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西方通讯社报道:人大常委会扩大会议讨论中印边界问题

    【合众国际社东京11日电】共产党中国总理周恩来在一篇措词温和得异乎寻常的讲话中,指责印度对北平施加压力来解决它同中国的边界争端。
    这位中国领袖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上就边界争端作了报告。他说,印度政府在边界争端上所持的态度的基础是英国对西藏的“侵略政策”。
    周在批评这一点的时候又说,“更其重要的是,印度政府正在对中国政府施加各种压力,尤其是试图通过使用武力来为它的要求争取支持。
    “中国政府对此深为遗憾。”
    周要求在五项“和平原则”的基础上通过“友好谈判”来全面解决两国边界问题。
    作为一个临时的措施,他建议两国恢复先前所存在的边界的状况,并且在局部或者临时的基础上解决可能出现的一切纠纷,以努力维护边界的安全和它们的友谊。
    周在讲话一开始就强调指出,“中国和印度两国在长时期内都是帝国主义侵略的目标”。
    他说,这应该使它们能够“采取互相同情、互相谅解和公平合理的态度”来解决它们的问题。
    北平电台的中文广播没有报道更详细的内容。
    【合众国际社东京11日电】共产党中国最高政权机关、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今天召开特别会议讨论中印边境沿线的危机。
    观察家们推测,朱德元帅主持下的常务委员会将就边界问题发动一次一致批评印度的运动。
    北平各大报纸以通栏标题报道了召开会议的消息。它们还告诉中国人民说,印度的“右翼党派和报纸”已经发动了“疯狂的”反共产党中国的运动。
    “人民日报”说,印度人正在“煽起对中国的敌视并且用散播关于中国‘侵犯’印度这种诽谤性谣言来制造紧张气氛”。
    预计,常务委员会将正式批准周恩来总理关于边界问题的声明。
    今天常务委员会会议的结果几乎肯定会是一次全国性的大规模反印示威运动——仅仅五个月内的第二次这样的运动。
    许多观察家认为,目前的边界纠纷是西藏叛乱的直接产物。
    他们推测,北平决定在它同印度关系反正已经紧张的这种时候来解决边界问题,而不是先平复裂痕而后通过提出边界问题又把裂痕揭开。
    他们还指出,这块争执中的领土在西藏叛乱中起过重要作用。当达赖喇嘛3月间逃离他的王国时,他是经东北部的阿萨姆进入印度的。当他流亡期间,他的住处设在西北部北方邦的穆索里。
    【法新社北京11日电】北京电台报道,人民中国总理周恩来今天重申中国希望通过同印度的友好协商使得中印边境问题获得全面的解决。
    电台又说,周说,他希望有准备有步骤地解决这个问题。
    总理是在今天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扩大会议上就这个问题作报告的时候说这番话的。
    电台说,周强调指出,双方应当考虑历史的背景和当前的情况,根据印度和中国同意的五项和平共处原则来谋求这样一个协议。
    周说,在达成这样一个协议以前,作为临时性的措施,双方应当维持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他说,最重要的是,它们不应当以片面行动,更不应当使用武力改变这种状况。
    电台说,周坚持认为可以通过谈判达成临时性的协议,以保证边界的安宁。
    在总理的报告以后,政府首脑们和各党派领袖们在会上讲了话,他们对本周星期二给印度总理尼赫鲁的信表示充分的支持。
    【美联社东京11日电】中国共产党总理周恩来星期五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会议上说,印度在施加“压力”使得共产党中国同意它在中印边境纠纷上采取的态度。
    周说,令人遗憾的是,印度在施加压力,“特别是军事压力”。
    广播说,周在中国共产党议会的常务委员会会议上就中印边境纠纷作了一个报告。
    第六次扩大会议于星期五下午开幕。由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充当主席,会议主要是讨论边界问题。
    他说,共产党中国愿意举行“和平谈判”。周在9月8日给印度总理尼赫鲁的信中也作出了这种表示。
    北平电台说,常务委员会会议将于星期六继续举行。
    这里的观察家说,毫无疑问,委员会的会议是在中国共产党总理周恩来9月8日发给印度总理一封信以后召集的,周恩来的信建议“通过和平协商”来解决纠纷,虽然周把发生的这些冲突完全归咎于印度。
    当中国共产党领袖们在北平举行会议的时候,尼赫鲁总理在新德里对记者说,他不认为印度同赤色中国的纠纷有导致战争的任何可能。
    【日本短波电台11日消息】中国在中印边境纷争问题上已经改而采取和平的态度。据北京广播电台今天晚上广播,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今天下午举行扩大会议,讨论了中印边境问题,周恩来总理在会上就这个问题做了报告说,印度政府甚至使用武力来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这是令人感到遗憾的,为了和平地解决问题,希望采取这样的权宜措施,即一面保持目前的边界线,一面同印度举行会谈。

尼赫鲁同泽登巴尔会谈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11日电】据信,在蒙古总理泽登巴尔昨天傍晚拜访尼赫鲁总理的时候,尼赫鲁总理和他讨论了中印关系问题。权威人士说,这次讨论继续了一个小时,内容包括国际局势和共同关心的问题。陪同这位总理的有蒙古外交部部长、亚洲司司长和蒙古驻印度大使。
    据了解,这位来访的总理表示,印中两国目前的边境争执应该通过互相讨论加以解决。后来,在晚间,这两位总理重申他们确信潘查希拉这个共处的五项原则,坚持维护世界各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尼赫鲁谈到蒙古派出杰出的战士征服当时所知道的将近半个世界——半个以上的亚洲和半个欧洲——的那些日子。
    尼赫鲁说,我希望,这些日子已经过去;尽管我们现在看到各种纠纷,还有各种备战活动,原子弹以及其他等等,我希望我们正在向和平的时代前进。

尼赫鲁在记者招待会上谈中印边界问题

    认为在中印边境上不会出现“任何种类的冲突”,说要“避免显示武力”。说印度拥有西姆拉会议的笔记和地图,确定麦克马洪线的办法是把“分水岭当分界线”。说他谈到“调解和和解”的时候,“想到的是一些小的边界争执”,没有提到“中国地图上表明的大片地区问题”。
    认为根据联合国宪章,在程序上西藏问题“是不能提交联合国的”;并说提交联合国不会使“西藏人民”得到“宽慰”。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11日电】尼赫鲁总理今天排斥了在中印边境上出现“可能导致任何种类的冲突、甚至是小冲突的突然的发展”的可能性。
    总理在他每月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总理周恩来最近发出的关于边界问题的函件是“严重的”,因为中国政府在这封信中坚持自己的意见。总理说:“当任何国家在一个争执中坚持自己的意见的时候,那总是一件严重的事情。那时,如何改变所坚持的态度或者改变自己的意见就成了一个有关威信的问题。”
    总理说,他认为最近塔斯社关于中印纠纷的声明是由苏联政府发表的“一项非常公正和不平常的声明”。他说:“我非常重视这项声明。”
    (塔斯社的声明建议谈判解决中印纠纷。)
    尼赫鲁要求印度报界和公众对于任何中印边境事件或事情都“不要激动”,虽然局势是“够严重的”。尼赫鲁说,任何这种激动或制造“战争心理状态”或“冷战气氛”只会使问题更加难以解决。
    这位总理谈到了麦克马洪线——
    从不丹到缅甸的中印东北部边境——他说,外交部存有几份1913—1914西姆拉会议(这次会议规定了这条界线)的记录副本,他记不起是谁在这次会议的记录上临时签字的。这个记录附有麦克马洪和其他参加这次会议的人所作的解释性注解。甚至还有已经提到的具体的条款,说明这个地方是在线的这一边或者那一边。
    (西姆拉会议的)总的办法是到达分水岭,并把它作为分界线——水既流向印度也流向西藏。在一两个地方,由于某些实际的原因,有人曾经建议作某些次要的更动。例如,有一个庙稍许偏在印度一边,但是因为西藏人非常珍现它,因此就把它放在他们一边。
    一位记者问道:你昨天建议把朗久中立化和就这个问题举行会谈。如果中国人拒绝撤出,情况将会怎样?那时印度打算怎么办?
    尼赫鲁:事实上,我相信中国是说他们实际上并未占有朗久。他们可能在朗久周围地方。但是距离是很小的。据我们了解,朗久刚好位于边境的这一边,我们的地图上也是这样划的,而且占有的实际情况也是如此。朗久周围不远的地方大概就是中国部队,而往南一点就有印度分遣队。我们还必须要看事态是如何发展的。但是显然我们希望避免显示武力来攻击这个或攻击那个。这是中国分遣队和印度分遣队第一次在朗久开火。(下转第四版)(上接第一版)
    另一位记者问道:鉴于你昨天所讲的对中国所说的话和所作的保证缺乏信心和信任这种话,而且鉴于目前在中印边境——特别是在西藏有大量中国部队,你是否考虑印度国防开支有任何改变和增加?
    尼赫鲁:我并不这样考虑而且我希望不会这样。
    问:你在人民院说过,不可能同中国发生战争,但是印度应当强大和保持警惕。如果发生任何大规模进攻以及印度同中国之间发生战争,你会设法同谁联盟?
    尼赫鲁: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为了你自己的好处,我希望你自己去考虑和答复它。
    “之所以有趣是因为我不知道一个盟国对这种情况能有什么办法。不要含糊地去考虑,而要稍微肯定和确切地去考虑。得到各个国家的友谊是一回事,而缔结军事联盟之类的东西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全世界都处在交战状态,人们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但是这种空洞的谈法或想法以及寻求盟国的作法完全是个人和一个国家的脆弱性。
    问:由于西藏的康巴叛乱,我们在东北边境特区的边境遭到侵犯的事件和我们受到的压力比你乐意向公众透露的要多得多,这不是真的吗?
    尼赫鲁:这是不是对我的正直的间接的斥责?
    问者:不是,但是发生了一些次要的侵犯边境的事件。
    尼赫鲁: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正确的说法。我认为我们在最近几个星期中已经透露这种情况——
    显然我不能够肯定地说没有迷失路途的人员越过边境;我相信有过一两次越境的事情,但是并不是军人越境。在某些地区没有分界线,勘测队或其他的人可能越境。他们来了一两次,在他们获悉这是印度的领土以后,他们就回去了。这种情况可能在任何地方发生——但是我不认为我们曾对任何突出的侵越边境事件保守秘密。
    问:你对下院说,你将欢迎由两国都同意的方面进行调解。由于这些可能的调解人中已经有一些接受并且出版了中国的地图,是否有可能接受像万隆国家这样的另外的国家的调解?
    尼赫鲁:“在我谈到调解、和解的时候,我想到的是一些小的边界争执。其中有一些是英国政府在这里统治的时期就有的老争执——是关于这里或那里两英里、这里一个村庄或是那里一块草地的小争执。它们在当时并没有重大的意义,因为任何一方都没有怎么重视这个地区,但是它们是悬而未决的小争执。它们是由于各种事态发展而现在变得重要了的争执。任何一方现在对这个边界和边境都很敏感。从前,它们并不是那样,它们认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我所指的只是这个。在我谈到调解的时候,我并没有考虑邀请任何国家,不管是万隆国家还是其他国家。这是一个小问题。有关的每一个国家任命一个代表来讨论,而这些代表也许还可能挑选一个第三者,三者坐下来讨论这个问题。你不能在这些小问题中增加它们的重要性和作用,而邀请国家来调解。
    “但是存在着较大的问题。我没有谈到这个较大的问题,即,关于中国地图上表明的大片地区的问题。那是我没有想到的”。
    【法新社新德里11日电】印度总理尼赫鲁今天说,印度不会由于同人民中国发生边境纠纷所造成的局势而谋求缔结任何军事联盟。
    尼赫鲁是在记者招待会上说这话的。他在提到印度同人民中国间的关系时说,局势中最严重的方面是双方感到疏远、恼火、有时甚至是发火。
    他说,这种感觉是“冷战”的一个方面。他再三说,他预计在今后一些日子里事态不会有严重的发展,并重申他不相信会发生战争,战争是“愚蠢的”。
    【路透社新德里11日电】有人问尼赫鲁,鉴于中印危机,他是否要执行他于下周访问阿富汗和伊朗的计划。
    他回答说:“我肯定要去。你们对这件事采取过分惊慌的看法。当我称局势是严重的,我并不是预计会发生任何事情,只说(周恩来)信中表现出某种强硬态度,而在任何争论中,当任何国家坚持它的意见并且变得难于改变这些意见时,这种强硬态度始终是严重的。”
    【印度报业托辣斯新德里11日电】尼赫鲁总理今天在这里说:把西藏问题提交联合国就会意味着西藏将成为冷战的一部分;这不会使西藏人民得到宽慰,而实际上将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尼赫鲁在他的每月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他认为在程序上,根据联合国宪章,这个问题是不能提交这个世界组织的。他说:由于没有任何国家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因此西藏是没有独立的地位的。从这种观点来看,它不能像涉及独立国家的问题那样提交联合国处理。
    尼赫鲁又说:关于另一个方面,即侵犯人权这一方面,由于中国不是联合国的会员国而它又没有接受人权宣言宪章,联合国就很难考虑这个问题。
    除了法律和程序的问题以外,真正的问题是这可能有什么好处或者坏处。他说,显然,就他所能看到的来说,这不可能带来任何积极的结果,只会有一些不会产生任何结果的激烈言论。
    尼赫鲁说:“不仅如此,西藏就会立即成为冷战的一部分,而同冷战的一部分有关的一切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就会变得更加无法解决,除非全世界发生什么奇异的变化。这不但不会使西藏人民得到宽慰,实际上却会产生相反的效果。”
    有记者问,如果其他什么国家提出这个问题,印度将采取什么态度。尼赫鲁说:“我们可能怎么做,这取决于这个问题以什么形式提交联合国以及取决于其他许多事情。我们的观点是十分清楚的。”
    一位记者提请他注意他在早些时候的讲话中关于西藏发生的事情的说法,并且他曾经把有些事情称为是“令人遗憾的”,因此记者问,在这方面从外面可以做些什么。
    尼赫鲁说:“世界里充满着令人遗憾的事情;也许人们作为个人对此至少可以用联合抗议等等形式采取一定的行动。可是,应该是比个人更加有力的国家必须在有限的范围内进行活动。”
    【路透社新德里11日电】印度总理尼赫鲁今天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重申了他以前的说法:把西藏问题提到联合国不会有什么好处。他说,他了解存在着程序上的困难,因为没有任何人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国家。
    【新华社新德里11日电】尼赫鲁今天在每日记者招待会上拒绝详细评论目前印中关系,并且说,他明天将在人民院再谈这个问题。

蒋帮发言人说:蒋帮从未承认“麦克马洪线”

    【法新社台北5日电】国府外交部发言人今天重申中印之间的“未定界”存在了许久。发言人说,国民党曾经拒绝签订1914年西姆拉会议协定的麦克马洪界线,国民党从未承认此界线。
    【中央社台北11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沈剑虹认为目前共匪和印度的印藏边境的纠纷,苏俄在事前早已知道,而且给予共匪充分的支持。现在事情闹成僵局,苏俄又假意露面调解,这种事先在背后策动,事后又出面调停,恶意制造国际纠纷,原是苏俄一贯的政治策略不足为奇。

说我预报人大常委会开会“是不经常的”

    【路透社北京11日电】(记者:法夸尔)中国报纸今天在第一版的上端以一英寸大的黑体字的通栏标题刊载了关于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的消息,使得下面宣布举行这次会议的那一句话显得很小。
    观察家说,预先宣布举行常务委员会会议,那是不经常的,因为关于这种会议的消息以前一向是等会议开完了以后才发表的。
    所有的报纸今天都以半版的篇幅刊载了地图,说明印度和中国地图上所标明的不同的边界线。这些地图也标出了据说是印度军队侵入中国领土的十三个据点。
    北京公众在表面上看来似乎并没有为关于同印度的边境纠纷的大量消息所搅乱,他们是昨天第一次突然听到这些消息的,中国报纸在昨天打破了就中印军队之间的事件所抱的沉默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