签订的。
    星期一签订的这项协定,是自从5月27日推翻曼德列斯政权以来所签订的第一项协定。
    消息灵通的美国人士说,他们认为,这项协定将大大有助于新政府渡过摆在空前面的时政困难时期。

要求废除日美条约东京市民自发到美使馆示威

    【合众国际社东京4日电】当美国大使馆今天在举行独立日庆祝宴会的时候,一小撮示威群众聚集在大使馆前面,要求取消日美安全条约。这批示威群众不到200名,他们举着红旗,在广播卡车上进行广播。他们仅在大使馆前面停留几分钟。
    出席这次招待会的大多数客人都不知道举行过这样一次示威,因为示威的时间极短,而他们大多数又是从后门进来的。

路透社报道法国人士对会谈的反应

    【路透社巴黎2日电】法国通常消息可靠人士今天说,阿尔及利亚叛乱使节同法国政府代表之间的会谈,并不是一个失败,而且没有任何东西表明将不再举行谈判。然而双方所持态度是有分歧的,而要设法克服这些分歧也将是有困难的。
    突尼斯电台今晚在评论这次会谈时说,法国人士已经证实,法国政府代表对阿尔及利亚叛乱使节提的问题所作的回答,既是否定的又是模棱两可的。
    电台说,也已经证实,仅仅法国政府应对默伦会谈的混乱情况负责。这是因为它希望把它的愿望强加于阿尔及利亚代表。
    电台在指出法国人士避免说破裂或失败时又说,“假如法国政府希望走出死胡同,它就应该放弃一切优越地位和殖民统治的想法。”

印尼右派军人集团大力扩展经济势力

    【新华社雅加达航讯】自1957年3月以来,以纳苏蒂安为首的右派军人集团利用“战时紧急状态法令”做掩护,积极向政府各主要经济部门和重要企业渗透,并得到迅速发展。在现内阁中主要经济部门,如工业、贸易、农业、交通、社会福利、邮电等均为军人和参加军人派别的人物直接控制。去年3月纳苏蒂安决定成立财经特种委员会,副陆军参谋长卡托任主席,其他副主席和秘书都是军人。这个委员会是负责规划财经政策和措施。
    现已接管的六百多家荷兰企业(有的说已达七百多家)中安插了四百五十名军人。军人干预经济日益扩大,引起资产阶级各政党不满,认为“这是不正常的现象”。
    纳苏蒂安为首的右派军人集团千方百计地排挤私人资本,扩大他们自己的经济势力,为实现军事独裁开道。
    原为荷兰资本的国营企业(称为国营有限公司)基本上为军人操纵,而这些荷兰企业是成为印尼国营企业的主要部分,农业方面新国家农园局及其属下企业基本上现已为军人控制(该局属下六百九十九个农园和原属荷兰五大洋行的二十多个农园),种植面积占印尼大农园面积总数的一半左右。商业方面,印尼八大国营贸易公司(接管荷兰五大洋行改组的)在印尼商业中占居垄断地位,其中有六个公司在军人控制中,八大公司控制印尼输入约80%,出口亦控制一部分,并不断增加。此外八大公司还负责直接分配进口物资和经销国内生产的主要产品。石油企业方面,绝大部分石油生产为外国垄断资本所控制,属于印尼资本仅占5%,为军人控制。例如,苏北的“民族石油公司”经理是右派军人,为右派军人集团控制最近日本垄断资本已以贷款形式把资本渗入其内,加上美国和西德也将要进行投资建炼油厂等,这实际上是把企业逐渐变成右派军人集团与外国垄断资本相结合的企业。
    此外航运、港口、码头等也为军人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