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港报透露台北事件中蒋经国在幕后支持俞鸿钧、叶公超反对对美强硬同他起争执

    【本刊讯】香港“内幕观察报”22日以“蒋经国支持暴动”为题刊登一则东京电说,这次反美示威,蒋经国曾在幕后作有力的支持。并且说,这么多学生参加示威,与蒋的支持大有关系,因为许多学生是蒋任团长的“反共救国团”团员。
    同日这家报纸还刊登了一则台北专电。全文如下:
    “蒋经国在25日晨专机飞台中,亲迎蒋总统返台北处理此次暴动事件。美大使兰金聆悉蒋总统返抵台北消息,即连夜驱车至草山晋谒,但被延宕见面。
    蒋总统召俞鸿钧、叶公超、陈诚、蒋经国、张道藩、于右任等开紧急会议,商讨应付之策略。
    在此一高级官员会议中,表现出两派意见,一派以蒋经国为首,主张对美方强硬,要求取消驻台美军的治外法权,至少要美方重审杀人凶手雷诺;蒋经国的意见认为台北民众的怒吼,是应该的,不应追究,并谓为国民政府独立威望着想,不该反应太快。
    席上,叶公超主张缓和。叶公超称,兰金大使之意,只要国民政府道歉,中美关系一切无影响。
    蒋经国和叶公超为此一歧见,曾在蒋总统面前剧烈争辩,无法圆场。最后,决定先行向美方道歉以求平息此事,然后再作第二步争取。
    蒋经国氏即席指责俞鸿钧过于忽视美国人在台湾应守之秩序,席上曾起冲突,俞鸿钧即席提出辞职。
    此内幕现已脍炙台北人员,蒋经国未来动向,各方甚为注视。”
    【法新社巴黎27日电】(代发越南新闻社)台湾事件引起了巴黎报纸的注意。“战斗报”的标题说:决定亚洲前途的斗争在暗中进行。
    “法兰西晚报”常驻香港记者认为可以指出美国人在怀疑蒋经国……
    这个记者又说:国民党中国政府的发言人宣布在最近几周内政府可能改组来拯救同美国的完全破产了的友谊。
    【合众社台北28日电】蒋介石总统的在政治上有势力的儿子蒋经国中将今天说,台湾“没有反美情绪”。
    他向合众社记者说,骚乱只是人们反对一个美国上士杀害一个中国人后被宣布无罪开释的这次审判的“情绪激动”,而“不是什么别的”。他说,“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幸的和令人遗憾的事件。但是这里并没有任何反美情绪”。
    有人问到暴徒中间是否有领导人或职业的煽动者的任何核心时,他答道:“根据调查,政府没有发现任何这种人。”

“中央日报”图把反美示威说成是纯治安和法律事件

    【本刊讯】蒋帮“中央日报”27日以“应该结束这一不幸事件”为题发表社论,认为群众一般情绪已渐渐冷却下来,并认为这一事件“应该在法律范围之内告一结束”。
    社论提出了四点所谓供“政府与社会人士参考”的意见,摘要如下:“一、用理智来解决问题。”社论说:“这四天以来,一般群众情绪渐见冷却,是政府依法处理这一事件,使其告一结束的时候了。我们以为政府处理这一事件,应该特别努力唤起国民对本案的认识和警觉,及早解除临时戒严的措施。”
    “二、依法律来结束案件。24日的群众骚动乃由于刘自然案这一法律问题所引起。一般群众在感情激动之中,将个人之间的法律问题误认为国家之间的政治问题。今日事件已告平息,不仅刘自然案仍须保持其法律问题的本质,从法律上求一解决之法,就是群众骚动事件,亦应严格在法律范围之内求其结束之道。再具体的说,这一事件,完全是治安上的事件,同时也是法律上的事件,并不因此损害中美两国之间的友谊与合作,自不应作为两国国际事件来处理。这个事件既为治安上的事件而属于法律的范围,则行政院的总辞职乃是不必要的举动。行政院应当负起责任,督率地方政府及治安机关,采取各种措施,确保社会秩序,尤在于唤起国民对本案的认识和警觉,使中美两国国民之间的谅解得以恢复和增进”。
    “三、就责任上检讨缺失。
    “四、从历史上领受教训。民国三十六年,北平有个美兵侵犯了一个女学生沈崇,于是共匪及其外围之民主同盟乘机煽起全国的反美运动。那一年的反美运动是大大的发展了,然而受其损害者,乃是中美两国的关系以及整个太平洋的安全。我们知道,本月24日集合的群众,原为一个纯然同情刘案的乌合之众,无组织乃至无目的。绝对没有什么‘反美运动’在内。但是,台湾虽没有共匪份子敢于公开活动,仍然有共匪间谍潜伏社会之中,伺机而起,以逞其煽起反美运动的阴谋,在乌合的群众中间,火上加油,煽乱逞凶。所以当前的问题,是如何制止那匪谍的渗透和煽动,来杜绝那破坏中美合作的阴谋。”
    社论最后说:“我们引用纽约时报评论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中美两国急需恢复彼此间的谅解’决不中俄帝指使之下的朱毛共匪的诡计。”

美报纷纷谈论台湾反美事件的内在原因

    【中央社纽约27日电】台北骚乱的消息周末稍为沉寂一些,可是由于有人断言星期五的示威游行是有“组织的”,今天上午又出现了大字标题的台北骚乱消息。
    根据今天合众社台北消息,纽约“世界电讯与太阳报”又以四栏两行的标题刊登出消息,标题是:“台湾骚乱者搜寻美国密码,美国人指责
    ——说台北暴众是有组织的”。
    早些时候,“纽约先驱论坛报”在第一版以两栏两行的标题刊登了它的特派记者布里格斯发回的一条台北消息,标题是:“据说,蒋介石政权默许骚乱——台北美国人指责警察马马虎虎,暴众是组织得很好的。”
    布里格斯说台北的美国人相信“骚动者是有人指使的,暴力行为是有组织的”。布里格斯说:“有些美国人指责政府默许——甚至默然支持——暴行,因为警察没有来帮助保护美国人员和美国财产。”
    布里格斯在谈到可能的直接原因的时候提出了下列的几种可能性:“第一,国民党内部的分子渴望表现他们的政治组织仍然是强大的……第二,骚乱是国民党集团内部相互竞争的一个表现,第三,极端民族主义者计划利用示威游行,作为一个手段来使美国相信有必要让它驻这里的军队服从可以同日本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所行使的司法裁判权相比的裁判权。”
    据布里格斯说:“中国政治的谋略是很曲折的,可能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搞清楚动机,如果终于能够搞清楚的话。……可能发现一个共产党地下组织要对此事负责,……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昨天下午全国广播公司电视网放映了星期五事件的第一部新闻片。新闻片上有骚乱发生前站在美国大使馆门前的刘的妻子和群众的场面以及示威后被打得一塌胡涂的大使馆的情景。
    【中央社旧金山27日电】西海岸两家对中华民国友好的有影响的美国报纸今天试图找出最近台北反美骚乱的内在原因以及美国可以从这事件中得到什么教训。
    “洛杉矶时报”在社论中说,内在的原因可能是中国国民党人的不耐烦,而这是因为他们在实际上被关在台湾,他们想同中国共产党人作战和回到他们的祖国去的愿望被拒绝了。
    斯克利浦斯—霍华德系“旧金山新闻”今天在评论台北事件的第二篇社论中说,台北的反美骚乱提供了说明美国不可能买到朋友的最近例子。
    作为从台北事件中得到的教训,“旧金山新闻”的社论提出三点:第一、美国驻扎在国外的人员太多了。第二、驻在国外的美国人——同当地的人比较——生活是奢侈的。必须努力“使这种悬殊不那么显著”。第三、驻在国外的美国人常常要求和获得特权。美国人必须学习循规蹈矩,使同当地人的冲突保持到最低限度。有的乘机鼓吹托管台湾
    【中央社纽约27日电】纽约“美国人日报”认为,台北反美骚乱的发生是“正中中国共产党人的下怀——无疑地是由他们下令发动的”。
    另一方面,“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一个神话的破灭”的社论。社论说:“妄自尊大的运动援华的院外集团长期来所叫卖的一切神话现在被现代最激烈的一次暴风雨般的反美示威粉碎了。骚乱激烈得使蒋介石最虔诚的弟子发愣。”
    “纽约邮报”趁机又提出了它的得意主张,就是“由联合国托管台湾,使它中立化,使他们(台湾人)能够不顾蒋的破灭了的梦想来决定他们自己的前途。”
    在此同时,“纽约每日新闻”的华盛顿专栏作家奥当纳说,“预料不久可能会有以下情况:第一,把我们目前的美国大使降到比较不重要的工作岗位,其根据的理由是,他没有迅速和正确地报告台湾反美和亲共情绪的深度和强度。第二,在参议院中,佛罗里达的民主党参议员斯马特斯已经说过,美国的纳税人给了台湾三十亿到五十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七千多万美元的经济援助,而他们仍旧仇恨美国。预料在这以后,会有更多的议员赞成进一步扣留艾森豪威尔的对外援助。有的要国务院发表“白皮书”
    【中央社旧金山27日电】独立的“旧金山纪事报”由于最近的台湾骚动而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在台湾的安全程度如何?”它并且要求国务院发表一个白皮书,充分地透露出有关台湾的情况的“坦白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