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参考消息

“法兰西观察家”周刊评我国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

【本刊讯】巴黎“法兰西观察家”周刊4月25日(编者注:“法兰西观察家”是以“中立主义”为标榜的托派刊物,主张法国中立,反对美国在欧洲搞军事集团,反对法国完全受美国的控制。它的言论也反苏反共。)刊载费日多写的一篇“毛泽东——共产主义世界中主要的理论家”的文章说,一位从中国和苏联旅行归来的法国共产党要人最近肯定说:“共产主义世界今天只有一个人够资格称为理论家——他就是毛泽东。”人民中国的这位元首2月间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的报告似乎证实了这种意见。北京“人民日报”拖了好些时候才在4月13日的社论里透露了这个报告的若干主导思想。实际上这个报告表明毛泽东渴望推翻斯大林的教条而同列宁重新结合起来,更确切些说,是同实行新经济政策的能应变而重实用的列宁结合起来。
    毛泽东报告的主旨是一个理论问题,这个问题早在斯大林逝世之前就是苏联理论家们所关心的(请参看斯大林和雅罗申科之间的有名的论战)(编者注:这里是指斯大林在“论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中对雅罗申科的批评),最近的波兰和匈牙利事件又使得这个问题成了燃眉之急的现实问题。这个问题是:应该怎样看待共产主义世界内部出现的矛盾、冲突和对抗?在一个由据说是为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人民服务的党控制的无产阶级国家里这些矛盾是否有权利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对党表示反对和不满,是否就一定具有反动本质和反动思想?
    毛泽东在他的报告里回答了这些问题。回答的方式是把“根本的对抗性矛盾和冲突”同“非对抗性矛盾”区分开来。
    不错,斯大林本人在他的政治遗著中已经承认党犯的政治错误可能引起内部冲突;但是,毛泽东思想的杰出之处在于它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要坦率得多。他是用共产党领导和人民之间的“看法差异”来说明这个问题的,而这种差异则是由于国内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各自所处的地位而造成的。
    然而,毛泽东看来,这种矛盾毫无可悲之处。恰恰相反,明智的领导可以从这种矛盾中吸取教训来使制度不断完美和改善。很难不看出:毛泽东对辩证性困难所产生的矛盾给予这种积极估计,是具有道地的中国气味的,可以说是孔夫子式的中国说法:他想使这种矛盾成为促使他那种开明的、家长式的、谦逊的专制主义进步的泉源。因此,同斯大林制造一大堆虚伪论据来掩饰人民政权内部存在的许多紧张情况的作法相反,毛泽东建议人们尽量公开地讨论这些紧张情况。
    应该强调指出,毛泽东比谢皮洛夫之流或波斯伯洛夫之流运用起来自如得多的这种辩证法,无论如何,并没有使他像波兰或匈牙利的某些有资格的修正主义共产党人那样承认这样一点:必须让对抗表现出来,必须让“普通人”用宪法规定的办法来监督政权。这一次又是这样:毛泽东的主张酷似从前某些改良派君主,他们致力于改进官僚制度,然而根本不想放弃他们的那怕是一部分专制权力。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始终是寸步不让的,他而且维护党和人民高度一致性的教条。他说,中国共产党同广大人民群众建立了血肉的联系。这就是把化身学说运用于共产党方面。尽管这样说,毛泽东倒是确实希望共产党干部配得上承担委托给他们的崇高使命。他希望使共产党领导人员有道德修养,因此他使这些领导了解:负责干部应该成为“好东家”;他们在同“普通人”和下级干部相处时应该避免一切自高自大表现;他们应该用说服的办法而不是命令的办法;他们应该保持同被管理者的接触,特别是他们对于希望取得的结果不应该表现出急燥。
    在上述文章当中插入斯大林的照片,照片下面的说明文字如下:斯大林提出的整个理论体系的基础是这一思想:在苏联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其他矛盾,只存在这个社会主义新国家和资本主义包围之间的矛盾,而在国内,则是几乎全体人民和旧习俗之间的矛盾。1939年(就是说,在极其血腥的清洗之后不久),他在第十八次党代表大会上说:“国内进行镇压的职能已经多余,它已经消失,因为已经消灭了剥削,剥削者已经不存在,已经没有镇压的对象……现在,我国的国内主要任务是和平组织经济、文化、教育工作。至于我们的军队、我们的惩戒机构和情报机关,其锋芒不再指向国内,而是指向国外,指向外部的敌人”。

路透社记者报道中共开始整风运动

    【路透社北京5日电】(记者:漆德卫)中国某些地方的政府官员、知识分子和军官们今天正在同农民和工人一起进行一点体力劳动。他们是将成为一次全国性的运动的先锋,这次运动是在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最近发出指示后展开的,指示要求各级领导人通过同群众保持紧密联系的方法来克服官僚主义。
    这次对官僚主义的进攻是刚刚开始的“整风运动”的主要目标之一。官僚主义在中国的某些组织里正在成为一种束缚力量。
    这次运动是一个通过培养“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来从思想上同中国目前的某些问题(特别是“领导和人民之间的矛盾”)进行斗争的方法。这次运动将进行一年左右,并且将扩大到政府和党的生活的各个阶层。北京和中国其它地方的许多政府组织都在周末举行会议来讨论如何能够最好地进行这个运动。
    在九月以前,运动将只限于国家机关、大工厂和各大学的范围之内,但是在今年秋天,它将扩大到基层行政单位和党员群众。
    在这次运动中,在很大程度上将通过学习毛泽东先生2月27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发表的历时四小时的讲话来进行教育。这次讲话包括一个几乎是涉及中国事务的每一个方面的十二点指示,名叫“论正确地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全国比较高级的组织在过去几星期里已经学习了这次讲话。由毛泽东先生亲自指示过的思想突击队正在宣传这次讲话。
    整风运动的目的是要再次从政治上和思想上教育党员和官员们,特别是那些正在犯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罪恶的人。根据这个指示,不得使用任何一种武力,整个运动将采用说服和自我帮助的办法。
    这里的观察家们认为,这次运动一点也不会限制在过去一年中明显存在的实现某种程度的自由化和使内部紧张状态得到某种程度的缓和的趋向。
    这个指示具体谈到——这也是毛先生的讲话的主要问题之一:这次运动应当加强关于对中国非共产党人士的“长期共存”和在知识分子和创造性艺术方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政策。
    虽然这次运动主要是在共产党——现在总共有一千一百多万党员,是世界上最大的共产党——内部进行的,但是非党人士也得到通知说,他们可以在自愿的基础上参加这次运动。

在卡萨布兰卡博览会上中、波等社会主义国家的展品特别动人

    【美联社卡萨布兰卡4日电】共产党国家星期六又一次企图获得非洲市场,它们在卡萨布兰卡博览会上的有些商品的价格仅及同样的美国产品的50%。
    五个共产党国家在这个博览会历史上第一次设立了展览处,其中大部分摆满了采矿机器和农业机器。这五国是红色中国、东德、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
    虽然美国的展览处是最大的,并且展出了表明美国教育、居住和农业方面的进步的动人的展览品,但是群众似乎对共产党的展品更感兴趣,主要是由于价钱便宜。
    捷克斯洛伐克的采矿设备标价约比同类的美国货低50%。
    共产党削减价格的做法必然会在缺少钱的北非国家中获得成功,虽然摩洛哥本身由于财政困难甚至不可能购买苏联货。

波、捷等国报纸刊载中共中央关于整风的指示

    【本刊讯】华沙各主要报纸3日都刊载了新华社播发的中共中央关于整风的指示,“人民论坛报”刊载了广播稿的全文。捷克斯洛伐克“红色权利报”和布拉格其他的全国性报纸3日刊登了这个指示的摘要。匈牙利“人民自由报”和“人民意志报”4日摘要刊登了这个指示。越南“人民报”6日发表了整风指示的消息,并对指示的五个部分作了详细的介绍。
    【本刊讯】“纽约时报”5月1日以“红色中国的主义影响了波兰人
    ——毛泽东关于党利用说服办法的意见受到华沙领袖的欢迎”为题发表了它驻华沙记者所写的消息说:中国共产党人已经告诉波兰领袖们,在一个共产党社会内,甚至在一个共产党内,矛盾和分歧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种矛盾和分歧必须只以说服的办法来加以克服。据波兰代表团的成员之一的米·莱什为“政治周刊”所写的一篇详尽而坦白的文章说,这是中国人最近在北平同波兰人会谈时所提出的主要命题之一。
    关于共产主义内矛盾的理论的重要性在于马克思主义曾经强调矛盾是资本主义的一个特点。
    只要“没有敌人参加”,矛盾和分歧对党来说就仍然是非对抗性的。据莱什说,中国人认为在匈牙利,“在解决那些正在建设社会主义的社会的非对抗性分歧和内部矛盾的全国大规模讨论中有了敌人来参加”。
    从中国人自苏联干涉匈牙利以来所发表的声明可以假定,在他们认为有“敌人”(一般是指资本主义,特别是指美国)参加了斗争的地方,中国人是愿意允许不用说服办法而采用武力的。
    莱什报道说,中国人的论点所依据的是毛泽东所发表的历时四小时的演说的方针。这篇讲话从来没有发表过,但是却已经成为在波兰获得强大影响的一种特殊的中共观念形态的基础。
    这一理论的教义之一——中国人很抒情地把它称之为“百花齐放”——在这里被认为是赞成波兰努力从苏联手中争得独立的一种表现。
    莱什写道:中国人曾经向波兰人举一次大学生罢课事件为例,来说明甚至“错误的、不负责的甚至反动的活动”都应该用说服而不用压服的办法来加以处理。从其他来源方面获悉,天津附近一个地方的大学生曾发生罢课作为反对课程要延长一年的做法的一种抗议。党的积极分子与学生们谈了“三天三夜”,最后以同意废除延长而解决了这场纠纷。据莱什说,中国人说,罢工罢课不应该禁止。但是,中国人认为也决不应该赞成罢工罢课,因为那样会影响生产。