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右派议员兴风作浪叫嚣反华

    【新华社新德里10日电】联邦院今天就所谓“考虑目前印度和中国的关系”的动议举行了三小时的辩论。这项动议是由无党无派议员孔兹鲁在三天前提出的,他在今年5月曾经提出过关于西藏局势的动议,并且屡次攻击中国。
    今天在开始辩论以前,议长拉达克里希南副总统要求议员顾全大体地并以克制精神讨论这项动议。他说,尼赫鲁总理表示过他希望谋求同中国和平解决边境问题。
    无党无派议员孔兹鲁硬说边界问题是牵涉到“大块印度领土”的重大问题,叫嚷要在边境“保持戒备”。
    孔兹鲁在辩论开始时说,对印度来说,这是一个牵涉到“大块印度领土”的重大问题。
    孔兹鲁一再重复说,麦克马洪线是印度的边界,他并且说:“印度的完整必须保持,而这是十分符合中印友好精神的。”
    他甚至还说,周恩来总理最近致尼赫鲁总理的信“在语调上比他以前写的信更强硬、更咄咄逼人”。他说,他不能理解周恩来所说的对边界问题采取“现实态度”和“印度同不丹和锡金的正当关系”是什么意思。他要求中国采取“具体步骤来缓和紧张局势”。
    孔兹鲁指责说:“潘查希拉已被用来作为麻痹印度政府和人民的麻醉剂和口号了。”他说,最近的事态发展“实际上已使我们的外交政策受到了严酷考验”,他并且表示,有可能作出某种改变。他要求印度政府“弥补错误”并且在边境“保持戒备”。
    国大党一群议员诬蔑我军“侵入”了印度,胡说周总理“违背”了向尼赫鲁所作的“保证”。
    国大党议员辛哈希望两国保持友谊,同时也表示怀疑说,不知道“拥抱是爱情和友谊的拥抱、还是两个决斗者之间的拥抱”。他说,“应该保持的现状是今天的现状,不是十年以前的现状”。他要求加强这些北部边境的防御。他说,“我们必须造成一种局势,使中国不能不尊重我们。”
    另一个国大党议员查曼拉尔(今年曾以和平代表团成员身份去斯德哥尔摩)说,麦克马洪线是印度边界。他大声说道,没有一个印度士兵越过麦克马洪线,而中国士兵却“侵入了印度”。他甚至强烈要求中国从“占领地区”撤退。他猛烈攻击印度共产党,并且叫嚷说,所有印度人应该团结起来“抵抗对我们认为是我国领土的任何侵犯”。
    另一个国大党议员萨普鲁毫无根据地指责周恩来“违背了他向我们总理所作的保证”。虽然他说“我非常重视印中友谊”并希望“和平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又要求印度共产党领袖“告诉他们的朋友毛泽东和周恩来要采取现实态度”。
    人民社会党议员辛哈叫嚷要从“实力地位”出发同我国谈判,无耻攻击印度共产党“叛国”。
    人民社会党议员甘加·夏兰·辛哈捏造中国军队“大规模侵入印度领土”的情况。他说,只能在“适当加强印度北部防御”以后从“实力地位”出发进行谈判。他甚至诽谤苏联照抄中国的地图、而不是印度出版的地图。
    当他攻击印度共产党“叛国”时,他博得了国大党议员和人民社会党议员的高声喝采。
    无党无派议员昌德说:“由于中印界线模糊不清,中国采取的态度是有理由的。”他并批评达赖出面从事政治活动。
    无党无派议员阿南德·昌德虽然声称麦克马洪线应该是印度同中国的边界,但是他说,由于麦克马洪线没有在地面上划定而拉达克一带的边界又模糊不清,中国采取这种态度可能是有理由的。他认为,自从西藏叛乱和印度政府让达赖喇嘛避难以来印中关系中就产生了重大的纠纷。他批评达赖喇嘛从事政治争论。因此,他主张,“我们必须明确认识到,西藏是中国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其次,“我们决不要”象巴基斯坦(它是东南亚条约组织的成员)建议的那样“冒冒失失地去搞军事联盟”。他表示希望取得“有利于亚洲和平的圆满解决”。
    他特别强调周恩来总理在信中所说的这样一句话:中国军队在边境的调动是由于西藏叛匪。
    共产党议员艾哈迈德指出,印度某些政党大喊“侵略”,制造恐慌情绪无益于印度人民与和平事业。反动派反华的目的是企图改变印度外交政策。要求中印两国举行谈判解决争端。
    艾哈迈德代表共产党说,印度和中国之间的边界未经正式划定,因而可能引起一些纠纷。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应当冒冒失失地宣称这些纠纷是边境侵略事件”。
    他批评印度的这样一些政党;它们“力竭声嘶地叫嚷发生了侵略”,它们说,“同中国共处是不可能的”。他指出,这样一些政党肆意制造恐慌情绪,“这样做无助于印度人民”,并且“无助于世界和平事业”。他的发言不断为一批国大党和人民社会党的议员所打断。
    当他提到最近的事件是“边境事件”时,一些国大党和人民社会党的议员大叫“边境侵略”。
    他有力地宣称,我决不把这些事件叫做“战争行为或侵略行为”。他指出,“我认为不存在两国间发生战争的任何客观的基础”,而“另一方面,存在着两国间日益和睦的客观基础。”
    他说,印度和中国之间的友好联系已经存在两千年了,“印度或其他地方的任何好战的宣传都不能削弱这种联系”。
    当人民社会党的议员又打断艾哈迈德的话时,他说,“他们之所以不耐烦是因为他们希望改变印度政府的外交政策。”
    艾哈迈德有力地坚持要求两国举行谈判,并且要求尼赫鲁在这个问题上采取主动。接着尼赫鲁作了一小时的发言。然后辩论结束,没有通过任何决议。

叫嚷“中国帝国主义成了亚洲的严重威胁”

    【本刊讯】英国“每日先驱报”9月7日刊载了该报外交记者伍·恩·尤尔写的一篇文章,诬蔑我人口增多,需要扩张。摘要如下:
    中国的七亿人在增加。他们的辽阔国家对他们来说还不够大。它不能够供养他们。
    所以在中国周围整个边境上,战争、叛乱和不安将给亚洲带来新的风暴……中国共产帝国主义的风暴。
    恐惧已经降临印度,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在征服了西藏以后,正在进入印度的北部地区。印度的领导人尼赫鲁说这是“蓄意的侵略”。威胁
    老挝这里发生了内战。可以肯定,叛乱分子正在得到外界的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援助。可能已经有“志愿军”参加了他们的队伍。
    在西藏和印度之间的尼泊尔、不丹和锡金这些独立的小国都感到受到了威胁。
    在缅甸、泰国、马来亚、印度尼西亚,有好几百万华侨定居——
    有的住了好几个世代。
    好几百年以来,中国帝国主义第一次成了亚洲的严重威胁。
    因为,今天中国比腐朽的满洲帝国,比蒋介石在1911年—1950年一度领导的饱受战祸的国民党政权强大得多。
    一切独裁者都是有野心的。有了权力就贪求更大的权力。压力
    但是支持这种扩张的主要力量是中国人口不断增长这个无情的压力。他们是怎样设法处理这个问题的呢?办法是——
    工业化……这正在提供更多的工作,但是这并不会生产更多的粮食。
    公社……建立这些公社农庄并没有使粮食增产象原先希望的那么多。殖民主义者
    现在中国的统治者转向殖民了——以现代世界的空前规模进行殖民。他们正在鼓励和组织大批人从人口过多的城市和中国本部的平原迁移到外省和其他民族居住的“不发达的土地”上去。

美官员趁机挑拨我同其他邻国关系

    【美联社华盛顿10日电】美国官员们星期四说,他们认为印度和共产党中国之间在边界问题上的日益激烈的争吵不是很快就解决得了的。
    据这里认为,其结果可能要花上几年才能取得某种永久性的谅解。
    据这里认为,中国共产党总理周恩来表示愿意就这一争端进行谈判一事,是共产党的习见的计谋。在仔细地研究周的信件的全文以后,可以看出它所根据的是共产党的那种习见的策略,就是表示愿意谈判棘手的问题,只要对方同意共产党所要求的东西。
    这一次,共产党中国要求印度承认争端中的喜马拉雅边境地区是中国的地方。印度目前坚持着1914年划定的麦克马洪线,而北平却拒绝承认这条边界线。
    美国官员们认为,周最近表示愿意谈判一事,是企图在大家知道整个这件争端将在印度议会的一次辩论中公诸于世的时候缓和一下这个争端。
    据了解,这个争端引起其他亚洲国家注意的程度是其他任何争端所不可能引起的。
    那个地区内的其他同共产党中国也存在着边界问题的国家将密切注意解决这个争端所采取的办法以及表明是谁占了上风的各种迹象。
    尤其是缅甸,它的边界也是不明确的。它同北平一直在谈判这个问题,可是并无结果。
    巴基斯坦很关心这个争端,因为它对克什米尔有主权要求,而现在共产党中国声称面积达17,000平方英里的高山地区拉达克有三分之一的地方的主权是属于中国的。
    美国官员们认为,(中国)同印度之间的边界问题终于不可避免地爆发出来,是中国共产党决定镇压西藏叛乱的结果。
    自从北平决定绝对有必要镇压西藏叛乱以来,同印度之间的分界线问题一直是一个显著的问题。
    美国官员们说,这一边界紧张局势又一次表明了中国共产党领袖们对世界舆论的感觉的迟钝,以及他们在处理同其他亚洲国家之间的外交事务上的骄横。
    【本刊讯】日本“每日新闻”8月29日刊载的一则消息说,美国政府对印度、共产党中国国境纠纷的问题虽然避免直接加以评论,但却期望印度的中立政策以这个事件为转机而发生变化,在东南亚出现新的局面。

缅「民族报」造谣说我军进入缅甸

    【本刊讯】缅甸“民族报”9月7日说,由大约十二个人组成的一支中国军队,最近在一名少尉的领导下“进入了”缅甸的印瑙村,这个村在克钦邦以内八英里的地方。
    “民族报”硬说,中国军队进入了印瑙村,向年纪较大的村民和村长打听关于缅甸陆军的情况,移民游击小组的活动情况以及中国难民在这个村庄居住的情况。
    “民族报”说,据说,中国军队在村里呆了两小时,在两小时以后,他们就撤回到边境的他们那一边去了。

锡兰总理将出席联大

    【合众国际社科伦坡9日电】今天据悉,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打算率领锡兰代表团前去参加在9月15日开幕的联合国大会。
    接近这位总理的人士说,今天他向他的部长们表示了这个意图,他说,联合国可能会讨论印度—共产党中国的边境纠纷,鉴于锡兰同这两个国家非常接近,因此这个问题对锡兰来说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