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菲马加紧拼凑“东南亚友好条约组织”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6月28日电】菲律宾外交部长塞兰诺今天表示,菲律宾和马来亚并没有放松它们为加速成立东南亚友好条约组织所进行的努力。塞兰诺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使这个组织成形的机器正在开动着。”
    但是他说,他还不能宣布有关这个问题的任何具体情况。
    塞兰诺今天会见了印度尼西亚驻菲律宾大使。塞兰诺拒绝透露他同这位大使会谈的细节。
    但是有人推测他们两人讨论了拟议中的地区性的合作同盟。
    虽然马来亚和菲律宾去年年初共同提出这个计划,据了解,它们希望印度尼西亚成为东南亚友好条约组织的“核心”国之一,因为它有丰富的天然资源。

美报惊呼“亚洲传来了火山即将爆发的隆隆声”

    承认我国革命和建设成就已在亚洲产生深远影响;亚洲民族民主运动方兴未艾;美国用扶植傀儡来维持侵略“阵线”的打算已落空。担心南越傀儡政权垮台。鼓吹西方吸取教训改变作法。
    【本刊讯】“纽约邮报”6月20日发表了蔡耳兹发自华盛顿的一篇文章,标题是“大吃一惊”,摘要如下:
    从亚洲传来了好像即将爆发的火山的隆隆声。这种在朝鲜和日本表面化的地下的轰鸣,是美国决策者近几年来不是忽略了便是没有正视的病根很深的症候。
    他们认为,依靠支持“强有力”的人物和为军事条约提供军事援助就可维持阵线。目前发生的情况使这种如意打算落空了。
    认为美对华政策是亚洲反美运动的根源
    本观察家认为,美国的对华政策是发生事件的根源,这种政策无视六亿人民的存在,并希望产生某种局面,最好是早已许诺的国内革命。中国革命在整个亚洲所起的作用是无法估计的。共产党政权以强有力的不懈的宣传所鼓吹的物质方面的成就,已经产生深远的影响。
    在西方看来,这些成就是依靠惊人的牺牲人类的价值、使人降低到听凭全权的专政摆布的蚂蚁或蜜蜂的地位而取得的。但是在亚洲,那里除了极少数的人以外,全都生活在饥饿线的边缘,在那里,“自由”只是最模糊的字眼,这不能起同样的影响。广大的亚洲人看到的是一个蔑视西方的亚洲国家人民所兴建和制造的公路、学校、研究中心和现代武器。承认南越、菲律宾等
    仆从国腐败不堪
    使华盛顿决策者感到惊讶的诸如把李承晚赶出朝鲜的这类暴动远还没有结束。了解情况的政府高级分析员认为,可能在不太远的将来在越南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件。
    吴庭艳总统是一个倒向西方致力于一个自由越南的正直而勇敢的人。但是最近的消息表明,他的国家革命党的官员的贪污达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在某些地区,政府在白天发号施令,到晚上就是共产党人的天下,就像在法国印度支那战争的后期那样。
    据说,菲律宾的贪污现象达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以致某些人士劝告总统不要访问马尼拉,以免显得他同意那里的情况。同总统一起进行访问的“圣路易邮报”记者杜曼报道说,没有让反对党自由党的领袖们接近艾森豪威尔,虽然他们很可能在不满的浪潮中在明年的选举中执政。
    美国总统只会见那些目前当权的人物。
    美国大使们也老是同会说英语的高级官员以外的众人隔离开来,这些官员对他们所说的话正是他们所希望听到的而没有别的。据说,曼德列斯和他在土耳其的独裁被推翻事使认为曼德列斯是不可动摇的美国驻安卡拉大使馆目瞪口呆。
    对正在发生的事情可以有两种反应。一种是从中吸取教训,并设法拟订新的更现实的政策,让那些了解最近的事件的意义的人来执行。另外一种反应是把共产党当作替罪羊来加以攻击向继续忽视目前脱离西方的倾向——
    等到火山再度爆发的时候再大为震动和大吃一惊。

印度内阁举行会议策划破坏和镇压雇员总罢工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6月29日电】印度内阁今天讨论了200万中央政府雇员扬言要从7月11日午夜开始举行罢工的问题。
    虽然没有正式宣布内阁会议讨论的结果,可是消息灵通人士说,政府作了充分的准备来对付罢工的威胁,它决不会被政府工作会陷于瘫痪的威胁所吓倒。
    他们说,军队已处于戒备状态;一旦需要,将宣布这次罢工为非法。
    内政部长潘特说,政府愿意对雇员们的合理的不满采取和解的态度,但是,雇员们应该考虑考虑别的事情。
    消息灵通人士说,尼赫鲁已经告诉他手下的人要采取严格的态度,同时要让谈判的大门开着。

孟买港水手罢工胜利结束

    【印度报业托辣斯孟买6月28日电】孟买港托辣斯船队水手为期六天的罢工于今天傍晚结束。
    结束罢工的消息是孟买港托辣斯总工会宣布的。在这之前,总工会代表曾同孟买港托辣斯董事长在印度交通运输部长苏巴罗扬博士在场的情况下举行了谈判。
    工会发表的停止罢工的声明还说,他们的要求“获得满意的解决”。

人民生活毫无保障 犯罪事件不断增加

    【本刊讯】6月12日出版的“德里时代”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在我们国民生活中某些令人不安的倾向;犯罪事件不断增加——这是走向垄断的结果;整顿经济是必不可少的”,摘要如下:
    在5月的第三个星期里,新德里康璃特广场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一场动武的混战,结果打死了一个人。几天后,就在提斯哈扎里法院的院子里,有一个人在众目睽视之下被刺死。就在若干时间以前,一名警官在帕哈冈吉警察局前面被打死。这些案件都是在印度的首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许多人都亲眼看到了。
    犯罪行为不光是谋杀掠夺,以及抢劫银行而已。如果你拿起任何一天的报纸,你就可以看到在全国有无数关于偷窃,绑架,逮捕,审判,判罪的消息。
    首都越来越多的违法案件已经使人们产生不安全的感觉。公众不安,而当局又没有能力消除这种威胁。银行不安全,街道也不安定。当然,房子和个人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受到突然袭击。
    报案的人数太多了,以致警察处理不了,结果使人民对向警察报案一事不感兴趣了。报案的那些人并不一定得到好处。受警察询问,出席法庭以及在警察追查出被偷的财产的前后都要给警察“酒钱”等等这整个一套程序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是这样令人讨厌以至于他常常情愿遭到点损失而不愿去向警察报告。如果所牵涉到的数目很小,警察可能会没有足够的兴趣来追查。
    因此,谋杀、公然无阻的劫掠、抢夺、偷窃、绑架、妇女没有安全、不断地担心遗失东西和生命不安全、法庭的案件、没个完的审问以及定罪等等——这些事情都是出现在我们社会里的可怕的情景。
    在我们国家独立以后,我们一直没有能力为了普通人民最大的利益使经济建立在巩固的基础上。结果造成越来越多的人失业和穷人更加贫困,人民从一般的生活水平降低到挨饿的程度,与此同时富人越来越富。正在开工或正在扩建的新工厂很少给人民带来较高的购买力,相反,这些工厂会使富人更加富有。甚至在富人当中,一个阶级一个集团在企图用不同的方法占有和控制每一项工业。这就造成了一个可怕的为不安全、痛苦、恐惧以及无依无靠所主宰的社会不平衡的局面。
    难怪,这样一种局势造成极端罪恶的风气,因为越来越多的坏人喜欢用不抗拒或收买警察的方式进行最坏的罪恶活动。
    显然,我们的弊病的根源是政治和经济上的问题。这是一个由于农村经济的破坏以及城镇日益贫困而被迫挺而走险和犯罪的那些人怎么定居和重建家园的问题。需要在农村和城市里创造一个健全而稳定的经济生活。只有在这个时候,才有可能缓和紧张气氛和减少犯罪事件。

岸信介等阴谋组织执政党主流派“联合内阁”

    准备由五派把持重要职位,排挤反主流派:并妄图让大野先上台,举行大选后再把政权交给池田。
    【共同社东京6月29日电】正就下任组阁首长人选问题进行调整意见工作的自由民主党干事长川岛,29日依次同石井总务会长、大野副总裁、佐藤藏相、益谷副首相会谈,交换意见以后,向岸首相作了报告。川岛干事长为了要在30日上午举行的首脑会谈中提出折衷方案,目前正同岸首相、佐藤藏相、福田农相等人协商,研究拟好的方案。可是,主流派好象是想要按照建立“五派联合内阁”的计划来收拾局面。这个计划是要由岸派、佐藤派、大野派、池田派、石井派等五派占有“首相、总裁”、“副总裁”、“副首相”和党领导干部、阁员的职位,不让反主流派担任政府和党的重要职务。
    在这种情况下,最成问题的是推举谁来担任首相和总裁这件事情。岸首相等人的意思是要让大野副总裁担任下任组阁首长,也就是继任首相和总裁;让石井总务会长和池田通商产业相分别担任副总裁和副首相,在大选以后,由大野让位给池田。
    据说前首相吉田是全面支持这样的计划的。但是,目前形势是,决心充任下任组阁首长候选人的大野、池田、石井三人没有立即同意。特别是石井因为自己将来完全没有机会当首相,所以,可以认为他是表现出最为难的人。

浅沼谈社会党对当前政局的态度

    表示坚决反对另一个岸内阁上台,并批评民社党;攻击日共,叫嚷“不能同日共共同斗争、联合。”
    【共同社东京29日电】弘前电:社会党浅沼委员长29日下午在弘前市接见随行记者团,就社会党对政局的态度,批评民主社会党等问题表明了他的看法。谈话的大意如下:对政局的态度:
    一、岸内阁遭到国民的总反击,将要下台。关于下届政权,按理应当由社会党成为核心,组成监督选举的看守内阁。我们将站在自主的立场上争取下一届政权。但是,不管哪一党担任组阁工作,下届内阁都必须是监督选举的看守内阁。
    二、坚决反对岸帮政权的出现。不容许建立承袭杜勒斯外交传统的官僚全权内阁(指池田担任组阁首长)。由党人出身的人组织岸帮政权,是不行的(指大野、石井担任组阁首长)。
    三、即使自由民主党和民主社会党吁请我们举行党首脑会谈,以便使国会正常化,但是,假如不以早日解散(国会)为前提,我们就不同他们谈。岸下台和早日解散(国会)是使国会正常化的前提。
    四、关于我们是否出席提名组阁首长的全体会议这一点,我们还没有确定最后的态度。政权的争夺在原则上是要通过国会来进行的,可是,追究延长会期决议的责任的社会党,在目前的情况下是不能出席的。
    五、我们觉得遗憾。西尾君的想法同自民党主流派的意见是一脉相通的。对大选的展望:
    中央的(反对)安全条约斗争正在渗透到地方上的国民群众中去。国民再没有比现在更关心政治了。
    假如社会党在大选中跃进,就要组成以社会党为核心的内阁。关于国会外的斗争
    假如不能实现早日解散(国会),国会外的运动将再次高涨起来。社会党今后准备展开的国会外运动有:(1)不承认新安全条约,(2)以要求解散国会为主要内容,展开签名运动。关于和共产党的关系
    共产党在宪法成立的过程中曾经反对现行宪法,它对宪法的解释同社会党的解释不一样,而且,共产党目前具有为莫斯科、北京的指令所左右的国际从属性,在国会内也没有力量,因此,不能同它共同斗争、联合。

合众国际社担心美在日基地保不住

    【合众国际社马尼拉6月28日电】如果日本的政治骚乱使得美国不能保持它在日本的基地有各种迹象表明,美国军事部队转移到菲律宾将在这里受到欢迎。
    在许多有影响的菲律宾人当中,在过去几年中的不满的主要原因——除了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要求和关于美军的裁判权争端以外——是这样一种看法:美国过于信赖前敌国日本,而不理会经过考验的战时朋友的菲律宾。事实上,菲律宾总统加西亚已经要求在菲律宾设置美国“防御性”导弹,政府并且正式要求增加军事援助——军舰、飞机和步兵装备。
    在战略上,菲律宾是通往东南亚的大门。

菲律宾和南朝鲜策划举行亚洲反共国家“首脑会议”

    【美军东京远东广播网6月29日广播】菲律宾从外交途径方面接到了一项新的建议,要求菲律宾来领导拟议中的亚洲坚决反共国家的小型首脑会议。消息灵通人士说,这一建议是南朝鲜大使提出的。南朝鲜在去年第一次提出了举行亚洲首脑会议的主张。
    【法新社马尼拉6月28日电】菲律宾今天开始打听亚洲反共国家对召开亚洲最高级会议的可能性的意见。
    菲律宾外交部长塞兰诺同南朝鲜大使会谈。权威人士说,这位朝鲜使节对这个主张很热心。
    但是塞兰诺说,鉴于拟议中的某些参加国局势动荡不定,这种最高级会议不能很快举行。
    这些人士说,塞兰诺接着将打听国民党中国、泰国、南越和马来亚的意见。据早些时候报道,台北和汉城支持菲律宾提出的召开亚洲最高级会议的倡议。
    这种最高级会议可能为加紧世界这个地区的反共斗争提供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