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蒋帮政府人士说:仍在等待美国关于重申雷诺的正式答复

    【合众社台北28日电】政府人士今晚说,国民党中国“仍在等待”美国政府的正式答复,说明是否能够重审枪杀一个中国公民的美国上士。
    外交部长叶公超星期一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已经要求美国大使馆探明美国的司法制度是否允许重审雷诺一案。但是,政府官员对合众社记者说,政府“仍在等待正式答复”。

台湾人民的反美仇恨是冲淡不了的

    【合众社台北28日电】美国今天摆脱了台北这场骚乱后,它的威信提高到了梦想不到的程度。愈来愈多的迹象表明,在这里这个踩踏美国国旗的国家里并没有根深蒂固的反美情绪。
    美国人同各阶层的中国人融洽地交往,今晚他们到拥挤的美军电影院去看电影了,美军又同他们的中国姑娘约会了。
    中国人感到很遗憾。中国人没有忘记雷诺上士被判无罪的事,——将来也不会忘记。但是,对美国大使馆和美新处进行出于仇恨的袭击和殴打几个美国人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已把雷诺获释这个积怨的问题推到不重要的地位了。许多中国人似乎愈来愈感到,美国在这次骚乱中保持了很大的克制,并没有发生像中国历史上对袭击的暴民射击的事。
    这里的许多美国人深为愤怒。但是中国人对那些愿意为了更伟大的友谊而把这件事一笔勾销的人又感到很惊异。在星期五最危急的关头美国采取的方针应归功于两人——代办詹姆斯·皮契尔和驻这里的美军首脑、海军中将斯图尔特·英格索尔。
    大概他们本来是能够把美国文官武装起来,并且自己守卫这个大使馆的。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中国人民或许还有亚洲的其他人民可能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但是美国愿意把这个防卫工作托付给国民党政府,这个事实表示了对这个政府的根本信任。一些观察家认为这是危急的局势中的关键之一。
    双方最高级官员都迫切希望重新修好。很清楚,要使美国的信任恢复到骚乱以前那种程度是需要长时间的。
    但是就中国人的态度来说,他们对美国的钦佩在这里从来没有这样高涨的——尽管有雷诺案件。国民党感觉的一个表现是独立的“大华晚报”的评论,评论说“我们在法庭上由原告变成了被告。”

英报认为美国留在台湾从军事上看并非必要但又害怕我解放台湾仍主张搞“两个中国”

    【本刊讯】“曼彻斯特卫报”5月27日在一篇题为“没有使用的跳板”的社论中评论说:台北骚乱一定已经引起了震动。假如这次骚乱促使美国人对台湾有新的看法,促使那里的中国人对前途有新的看法,那么,这次骚乱就是有些好处的了。美国人虽然看惯了他们的受惠者的忘恩负义的行为,可是这一次也一定对于台北美国大使馆遭到捣毁之事感到震惊。蒋介石政府受美国人的恩惠是最大不过的了。但是它的警察在大使馆被抢劫,美国人被打伤的时候却站着不动。引起骚乱的直接原因是对军事法庭宣布一个被控枪杀一个中国人的美国士兵无罪表示愤怒。更深刻和更重大的原因也许是许多潜在的紧张关系中的任何一点。
    对美国人说来,这次骚动引起了令人不安的问题:是否值得在这样不得人心的代价下留在台湾?对中国国民党说来,这一事件应当引起(虽然大概将不这样)同样不愉快的问题:难道目前还不是时机来正视这样一个事实,即“解放”大陆绝不能靠军事手段来完成?几年来,华盛顿一直有这样一种论调,说是台湾对北美的防御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这种论调是否健全值得怀疑。这个岛屿作为海空基地,其意义是重大的,但是并不为在冲绳岛、菲律宾和日本的基地那样重要。没有台湾,在需要严密监视中国沿海情况的时候,会更难进行这种监视。但是除去这一点以外,美国的太平洋防御活动或许不致遭受很大的削弱。航空母舰特遣部队的主要基地无论如何是远在东面,在中太平洋,对战略轰炸机部队说来,必要的加油站将仍旧可以依靠冲绳岛、菲律宾和日本。从军事角度看来,丧失台湾这个立足点不应认为是悲剧性的。但是,虽然蒋介石和五角大楼的意见可能把这个问题弄得似是而非的样子,但是这主要不是一个军事问题。这是一个防止无意义的流血——如果可能的——的问题。如果美国人无条件撤出,不仅撤出军队,还让蒋听天由命,那么情况可能这样:远在蒋孤注一掷、有勇无谋地发动任何对大陆的远征之前,共产党就会向台湾进攻。不仅留下来的国民党军队要受苦,当地人民也将忍受轰炸和封镇这一岛屿之苦。北京政府对台湾恐不会那么仁慈。或许到最后,解决办法在于在岛上建立一个不那么好战的政权,在于国民党撤出金门和马祖以及在于共产党接受台湾的独立。然而这为期很远,纵然这是所寻求的适当目标,而同时,依旧存在着希望。
    【本刊讯】“每日电讯报”5月27日以“美国对于台湾骚动的调查”为题刊载了它的驻华盛顿记者写的一篇文章。文章写道:……这次骚动和其他事件使美国对共产党中国的态度的问题重新出现了。在巴黎对于对华贸易禁运物品单进行的讨论表明,美国希望使对华贸易禁运物品单保持比对俄国和东欧实行的禁运物品单严格些,但它居于少数派。
    国务卿杜勒斯由于不让美国记者访问共产党中国受到多数报纸的严厉批评。美国对北京的政策也使裁军问题复杂化起来。国务院坚持,它决不直接同共产党中国签订任何协定。
    国民党中国在美国国会中所得到的那种有力的政治支持一直是作为政府政策中一个控制性的因素而给予的。可是不管过去美国怎样支持和援助,这次台湾骚动也许会使国会的情绪有所变化。这些暴乱可能会导致美国目前的政策改变,并且使得美国和中国共产党人作有限度的往来。
    【合众社纽约30日电】台湾上星期五的反美暴乱也许是美国人由于自己的强大而必须付出的代价。
    英国多年来一直在警告美国说,一个不得不干预这个地球上每个角落的事务的国家是受尊敬的,但不是受爱戴的。
    伦敦的“新闻纪事报”说,台湾的国民党中国人“咬了喂养他们的那只手,,,它尖刻地评论说,台湾的暴动一定使得加利福尼亚的参议员诺兰和所谓院外援华集团的领袖们感到非常烦恼。“新闻纪事报”和别的不喜欢蒋介石的各英国报纸说,这次暴动也许会使美国对台湾政权采取一种更为现实的看法。
    可是,有势力的伦敦“每日电讯报”则采取了更为苛责的态度。它说,这次暴动可能是各方面拼凑起来的摩擦累积的结果,而不单纯是中国人认为军事法庭对雷诺上士的审判只是一种粉饰的愤慨。
    这家伦敦报纸认为,美国一直没有对台湾派出才干很高的人员——对那里的军队和非军事机构都是如此——来防止摩擦增长而且变得难于控制。

美国务院说正积极考虑削减驻台湾人数

    【合众社华盛顿28日电】国务院发言人怀特今天说,美国政府正“积极地考虑”削减在台湾的直接受美国政府领导的美国人员的数目。
    怀特估计台湾共有美国人约一万名,其中8,500名左右具有公务人员身份。其余1,500名包括传教士和商人。有消息说,近3千名美国人将从台湾撤走。但是国务院发言人怀特说,目前他还不能说出任何具体数字。
    怀特在记者招待会上说:“国务院正在积极地考虑美国在台湾的人数问题,并且正在同政府有关部门研讨中。”他说,这次研讨这一问题“完全出于美国的主动”。
    怀特说,国民党政府已经同意赔偿美国在上星期暴乱中所蒙受的一切损失。
    【美联社:香港28日电】美国海军的一个发言人星期二说,在这里上岸休假的美国海军人员已经奉命在每天晚上十点以前返回他们的舰艇,这是作为一种防止发生反美事件的预防措施。
    他说,这种提早回舰的措施——平常的限制是午夜——是因为星期五台北发生了反对美国公民和破坏美国财产的激烈暴乱以后而采取的。他又说,“从十点到午夜这段时间是通常最容易出毛病的时候。在福摩萨的事件平息以前,我们将继续执行这种政策。”
    这一新政策是在星期一晚上突然实施的,但是,这里的海军总部一直等到星期二才解释这种措施。
    在这块英国的殖民地上,只驻有很少的海军人员,但是,成千的水兵当他们的舰艇靠岸渡假时就在这里上岸游玩。

中央社说由于台北事件后舆论的压力日当局将对审判哲脑德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

    【中央社东京27日电】美国士兵雷诺被开释的事件和后来发生的台北暴乱使得日本当局在要求由日本法庭审判另外一名美国士兵、杀人犯哲腊德时的态度变得强硬了。
    他们有这种印象,美国在亚洲建立军事法庭是为了保护一般被控告的美国士兵的,而不是要在亚洲人面前维护正义。日本人民对美国军事法庭的公正性已经失掉了信心。
    今天日本人民几乎全都知道,中国的受害者在背上被雷诺打了两枪,人们发现他死在离雷诺住宅大约五十公尺的地方。
    无论如何,在本记者访问过的日本人中,没有一个人认为以自卫的理由开释雷诺的做法是公正的。许多外国人——包括英国人,甚至美国人——也有这种看法。一位英国记者指出,根据盎格鲁撤克逊的法律,一个人向侵入者开两枪,特别是打在他的背上,不能认为他是为了自卫。
    这里的公众普遍担心,如果哲腊德由美国军事法庭审判的话,那么他也不会受惩处。许多日本人有这种印象:开释雷诺会自动地意味着开释哲腊德,如果他由美国军事法庭审判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