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英法通讯社驻北京记者报道:人民日报关于布加勒斯特会议的社论

    【路透社6月北京29日电】(记者:麦克德默特)中国共产党主要的机关报北京“人民日报”今天强调了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并且说,帝国主义者和现代修正主义者决不会达到分裂这些国家的目的。
    这家报纸说,共产党国家必须不断增强力量,它并且重申了中国的政策:“只有在地球上消灭了帝国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真正消灭了阶级的时候,才会真正出现世界的永久和平。”
    “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发表的长篇社论是中国对于世界共产党领导人上周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会议的第一次官方评论。
    “人民日报”评论了世界共产党发表的公报,公报重申了1957年莫斯科宣言的正确性,这个宣言提到相信和平共处和在现代防止战争的可能性。“人民日报”说,“这些分析不但完全适合于目前的情况,而且是今后世界各国人民斗争的指针。”
    “人民日报”说,“目前形势的特点是社会主义力量超过帝国主义力量,和平力量超过战争力量。在这种形势下,制止帝国主义发动新的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是日益增长的。”
    “人民日报”又说,“但是,帝国主义终究是帝国主义。”
    它又说,“为了使帝国主义不能不同意进行谈判,为了使谈判能有成效,就必须不断地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力量。”
    这家报纸说,“工人阶级和它的政党绝不能把自己的全部工作建筑在和平过渡的一种可能性上,而必须同时准备两种可能性,即和平过渡的可能性和非和平过渡的可能性。如果没有根据地把和平过渡说成是唯一的可能性,那是完全错误的。”
    【法新社北京29日电】北京“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今天采取了这样的一种总方针:人民中国是始终支持和平共处的政策的。
    “人民日报”是中国共产党的官方报纸。
    今天的社论是就上周在布加勒斯特发表的公报向中国党的普通党员发表的第一次评论,这个公报是用东方集团国家12个共产党的名义发表的。
    这些党的代表出席了罗马尼亚工人党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的代表大会,代表大会听取了赫鲁晓夫赞成“为和平”和“和平共处而斗争”的有力讲话。
    在布加勒斯特发表的联合公报是以1957年的莫斯科宣言为基础的。
    中国报纸昨天(星期二)重新刊载了1957年的宣言。
    “人民日报”今天的社论主要谈到了这个宣言。
    社论强调说,由于“社会主义和民族解放运动的发展”,“制止帝国主义发动新的世界大战的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是日益增长的”。
    但是它又说,“帝国主义者决不会自动放弃它们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
    但是社论再次坚持人民中国的领导人所规定的基本态度。
    这就是:“在帝国主义还存在的时候,决不能抱有不切实际的和平幻想,决不能对帝国主义发动战争的危险性放松警惕。”

黄镇大使和苏班德里约会谈

    【印度尼西亚新闻社雅加达6月29日电】外交部长苏班德里约今天同中国大使黄镇举行了一小时的会谈,讨论了同华侨有关的事项。
    他们是在外交部的部长办公室举行这次会谈的。
    同时,印度尼西亚和人民中国关于执行两国双重国籍条约的联合委员会在外交部大厦的另一个房间举行了另一次会议,而“华侨事务委员会的助理小组”也召开了另一次会议,这次会议是特别讨论从加里曼丹遣返华侨问题的。
    苏班德里约外长后来对记者说,在他同中国大使会谈期间,讨论了印度尼西亚和人民中国之间存在的问题。
    他说,“当然,华侨问题和执行两国之间的双重国籍条约问题是会上讨论的重要问题”。
    他进一步透露,他在下星期一将继续同黄镇会谈。
    苏班德里约最后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双方将尽最大的努力获得取得谅解的良好基础”。
    同时,外交部法律司司长兼印度尼西亚参加印度尼西亚—人民中国联合委员会的小组主席蒂托普罗佐说,在今天的会议上进行的讨论是委员会在每个星期三举行的例会的继续。
    【新华社雅加达6月29日电】中印(尼)实行双重国籍条约联合委员会在今天举行的第18次会议上继续讨论共同执行这个条约的办法,并且取得某些进展。讨论将在下星期三继续进行。今天的会议是由印度尼西亚首席代表苏桑托主持的。中国首席代表黄镇大使和双方代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

苏斯卡宣传西加里曼丹遣侨工作“很顺利”

【安塔拉通讯社雅加达6月29日电】外交部华侨事务委员会助理小组今天在亚洲太平洋司司长苏斯卡领导下在外交部大厦开会。会议讨论了最近送到西加里曼丹的助理小组的报告,这是调查关于发给即将遣返的华侨签证的工作存在困难的消息是否属实的报告。
    苏斯卡在会后说,在听取了助理小组的报告之后,显然,在西加里曼丹,所有的手续都进行得很顺利。在西加里曼丹,地区政府官员和即将离开的华侨在发给出境许可证的工作上协作得很好。
    他解释说,迄今为止,在为华侨提供方便条件的问题上没有存在任何困难。他说,西加里曼丹的地区政府官员每月能够发给6000人出境许可证。
    苏斯卡在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时说,到今天为止西加里曼丹已经遣返了一万名华侨到人民中国,目前还有五千名华侨正在等待遣返回国。在三发一地,已经有两万名华侨登记要回到人民中国。
    苏斯卡接着解释说,从2月28日到今天,印度尼西亚各地已经有四万名华侨回到人民中国。
    他又说,“坤甸的650名华侨今天将乘香港航空公司的飞机离开丹戎不碌回到他们的祖国。
    最后,苏斯卡说明,华侨事务委员会助理小组是一个负责给华侨事务委员会提供帮助的小组,华侨事务委员会的主任由外交部长担任,国家安全部长和内政部长为该委员会委员。

合众国际社说:我已任命蔡绍龙为驻西加里曼丹领事

    【合众国际社雅加达6月29日电】共产党中国在印度尼西亚政府要求下召回驻西婆罗州领事之后,已经任命一位新的领事。
    中国人宣布蔡绍龙为领事。
    前任领事是在印度尼西亚指责他阻挠遣返华侨工作之后被召回的。
    北苏门答腊的另一位领事也被召回,但是还没有派到新的领事去替代他的职务。

印尼当局又借口华侨商人

    【合众国际社雅加达6月29日电】华侨商人谭松龄(译音)被控把价值几百万盾的黑胡椒走私到伦敦,将在明天被提付雅加达经济法庭受审。
    他是在2月月中被捕的。他承认在1959年12月和1960年1月间在“达维耳号”和“东山号”(译音)上运出了胡椒。
    检查官西亚哈曼说,谭承认向伦敦走私胡椒12次。据说胡椒价值几百万盾,但是这不是官方估计。

台亲美分子成立“中国民主党”

    【法新社台北6月15日电】台湾反对派正式宣布将组成反对党。
    在声明的序言中,他们尖锐地攻击国民党“违宪”。声明全文发表在“自由中国”半月刊和他们的其他杂志上。
    反对派方面希望,美总统艾森豪威尔即将到台北访问,虽为时短暂,但可能对这个反对党起催生作用。
    消息灵通方面说,反对党将名为“中国民主党”。胡适已谢绝出任主席,但同意参加该党咨询委员会。吴三连、高玉树、李万居正积极参加组党工作。
    “自由中国”说,艾森豪威尔的访问“对我们是鼓舞和道义支持的巨大泉源。他(艾)来的新闻使我们万分兴奋。

侵台美“亚洲航空公司”公然就台南工人痛打美国狼事发表威胁性“声明”

    【美联社台北6月29日电】一家美国公司星期三说,该公司从解雇的员工那里得到的经验严重地危害了福摩萨的劳工事业和商务前景。
    这个声明是亚洲航空公司发表的。
    亚洲航空公司断然否定了报纸消息所载对该公司“调整工作力量应付公司当前业务量的需要”的行动是否合法提出的疑问。
    报纸消息说这个疑问是中国国民党内政部劳工处提出的。
    公司的台南航务站经理莱蒙于7月23日被已解雇的员工施加暴行——他们把他的眼睛打青了,头打伤了,身体也打伤了——之后,报纸刊登了这些消息。
    该公司说,它在今年4月7日解雇了29个航空基地工人,是完全符合有关这类情事的适用的法令的。
    公司说,这个行动也完全符合亚洲航空公司的经政府批准的雇用规章。
    声明说,亚洲航空公司一直随时准备着履行它的义务,付清依法应付给遣散的工人的一切费用。
    声明接着说,但是这些工人拒绝接受根据工厂法规定的遣散费,尽管公司随后答应把依法应付的钱数增加一倍多,他们“继续提出过份的、难允许的要求”。
    公司重申它有权利遣散在公司不再有任何工作可做的员工,并依法付给这种人遣散费。
    声明最后以严厉的措词说:
    “据认为,这些被遣散的工人扰乱公共秩序、威胁公司人员、家属和财产,对人体施加暴力,进行虚假的、诽谤性的指责,采取其他压力手段,以便取得比他们有权得到的数目更多的遣散费,严重地危害了这个岛屿的劳工事业和商务前景。”

美联社为印尼排华开脱宣传我将在经济和政治上给印尼“增加麻烦”

    【美联社雅加达6月28日电】印度尼西亚同北平在这里对华侨采取的行动这件事上进行的斗争,对共产党人来说,结果可能是表面上的不幸。
    有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人正在试图这样做下去。
    这里一些消息灵通的观察家总结了当前情况如下:
    一位印度尼西亚人士说:“看来,中国当局在尽一切可能在这件事情上给我们增加麻烦,在经济上和政治上。”
    据认为,在乡村地区取缔华侨商贩不过是扼杀华侨在这里的广大经济权的长期运动的开端。
    到目前为止,仅仅在一个重要地区——雅加达和万隆以外的西爪哇乡村地区——取缔了华侨。据官方说,他们仍可以在其他大多数农村地区经营非零售行业(轻工业、农业等等)。他们仍然可以在较大城市拥有商店。
    但是,很少有人想像这里华侨面临更多的麻烦。三百万华侨的大多数都打算留下去。然而,有一大批重要的华侨打算离去。估计有20万人(印度尼西亚人估计)到50万人(中共估计)。他们大多数是青年和非公民的华侨——他们掌握着很大的经济力量。在取缔后的头六个月,只有3万6千名华侨能够离境。印度尼西亚官员们估计,每月6千人的速率就是最快不过了,除非中国要租用更多的船只。以这个速率接运,要用6年半才能够运送完30万华侨。也许将有更多的人要回国。
    一位印度尼西亚官员说,“中国在鼓励他们离开”。“走的人远远超过了受禁止在乡村地区做生意的法令影响的小商贩的范围。他们当中有工人和农民。集结在泗水一地什么事情不做等待去中国的华侨就有7万5千人。”
    而且,有消息说,北平在有力地要求:印度尼西亚政府应当为一切想回中国的华侨——不光是被取缔的乡村小商贩——以现金支付货价和提供运输工具。
    许多印度尼西亚观察家和一些西方观察家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决定最好地——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最坏——
    利用这个局势。
    他们认为,北平的目的是既进一步给印度尼西亚难堪,又增剧这个国家已然严重的经济问题。这样做要么能够迫使反华运动真正缓和,要么有助于形成共产主义的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