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世界报”谈土耳其的外交活动

    【本刊讯】巴黎“世界报”4月27日刊载题为“土耳其外交上的固定不变的因素”的文章说:美国参加巴格达条约军事委员会,是土耳其在外交上取得的一个成就。土耳其有此需要,是因为它的东部边境一向极不平静。而它的巴尔干地区实际上是四分五裂的。加强巴格达条约,安卡拉政府就能够巩固它所认为的本地区防御或政治组织的枢纽。但是,土耳其由于处境特殊而不得不进行多方面的外交活动。虽然参加了西方阵营,又是美国的“十分忠实”的盟友,而且是大西洋联盟的成员,但是,它仍有必要补充自己的防御体系,这就是,主要依靠美国的支持来组织传统的区域联防。
    因此,土耳其领袖们力求在大西洋联盟内部或外部建立他们自己的防御体系。土耳其应该考虑三个地区的问题:巴尔干、亚洲和阿拉伯。它为了要在强大的国际盟国之外也谋求安全,不得不使其中的至少两个地区协调起来,以使能够更好地对剩下的一个地区起作用。
    1939年,土耳其借助于用来补充同英法签订的条约的若干协定,做到了使两个地区协调。巴尔干协约使土耳其同希腊、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结合在一起,从而保证了它的欧洲疆界。同伊朗、伊拉克和阿富汗签订的塞达巴德条约保证了它的亚洲疆界。第二次世界大战打破了这种防御体系,此后土耳其外交一直在耐心努力恢复这种体系。这种结果已经获得了,那是由于土耳其参加了大西洋公约,同希腊和南斯拉夫订立了巴尔干公约,又同巴基斯坦、伊拉克和伊朗订立了巴格达条约。这两个地区既已协调,照道理说安卡拉是本可以对第三方面,即对阿拉伯国家起作用的。事实上却未能这样。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用保证土耳其亚洲地区的办法来加强巴格达条约,是不是就会使得土耳其政府能够把它的阿拉伯地区组织起来。稍后并且恢复巴尔干地区的防务。巴尔干地区
    今天,土耳其同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维持着正常的关系。同这两个国家的贸易不断在增长。土耳其在某些情况下,还曾坚决要求改善同保加利亚的关系,这样做也许是希望抵制希腊和南斯拉夫之间的密切合作。但是,这种微妙的均衡所表现出来的,与其说是一种实质上的外交方向,不如说是一种由于暂时的环境而不得不采取的外交战略。
    从另一方面看,土耳其同希腊和南斯拉夫有着联盟关系。但是,安卡拉条约现在已经搁浅,土耳其人似乎并不特别希望使它起死回生。安卡拉人士着重指出:使得不牢靠的巴尔干联盟崩溃的,并不仅仅是塞浦路斯问题,也是由于安卡拉和贝尔格莱德无论是对于重大国际问题,还是对于军事合作问题,意见上有重大的分歧。的确,在军事合作问题上,安卡拉和贝尔格莱德在互相推卸责任:土耳其指责南斯拉夫过于多变;贝尔格莱德则认为土耳其有时候过于倾向于“在巴尔干公约中代表意大利”。这些意见显然都是值得争辩的,因此现在争论还没有接近于结束。因为不仅仅是塞浦路斯问题阻碍着巴尔干地区的防务。其他问题也很有可能总有一天会暴露出来。
    1955年2月24日签订的巴格达条约似乎是符合土耳其外交的心愿的,必须承认这个条约经受住了近东的激烈动荡局势的考验,不仅签字国之间维持了密切接触,而且美国的参加大大加强了条约。巴格达条约的主要目标中间有一个目标是还没有达到的,那就是:拉拢阿拉伯国家。不过,这并不是说它不会总有一天达到这个目标。阿拉伯地区
    直到苏伊士冲突以前,阿拉伯地区始终是土耳其势力所不能打进去的。埃及成功地击败了土耳其的外交活动,土耳其未能把约旦和黎巴嫩拉过去,虽然这两个国家是很受参加巴格达条约的前景的诱惑的。土耳其领袖们认为:今天可能完全改变这种形势。沙特阿拉伯、黎巴嫩、利比亚和约旦已经改变态度,叙利亚—约旦—埃及联邦计划已经破产。安卡拉认为:只要叙利亚一旦孤立,把阿拉伯地区和亚洲地区协调起来就比较容易了。总之,土耳其将积极努力逐步争取前此始终倔强的阿拉伯国家的信任。
    总的原则很简单,就是要把两个地区协调起来以便对另一个地区起更大的作用,因此,剩下的问题只是:土耳其将选择亚洲地区和阿拉伯地区呢,还是将再次转向巴尔干地区和亚洲地区。目前,土耳其外交的中枢线还没有完全显现。随着阿拉伯国家的形势发展是否有利于安卡拉,由于已经适当解决的塞浦路斯问题将有利于巴尔干复兴,我们将看见土耳其使这两个地区之一同它今天唯一感到满意的地区:巴格达条约所包括的地区协调起来。

美新处报道:瑞(士)共机关报上一篇关于匈牙利问题的文章

    【美新处日内瓦17日电】瑞士共产党机关报“工人之声报”发表文章,批评苏联政府镇压匈牙利自由起义的行为,并且批评在自自由起义被粉碎以后所建立的卡达尔政权。
    这家共产党报纸的16日版要求共产党当局在正式声明中有更多的真实性和更加尊重匈牙利的民族独立。“工人之声报”说:“无疑地,华沙条约给予被格罗请进来的苏联军队的行动以法律上的依据,但是,10月23日布达佩斯的游行示威实际上纯粹是内部事件,因此,苏联坦克的第一次干涉具有干涉匈牙利内政和侵犯国家主权的性质。
    “我们必须同样地指出,去年秋天匈牙利人民的自由抉择并没有受到苏联的尊重;我们必须向苏联同志们表示,希望这种侵犯行为不再发生。这是因为对我们说来,民族独立的原则必须继续是有效的,不管哪一个国家企图破坏这一原则。”
    这家共产党机关报接着指出,在卡达尔的一些公报中充满着“令人痛心”的欺骗。该报说,被谴责为“法西斯匪帮”的叛乱队伍中事实上包括共产党人,甚至也包括已经脱逃的红军士兵。
    这家瑞士共产党机关报在谈到卡达尔政权和莫斯科自从匈牙利争取自由的叛乱以后所发表的一些文告时说:“关于匈牙利十月惨剧的官方论调使得为每一共产党人和每一正直的人所理应关心的,并且他们也有权利要求有关的人回答的下列这样一些问题隐晦起来:有什么理由要让拉科西和格罗耽在莫斯科?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为什么不公开提出对纳吉·伊姆雷的控诉而却采用说成是自愿流亡的绑架这种办法?如果纳吉是个卖国贼,难道他不应该在自己的祖国面对这种控诉吗?”
    这家瑞士共产党报纸指出,共产党人在抨击资本主义国家任何侵犯民主权利的现象时很锐敏;可是对匈牙利和苏联其他卫星国现在发生的事情却抱着“令人不安和沉默寡言”的态度。

伊拉克发言人说伊沙准备向约旦提供大量经济援助

    【合众社巴格达17日电】伊拉克发言人今天对合众社记者说,由于埃及和叙利亚显然改变了原来的立场,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就“很可能”在最近宣布它们准备向约旦提供大量财政援助。
    发言人强调说,约旦迄今没有提出给予援助以代替随着英—约条约废除而终止的那种援助的正式要求,而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也没有提出任何建议。这个问题是国王沙特、国王费萨尔和伊拉克首相赛义德商谈的主要问题之一。
    这些人士引述沙特的话说,他曾经同伊拉克人士谈过这个问题他们表示愿意帮助约旦这一个哈希姆兄弟王国。据外交人士说,安曼和巴格达之间外交活动频繁,这同稳定约旦的财政进而进一步巩固三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合作一事有关。当沙特不久访问安曼的时候,将采取进一步的措施给予财政支持。
    这些外交人士说,侯赛因所以未按原来宣布的那样来到巴格达,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为的是使国王沙特有可能成为新的三边联盟的奠基人。
    纳赛尔在苏伊士危机从头至尾没有同国王沙特商谈重要的决定,致使沙特重新调整了他的共处政策,并且最后又重新估计了埃及和叙利亚关于彻底进行反帝政策的计划。自从去年七月他同纳赛尔在运河声明上发生了分歧以来沙特就抱有的一些想法都由于这些行动而具体化了。
    但是,沙特和纳赛尔多半不会断然决裂。经济、贸易和交通因素的重要性和宣布费萨尔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答访沙特这件事,表明今后将继续强调积极的一面。

“巴黎新闻”发表关于法共情况的“民意测验”

    【法新社巴黎15日法文电】关于法国共产党及其五百来万追随者目前的情况,“巴黎新闻”发表了政论家罗特旺领导进行征询意见的结果。
    民意测验的结果表明:共产党选民的38%是工人,8%是农业工人,22%是没有职业的妇女,其余的是职员、公务员、小商人、农民、收租者、学生、工程师、工业家。因此,第一个结论是:共产党是一个有大多数工人支持的党,而数目很大的小部分选票则是来自各方面。
    其他两个特点是:党的选民都很年青,1949年时,43%的选民都在三十五岁以下。相对地说,党在小市镇中取得的成就大于在大城市中取得的成就。
    另一方面,共产党远不是全体工人的政党。1948年,42%的工人投票支持其他党派。
    据罗特旺说,共产党人中有三个主要集团:人数最多的是先进社会主义者集团,这些人是反美的和平主义者,但是对于改革、议会制度和自由有社会主义的信念。他们代表共产党选民的50%到60%。第二个集团是“真正马克思列宁主义者”集团,代表共产党选民的40%到45%。最后,四分之一的选民都承认,法国共产党是同苏联密切联系着的。
    农民可能是最“强硬”的,这些最“坚硬”者大多数都赞成革命。
    调查人强调指出,长期说来,在学校中宣传的收获是比较大的。据估计,有一万八千到两万小学教员是共产党人。
    调查人最后写道:但是这种“显著的集中”有若干弱点。可能蜕化成官僚主义的“集中”和硬搬外国口号,可能大大损害民族感情。最后,这支很有组织的部队采取的是不战而胜的非常危险的办法。击退共产党的主要方法就是要比它更活跃,在干部和宣传方面比它更有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