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泰晤士报”载文:最近五十年来各国革命和政变中的逃亡者情况

    【本刊讯】英国“泰晤士报”在4月11日刊载了自己的外交观察家的一篇文章:“最近五十年来的政变牺牲者”。文章说:由于近半世纪发生的各种政变而离开自己祖国的难民的一些大约数字如下:俄国革命在1917年革命以后,约有一百八十万人离开了俄国,其中有一半去法国。由于在两次大战之间的时期取得了别国的国籍,这个数目减少了一半,在法国的俄国难民人数最多(三万三千二百二十人),在英国有一万八千人,在中国有一万五千人,在比利时有九千人,在美国有一万人。对亚美尼亚人的迫害据测,由于1890和1920年之间的时期的土耳其迫害,约有一百万亚美尼亚人流亡。他们大多数人去到俄国,然而在1939年,西欧共有十一万五千亚美尼亚人,叙利亚共有十二万五千亚美尼亚人。在1946—47年,约有六万名亚美尼亚人从中东、希腊和法国去到苏联。现在在欧洲,大多数亚美尼亚人是在法国(一万七千三百八十人),在希腊有六千人,在比利时有五百人。西班牙的内战目前有十万零二千二百二十名西班牙难民住在法国、五千五百名难民住在英国、九百名难民住在比利时和约有一万九千名难民住在北非。出洋的西班牙难民有多少还不知道,不过有人认为,在墨西哥共有二万五千名西班牙难民。德国、奥地利和苏台德犹太人1939年,四十万犹太难民分散在许多国家,但主要是分散在下述各个国家里:美国(六万三千名),巴勒斯坦(五万五千名),英国(四万名),法国(三万名),阿根廷、波兰、捷克斯洛伐克(二万五千名),荷兰(二万二千名),比利时(二万名)。德国和东欧的难民西德目前的五千万人口中间,约有一千二百万是1945年以后移来的。东德每月居民的外迁量仍约有一万二千至一万五千人。许许多多来自东欧的难民仍住在西德的有:八万名波兰人,二万一千六百五十名南斯拉夫人,一万五千名俄国人(战前迁来的在内),一万二千九百名匈牙利人(11月暴乱以前流入的),一万一千名捷克人。在英国有十一万四千名波兰人,一万七千五百名波罗的海沿岸各国的人和八千五百名南斯拉夫人;在法国有七万三千一百五十名波兰人,一万二千五百三十名匈牙利人,九千七百五十名南斯拉夫人;在奥地利有五万四千二百十九名南斯拉夫人,二万四千六百八十四名捷克人,二万一千六百九十名罗马尼亚人;在比利时有三万一千名波兰人;在希腊有四千四百四十九名罗马尼亚人;在意大利有六千九百名南斯拉夫和三千四百名波兰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独立人们估计,同印度和巴基斯坦在1947年获得独立同时发生的规模很大的移居约有八百五十万印度人来到印度,约有七百五十万穆斯林到了巴基斯坦。巴勒斯坦战争在1948年以色列国家成立和阿拉伯—以色列战争结束后,国际组织开始关心八十八万名难民。阿拉伯难民的总数没有确定,但是根据得到援助的人的名单判断,阿拉伯难民在约旦是四十七万人,在加沙地区是二十万四千人,在黎巴嫩是十万四千人,在叙利亚是八万四千人,在伊拉克是五千人,在以色列是一万九千人。中国内战从中国共产主义制度下逃亡到香港的约有八十万人。逃亡到福摩萨的更多。有数千个欧洲血统的难民仍然住在中国。朝鲜战争在朝鲜战争结束后在南朝鲜登记的难民有二百七十五万。实际难民人数还要多一些。匈牙利起义截止4月5日的统计,从1956年10月离开匈牙利的难民有十八万九千零七十六人。其中有十七万一千零七十六人是逃亡到了奥地利,一万八千逃亡到了南斯拉夫。现在有一万五千八百名还留在南斯拉夫。仍然住在奥地利的难民的数目降低到了四万二千五百八十名。离开埃及的难民根据2月的消息,有五千难民从埃及来到了欧洲;此外,预期在7月15日以前还有一万三千八百人去欧洲。预计约有七千难民将被安置在以色列。

美人口调查局谈世界人口增长

    【合众社华盛顿12日电】美人口调查局今天说,研究人口问题的斯克利浦斯基金负责人韦耳普汤认为,按“每人平均计算的经济福利”来看,美国最适当的人口数目应该为一亿左右。这个局接着指出,从1946年到1956年,在美国共生了三千八百万婴孩,美国的人口不久将增加到这个数目的两倍。
    人口调查局是一个私人研究机构,它说美国婴孩的突然增加是由于繁荣,不是因为战争年代中的迟婚和那些年代中的节育的缘故。目前结婚的夫妇都比较年轻,并且在结婚的头几年就生了孩子。美国趋势是在朝着人数中等的家庭发展,即有两个到四个孩子。但是很大的家庭所占的比例已经下降。
    人口调查局转而谈到了这种变化对经济的影响,它说,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人口的迅速增加将妨碍生活水平的提高,“十分清楚,在教育方面,数量已经在威胁着质量,初等学校和中等学校快要挤破了。”
    人口调查局说,1965年到1975年这十年可能是一个困难的时期,因为这些突然增加的婴孩都已经长大成人,要找工作,要结婚,并且要建立他们自己的家庭。问题将是这样:会有足够的工作让他们做吗?工业技术是否会制造出为代替目前正在减少的许多资源所需要的替代物吗?
    人口调查局说,俄国及其卫星国的人口统计资料是有限制的。但是它从所得到的材料估计俄国的人口增加率大约同美国的差不多。根据俄国最近的统计材料,俄国在1955年的出生率为千分之二十五·六,而在1940年为千分之三十一·七。
    在西欧,出生率的猛烈上涨趋向在1946年或1947年达到了顶点。报告说,法国、挪威、荷兰、芬兰和瑞典(出生率)增加了50%以上。奥地利、英格兰和威尔士、丹麦、瑞士和爱尔兰增加了20%到50%。但是自从那时以来,北欧和西欧几乎每个国家的出生率都下降了。这个局又说,到1955年,荷兰、英格兰和威尔士、丹麦、瑞典、法国、挪威和奥地利的出生率从它们战后最高纪录下降了15%到30%。在北欧和西欧的其他绝大部分地区,出生率已经大大下降。现在这些地区的出生率跟1935—39年时间的水平相接近,或者甚至低于这个水平。法国和挪威除外,那里的出生率从它们的战后最高纪录下降颇速;但1955年的出生率仍然比1935—39年的出生率增加了将近25%。
    南欧在战后十年中的出生率普遍下降,意大利出生率的下降最为惊人。到1955年,意大利的出生率只有千分之十八·一——低于包括法国在内的若干北欧和西欧国家的出生率;它的出生率几乎比美国的低了千分之七。

美国经济情况

1975年前钢产量将增加30%
    【合众社新泽西州荷波根6日电】美国钢铁公司总经理勃劳今天说,美国钢铁工业为了配合经济发展,必须在1975年以前把制钢能力扩充30%左右,即增加钢的产量五千万吨。为了使美国的钢铁公司维持它在未来市场上的地位,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钢铁公司必须每年增产一百万吨左右。
    勃劳在这家公司股东大会上说,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国钢铁工业已经用去八十亿美元,它的生产力增加了四千一百多万吨。他说,在这八十亿美元中,美国钢铁公司占三十亿美元,它在今年第一季度结束时要另外用去七亿七千五百万美元。
    庞大的美国钢铁公司目前的生产力大约是四千万吨。全国的生产力是一亿三千三百万吨。勃劳对股东们说,今年以来,这家公司体验到对某些钢产品的需要有“一些下降”,但是,“一切迹象表明,1957年对钢铁工业来说,将是很好的一年。”去年棉花生产1331万包
    【合众社华盛顿8日电】农业部今天宣布1956年的棉花产量为13,310,000包(每包五百磅)。
    这些棉花的价值以到5月1日为止的每磅31.7分的季节平均价格计算约为2,111,000,000美元,而1955年的棉花价值为2,379,000,000美元。1955年的平均价格是每磅32.33分。1956年的产量是根据实际净花估计的,在1955年,产量是14,7221,000包,而十年的平均产量是13,098,000包。
    农业部说,农场经营者出售棉子得到的季节平均价格是每吨53.50美元。所产棉子共值290,000,000美元。在1955植棉年度,棉子季节平均价格是每吨44.60美元,所产棉子价值是269,000,000美元,1956年棉花和棉子总值是2,401,000,000美元。比1955年少247,000,000美元或少9%。
    农作物报告局说,在去年7月1日1956植棉年度开始的时候,耕地面积是16,833,000英亩,有收成的是15,615,000英亩。在1956年收获的每英亩地的平均产量估计是409磅。在1955年,在植棉年度开始的时候种植面积为17,506,000英亩,有收成的是16,928,000英亩,平均每英亩产量是417磅。十年平均产量是每英亩283磅。
    在1956年,规定的植棉面积是17,391,304英亩。在1957年,植棉面积是17,585,463英亩,即国家规定的植棉面积比1955年增加了194,159英亩。研究工农业的“技术革命”
    【合众社华盛顿5日电】本星期美国自己觉察到它历史上的一个新问题,即美国的经济系统是否能够吸取科学和技术的飞跃进展而不需要在商业和农业方面进行痛苦的重新调整。
    科学研究工作、生产自动化和原子核的探索正把空前数量的新发明、新发现和新工作方法投入农业和工业。许多负责人员不得不承认,想把这一切有效地融合于整个经济是困难的。
    仅美国各工业公司1956年用于研究工作的开支即达六十亿美元,美国政府用于各种科学部门的开支可能有三十亿美元,而无数的大学实验室、私人基金会和州实验站还不断地把经费投于技术工作。
    虽然这些对生产的特殊新贡献一般地是受到欢迎的,但是愈来愈明显的是:想要有效地吸收所有潜在的新生产,必须大大扩展国内外的消费市场。
    本星期农业部长本逊突然谈到“技术革命”对美国农业的影响,这就引起人们对技术革命的注意。商务部列举了由于技术的进展而产生的一百种“新工业”。商会的会议讨论了普通动力同原子能的比较。
    技术人员们是不甚关心在社会和经济方面如何适应他们的巨大成就所带来的经济迅速变化的,但是官员们和政治家们已经在着手研究这些影响。国际专家们已经开始用新的观点来观察和考虑“技术革命”,特别是它对国际贸易和不发达国家的进展可能发生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