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美联社报道:法共同体西非四国八月将独立

    【美联社巴黎6月24日电】法兰西共同体内又有四个成员国将在8月的第一个星期成为完全独立的国家。它们是尼日尔、达荷美、上沃尔特和象牙海岸。
    这四个非洲国家的领袖以前曾表示他们希望独立的意愿。移交权力的时间已在今天戴高乐和四国总理举行的一次会谈上作出安排。
    根据共同体的制度,这四个国家已经控制了内部事务,不过把财政、国防和外交事务交由法国管理。作为充分独立的国家,它们将有权选择离开或者仍留在共同体内,和法国保持着一种英联邦形式的关系。
    预料这四个国家将维持它们共同体的联系。
    协商委员会将任命一个四国政府领袖和议会议长组成的代表团同法国政府讨论它们独立的技术方式。预定在下周末开始讨论。

路透社报道:法属赤道非洲各国也将要求独立

    【路透社巴黎6月26日电】政治观察家们今天在这里说:整个非洲操法语的国家将于今后几个月内独立,使得法兰西共同体成为自由平等的伙伴国组成的英联邦式的组合。
    法国政府同前法属赤道非洲各国政府之间,不久将在这里举行独立谈判。这些国家是:刚果共和国、中非、加蓬和乍得、

阿法谈判预备会议结束

    法坚持以戴高乐连议为今后谈判条件;并不愿意承认阿临时政府。阿对法的答复表示不满。
    【法新社巴黎6月29日电】今天正式宣布,法国政府代表和阿尔及利亚叛乱“临时政府”使者之间的初步会谈已告结束,使者们就要回到突尼斯去了。
    法国的一项官方公报说:
    “在从6月25日星期六到6月29日星期三在默伦举行的会谈过程中,政府代表们向阿尔及利亚叛乱分子外部组织的使者们说明了今后可能举行谈判的条件,今后的谈判将按照戴高乐将军提出的建议来举行,以便使仍然在拖延着的战斗得到光荣的结束、解决军火的处理问题并保证战斗人员的命运。”
    公报没有说明,使者们将去多久,他们是否可能回来或者在什么时候回来;今后的停火谈判是否会肯定举行。
    官方公报说,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的代表不久就要返回突尼斯。
    【法新社默伦6月28日电】法国政府和“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的使者之间的预备性会谈今天踌躇不前。销路很广的晚报“法兰西晚报”今天说,在目前的会谈中有五项主要的争论之点:
    一、叛乱分子的头衔,法国政府不愿意承认“临时政府”。二、代表团的组成。三、会谈的公布。四、同叛乱分子的“副总理”本贝拉进行接触,本·贝拉现在被法国监禁在布列塔尼沿海的小岛上。五、阿巴斯是否将会晤戴高乐总统以及在什么时候会晤。
    【路透社巴黎6月28日电】根据来自突尼斯的某些报道,叛乱分子的领导今天对预备性接触比较悲观一些。
    接近“临时政府”的人士引述这样的话,法国对使者们提出各点的答复是“不能令人满意的”,诚挚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少。
    在突尼斯的阿尔及利亚人士对使者们显然“被禁止同外界进行人身接触”也表示失望。

印尼文化界人士纷纷反对当局对著作者课以重税

    【本刊讯】印尼文化界人士纷纷反对政府颁布的著作税条例。
    印尼政府由于国内经济恶化,曾于今年1月颁布了著作税条例,规定写作者必须缴纳20%的稿酬。印尼内阁首席部长朱安达在国会答辩1960年预算案时曾对这一税收加以解释说:“著作者的稿费由出版社直接扣下20%,作为著作税缴纳国库。所谓‘写作者’包括翻译者,诗歌和小说作者,以及报刊上专稿、文章、插图的作者等等。”这项条例公布后,遭到各方面的强烈反对。
    印共议员比里硕士指出:“著作税非但不能促进,反而限制了民族文化的发展”。
    人民文化协会总书记尤巴尔·阿尤普也指出:“政府这种措施是非常可耻的,这将使印尼作家陷于冬眠状态。
    文艺界很多人对此也提出了抗议。普·阿·杜尔说:“著作税是个反动措施”。诗人梭伯伦·艾迪认为著作税将“直接毁灭文学”。青年诗人、作家阿奕·罗西迪于2月上旬曾上书内阁说:“著作税只会使作家和插图画家的滴滴泪珠更加干涸而已”。
    3月上旬,印尼作家组织和全国文协又联合发表声明,要求政府减低著作税。印度尼西亚文学学会理事会于4月10日至19日连同在雅加达的分会召开会议,讨论“征收著作税问题和对印尼艺术工作者的影响”。会议的主要结论是:政府把艺术作品当作一种买卖是不正确的。
    现在,反对印尼政府这种税收政策的情绪,在印尼文艺界还在继续高涨中。

传美国男女游泳选手创两项世界纪录

    【本刊讯】香港“真报”6月26日报道说:美国洛杉矶,前天(星期五)举行节日表演赛,有两项世界游泳纪录给打破了。
    第一项是四百公尺四式混合泳,首二名都打破世界纪录,首名佐治夏利逊,成绩五分五三秒,次名是加利轩利治,成绩是五分五·四秒,相差祗有十分之一秒,旧纪录是五分八·八秒。
    第二项是女子二百公尺仰泳,十七岁的林恩·柏克,创出二分三六·三秒,比旧纪录缩短八分之一秒。

在殖民主义的统治下非洲人民文化遭受破坏

    【本刊讯】西德“文化报”1日刊载了罗尔夫·伊大利安德写的题为“欧洲在非洲的文化政策”一文,摘要如下:
    法属赤道非洲的教育视察专员安德烈·大卫在同我谈话时说:“我们法国人民在这里呆了八十年了,我为我的同胞感到羞愧。法属赤道非洲有四百六十五万多土著居民和二万四千四百个欧洲人,这里只有一所国立图书馆,总共只有四千册藏书!小学校不够,中等学校没有师资。”
    今天在非洲的许多白种人文化部长、文化报告员或教育家也都处在和大卫同样的境遇中。
    为什么到处都是这样错误的文化政策呢?首先因为没有拨出足够的文化费用。其次是“典型的殖民者”不愿意带来文化。
    全非洲对小学校和高等学校的迫切要求,几乎是欧洲人难以想象的。而且几乎任何地方都缺乏受过教育的人。我们查联合国年鉴,可以看到阿尔及利亚的文盲还占总人口的94%,埃及占74.5%,葡属几内亚占99.7%,南非联邦占70.9%。根据西方各国的估计并根据掌握的少数调查资料,我们可以假定,目前非洲还约有80%的人口是文盲。这的确是殖民主义的一个悲惨的决算表。我们以比属刚果为例来说吧,一个拥有一千三百万人口的国家直到现在却只有十一、二个受过大学教育的学者。比利时殖民主义者到现在还不愿意有土人的学者。
    在非洲的旅行,使我感到十分惊异的是,在苏丹的首都喀土穆就没有找到一家书店!
    亚洛因·迪奥普是巴黎一家很有名的黑人杂志“非洲存在”的著名发行人,他对我说:“白种人的一切行为都只是为了贬低我们,压低我们和毁灭我们。请您相信我,我们迫切地要求文化复兴的时候快到了。”
    剥削者们已经上百年地破坏了非洲的文化,却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

十七国已承认马尔加什共和国

    【法新社塔那那利佛6月28日电】马尔加什人士满意地强调指出,世界各国热情地承认这个新独立的共和国。四十二个国家致贺电马达加斯加当局,其中有十八个国家正式表示它们承认这个新国家。
    【法新社塔那那利佛6月27日电】法国和新近独立的马尔加什共和国今天签订了保证这个岛屿留在法兰西共同体内的合作协定。
    【路透社利奥波德维尔6月28日电】到星期四,预计八十个国家的代表将到达这里,他们来自联合国会员国和新兴的非洲国家。

蒙哥马利撰文谈访华观感:赞扬我大跃进的成就和人民公社(续二)

(续昨日第四版)三大法宝
    周恩来解释说,他的政府制定了一些指导原则,这些原则将成为全民努力的基础。他把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叫作“三大法宝”,人民也都这样称呼这些原则。
    这些“法宝”已为全国人民所接受,我看到了许多如何贯彻这些法宝的实际例子。
    “三大法宝”的哲学已使工作显著地加快——事实上,几乎是难以令人相信的。这种成绩的取得是由于巨大的劳动队伍——为中国而工作的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有着干劲。
    我访问了北京郊区的一个巨大的纺织工厂,这家工厂有六千个工人,其中有70%是妇女。工厂的全部机器是中国制的。这个工厂是在六个月内建成的,每天生产一百五十英里棉布。
    一个全新的市镇正在上海郊外兴建——
    商店、楼房和住宅等等应有尽有。我们乘车慢慢通过这个市镇。工人们就像蚂蚁一样,爬在所有的建筑物上工作着。这个市镇是四个月前开始建筑的,它将在今年7月建成。在这个工程工作的一定有好几十万人。
    一般说来,工程不是按钱来估计的,而是按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它所需要的工人的数目来估计的。一个公社
    我特别要求准许访问一个农村公社,他们就带我到上海郊外约二十英里的一个公社里去。我访问的这个公社主要种植蔬菜,因为这就是上海八百万人民所需要的东西。
    我在这个公社中所看到每一个人都显得很愉快,吃得很胖,特别是儿童。有人听说,公社里的孩子是同他们的父母分离的。我调查了这一说法,发现这完全是不确实的。
    我对这位年轻的社长说:“如果你是毛泽东,你会对整个办公社的“主张”特别是对你的公社作些什么改变或改进?”
    他说,他不能回答我的问题,因为他觉得不可能想象他是毛主席!这引起了屋子内的人们的大笑。
    然而,我坚持要他答复,于是他说,办公社的“主张”是顶出色的主张,是为中国日益增长的人口迅速发展粮食生产的唯一可能的道路。
    我觉得无法不同意这一看法。对今天的中国来说,公社制度看来是必要的:实际上,如果要在望得见的将来解决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的问题的话,这是必需的。
    我访问了中国的三个大城市——上海(拥有八百万人口)、广州(拥有三百万人口)和北京(拥有五百万人口)。我坐火车和汽车通过了乡村;我参观了一个拥有将近五万人口的公社;我参观了两座大工厂。我回到香港的途中坐的是慢车而不是直达快车,每到站都停车,因此我能够看到人们的情况。我到处看到的是笑容满面的快乐的人们——他们愉快,友好,而且看来对他们的光景是满足的。
    在六亿五千万人口——每年的增长率为一千五百万人——中总归有些人会是感到不满足的;毛泽东承认这一点;可是他又说,有90%的人民拥护新中国,而这一点,我是深信不疑的。
    当然,就象在包括我们自己的国家在内的每一个国家一样,在中国也有不好的事情。但是,人们必得承认中国人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始。
    假如你问怎么可能做到这些事情,你只能得到一个答复:“毛主席说……”,这是不可改变的。不管毛说什么,大家都照着去做——没有争辩,不讲任何条件。毛泽东建立了一个统一的、人人献身和有目的感的国家。他的话就是法律,绝对的和不可改变的。
    毛泽东规定每个人每天早上要锻炼身体,每个人都这样做了,因为这是“毛主席说的”。那是在清早工作以前作的。我从上海的和平饭店七楼我的卧室窗户看到了一个最好的例子。那是在我同毛共进晚餐以后的第二天早上,我们一早要动身去广州,好赶上上午九时四十五分去香港的火车。清晨五时我在房里进早餐,太阳已经升起,男男女女都在去上工的路上。
    有人会跑一百码,接着又跳几下子,然后停下来做曲体和平衡动作,随后又跑起来。青年人很喜欢做击拳的动作,上学的孩子们在路上做着击拳和曲体的动作,有些人在练习击剑。五时三十分,出现了一个大企
    业的民兵,由一个教官带着队进行集体体力锻炼,然后练习行军的步伐。
    我们驱车经过大街到上海机场去的途中,人们一面在等公共汽车,一面在人行道上锻炼。在一个地方,有个人站在大车上向凡是愿意聚拢来的人进行指导,果真有许多人来了。所有这种体力锻炼的结果就是全国的男男女女都很矫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