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捷克斯洛伐克民主党派介绍

    【本刊讯】现在捷克斯洛伐克民族阵线包括五个政党: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斯洛伐克复兴党和斯洛伐克自由党。现在把除共产党以外的四个政党情况介绍如下: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
    捷克斯洛伐克曾经有过数个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政党。其中之一基督教社会党于1918年取名人民党。这个党一成立就由斯拉米克担任党的领导。
    1929年人民党同许多小的天主教党派合并以后,它团结了很大数量信仰基督教的牧师、一部分农民和手工业者、有反动情绪的知识分子和工人贵族。
    这个党完全是庇护资产阶级利益的,党的大部分成员在对苏联的态度上采取强烈的反对立场。这个党的领袖斯拉米克实际上是大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人物。有时在进步分子的压力下,人民党也不得不提出些民主口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年代里,人民党的许多进步成员参加了反法西斯的斗争。例如,党的现任主席约·普洛伊哈曾被关进集中营。
    苏联军队解放了捷克斯洛伐克以后,人民党同其他非共产主义政党一道参加了民族阵线。但是这个党的上层分子斯拉米克、普罗哈斯卡、杜哈契克、加勒和其他人很快就开始加紧从事反对民族阵线的措施,反对共产党的政策的斗争,他们纠集力量企图孤立共产党人并把他们从政府中排挤出去。这时党实际上已分裂成两派:反动的右派和维护民族阵线政策的左派。
    斯拉米克还在担任所谓伦敦流亡政府总理的时候,就已策划好要在捷克斯洛伐克建立战前形式的资产阶级制度,建立所谓第一共和国。从1945年起到1948年,他和他的同伙就开始聚集力量,想实现这个阴险计划,到1948年初就直接打算实行政变。在准备实行政变的阴谋家中有很多是人民党的领袖人物。
    大家知道,他们的反动阴谋并没能得逞。1948年2月,民族阵线领导下的捷克斯洛伐克人民获得了胜利,打垮了反动派。人民党的反动领袖普罗哈斯卡和杜哈契克逃亡国外,斯拉米克被解除了党的领导职务(1956年死于布拉格)。从1948年起到1951年党由彼得领导,以后直到现在由普洛伊哈担任党的主席。
    1948年2月胜利以后,人民党全部接受了民族阵线的纲领并以此作为党的主要任务来推动建设社会主义的斗争。不同意这种转变的一些动摇分子就脱离了党的队伍。
    人民党声明它自己团结中等阶层的农民、小企业主、手工业者、工人和劳动知识分子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现在,人民党拥有约两万八千名党员,这比战前年代或战后初期少得多了。在这方面必须指出,同情和赞成党的观点的人是很多的。这是捷克斯洛伐克的非共产主义政党中最大的政党。它有一定的影响,特别是对于一部分信基督教的居民。
    和过去一样,党所团结的对象主要是信仰基督教世界观的人。党员的社会成份是很复杂的:40%是农民,其中有一半是统一农业合作社的社员;25%是工人;其余的35%是机关职员,领抚恤金者,家庭主妇和教士等。
    (关于人民党和参加民族阵线的其他一切非共产主义政党的接受党员的工作应当指出,在1949年,民族阵线中央委员会通过了决议,根据这个决议,这些政党不能接受资产阶级——过去的地主、富农、企业主等出身的人加入自己的队伍。前共产党党员也禁止接受。接受入党的工作一般必须征得党的中央委员会的同意实行严格的个别接受。)
    在国民议会里,人民党有二十个议员席(共三百六十四席),即约占6%。其中有:党的主席兼卫生部长约·普洛伊哈,党的副主席兼运输部长安·波斯皮希尔,国民议会副主席季·波兰斯基和其他人。党的机关报是“人民民主报”。
    作为向党员进行宣传工作的基础的主要思想是在国内建设社会主义与基督教世界观并不矛盾。党在农村的工作,是为了使农业集体化。例如,去年年底提出了一项任务,到1957年3月底,即统一农业合作社代表大会开幕的时候,要使50%以上的人民党农民党员都加入统一农业合作社。这一次议在大多数州内已经执行。在布拉格州人民党有60%的农民党员都参加了农业合作社。农村的党基层组织在为按时完成农产品的采购计划,为实行其他农业措施而斗争。
    苏联共产党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的讨论是在实事求是的、正常的和平稳的气氛中进行的。在发生匈牙利事件期间,在党内没有出现什么波动和反人民的言论。
    这个党叫做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但它的工作只是在捷克境内开展。居住在斯洛伐克境内的公民,没有人参加人民党,所以在斯洛伐克领土上没有人民党的基层组织。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
    今日的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过去曾取名人民社会党和民族社会党,它建立于1893年。它所以会成立起来,是因为当时当权的资产阶级图谋把一部分工人吸引到自己方面来,从而分裂他们的团结。在战前时期,它提出的口号往往是假民主的和改良主义的。
    慕尼黑会议后,这个党的反动领导同一些资产阶级政党勾结在一起出卖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民族利益,并且为希特勒进入捷克斯洛伐克扫清了道路。但是,在德国军队占领期间,它的许多普通党员参加了抵抗运动。
    在捷克斯洛伐克被苏联军队解放后,这个党改名民族社会党,迅速地展开了活动,参加了民族阵线,在表面上接受了民族阵线的纲领。但是,从1945年到1948年,这个党隐蔽地和公开地进行了反对民族阵线的纲领,首先是反对共产党的政策的斗争。当时党的领袖开门接纳反动分子和从那些解散了的资产阶级政党里出来的人,这样一来,这个党就变成了反人民的势力。
    民族社会党的主席金克尔(曾经担任政府副总理的职务),这个党的领袖之一德尔金纳(司法部长)和总书记克拉伊纳曾经是策划1948年初反革命政变的积极参加者。
    在二月事件后,也就是说在反动派失败以后,这个党实际上是更生了。城市和乡村中许多仍然忠实于民族阵线纲领的普通人参加了党的队伍。党已经不是在口头上,而且是在行动上加入了共产党所领导的民族阵线。埃·斯列赫塔当选为党的主席,它直到现在还担任这个职务。
    目前社会党党员人数约有一万四千人,除共产党外,它居第二位。
    这个党的成员中工人占30%,农民占20%、领优抚金者占10%;其他职员、家庭妇女和自由职业者共占40%。这个党里面没有从资产阶级政党中退出来的人,这正和人民党一样。在国民议会中这个党占有十九个席位(占5.2%)议员中有党主席(部长——国家建设委员会主席)埃·斯列赫塔、党的副主席阿·诺曼(邮电部长)和其他的人。党的机关报是“自由言论报”。
    社会党在苏联共产党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以后所进行的讨论也是平静的,没有任何纠葛发生。在发生匈牙利事件时期,社会党员仍旧忠实于民族阵线的政策。
    最近几年,社会党一直都在为解决全国任务而斗争。在农村中,社会党争取个体农户合作化,在城市中,社会党争取完成发展国民经济的计划。社会党积极参加一切经济和政治运动。
    党去年号召党员用一定的时间自愿参加统一农业合作社的义务劳动和其他生产工作。这个任务是完成了。社会党党员在每一个州,在统一农业合作社的田地上和各个城市的公共设施事业中都无偿地劳动了五万至八万个小时。去年秋天和今年在收集废料的工作上,党员做了大量的工作,大大超过了国家计划任务。
    目前在共和国的大多数州内,50%至70%的农民党员是统一农业合作社社员。在布拉格州,有78%的农民党员是统一农业合作社社员。很多社会党党员领导着统一农业合作社或在社内担任着其他领导职务。
    党在教育自己的党员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经常举行基层党组织会议、学习讨论会、座谈会等等来讨论国际问题。每年要举行为期十天的农民积极分子学习讨论会。党员对国际事件,国内情况问题等很关心。
    党的基层组织常常举行问答晚会,国际问题的讨论会,文艺作品和影片的讨论会。从1948年起,党就称为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但是它的活动范围只普及到捷克。在斯洛伐克,没有这个党的组织。斯洛伐克复兴党和斯洛伐克自由党
    在斯洛伐克有两个政党,斯洛伐克复兴党和自由党。自由党是1946年初捷克斯洛伐克国民议会选举开始之前几个月成立的。斯洛伐克复兴党是在1948年在瓦解了的民主党的基础上建立的。民主党的一切进步分子都参加了这个党,这些人完全拥护民族阵线的纲领,他们在民主党瓦解之前就反对民主党的反动右翼。其他一些瓦解了的政党的一部分普通党员也参加了这个党。这两个党没有独立的纲领,它们在民族阵线任务的范围内展开自己的工作。
    这两个党的成员和教育工作的方法,各有不同。斯洛伐克复兴党比较靠近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党,而自由党则比较靠近捷克斯洛伐克社会党。
    在斯洛伐克复兴党内有相当大一部分党员信仰基督教(天主教徒、新教徒等)。由于这种情况,在党员中间的工作也就有它特殊的工作方式。
    在自由党中工人党员较多,这样就决定了这个党的性质。和社会党一样,自由党是在社会主义、爱国主义的口号下进行工作。
    这两个党都是人数非常少的党。斯洛伐克复兴党在政府中有自己的代表(该党主席基塞利是地方工业部长),自由党没有代表。自由党在国民议会中有三个席位,斯洛伐克复兴党有六个席位。
    自由党主席波科伊尼和他的同谋者在去年被捕,因为他们企图使这个党变成反动的和反人民的力量。他们草拟了这样一个党纲草案。这个党纲使党有机会依靠资产阶级分子来发展党,这个党纲还反对农业合作化。现在,自由党坚持民族阵线的立场,并且为完成它的纲领而斗争。
    斯洛伐克复兴党出版的报纸叫“人民报”,发行份数为四千份,自由党出版的报纸叫“自由报”,发行份数在二千份左右。斯洛伐克复兴党的主席是约·基塞利,总书记是约·盖多西克。自由党的主席是姆·日科维奇,书记是弗·斯捷法尼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